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62章 顾二爷请求原谅,奇怪的态度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怎么?朝阳可是有话要说?”

  顾二爷难得地通情达理了一次。

  视线落在顾朝阳身上。

  就等着她说,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但是,显然,顾朝阳也看出来了。

  只是微微笑了下,“二叔,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愧是二叔。

  这么多年,在您的努力下,顾家才能还有这个规模。不过,她,您是真帮不到。

  毕竟,之前您这么厉害也没帮到过。”耸了耸肩。

  帮不到?什么意思?

  众人一脸懵逼,压根看不懂她(他)们之间这一句句话里边到底是些什么意思。

  顾朝阳说的是什么事,他已经猜到了,一下子被她怼,男人的脸色黑了黑,这样说,不就是相当于当众打他的脸吗?

  “顾朝阳,你不要太过分了!”

  顾二爷还没有说什么,那个穿得雍容华贵的女人先是不耐烦了。

  眼神带着厌恶,毫不掩饰地盯着顾朝阳。

  抿了下唇,女人耸耸肩,“看来二婶不喜欢我呢。

  那就没办法了,看来我来是打扰了。”

  女人站起身,做势就要走。她当然知道,顾二爷是不会就这么让她走掉的。

  不就是想在这里上演一出侄叔情深的戏码吗?她奉陪。

  果然,还没踏出去一步,男人的声音就在后边焦急地响起了。

  “诶,朝阳,你别这样啊,你二婶就是这么一个人,说话不经过大脑思考的。

  她的真实意思不是这个啊。

  你别跟你二婶一般见识呀,我们顾家的宴会,你不参加算什么,是看不起我这个二叔吗?要是因为你顾二婶,我让她给你道歉就是了。”

  男人的视线恶狠狠地盯向顾二婶,似是真的生气了,“你说,是不是?”

  女人嘴一撅,心里委屈,但是在看到男人的表情后还是咬着唇,艰难地点了点头认错。

  顾朝阳停下了步子,回头,无辜地眨巴眨巴了眼睛。

  “哎呦我的二婶呀,怎么能是您道歉呢,我才是小辈的呀。”

  说是这么说,却也没有看见顾朝阳想要道歉的意思。

  分明就是故意这么说给她听的。

  雍容华贵的女人只觉得那道声音刺耳,像是把她从外到里都扒拉开了。

  就是嘚瑟!就是个贱货!

  女人长而美丽的指甲紧紧地抓着旁边的扶手,心里不不断地咒骂着。

  紧紧地捏着,要是能看出幅度,那把手怕是都要没个形了。

  要不是因为这几个人,她的南庭怎么可能会离家出走甚至都不跟她打一声招呼!?

  之前她的南庭可是最听她的话了。

  本来她都想好了,南庭将会是最棒的顾家继承人。

  但是,偏偏,一切都脱离了她的规划,甚至就连顾老二都对她变了脸,一幅爱答不理的样子。

  分明,曾经的她也是一个有很魄力的人啊!

  而这些的一切的一切,就是要从顾南庭认识季白芷开始说起。

  本来她就讨厌顾朝阳。

  顾朝阳出国之后她觉着她将会十分快活。

  却没想到,季白芷出现了,勾走了她的儿子不说,还敢肖想顾家少奶奶的位置!

  好不容易赶走了季白芷,顾南庭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本来想着,时间可以抚平一切,她的儿子迟早会变回以前的样子。

  没想到,顾朝阳又回来了!她的快活日子还没有过几天,顾朝阳和季白芷就一起出现了!

  就像是噩梦一样,后边的事,也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她简直就气死了。

  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但是又不得发泄,索性只能龟缩起来,顾二爷让她道歉她就道歉。

  低着头,看不出女人的神情。显然,她也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神情。

  顾二爷算是安慰好顾朝阳。

  看着她缓缓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男人对着众人道了声没事了,让她(他)们各自吃喝玩乐自便便好。

  然后还似是怕顾朝阳还在生之前的气,解释了起来,“刚刚对季白芷的说法,确实,正如你所说,我们之前是对她不好。”

  男人的声音比较小,不过,好在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没有什么人在关注她(他)们这里了。

  接着,便继续道:“但是,正是因为这样,现在我们才更要去补偿她呀。

  请不要这么点补偿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们好吗?

  你们也知道,南庭不见了,我刚刚那么说,也只不过算是安慰一下我自己,毕竟,顾家的未来,怎么说也还是要靠南庭的呀。

  我也老了,我不想想那么多了,现在的我,只想让南庭赶快回来,我和你二婶已经不想管那么多了。

  这也是我邀请你来的主要目的呀,季小姐。”

  男人的视线先是在顾朝阳的身上,之前的话一直是对着她讲的,最后,才把视线转到季白芷的身上。

  男人的话全部说完,他左右看了看两个人,顾朝阳和季白芷。

  顾朝阳还是之前那个神情、那个坐姿,一点也没变。

  但是季白芷显然就不一样了。

  她的嘴张合了一下,似是想讲些什么。

  犹豫了一会,她还是说了,“顾叔叔,我知道,其实我也是很感谢你们的,感谢你们资助我上完了大学,我那种家庭条件,您还愿意给我提供一个实习的岗位。

  就这点,我就很感谢您,您着实不需要因为我而感到心里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地方。”

  女人脸上带着艰难的笑容。她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权利去抱怨这些。

  要怪就只能怪她自己,怪当初的她,不识好歹,山雀还想变凤凰。

  哪里是这么容易的事。

  那么多更优秀的人都做不到的,嫁入豪门,凭什么她就能做到。

  她其实是想开了的。

  倒是现在,这顾二爷的态度才是让她奇怪了。

  他要是反对还算是正常,恰恰是这样,好似是支持才是最奇怪的。

  她自知自己帮不到顾家什么,顾家是绝对不会认她这种人做少奶奶的。

  即使是嫁入了顾家那又怎么样,也绝对只是一个摆设,或者说,一个生育工具。

  压根就不会有地位,地位可能连在顾家呆了会的保姆都不如。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