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58章 暴力淑女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很显然,那边那两个人就是香雪兰和田青柠。

  能把自己沦为食人花的玩物,她们也确实有点本事。

  小食人花似是也感受到了生人的气息。

  红红的、鲜艳的小脑袋转过来,疑惑般摇了摇它的小脑袋,头上似是还带着浅青色的小点点。

  随着它的藤蔓甩动,香雪兰和田青柠也被换了个方向,两人对调了一下方向。

  “朝阳!你总算是来了啊!”

  “姐!救命!”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顾朝阳摸了摸鼻子。

  司暮也眯起了眼睛。

  见顾朝阳迟迟不动,司暮疑惑了一下,“教授姐姐......

  你刚刚那个药,没有了吗?”

  小小的脑袋,大大的疑惑。

  还不出手救人的嘛?

  只见顾朝阳抿了抿唇,耸耸肩,“这只小食人花,那个药没用呐。”

  她也很无奈。

  阴阳调和,那也是只适用于成年,或者说,成熟了的食人花吧。

  就这个抓了人搓澡的食人花,能叫成熟?

  它只能说是欠打。

  司暮:“……

  不是,那,我们过来有什么用?”

  看向那边的人,人家还在等着顾朝阳救她们呢。

  “别慌。”

  顾朝阳背在背后的手扭了扭,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像是在活动筋骨。

  然后,司暮就看着顾朝阳一脸淡定,毫不慌张地向前行进,像极了之前对待大食人花的样子。

  不明所以,但是他还是立马跟上了顾朝阳的步伐。

  只见女人淡定且稳健地避开了对面来的藤蔓攻击,不一会儿就到了小食人花的前边。

  缓缓伸出手,“砰”地一声,拳头砸到了前边小食人花的根茎处。

  司暮:“……

  教授姐姐!你没事吧??”

  一个激灵,他立马清醒过来,迅速到了顾朝阳的旁边,拉住了她的手,视线放在她的手上,找着她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这么一只大型生物,就这么直接用拳头,那不是得疼死。

  司暮只觉得对面的人傻到不行,也没多想,立马先上前查看她的伤势。

  但是,明显,他小看顾朝阳了。

  女人的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微笑。

  只是,在看到他这么紧张的样子时还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便又恢复了之前那个样子。

  “没事的。”女人语气和缓,听声音就会觉得她没有什么事。

  不过,的确,她确实也没什么样。

  司暮还是不放心,检查了一遍又一边。

  两个人的举动,分明就是把那边的小食人花致于不顾之地。

  被顾朝阳一拳打中,那小食人花先是狂甩了几下脑袋,随之藤蔓也狂甩着。

  甩着甩着,两边藤蔓上抓着的人就被它不小心给甩掉了。

  再加上被甩掉的两人跑得极快。

  它抓都抓不回来。

  自己的玩具跑了,这还得了,回到始作俑者那边,却感受到人家压根就没把它当回事,瞬间就怒了。

  别说,这食人花还真是成精了。

  本就不舒服的小食人花自觉自己被人忽视了,挥舞着自己的藤蔓当做鞭子,气势汹汹地就朝顾朝阳所在的方向冲来了。

  藤蔓打过来的速度着实不是盖的。

  似是带着风,呼啸而来。

  两人明显也感受到了。

  ……

  另一边

  跑着的两人喘着大气。

  “香姐姐,别,别跑了,别跑了好不好,我,我实在是跑不动了。”

  一个看起来萌萌哒的女孩子大眼睛水汪汪的,都快溢出泪水了。

  在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就停了下来,不自觉地嘟起了嘴,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喘着气,蹲在原地就不走了。

  香雪兰闻言也转过了身。

  看到前边已经萝卜蹲了的人,无奈地扶了扶额,还是走向了田青柠,打算把她拉起来。

  “香姐姐。”

  突然,女子抬起了头,睁大了眼睛看向她,“我们就这么跑了,是不是不好啊?”

  天真又无辜的小表情。

  香雪兰摸了摸鼻子,“没,这有啥不好的。

  顾朝阳自己家的食人花,她肯定搞得定的啊。

  再说......”

  女人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八卦了起来,有些调侃,声音也小了许多,有种在说悄悄话的感觉,“我们走了才好呢,把机会留给她(他)们两个,顾朝阳感谢我们还来不及呢。”

  贼兮兮、贱兮兮的笑容挂在了女人的脸上。

  田青柠呆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香姐姐,你真厉害,我都没有想这么多。”

  两人对望着,笑容逐渐变态。

  ......

  而此时,顾朝阳所在的地方。

  司暮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简直就惊呆了。

  呆愣地看着前边的女人。

  只见女人扶着腰缓缓站直,歪了下脑袋,看着地上的家伙,拍了拍手。

  她的脚下,踩着的庞然大物就是刚刚那只食人花。

  此刻正折着腰,植物肌肉微微颤抖着,似是在瑟瑟发抖。

  只见女人转过头,可能是看出了他的震惊,微微笑了下,跟之前一样温柔,摆了摆手,“没办法,这孩子实在是欠收拾了,不要在意哈。”

  女人的头缓缓低下,再次看了眼那只食人花。

  在他的视线里,很明显地看到,在女人低下头的一瞬间,那只食人花又是一个颤抖。

  就像是一个熊孩子,还是不得不在家长的威逼下屈服。

  而顾朝阳呢,就跟讨论平常吃什么一样跟他说着话。

  “......”

  缓缓摇了摇头。

  他默默地摁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暴力淑女。

  还好,可以承受得住。

  只见对面的女人缓缓蹲下,拍了拍下边小食人花的脑袋,小食人花动都不敢动。

  似是还说了几句话。

  他那里听不清,但是,在他的方向看来,能明显看到,女人说完,那小食人花似是颤抖得更厉害了。

  “走吧。”

  迈着轻缓的步子,顾朝阳已经到了他的旁边,拳头握着,估计是拿了什么东西。

  他的视线扫了一下,也没多问,便跳到了前边。

  点点头,两人并排着,原路返回。

  刚刚回到别墅,便看到了两个狼狈得不行的女人。

  绕了一圈回来的香雪兰和田青柠简直要哭了呀。

  可怜巴巴地望向顾朝阳。

  而顾朝阳只是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啥也没说,便坐到了一楼大厅的沙发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