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63章 细致入微司少爷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诶,白芷,你可别这么说,你一直是一个很优秀的姑娘,倒是南庭,他配不上你才是。”

  男人一手拄着拐杖,半弯着腰对季白芷讲。

  季白芷笑了笑,她又不是以前那个单纯且蠢的姑娘了,这种话,听听就可以了,她难道还会相信吗?

  笑着摇了摇头,“顾叔叔,您不用说了,您真的不用管我,也不要觉得心里过不去。

  就这么久来发生的点点滴滴,要真说起来的话,倒是我占了便宜。

  您若是真的觉得过意不去的话,就当我们是扯平了吧,谁也不欠谁的。”

  女人的话落地,男人拄着拐杖的手微微动了下。

  摇了摇头,似是可惜,也不知道在可惜啥。

  就是看起来,貌似还真是,沧桑了不少,好似顾南庭这事真的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罢了,罢了。”男人摇头晃脑,看了顾朝阳一眼,离开了这个地方。

  男人刚走,香雪兰就凑了过来,看着顾朝阳,一脸茫然。

  “朝阳,不是,刚刚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啊?你可别信了他的鬼话。

  就他那个……”香雪兰的话说到一半,被顾朝阳敲了下脑袋,还没说出的话立马就咽了回去。

  也是,顾朝阳那么精明一个人,还用得着她来提醒?

  答案显然是“不”。

  撇了撇嘴,她似是还想说什么,却被顾朝阳直接拿了个苹果堵住了嘴。

  “咔吱”一声,咬了口,果汁四溅,在口腔炸开,还有一些从嘴角溢出。

  舔了下唇角,她立马接过了苹果,转过头,看向顾朝阳,“不错诶,大生物家,不愧是你选的,真甜。”

  “……”

  感情她这生物学学的倒是能挑得一手好苹果了......

  虽然说,这点,确实也没错,但是,学生物的目的可不是这个吧。

  白了眼香雪兰。

  顾朝阳可不想跟她争论什么。

  毕竟,要说香雪兰什么功夫最厉害,那就是耍赖打滚的功夫了。

  就说小时候,那可是有不少人被她坑了的。

  会场里布置得极好,欧式风格的长桌,柔软的白桌布,木制的高脚椅,处处都显露着奢侈的气息,各种元素混合在一起。

  其实是有些凌乱的。

  顾朝阳打量着四周,皱了皱眉头。

  之前,这个大厅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么设计的。

  乍一看很好看,没错,但是,细看,显然就经不起推敲了。

  那设计师显然是布局学学得不精。

  就算是加了再多的元素,选了再好的家具那也只是浪费。

  倒是可惜了外边的雕花,那么好的雕花,在这些杂七杂八的元素下边,还真是被埋没了。

  女人的手蓦地一紧,不行,再这么下去,顾家老宅怕是都要被这几个蠢货祸害掉。

  似是想到了什么,顾朝阳从角落的位置站起。

  其他人都忙着吃喝、交谈、攀爬关系去了,倒是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她这边。

  刚刚走了几步,回头,后边有脚步声,是有人跟着她。

  “小暮儿?你跟着我干嘛?

  就在这里坐着呗,吃的喝的都有,你随意。”

  女人没想到是他,笑了一下,之前看他在位置一直不动,还以为他会一直坐在那不动了呢。

  话说完,男人却还是在原地,没动。

  肯定不是没听到,而是,简单的,倔!

  顾朝阳:“......

  我去女厕你也要跟着我吗?”

  一股调戏的想法突然蹦到脑海里。

  女人嘴角一扬,语气一变,声音故意拉长,看着前边的人,笑得不怀好意。

  男子一愣,眨巴眨巴了眼睛,歪了下脑袋,侧身微微转到了后边,指向他的前方。

  “厕所,不是那边吗?”

  探回脑袋,看向顾朝阳。

  顾朝阳:“......

  咳,咳咳。”失策失策。

  但是......

  狐疑地看向前边的人。

  他之前来过这?这么熟悉?连厕所都知道在哪里?

  女人脸上表情有些复杂。

  “刚刚从那边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教授姐姐忘了吗?”

  恰是此时,男人的声音在顾朝阳耳边响起。

  跟她肚子里的蛔虫似的。

  她的话还没说出口呢,他倒是还先学会抢答了。

  “哦豁,这么清楚?

  是不是该夸你细致入微?”

  顾朝阳的双手不知何时背在了身后,在司暮旁转着圈走动着,就是那目光,全然打量的意味。

  司暮倒也一点不慌,身正不怕影子歪般,任由顾朝阳各种打量。

  还配合般地点了点头。

  “......”

  细致入微,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起码,一个能说自己细致入微的男人也是真真不常见的。

  奏响的华尔兹飘荡到人们的耳中。

  似是在述说着,这是一个多么华丽重大的宴会,不是山鸡该来的地方。

  季白芷坐在原位,没有动。

  也没吃什么东西,只是静静地坐着。

  似是对周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双手搭在两边的扶手上,低着头。

  间断地来了几个搭讪的男人,她却也似是没有听见一般,全然没有理会。

  反观香雪兰,跟季白芷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左手一杯红色西瓜汁般的饮料,右手一杯紫红的葡萄酒。

  左边一杯下肚没有多久,很快,右边一杯也下了肚。

  两个杯子才放下没有多久,又跑到了另一边的长桌上,上边摆满了各色的小蛋糕、小甜品,显然又是换了目标。

  无奈地扶了扶额。

  这女人,是真真财迷呀。

  好像以为单凭她自己的力量就能把顾家吃垮似的。

  哪有那么容易啊。

  顾朝阳的视线才在那落了一会。

  香雪兰转过头就正好看到了她。

  挥着手,叫着她的名字。

  顾朝阳:“......”

  得了,跟着香雪兰出来,她就没有留过脸。

  注意到的人就看着顾朝阳淡定地过去,走向香雪兰那里,一个男人跟在她的后边。

  气氛有些诡异。

  问题是,几个当事人似是还一点都不自知。

  两个人过去,香雪兰一手正拖着一个小盘子,装糕点的那种,上边已经摆放了一个个看起来就花里胡哨的东西。

  什么慕斯蛋糕,甜甜圈,巧克力榛果棒,动物小软糖......

  另一手还拿着镊子在夹东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