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64章 节约的司少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够了。”

  香雪兰只感觉手上一疼。

  是顾朝阳,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了双筷子,打在她的手上,生生的疼。

  像是以前爱吃手指头的小屁孩被大人抓包,被敲手指头的感觉。

  撅起了嘴,香雪兰皱着脸,直直看向顾朝阳,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顾朝阳则是微笑了一下,接过了她手里的盘子,同时顺走了她手里的镊子。

  “多谢了。”

  话音刚落,她就见眼前的女人将镊子放在托盘上,随手抓起了一个慕斯小蛋糕,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黑森林慕斯小蛋糕中间是巧克力夹心,女人一口咬下去,迸发出的巧克力酱如口红般沾到了她的嘴唇上。

  女人抿了抿唇,将酱舔掉,露出完美的唇形。

  “!!”

  香雪兰一个龇牙,瞪大着眼,看着大坏蛋一般看着前边的人。

  委屈吧,又无法反驳。

  顾朝阳咀嚼着,点了点头,似是觉得还不错,再咬了一口,转头,“这个很好吃,你要不要也试试?”

  跟着香雪兰总是没有错的。

  在她眼里,香雪兰别的不一定行,但是关于那种能花费最少的钱和资本尝到最好的食品、体验到最好的服务的事情绝对是擅长的。

  连带着,一眼就能从一堆东西里边挑出最好吃的和最好玩的。

  正如现在香雪兰所做的。

  男子看着前边嘴角带笑,似是还在回味的顾朝阳。

  倾身向前,接着小蛋糕上被咬了的口子接着咬下。

  顾朝阳一愣,手没敢动。

  司暮已经将剩下的小蛋糕全部收入了口中,咀嚼着,似是在细细品味着。

  “很香甜。”如教授姐姐一般。

  蛋糕下肚,来了声中肯的评价。

  与此同时,在旁边看着的5000瓦的电灯泡香雪兰瞪大了眼,一句话憋在嘴里,硬是没有说出来。

  就是脸上的震惊怎么都挡不住。

  这么猛的吗?

  之前怎么不见这么猛的?不是小奶狗的吗?

  在她的印象里,跟在顾朝阳后边的那助教可是一直一个形象,那就是,听话且乖巧的小奶狗。

  不用她说,她知道顾朝阳也是那么想的。

  淡定淡定,强迫自己收回视线,但是,视线却还是不自觉地偷偷跑到那边的方向。

  顾朝阳明显也楞了下,看了看自己空了的手,没动。

  纤纤玉指上,还残留着蛋糕屑。

  在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

  男子突然再次倾身上前。

  顾朝阳只感到自己的手上一湿,温热温热的,还有些痒。

  猛地缩回手,瞪大了眼睛看着前边还未完全起身的司暮。

  男子挺直了腰背,看到四周看着他的样子,懵懂地眨了眨自己的眼睛。

  “教授姐姐?”

  顾朝阳的双手缩在心口处,一动不动的样子似是引起了男子的好奇。

  司暮疑惑的声音响起。一双眼睛在顾朝阳身上甚至都不曾移开一下。

  微微敛了下自己的眸子,顾朝阳将手垂在身侧。

  又局促地单手撑住了下巴,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声音,“小暮儿,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行为是一种很不成熟的做法?”

  “不成熟?何为不成熟?”

  男子低敛的眸子微闪了下,半歪着脑袋,“节约粮食不是我们的传统美德吗?”

  他的脸上那表情做得,好像真是出于这个原因和考虑。

  一下子还有些被说住了的顾朝阳顿了一下。

  之前那个乖巧、可爱的小暮儿到哪去了?

  之前他可不会挑她的刺的。

  “咳咳”了两声,她显然有些哭笑不得,“是,我们确实要节约粮食。

  不过,你这节约的方法......”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指。

  虽然说她也没碰啥东西吧。

  但是这么做,他难道连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吗?

  这是把她的手当成了他自己的手?

  就算是自己的手,也不会......

  好吧,小的时候,她倒是也干过这种事。

  不过,那也是小时候了吧。

  女人的美目在对面男人的身上上下流转、打量了番才缓缓移开。

  空间里男男女女的声音,喝彩的声音,谈判讨论交流声,一应俱全。

  场内的人员也是杂乱的。

  顾二爷已经不知道到了哪里去了。

  倒是顾婧妍那里,围了不少人,说着巴结讨好夸奖的话语。

  跟刚刚顾二爷说的话绝对脱不了干系,这是把顾婧妍直接当成下一任顾家家主的意思了。

  顾朝阳几个人在大厅的某个长桌前坐着,悠闲得很。

  时不时地吃点东西,听听小曲,或者看看周围发生了什么,听听别人又是因为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吵闹。

  只是,几个人没快活几下,对面,似是一群人向着她们的方向走来。

  大有种气势汹汹的感觉。

  一个短发看着就精炼的女人走在一群人的前方中间位置。

  后边的、旁边的一群人,可以看得出来,十有八九,大都是来凑热闹的。

  坐在长桌前的几个人也看到了前边那架势。

  没有太大的反应,依旧跟之前一样,之前是怎么坐的,现在还是怎么坐的。

  顾婧妍踩着高跟鞋,碰在地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

  穿着一身紧身的衣裳,高而瘦的人坐到了长桌一边的椅子上,本在那边的人在她过来的时候就迅速自觉地离开了。

  仔细一看,她所坐的位置正对着顾朝阳她们,对面就是顾朝阳。

  “顾朝阳。”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顾婧妍先出的声音。

  手上拿着一个巧克力棒的女人晃了晃手上的巧克力棒,巧克力棒的上边洒满了黄色细碎的糖渣,随着她的转动,空中显现出了一个残影般的黄色小圈。

  顾朝阳缓缓抬起了头,正对上顾婧妍的目光。

  脸上一如既往的微笑,“嗯?堂姐有事?”

  乍一看,两个人这种对话风格,估计还会觉得她们关系不错。

  顾婧妍撇了下嘴,“那倒也不是。

  就是看你一直在这里吃,似是饿急了,多久没有吃过东西了吗?”

  表面上的关心,实则就是在变相地指控,说她没有大家闺秀的素养和教养。

  再加上她那有些尖的声音。

  还有种太监叫朝的感觉。

  顾朝阳的脸上还是微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