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39章 我好心疼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至于评选,也重新弄过了,不得不说,香雪兰还是蛮有想法的。

  以最短的时间加了不少的精彩节目。

  重新的评选,赤羽那个节目毫无疑问地也上了。

  ——

  星期五的早晨

  季白芷一睁开眼就拿起手机,点开顾朝阳的消息,编辑了一条什么,发送了过去。

  她之前跟顾朝阳讲好的就是这个时间。

  正好她们都没有课。

  等随便洗漱了一下,再次拿起手机,那边已经回了消息。

  【出来吧,我就在教师公寓外边等你。白色的车。】

  微微抿了下唇,女人拎起包就出了门。

  还在张望,她的视线就被前边一辆正缓缓打开副驾驶车门的车给吸引了。

  果然是顾朝阳。

  自觉地上了副座,关上车门,系好安全带。

  女人将视线转到了旁边,握着方向盘的女人身上。

  “现在就走吗?会不会太早了......”

  季白芷的声音越来越小。

  顾朝阳看了眼她,拧了下挂着毛球的车钥匙。

  “怎么?还需要再准备准备?他可是等不及了呢。”

  女子的目光随着车子的发动,从季白芷处转到前方。

  季白芷楞了一下,似是一下子被堵住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觉得眼眶有些酸肿。

  “朝阳。”女人喊完一句,没有说话。

  顾朝阳“嗯”了声,半响没听到她继续往下说,疑惑地转过了头,看向季白芷。

  “谢谢。”两人的目光对视。

  季白芷又说了一句。

  笑着转过头,顾朝阳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说实话,我没有你们该怎么怎么样的想法。

  生活是自己的,自己愿意怎么过是自己的选择,谁也没有办法为你们做决定。

  但是,起码,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没有语重心长,也没有什么以过来者的老态姿势看待别人。

  她很明白自己的身份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季白芷点点头,“所以我才要谢谢你。”

  毕竟,她的这种选择和心态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理解的。

  她只是一个普通平民家的孩子。

  对于这种豪门爱情,本来她也是戳之以鼻的。

  但是,却没有想到,她就会陷入这种豪门爱情中,并且成为这种爱情的一个牺牲品。

  每当跟别人谈起这件事情的时候。

  别人都只是认为她不识趣。

  都能进入豪门了,还要什么面子,还要考虑和顾忌那么多干什么。

  没有人能够理解她,无论是她的父母还是她以前的那些所谓朋友、姐妹。

  她们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就算知道了,也觉得那是她该受的。

  这么久以来,还是顾朝阳,第一个人,告诉她,这是她的选择,这也是她可以选择的。

  不得不说,她的心里很复杂。

  旁边的人明明是顾家的人,她却一点也讨厌不起来,甚至还有点喜欢。

  ......

  才迈进医院的玻璃门,鼻尖便弥漫了满满的消毒水味。

  季白芷立马堵住了鼻子。

  她最讨厌的就是这股味道了。

  顾朝阳也注意到了她的做法,没说什么,只是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一个口罩给她。

  感激地笑了笑,季白芷立马接过口罩戴在脸上。

  她走得太急,忘了带这个东西。

  跟着顾朝阳的步子,明明走得很慢、很缓,但是她就是觉得自己的心怦怦直跳个不停,似是马上就要跳出嗓子眼,跳到外边来了。

  “嘎吱”一声,是开门的声音。

  还没来得及反应。

  季白芷就觉得自己被拉着进了房间。

  入目即是一副萧条的场景。

  偌大的病房,空荡荡的,没有一点人的气息。

  一个熟悉的身影躺在上边,一动不动。

  似是感受到了这边传来的身影。

  那边窸窸窣窣,是衣料摩擦床铺的声音。

  男子艰难地转了个头。

  两人视线相对。

  顾朝阳自觉出去带上了门。

  留下了门口傻站着的季白芷,和那边床铺上一句话也说不出的顾南庭。

  ......

  寂静了好一会儿。

  季白芷缓缓走到床边,她才注意到男子红肿的眼眶和打湿了的床铺。

  床铺的边上就有一个小板凳。

  撩起裙摆,坐在床边的板凳上。

  她还是平常那副清鲜淡雅的装扮,一席改良了的襦裙,外边套着一个纯色洁白的马褂。

  还是他心里的那个样子。

  微微笑了下,男子僵硬的脸上终于久违地出现了一抹笑容。

  “白芷,你终于愿意来看我了?”

  他的声音很轻,似是随时就会消逝。

  季白芷也红了眼,“你何必呢?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以为这样我就会心疼了吗?”

  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女子脸颊划过的泪水还是说明了一切。

  男子苍白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沧桑又刺眼,“芷儿,你就是心疼了。”

  艰难地撑起身子、抬起手,男人将季白芷拥入了怀中。

  “你还说,你还好意思说!”女子被抱住,心中埋着的情绪一下子就爆发了。

  “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不停地捶打着男人的背。

  顾南庭也慌了,抱着女人的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好好,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不要伤心了好不好。

  我好心疼。”男人微缩着眸子,轻柔又缓慢地拍着女人的背。

  季白芷也停下了手上的捶打,将脸埋在了男子的怀里,任由泪水四处滚落,紧紧抱着男子的腰肢。

  轻轻地“呜咽”着。

  “你,到底是,怎么了?”女人抬头。

  声音呜咽,带着鼻音,鼻翼也是红红的。

  顾南庭轻笑了一下,“没事,就是被撞了一下。

  本来还觉得,就这么被撞死了也好。

  但是,一想起你我又不想死了。

  我还没有求得你的原谅呢,我怎么能就抛下你死了呢。”

  男人似是有些自嘲。

  拉住了季白芷的手。

  两人的目光对视着,似是有千言万语,但却无法一一道出。

  “啪、啪、啪”,不知道哪来的掌声。

  两人的视线齐齐转向声源处。

  “倒是没想到你还会出现在这里呢。季白芷。”

  一个上了年龄的女人出现。

  面容看着就跟顾南庭有几分相似。

  “妈?你怎么在这里?”还是从厕所走出来的。

  这是从什么时候就躲在里边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