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147章 万年不变微笑脸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嗯呐…………………嗯…………………………………

  “你们,你们不准讲话!

  你们都是一伙的!你们都不可信!”男人似是激动了。

  “这位大哥,你怕不是看我这边人多,眼红了?”

  顾朝阳笑着,无奈似地瞥了瞥嘴。

  秃顶男人的眼神一变。

  “你,胡说八道!”

  “就是,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嫉妒你们这里,但是你们的手段,真卑鄙!”

  秃顶男人和带来的人都大叫着,生怕别人听不到,不知道他们的愚蠢一般。

  笑了笑,顾朝阳无奈地耸了耸肩,“匹夫无罪,欲加其身。

  你们要这样说,我也没有办法。

  但是,现在是午餐时间,希望你们可以自觉离开,不要打扰到我的员工和客人吃饭。”

  女人的眼睛眯了眯,看起来很是沉稳。

  同时也给了他们带来了一种无法估测、猜不透的感觉。

  那边的人似是被一下子镇住了,还懵了好一会儿。

  “你们!来者皆是客的道理不懂吗?”

  秃顶男人抱着胸,看起来一副吊里吊气的模样。

  “所以?”

  “所以,你们难道不应该请我们坐在一个地方吃饭吗?”

  男人的语气听起来,似乎顾朝阳就应该这样做,这样做才是正常的。

  笑了笑,“所以,你们就是为了蹭一顿饭来这里大闹特闹的?”

  “诶,你说啥呢,看你年龄不大,说话怎么这么丑呢?

  你这小姑娘,知道什么叫做大闹特闹?

  还大闹特闹就是为了蹭一顿饭,呵。

  这是给你们面子知道不?

  我们会在乎这一顿饭菜。”

  对面的人似是十分不屑。

  顾朝阳的脸上还是微笑,“哦~

  原来你们不是为了这顿饭呐。

  那这顿饭你们就完全可以不吃啊。

  而且,我说过了。”女人的语气似是变了,沉重了不少,声音也低了。

  “之前我早就公布了,你们不知道,那是你们的事,因为我确定,我跟你们都说了。

  还有,这顿饭有个原则,想必我也说得很清楚,先到先得,后边的,没了就是没了。

  你们凭什么认为,你们闹一下,我就该给你们单独准备一桌全羊宴?

  是不是做梦还没醒呢?

  天上会有这种掉馅饼的好事?

  掉馅饼你也得早点去捡吧?

  来这么晚,还想能捡到馅饼?

  谁给你们的自信?”

  女人说着,一点面子都没有要给他们留的样子。

  最关键的是,她确实说得很是条条是道。

  可惜,对于不讲道理的人来说,讲道理显然是没用的。

  即使是顾朝阳讲了这么多,对面的人却还只是怒了,没有任何反思自己的意思。

  她算是看出来了,她就是在对牛弹琴。

  对面脸色不好了的秃顶男子一堆人看起来确实有呗气到。

  “行,田易哈。

  你们的胆子还真是大,你们等着瞧,看看我们后边怎么收拾你!

  绝对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对面的男人们似是发狠了,脸上的表情都狰狞了。

  只是,人还没有走掉,顾朝阳拦在了他们的前边。

  “怎么?想走了?”

  女人抬起眸子,眸子带着笑意,似是不怀好意。

  几个人皱了下眉头,这人,这么钢?

  “让开!找打是不是!?”

  秃顶骨瘦如柴男出声,听起来可是凶得很呢。

  “你们,说什么?”

  这话,不是顾朝阳说的,而是来自顾朝阳的后边。

  她的后边那个男人突然开口说话,一说话就是这么强硬的语气。

  几个人懵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

  “你谁啊你?想强装出头鸟?来个英雄救美?”

  秃顶骨瘦如柴男这边的语气很不好。

  本来在顾朝阳那边吃的瘪、受的气就还没有消散,这不是逼着他们动手吗?

  确实也没有多想,男人看了眼旁边,挥了挥手,很大的一声,“上!”

  这是准备直接动手了。

  顾朝阳丝毫都不慌。

  她甚至压根没有出手。

  后边知道什么时候,大家全都过来了。

  司暮最先挡在了她的前边。

  香雪兰、袁威、朱疏济她(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

  几个反手,被秃顶骨瘦如柴男指挥着上的几个人纷纷被噙住,几个反手扣着,动都动不了。

  “你,你们。”

  男人显然是被这幅架势给吓到了。

  之前不是看她还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加上那些看起来就没什么用的员工?

  怎么突然后边就多了这么多人。

  好像正是外边吃饭的人。

  外边吃饭的人会主动跑来帮忙?

  怎么可能,那肯定就是她认识的了。

  秃顶骨瘦如柴男看着对面,那几个多出来的人,视线转着,似是有几个身影。

  他很熟悉,很熟悉很熟悉,但是这个时候偏偏就是想不起来了。

  皱了皱眉头,他的视线最终落在了朱疏济的身上。

  因为他,他感觉最熟悉,但是,就是想不起来。

  朱疏济显然也注意到了对面秃顶骨瘦如柴男的视线。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都是秃顶,但是却是一个骨瘦如柴,一个大腹便便。

  两个人对望着,在别人的视线里,居然还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有点人想要发笑。

  但是,当然,这种场合,显然是没有人能够笑出来的。

  无论是什么,起了纠纷终究不是什么好事,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你是哪个食堂的?”朱疏济那副高层领导的气质一下就凸显了出来。

  无论是从他的语气、动作还是形态。

  都让人相信,他就是一个确确实实、的的确确的领导。

  秃顶骨瘦如柴人不自觉地就被这种气场镇住了。

  很自觉地便答起了这个问题。

  “我,我是在东校区的食堂。

  你,不,您,您是哪位?

  我,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您呢?”

  男人的语气有点讨好的意味。

  即使他记不起来前边的人是谁,但是他也能感觉出,前边的人一定是一个位高权重的人。

  起码,是他得罪不起的人。

  所以,他不敢恶语相向。

  毕竟,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

  只见朱疏济的眼睛在四周转悠了一圈,缓缓地转回了秃顶骨瘦如柴男的身上,“东校区啊,东校区好啊。”

  男人突然低下头,挽起了袖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