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94章 司少爷害羞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朝阳的房间,已有光线透过窗帘,在窗下投出一片阴影。

  房间里边十分寂静,除了呼吸声,几乎什么都没有。

  床上的女人动了动,扶了扶额,扑闪扑闪着睫毛,缓缓睁开眼睛。

  入目便是一张精致俊俏的脸蛋,离她很近,很近,几乎只有几指之宽。

  瓷娃娃般精致的人就在眼前,女人的眉头一拧,脸上表情一瞬间的不自然,脑子还没清醒就将对面的人猛地推开。

  对面的人被这么一推,皱了下眉头,也扶着额,缓缓地睁开了眼。

  两人的目光对视,僵持了好一会儿。

  男子猛地坐起。

  说话也结巴了,脸更是低得不敢抬起来。

  “教,教授姐姐,你,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男子双手捂住了脸,不敢放开,耳朵也随着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绯红绯红的耳垂都快滴出血来了。

  顾朝阳抚了抚自己睡皱了的睡衣,不自觉掀起的衣角被女子抚平。

  “小暮儿。

  你能先起来吗?

  我的脚,有点麻了。”

  女人的嘴微微的抿着,眼眸盯着对面的男子。

  他似是才感受到自己压住了对方的腿。

  迅速移开,被子也被扯掉了,几乎都快掉到了床底下。

  男子移开,但是还是感觉不对,立马下了床,光着脚踩在地毯上,紧张地看着床上的人。

  “教授姐姐,你,没事吧?”

  看着司暮局促不安的样子,像极了一个等待着老师批评的小屁孩。

  顾朝阳的脸上不自觉地笑了下,摇了摇头,“小暮儿,你过来。”

  她挥着手,示意站得远远的,似是怕极了她的男子过来。

  犹豫了一下,司暮还是点了点头,面带艰难,走向了床边。

  顾朝阳指了指自己的腿。

  “你弄的?是不是应该帮我捏捏腿?

  不然,我怕是下不了床了呢。”

  耸了耸肩,女人似是无奈极了,还嘟起了嘴,一幅委屈的模样。

  司暮楞了下。

  为什么感觉她这么说总有点歧义呢?

  没有继续想下去,他的脑袋比他可诚实多了,已经点下了头,答应了下来。

  “坐呐。”顾朝阳伸出手,示意他坐到床边。

  昨天她可也是这样“服侍”他的呢。

  女人的眸子带着微微的笑意。

  看着司暮依旧的那副局促不安模样,但是还是乖乖地听话,不好意思却又不好拒绝地坐到了她的床边。

  缓缓出手,放到了她的腿上,随后似是下定了决心,开始捏了起来。

  不得不说,手法还挺好的,跟练过的似的。

  “小暮儿的手法不错呢。”女人舒服地哼哼了几声,给床边的人竖了一个大拇指,随后放下,继续躺着,享受推拿。

  面对女人的称赞,司暮尴尬地笑了一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难道还要感谢一下她的夸奖吗?

  “好些了吗?教授姐姐?”大概捏了有一会了。

  男子转头,看向躺着没有说话了的女子。

  只是,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睡着了,眼睛闭着,也没有理会他。

  缓缓停了手上的动作。

  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女子的脸上。

  拉开窗帘,光线打在了女子的脸上。

  可以清晰地看到女子脸上的每一处毛孔。

  她就像是上帝造物主的宠儿,即使就安静地躺在那里也给人一种天使般洁白、干净、温柔的感觉,通体的气质,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发生改变。

  趴在床边的男子视线一直在女子的脸上,就没有移开过。

  倾身,缓缓凑近,女子的气息钻入鼻翼,一股淡淡的清香,像是栀子花,但是又没有那么浓烈,说是茉莉花,却又不完全像,好闻极了。

  缓缓的一个吻落在女子的脸颊,她的脸软软的,他的唇更是湿湿的、软软的,犹如棉花糖一般。

  只见女子的睫毛轻颤了一下,似是要醒来了。

  他立马起了身,回到了原来床边的位置,继续给她捏腿。

  早上七点半的闹钟响起。

  顾朝阳惊醒,司暮已经掐掉了闹钟,不过她还是第一时间醒了。

  这个点,是她经常起来的点,闹钟设置的频率也是每天,无论她上课与否。

  稍微了解一点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极度自律的人。

  每天准时准点地去做规划好了的事情,甚至可以做到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

  从来不找理由也不找借口去拖延。

  有的人说她这是自律,这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也有的人说她这是刻板,甚至死板,一点也不懂得变通,也一点都不懂得享受生活。

  对于她,人们的争论很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是真的出名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出名的。

  即使她来到京大还没有半个学期。

  她的大名却已经传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

  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又或者是主任,院长,校长......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顾朝阳。

  甚至是食堂的打饭阿姨,后勤工作人员。

  当然,他(她)们的话只是听说了顾朝阳的大名,却并不知道人家长的什么样子。

  准确来说,人家也只是将她当成一个谈论点,但是要说怎么去关注,特地去关注,这绝对是没有的。

  女人让男人停下了捏腿,立马起了身。

  一切都准备差不多,正要出门,门才刚刚打开。

  顾朝阳一愣,外边什么时候围了这么多人?

  还有不少人的动作奇怪,那动作似是在听墙角,只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早就开门,此时僵在了原地。

  “你们?干什么呢?”女人的眉头一皱,不明所以。

  声音也是冰冷的。

  但是想想,任谁发现自己被偷听还会嬉皮笑脸的?

  门外的人们纷纷尴尬地乱动着,有摸了摸鼻子的,也有摸了摸头的,各种样式应有尽有,好像这样顾朝阳就看不出他(她)们刚刚在偷听了似的。

  顾朝阳后边,司暮躲在后边,在看到外边这么多人的一瞬间退回了房间,低着头,一言不发,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他那红得似是要滴出血的耳垂。

  看来是这么多人,害羞了。

  人家顾朝阳一个姑娘还没有害羞呢,他一个大男人倒是先开始害羞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