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52章 原来教授姐姐还是只贪食的夜猫子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很深,几个人被分别领到了自己的房间便分离了。

  几个女孩子被带到了二楼的房间,男的则是待在一楼。

  别墅大厅的灯在人们各自进入自己的房间便自动关掉了。

  ——

  “嘎吱、嘎吱……”

  一个男子静静地站在窗前,刚刚拉开窗帘,望着窗外。

  忽然,听到了一阵声音,一阵阵的,跟老鼠似的。

  此时,深夜,亦或说,凌晨。

  距他来到房间大概也有一会了。

  这么大、这么干净、讲究的别墅,难不成还能有老鼠?

  男子眯着眼,缓缓到了门口,开了一条门缝。

  一瞬间的延迟,外边过道的灯亮了起来。

  不远处,一个模糊的玻璃门后似是也亮着灯光。

  离他这里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倒也不远。

  模模糊糊的玻璃门后,一道看起来不那么真切的身影,在他视线可及的地方,其下的影子更是拖得长长的。

  是个人,是个女人,还可以看得出,女人的手上似是拿着什么,还在啃。

  只是,她的视线在他这边灯光亮起来的第一时间就转了过来。

  随着“吱吖”一声,知道自己被抓包了,男子一个激灵,手的速度快过脑子里想的,瞬间将门给拉开了,把自己暴露在对方的视线里。

  “......”

  眼看着那边的玻璃门慢慢拉开,他总算是确定了心里的想法。

  果然,对面的人,就是,顾朝阳。

  抿了抿唇,在对面强烈的视线下,司暮咬着唇,将门带上,向顾朝阳所在的方向走去。

  女人的手里还拿着一个包装盒。

  没一会,男人就到了女人的前边。

  尴尬地笑了笑,司暮的视线不自觉地盯着女人手上拿着的东西,“咳咳,没想到......

  原来教授姐姐还是只贪食的夜猫子呢。”

  对,贪食的夜猫子,一点也没错。

  错愕了一下,顾朝阳眨了眨眸子。

  “所以?小暮儿,你这么晚出来,难道不是想要跟我分赃的?”

  注意到了男人的视线。

  女人的眼珠子转了转,脑子也是飞速地想着什么,语气更是戏谑地不行。

  起码,在司暮听起来是这个样子的。

  莫名地感觉不好,他一个回头,看向自己所在的房间,却想起来,他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貌似想要表达他不是顾朝阳说的这个目的也没有证据来证明了。

  “呜~”

  刚刚转回头,突然,男子只觉得自己的嘴边多了什么东西。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东西已经进了他的嘴里。

  对面的女人摇晃着手上拿着的包装袋,示意他,那是这里面的东西,赶快吃掉。

  不自觉地瞪大着他那湿漉漉的双眼。

  缓缓咀嚼了几下。

  “好吃吗?味道还可以不?”顾朝阳笑着。

  听着对面“嘎吱、嘎吱”的声音,跟她刚刚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外边走廊的灯再次自动熄灭。

  他(她)们所在的厨房,光线斜射到了外边四十五度角。

  顾朝阳吃的东西其实就是一种小饼干,咬起来“嘎吱、嘎吱”响,但是不得不说,味道还是不错的。

  男子缓缓点了点自己的头。

  等他定下视线,随即,便是一只伸过来的纤细小白手,手掌里似是还握着什么东西。

  在他的注视下,那只手缓缓打开。

  是几颗彩色糖纸包装好了的水果味彩糖,一颗颗似是蝴蝶结般,完美地扎了起来,倒映在他的视线里。

  不自觉地拉起一抹笑容,抓过了女子手里的糖果。

  随即剥开一颗,含在嘴里,甜丝丝的味道钻入心扉。

  他的心似是被什么填满,暖暖的,又软软的。

  被女人带着坐到了靠墙边的一处餐桌。

  餐桌上是洁白的桌布,四个角还带着洁白蕾丝花纹。

  桌子的中间摆放着一束花,插在花瓶里,分散又紧密的插画工艺,不是特别严谨的插花花艺,但是却给人更随意、舒适的感觉。

  “饿不饿?”

  女子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他的手里还紧紧攥着女子给他的糖果。

  就连剥开了的糖纸都一个个地默默收好了。

  饿吗?看到女人期待的目光,神使鬼差的,他点了点头。

  果然,前边的人似是小孩子般地笑了,如他所料,拍了拍手。

  “正好,跟我一样,等会。”顾朝阳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男子乖乖地坐在位置上,看着对面的女子跑回了刚刚冰箱的位置,翻箱倒柜。

  她之前手里拿着的小饼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放到了桌子上,就在中间的小花瓶旁边。

  纸包装的袋子里,他还能看到里边饼干的样子,闻到里边传来的味道。

  勾得人肚子里的蛔虫都要出来了。

  将手里紧攥的糖果铺散在桌面,男子的视线小心地瞥了眼不远处的女子。

  很好,没有看过来。

  小心翼翼地,将手伸进纸袋子里。

  纸袋子本来就是开的,似是在说,请君品尝。

  手掌一和,一抓,一抽,“哗啦”一声。

  是纸袋子碰撞桌面,里边的小饼干倒出来的声音。

  心里猛地惊了一下。

  完了!

  顾朝阳转回头,两人的视线对上。

  他似是看到了顾朝阳的视线在桌子上的狼藉和他的身上不停地转换。

  分明就是在问,你干了什么?

  谁知道,女子看了没有几眼、甚至没有一分钟就转回了头,好像没有看到他干了什么。

  继续找她要的东西。

  长吁了一口气,男子立马将桌边的糖果先聚拢,扫向桌边,自己的前边,然后立马扶起纸袋子,将桌上倒出来的小饼干一把一把地抓回了里边。

  也不管声音大不大,顾朝阳有没有看他。

  将纸袋子合上,放回原来的位置,他立马把双手放到桌子上,糖果的上边,挡住了糖果。

  然后才再次看向顾朝阳的方向。

  她已经不在冰箱的前边了。

  而是跑到了厨房。

  厨房的玻璃门被她关上了,是跟厨房外边一样的模糊玻璃门,即使是在他这个地方也不能清楚地看清里边在干什么。

  倒是听到了油烟机工作时的“呼呼”声、开火的声音和碗碰碗、筷子碰碗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他把所有的糖果包装都拆掉收拾好,就听到了后边玻璃门碰撞门框的声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