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77章 生气,别扭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哎,等会,对了,小伙子,雪兰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只是小小地划过了一下她的脖子,怎么会这么严重?”

  香母转过了头,面色凝重,越是冷静下来才越是觉得不对。

  只是小小地刮过皮肤,不至于会是这么强烈的反应。

  她的视线盯着司暮,香父也将视线放在了他的身上。

  焦急还是不假的,就是疑惑也多了不少。

  问到这个问题,司暮就有些难以回答了,求助般地看向顾朝阳。

  顾朝阳上前,看了眼香雪兰,而后,将目光放到了香父香母的身上。

  “香阿姨,香伯伯,雪兰之前脖子上,受过伤。”

  实话实说。

  两人脸上一愣,惊了,看向香雪兰,“她?怎么会脖子上受伤,她怎么做到的?

  不是,她就当个老师?脖子上怎么会受伤?她还能蠢到自己把脖子扭了?”

  香母显然很生气,反应十分激烈。

  又是看顾朝阳又是看袁威的,似是想要他(她)们给个说法。

  “妈......”

  香母后边一道虚弱的声音。

  她转过了头,香雪兰似是差不多清醒了,只是脸色还是苍白的。

  女人立马围了过去。

  “妈,妈。”

  香雪兰的手在前边混乱地抓着,香母立马把手伸向前,两人的手握住。

  “妈......”香雪兰的语气还是很虚弱,“你不要再,再问他(她)们了。

  这,这是我自己的事,跟,跟他(她)们没有关系。”

  紧紧抓着香母的手,就是不想让她再去问顾朝阳他(她)们了。

  看香雪兰那激动不让她去问的样子,香母焦急地点了点头。

  “行,行,你说了算,不问了,我不问就是了。

  但是,你看看你,弄成这么个样子。

  要不是我不小心......你是不是都不打算说你受伤了?”

  生气,也心疼,香母与香雪兰双手握着,香母的目光一直都是在香雪兰的身上的。

  知女莫若其母,香雪兰在想什么她还能不知道吗?

  不愿意说不说就是了,但是她甚至连受伤了这种事都不跟她这个做母亲的讲,这不是摆明了要让她担心吗?

  谁知道她是不是还做了什么事,却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他(她)们的。

  看到香母脸上那么纠结的表情,香雪兰笑了笑,惨白惨白的笑,“妈,我还能做什么?从小我就是个混世魔王,你又不是不知道。

  就算是受点伤又怎么样,又不是什么大事,干嘛要跟你们说?”

  女人的语气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在香母的耳里倒是怪她多管闲事了。

  香母的眼里似是有什么在打转,看了几眼香雪兰,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讲,低下了头。

  “雪兰,你怎么能这么跟你妈说话呢?”

  香父看到了香母那个样子,也猜出了大概是发生了什么,香母又是怎么想的。

  瞪了几眼香雪兰,示意她赶快哄一下香母。

  但是香雪兰似是也很坚定。

  无论香父怎么眼神示意都没有用。

  “你这丫头,你真是太过分了。

  你知道你妈天天都念叨着你吗?

  一有空,哪次是没有回来看过你的?

  确实,你从小就独立,是我们没有时间陪你,也没有时间给你讲故事,看你玩耍,陪你长大,这是我们的错。

  但是,这么多年来,你的吃的喝的穿的住的,包括那么多保姆,等等,哪一样我们少了你的?

  如果我们没有去挣钱,家族怎么办?

  谁给你这种大小姐的生活?”

  香父也生气了。

  他也不是不知道,香雪兰为什么会这样。

  无非还是在怪他(她)们没有怎么陪过她。

  但是,大人的世界,哪里有小孩子那么简单,即使是现在,她已经这么大了,她也依旧还是没有理解他(她)们的难处。

  他倒是还好些,但是香母是真的,一个女人,要奔波事业,跟他一起打拼。

  还要每天每夜的担心孩子。

  那些,全是香雪兰不知道的。

  她不知道,但是他却是全部看在眼里的。

  他(她)们与香雪兰的这种情况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他(她)们也知道孩子不好过,父母不在身边,连最简单的一家人一起吃一顿饭的机会都没有。

  只是,等到他(她)们真的有空,可以一家人一起吃一顿饭的时候,香雪兰却也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天天等着他(她)们一起回家吃饭的小女孩了。

  这是一个家族成长、壮大的必然,要问他后不后悔,从大局出发,他其实是不后悔的。

  家族的基业,怎么能在他的手里断掉?

  只是,想起孩子,想起他(她)们的所作所为给孩子,及家庭成员的关系带来的影响,却也是确实不可忽略的。

  “我现在说的不是这个。”香雪兰耸了耸肩,语气也有些不好,似是有些烦两个人了。

  香母还低着头,还默默地向后退了退,似是被伤到了。

  袁威还扶着香雪兰,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暗示地扒拉了香雪兰好几下。

  毕竟他(她)们是年轻人,怎么说还是得尊重一下长辈的。

  “行了,袁威,你烦不烦?在我父母面前装得那么乖巧?干嘛?你装给谁看呢?比过了我你就很厉害了?

  不就是因为以前我打了你吗?怎么?现在就一定要报复过来?

  亏你还是一个男的,真是小心眼。”

  感受到袁威的暗示,她更烦了。

  她会领情?

  她会相信他是为了她好?

  她才不信呢,不就是想表现吗?那她给他这个机会,让他在她父母面前好好表现表现。

  她真的搞不懂,他这么做,他能得到什么?

  挣脱了袁威,香雪兰的步伐踉跄,激动生气地跑开了。

  袁威也懵了,他一直不知道香雪兰是这样想他的。

  他一直以为......

  转身,想立马追过去。

  后边,香母叫住了他。

  “袁家小子,你别去追她,你别管她了。”

  香母的语气也很不好。

  袁威眼睛眯了一下。

  “香阿姨,抱歉。”

  他还是转过了身,立马朝着香雪兰刚刚跑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留下了原地的人,有的大眼瞪小眼两两对视着,有的则是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