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71章 云长岭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即使是香父也不行。

  自作孽不可活,说的就是香雪兰了。

  香父还自己缩在一边怕牵扯进去呢。

  更别说去帮香雪兰这个二傻子。

  香家的家庭地位,一下子全然而出。

  一片欢声笑语中,人们之前心底的压抑和不快似是都消散了。

  ——

  风和日丽,微风拂面。

  晨曦照耀在地上劳碌的人儿身上,给镀上一层金光。

  别墅的外边停着一辆白色的保姆车,就在玫瑰花坛旁边延展出的鹅卵石路尽头。

  微风扫过,带起地上的落叶,连带起田里的长穗随风飘舞,淡淡的金,淡淡的粉红,勾勒出一副浓妆淡抹的画卷。

  “香阿姨,香伯伯,你们先上。”顾朝阳在后边,前边就是两个算是老人家的老人家。

  “小姐,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快点了。”

  福叔坐在前边的驾驶座上,催促着后边上车要快点了。

  顾朝阳应了声,立马让后边的人上去,最后她才上去,随手带上了门。

  “先去夕照小区是嘛?季小姐?”福叔启动了车辆,正在倒车。

  不远处,还能看到香父香母的车,停在了角落的一颗大树下,上边落了些花瓣。

  车轮旁还堆了些黄叶,一看就是风吹着被挡道没有吹走的,现在看来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冷落清秋的感觉映入人们的心底,这滋味,现在才深深地感受到。

  经过讨论,大家大都是决定去云长岭,只有季白芷去不了。

  她的身体确实是不允许。

  所以先把季白芷送回了家,剩下的人便一起前往了云长岭。

  云长岭,景如其名,直入云霄的长岭。

  在京都这个大都是平原的地方,能有这种小丘是很不容易的了。

  即使只是小丘,对着当地的人来说也是足够高的了。

  小丘边上还是长着不少绿植的。

  只是在小丘的山脊上修了一条道,一条如同走廊般的道。

  由西北延向东南。

  小丘上边的长道是由石头修筑出来的。

  人们上去,还能感受到自己站在高处如入云端的感觉。

  “大家集合了!集合了!”

  顾朝阳等人才下了车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那可不就是好久没见的朱疏济了嘛。

  朱校长此时站在一块大石块的上边,叫着,让大家集合。

  现在所有人都还在云长岭下边,短信通知的时候通知得很清楚了。

  她(他)们要上去的话还要爬很长的楼梯才可以到达。

  大家对视了一眼,还是迈着步子去了大部队那里。

  因为,可以看得出来,这里不止她们京大一个学校,还有其他的学校。

  估摸着也是校长,站在其他的大石头上,叫着集合。

  看得出来,这里是学校云集了,起码京都的学校都在这里了。

  “朝阳教授,你们总算是来了。”

  站在石头上的男人在看到顾朝阳一群人的时候就跳下了石头。

  视线在顾朝阳旁边的司暮身上看了下就转了回去。

  主要还是跟着顾朝阳说话的。

  看着对面走过来的男人,顾朝阳点了点头。

  “朱校长,真是麻烦您了。

  这是等了我们很久吗?”看着周围那么多的老师,估摸着应该是到得差不多了。

  那看来还真是她们到得比较晚。

  但是,其实现在的时间还是在短信要求的时间之前一会会的......

  好吧,她们还是踩点到的。

  但是迟到还是算不上的。

  本来也就是,好好的一个假期,突然所有高等教育学校的老师和校长、主任全部被召集起来,爬云长岭。

  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叹一下召集者强大的召集能力。

  “没事,现在应该是到齐了。”

  男人自言自语般地探了探四周,似是在数人数,估摸着是数着人数对了,或者是差不多了,大手一拍,“好了,都到齐了,我们先出发吧!”

  男人的声音显然有些兴奋,似是这是好事。

  不过也是,这么多的学校和人,她们学校估计还真是第一个人数齐了的。

  其他的似是还在点人数呢。

  中年男人大手一挥,指了个方向,示意前边的人走在前边,走他示意的方向就行了。

  一条长长的队伍形成,像是一条盘延的龙,向着高处进发。

  中年男子也没有走开到前边去或者后边去,似是就想在这么大概个中间偏后的位置跟着她们走了。

  “咦,奇怪。”

  半响,估摸着走了也有一会儿了,起码爬了几百个楼梯了,他似是发现了什么不对。

  在顾朝阳这群人中再次看了几眼。

  先是数的人头。

  人头确实是对的,但是,他总觉着是少了什么人似的。

  是谁呢?

  中年男人显然很苦恼,抓了脑袋好几次,最终脑袋一拍,似是终于想了起来。

  “噢!想起来了!”

  歪了歪头,眯了眯眼,紧着着,便是皱眉了,“季白芷呢?”

  男人略略向前,凑近了顾朝阳,肯定是问她了。

  不得不说,别看顾朝阳不是很大,但是真是他在书上所看到的那种人小鬼大的家伙。

  尤其是这个年纪就能当上一个教授。

  说不佩服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

  他都还没有混到那么高的学术位置呢。

  果然还是被知道了,就知道这个校长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顾朝阳轻轻咬了咬唇。

  “这个,朱校长,我记得短信上发的是,人一定要到齐吧。

  而且,还说了是可以带亲属的。

  所以,您是不是该数数,人数还多了呢?”

  避开话题不谈,转移话题,顾朝阳可是一个好手。

  但是别人逃她话题的时候她就能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司暮在旁边看着,不由得地为那即将被忽悠的中年男子祈祷了一会儿。

  别说,就这件事情上,顾朝阳是真的双标啊。

  别人就逃不了她的话题,而她就是能让别人跑偏话题。

  这不,那边中年男子“嗯”地疑问了声。

  还真转过了身,从前边的人头开始数。

  人数不能少,这确实是硬性要求。

  至于其他的,到底是不是人要亲自到场,还真没有细说。

  没有细说的事他就不能用这个为理由去说别人。

  但是人数必须齐,不然到云长岭中间的位置是有人在那检查人数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