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133章 田易的措施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司暮不是总叫她教授姐姐、教授姐姐嘛?

  所以她干脆就直接称姐了。

  做司暮的姐,她觉得一点都不亏的。

  不过也确实是,之前为了给季白芷带粥,她也没有吃多少,就是草草地吃了一点。

  为了粥的质量,她还是特地跑得比较远,去特地的粥店买的小米粥。

  顺便在那边也喝了一碗。

  只是,既然是小米粥。

  小米粥对病人是好的,但是对她这种健康的人则是,肯定吃不饱的啦。

  当时比较急,她也就没管,现在有机会,那肯定还是再去吃一下的啦。

  她可不是一个为了美可以不吃的人。

  她在乎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感受。

  自己觉得,还想吃,那就去。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尤其是对她这种格外自律的人来说。

  能有这种不自律的时候,其实也就相当于是忙里偷闲的时候。

  反倒是这个时候才是最快乐的时候。

  比直接放开肚皮来吃那肯定是要快乐得多得多的。

  看着顾朝阳这个样子,司暮愣了一下,“教授姐姐吃饭的时间一般不都是固定的嘛?

  过点就不会进食的?”

  他也算是了解了顾朝阳那些奇奇怪怪的超自律作息。

  所以当顾朝阳说出这个话的时候他就觉得很奇怪。

  什么时候,她居然还会过点了?

  看看时间,现在可是真的,下午一点多了呢。

  顾朝阳:“......”看着司暮那一脸惊诧的样子,女人“咳咳”了声,“小暮儿啊,有什么问题吗?

  偶然一次这样,不也是乐趣吗?

  再说了,我们上次在我家吃的鱼,不就是夜宵嘛。”

  女人笑着,似是在为自己辩解。

  司暮撇了撇嘴,就听她扯吧。

  分明就是在扯。

  她举的例子分明就是少数好吗?

  就现在而言。

  就算是跟他一起去了食堂她肯定也不会再吃了。

  跟她比较一下。

  他真是觉着自己的生物钟混乱到了极致。

  啥时候有空啥时候吃饭,啥时候想吃啥时候吃饭。

  与顾朝阳的习惯比起来,他更在乎的是及时行乐。

  “好啦,别想了,走吧,姐姐带你去就是了。

  想那么多。”

  顾朝阳拍了一下司暮的脑袋瓜子。

  拉着人就向着她想去的食堂走去。

  不是司暮还是一眼看出来了,她想要去的食堂。

  毕竟,自从很久之前她带他去过一次之后,他就每次都是去那里吃的了。

  只是,顾朝阳一般不在学校,所以很少见到他。

  又或则说,两人的时间不对,还是错过了那么多回。

  但好在,即便他(她)们在那食堂错过了那么多回,但是他(她)们还是能够有在一起在那个食堂吃饭的时间。

  熟门熟路地到了教职工用餐处。

  顾朝阳显然也记得,她带过男人来过。

  跟在他的后边,示意他先打菜。

  两个人来之前就选好了一个位置。

  等两个人都落座。

  大概是在五分钟之后了。

  这个食堂的人其实并不多。

  因为它的位置偏僻了一些,没有其他的食堂那么方便。

  还有就是,这个食堂,就跟外边说的一样。

  有的菜叶子甚至都被虫咬了。

  跟其他的食堂比起来。

  其他的食堂,那菜叶子都叫一个完美,就它,还会被虫子咬。

  所以很多人都不去。

  即使这个食堂想打呼一声冤枉,那是因为是它们自己种的菜。

  可惜,很多人并不在乎这个。

  反倒还是很在乎外观。

  所以,这个食堂也便养成了相对佛系的性格。

  菜吧,只有当季的,自己种的是什么,吃的就是什么。

  能成熟多少就弄多少。

  不过,奇怪的是,即使它是这样冷冷清清营业的。

  却能每次都恰到那么正好,弄了多少就卖掉了多少。

  一点也不用担心会不会弄多了浪费粮食。

  不过也是这点。

  即使是很多人不愿意来这里吃。

  但是不得不说,要是来晚了,在这里没得吃那就是没得吃了。

  不可能像其他食堂一样,可能还会补菜、加菜什么的。

  它这里,那就是完全不可能的。

  坐在位置上坐好。

  顾朝阳和司暮是相对而坐的。

  而且是一个窗边的位置。

  因为司暮也知道,顾朝阳一般吃饭都喜欢坐在窗边的位置。

  即使只是那么几次,但是他还是记下了顾朝阳这个爱好,或许说,习惯。

  对面的人盘子里的菜直接映在眼眸中。

  一片的绿。

  全是菜叶子?

  顾朝阳皱了皱眉头,她好像想起来了,上次,她和司暮来这里吃的时候。

  本来他自己点也是全是菜叶子,还是她给加的鸡腿。

  抿了抿唇,想了想他在司家的情况。

  微微地叹了口气。

  果然,还是她忽略了,“喽,吃这个,我不想吃。”

  她直接夹起了自己盘子里的大鸡腿放在了对面男人的盘子里。

  在她的视线里,男人疑惑地眨巴眨巴着的眼睛就是他那感激涕零的表现。

  “教授姐姐,我,不吃这个,还是你自己吃吧。”

  说完,司暮已经夹起了鸡腿,做势就要往顾朝阳的盘子里放。

  只是,还没有夹到顾朝阳的盘子里。

  就听到了顾朝阳的一声,“不准给我,我都说了不想吃,你要是不吃就扔了吧。

  不过,现在可是在抓浪费呢。”

  耸了耸肩。

  女人嚣张极了。

  司暮呆愣了一下,看了眼自己手里夹着的鸡腿,再看了看顾朝阳,又看到了不远处在到处转悠着的擦盘子的阿姨们。

  咬了咬唇,男人乖乖地将鸡腿放在了自己的盘子里。

  顾朝阳总算是笑了,“这还差不多嘛。

  你看看你,这么瘦,就是得多吃点肉,稍稍补一下嘛。

  不然真怕你会不行了哟。”

  抿着唇,顾朝阳满意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总算是开始吃起了鸡腿了。

  看着男人吃着,顾朝阳则是坐着,没有吃,而是一下一下地给司暮夹着。

  慢慢地,司暮也发现了,顾朝阳硬是将自己盘子里的所有饭菜都夹给了他。

  两人对视一眼,最终他还是乖乖地低下头继续吃了起来。

  外边的风微微刮着,随着“咩、咩”的一声,男人停了下来,奇怪地看向窗外。

  “那是,羊?”

  司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顾朝阳,示意她也看过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