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79章 莫名其妙赢得一场大赛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箱子向着他(她)们方向的这里上边上了锁。

  还是密码锁。

  看得出来,校长已经在这边弄了很久了,可惜,还是没能破解。

  周围围着的人,有的见过,有的没见过,大都是京大的教职工,似是也在讨论上边的锁,研究密码到底是多少。

  但是讨论了半天还没有研究出答案。

  朱疏济让出了位置,在密码锁前边的第一个人就是司暮了。

  男子上边,凑近了些,看了看锁,转头,“教授姐姐,要不你看看?”

  顾朝阳:“......”

  前边的人似是对她很自信呐?

  无奈地笑了笑,顺着男子给她让出的位置上前走了些,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锁。

  “诶!顾教授顾教授你别......别扯啊......”

  后边目睹了一切的朱疏济由之前很大的声音到了后边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几近消失。

  所有人向后退了一步。

  箱子自动开了起来,就像是门一样。

  亏得大箱子下边钉的钉子多,还算是稳固,箱子的位置没有发生什么改变。

  顾朝阳的手里捏着东西,缓缓抬起,看了眼,女子立马放下东西,藏到裤子侧边处。

  是一个黑色的,还有些歪曲了的锁,上边的本该是清铁色的挂钩被摩擦出了黑色的纹路,还有种遭受了摧残爆破的视觉感。

  当然,这种小细节只有离得近的人才能看得清楚。

  众人的人则是屏着呼吸,不明所以地看着前边发生的一切。

  只见最前方的女人微微糯糯笑了下,似是有些不好意思。

  “对不起啊,我,好像把这锁弄坏了。”

  另一手配合着话,挠了挠头,似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怎么回事啊?”

  离得远的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箱子开了,默默问了句。

  离得近得则是惊得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场面难得地达到了一种莫名的和谐。

  “咳咳,没事没事。

  好了,大家安静,我们现在可以过去了。”

  朱疏济反应了过来,立马发声。

  直接掩饰掉顾朝阳做了什么。

  女子则是趁着别人都没有注意到她的时候小心翼翼地将锁还没有完全损坏的锁勾再次挂上了上边挂锁的地方。

  掩盖在了箱子门的后边。

  中年男人立马指挥着堵在楼梯上的人们几个接着几个过去。

  ……

  走上最高处,风景跟其他地方还是很不一样的。

  下边的风景尽收眼底,不远处蜿蜒的河流如同一条翠玉色的丝带穿过小山,缓缓流淌而去。

  河流的上方,云长岭的最高处,还能见到高飞、低飞的鸟儿,微微的云雾还是水雾挡住了视线,要是眼神好的话,说不定还能看到跳出河面的鱼儿,简单而亮眼的炫舞,是不一样的风景。

  穿过箱子,是一处观景台,有的人选择稍作停滞和休憩,有的人则是将风景收入眼中,囫囵一吞便继续赶路。

  对于顾朝阳这些有事没事就爬爬逛逛的人,这里早就没有了多大的新鲜感,稍稍看看,或许跟之前有所见并不完全一样,但也大同小异。

  但对于田青柠这种没有来过的就不一样了。

  只见她如同一只放飞自我的鸟儿,一下子便钻到了观景台,扒在了边上的扶手上,东张西望的,还不停地说着什么,用叽叽喳喳的鸟儿来形容她想必是最好不过了。

  深吸了一口气,田青柠似是在汲取着高空中仿佛不一样了的空气。

  “臭丫头,你总算是来了。”

  回过头,正好看到了一前一后从箱子里钻出来的香雪兰和袁威。

  香母估计是第一个看到的。

  其他人是在听到香母的声音才转的头。

  香母已经拉着香父到了香雪兰那边。

  几个人站着,倒是很有一家人的气息。

  香雪兰低着头,脖子上还包着白布,显得格外刺眼。

  “妈,对不起。”

  抬起头,香雪兰立马说了句。

  她的眼眶似是也红红的。

  将视线转到香父的身上,“爸,对不起。”

  女人说完,再次低下了头,情不自禁地抬起手,似是在擦眼睛。

  “好,好孩子,我们也有错。”

  几个人抱在了一起。

  就是,要是没有挡到别人的路就更好了。

  “嘿,前边,赶快走啊,不要挡着后边的了。”

  朱疏济的声音响起。

  没有见到他人,先是听到了他的声音。

  几个人立马让开,一个中年男子也从箱子里走了出来。

  看着对面全都看着他的袁威、香雪兰等等,一脸懵逼地眨了眨眼。

  “我,干了啥吗?还是错过了啥?”

  乖宝宝似的问了句,倒是一点也不像他之前的风格了。

  众人笑了,齐声道,“没事,也没错过什么,来得可是正正好呢。”

  再次眨巴眨巴了眼睛,他当然不信,但是估计不关他的事,便也就笑着揭过去了。

  到了云长岭的最高处,后边的路也就好走了,大都是下坡的路,顺溜顺溜着也就能到下边了。

  “恭喜恭喜!恭喜恭喜!你们是第一批全员到达的学校!

  请大家一起前往长岭酒店,这几天大家的住宿和在酒店的伙食都由我们出资,作为大家的奖励。”

  一个穿着西装,看起来很正式很商业的男人后边还跟着很多像是服务生的人。

  他的旁边便是校长。

  怪不得一到下边他就不见了。

  只见朱疏济满面红光出现在众人面前,心情一看就是极好的。

  比起朱疏济的淡定和满意,其他的人则是一脸懵逼了。

  她(他)们做了什么?怎么莫名其妙就赢得了一场比赛,貌似还是大赛。

  这么高级的奖励?不是开玩笑吧?但是这也不是愚人节啊。

  众人目光齐齐汇聚在朱疏济的身上。

  似是在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看出底下人的疑惑,朱疏济笑着拍了拍手,“好,大家安静,听我说。

  这次呢,其实是京都组织的一场比赛,仅限于我们各大高等院校。

  条件就是,从开头走到这里,学校人数要齐,还有,就是解决中途的困难。

  我们途中呢,应该是看到了两次检查人数的人。

  一个在云长岭最高处,还有一个就是刚刚那个出口下来的地方。

  至于为什么没告诉大家,这也是比赛的要求之一。”

  男人笑着,说完这一大段停了一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