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78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香雪兰才刚刚旧伤复发就情绪激动地跑了,说不担心她是不可能的,只是香父香母没有直接地表达出来。

  而后边,焦躁不安的举动还是暴露了他(她)们的担心。

  原地几个人不可能一直在原地,还是得向前进发,向着京大发的集合地去。

  看出了两人的担忧,顾朝阳还是走到了两人旁边。

  “香阿姨,香伯伯,你们不用担心的,袁威做事还是很靠谱的。

  他追过去了雪兰肯定就不会出什么事。

  还有……

  刚刚雪兰讲的也是气话嘛,等她反应过来自己什么错了的时候自然就会回来了。

  她有一个点特别好,就是勇于承认错误。

  学校很多孩子就很喜欢她那种性格。

  您二位肯定也很了解她,也不用我多说。

  就是希望,两位不要再担心了。

  不然待会她回来要是看到我没有照顾好您二位肯定得跟我扯皮呢。”

  顾朝阳面带微笑,说得跟真的似的。

  但是,确实,还是蛮有说服力的。

  “行了,朝阳丫头,我们也知道你们两,一直关系都好。

  这件事,确实,我们也有错。”

  香母看着顾朝阳,似是冷静了下来,开始分析问题了。

  “朝阳丫头啊,其实我们一直都知道,她以前为什么会成一个孩子王,老是打架。

  我们都知道,但是,确实,也是我们自私。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没有跟她说过,什么时候会回去看她,什么时候跟她一起吃个饭,过个节。

  我们把所有的功夫都花在挣钱做生意上。

  其实,很多时候,明明稍微放弃几个生意,我们就可以团聚,就可以见面。

  还有很多次,明明跟她说好,却因为我们临时有事,放她鸽子。

  之前我们总是想,不就是一个小孩子吗?能有什么时间观念,能有什么好生气的。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们总是因为所谓的挣钱这种理由来搪塞她。

  其实,哪有那么多的理由,就是为了我们自己,也是为了我们自己出人头地。

  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哪里有能挣得完的钱呐。

  但是,和孩子的相处,真的是,过了那个时间,就没有了,陪孩子成长,也是,过了那个时间就没有了。

  这么多年来,我们,错过了多少她的成长啊。”

  香母讲着讲着,泪花已经在眼里打转了,情绪有点失控。

  香父就在旁边,立马抱住她。

  顾朝阳无声地叹息了一下。

  香父香母也都是经历了沧桑的人,情绪掌控肯定是没得说的。

  但是,现在,两个叱咤商界的老人,此时却像两个孩子似的,抱在一起哭。

  那种心酸的感觉,映入人的眼帘,给人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好了好了,没事的,没事的。”顾朝阳拍着两个老人的后背。

  说来,她甚至都没有见到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她该怎么样,她的父母又是怎么样……

  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或许她觉得没什么,但是对那个家庭而言却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她没有权利说什么,更没有权利指手画脚。

  但是她一直坚信一个理念,人的主观能动性始终还是能发挥作用的。

  起码人们还有那种想法,那种急于想要改变现状,变得更好的想法。

  一旦人都没有了这种想法,没有想变好,没有想解决问题的想法。

  那么,离真正的无欲无求,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

  后边的人越来越多了,估计是之前在下边清点人数的其他学校也上来了。

  沿着长道向前大概再走了一段距离,马上就要到云长岭的最高处了,前边似是又卡住了。

  停了下来,前边是上去的楼梯,只有一小段距离,但是楼梯上边却站了很多人,也不知道前边发生了什么。

  几个人也停在了下边,扬了扬脑袋,向上边张望了几下。

  似是看到,最前方,一个熟悉的身影。

  好像在做什么,偶尔的侧身,露出脸来,还能看到那人脸上紧张、艰难的神情。

  “小暮儿,你要不上去看看?”

  没错,那人就是校长。

  比起其他人来,显然还是司暮与校长的关系最好。

  看校长在上边似是遇到了什么事,那慌张的神情,始终挂在脸上不曾消失。

  司暮也抬起头,看了看上方。

  缓缓走动,旁边很自觉地让开了路。

  “教授姐姐?和我一起上去吧?”

  男子刚上了一步台阶,突然转身,看向顾朝阳,看起来还蛮正经、严肃的。

  在周围几个人的簇拥下,她还是上前了一步,跟在了司暮的后边。

  两个人一前一后。

  田青柠也不愿意自己一个人,索性便也跟在了顾朝阳的后边。

  他(她)们都走了,香父香母显然也没有理由留在下边,在顾朝阳的几句劝说下跟上了队伍。

  队伍调整了一下,田青柠到了最后边,香父香母则是跟在顾朝阳的后边,夹在顾朝阳和田青柠的中间。

  云长岭的最高处,其实并不是很险要,但是上边似是放了什么东西拦路,一堆人堆在了那里。

  “校长。”司暮在后边叫了一声。

  朱疏济显然听到了,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立马转过了身。

  还能看到中年男人额头上挂着的几滴豆大汗珠。

  看着司暮和后边的人向他的方向靠近。

  男人的脸上久违地出现了一抹笑意。

  “来来来,你们来得正好,快点上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男人的动作有点夸张,几个人也很快到了楼梯的最高处。

  中年男子侧过了身,指挥着周围的人让开,给上来的人腾出空间。

  云长岭的最高处,上边是一个石头,周围围了围栏,要是以前,直接从上边走过去就好了。

  旁边有扶手,很结实的,并不吓人,而且还能同时容纳四到五个人通过。

  就是,这次似是不一样了。

  上边放了一个很大的箱子,箱子的大小占据了上边的整个空间,如果可以,要是打开箱子,里边应该能通过四到五个人。

  只是,很显然,这玩意并没有让人很容易通过的意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