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38章 揭露,假的毕业证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男人语气严肃。

  顾朝阳微微歪了下脑袋,笑着向旁边靠了靠,脱离胖胖男人的视线,收起了脸上的表情,好像刚刚还委屈巴巴的人并不是她。

  男人则是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了。

  袁威的话加上顾朝阳的表现一下子就让他顿住了。

  即使是再好的口头表达能力、脑袋转得再快也抵不住这样子的连环暴击吧。

  张洁还是没有动,只见校长那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指着座位前边的电脑。

  “张洁,你倒是说说话呀?你那毕业证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已经调出了她和你的毕业证了,你们那logo根本就不一样啊。”

  虽然只是小小的差别。

  但是对于高等教育证书这种严谨的东西,证书设计会变,这是可能的,但是,logo是独一无二的,不可能改变的呀。

  不一样的logo,这说明了什么,已经很显然了。

  要么就是她的作了假,要么就是顾朝阳的作了假,总不能是两个都作了假的吧。

  男人的眸子转得越加快了,视线在两个人的身上不停地流转着。

  “哇呜”一声,张洁脸上一惊,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会发出这个声音。

  没有时间给她空着想是怎么回事了,她张嘴就道:“校长!

  我刚刚,刚刚嗓子讲不了话了,身子也动不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跟魔怔了一样!

  我,我也不知道......”

  她的话才说到这里,男人打断了她。

  “行了,张洁,紧张了嘛。我理解的。

  那现在可以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我想听听你有什么解释没有。”

  女人被打断,脸色已经很差了,听到中年男人的这话。

  连更是黑沉得难看。

  不知道!他绝对不知道!她根本没有紧张,就是像被下了降头!

  可惜,有理说不清,更何况她这压根就没有依据。

  眼睁睁看着男人的打量,她真是体会到了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我、我、我......”

  女人显然慌了,本来就是假的,她还能解释,再怎么解释也解释不了她作了假的事实啊。

  谁知道她这么背,既然能遇到一个真的a大高材生,还是一个她得罪了的人。

  她只觉得自己的世界都要崩塌了,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放在不远处的胖胖男人身上。

  可惜,胖胖男人现在连他自己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都还没有分析好,怎么可能会注意到她的视线,去帮她?

  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中年男人的心里已经有了大概了。

  “咳咳”了声,“张洁,这几天你累了,还是先回家歇着吧。”

  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校长又恢复了他之前那副官派作风。

  张洁的瞳孔猛地一缩,“校长!你不能这样做!马上就要迎新晚会了!你让我回家去,那些学生怎么办!?”

  女人的声音老大老大了,那分贝,好像真是为了那些学生而情绪激动、据理力争的。

  胖胖男人似是也反应过来了。

  “就是啊,她可是努力了那么久,那些学生也是,彩排了那么久。

  您一句让她回家去就否认了全部?那些学生怎么办啊?

  到时候就不怕那些学生说些什么吗?”

  到这里,就是威胁了。

  以一个还没有发生的预测来威胁别人。

  这是最愚蠢的做法了。

  毕竟,没有人有把握,这种难以预料的事情。

  站在校长旁的袁威似是想到了什么,侧身到了中年男人的耳边。

  虽然说他是侧身在人家耳边,声音有点小。

  但是就她们那点距离明显还是能够听到的。

  “之前是由香雪兰来负责的?”中年男人侧过身,眼睛瞪得老大,似是有点惊讶。

  说实话,顾朝阳也不知道。

  “还有这个梗?她什么时候负责过?”

  顾朝阳的视线从张洁的身上转到袁威的身上。

  “一开始提议的就是她,只是后边给她截胡了。”回答的是袁威,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正是张洁。

  顾朝阳了然了,怪不得这件事情袁威会这么上心、亲自出马呢。

  原来是为了香雪兰,她算是知道原因了。

  老母亲般的点点头。

  她给了男人一个赞赏的表情。

  袁威:“......”

  “咳咳”两声,中年男人出声。

  两个人的小动作也立马停下了。

  “行吧,那这样,这个活动就放到香雪兰那里吧。

  让她好好负责,别再给我一副暴脾气,动不动就打架抢资源的了。”

  校长的视线转到了袁威那里,看得出来,是在嘱咐他盯好香雪兰,不要犯错误。

  至于那边想要说话再挽留挽留的张洁则是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她,就这么被定了下来。

  但是,女人怎么可能甘心啊?

  “校长,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你觉得我哪里错了,我改还不行吗?”她的目光在中年男和顾朝阳身上移了又移。

  顾朝阳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说话的是校长。

  他已经不耐烦了,“行了,张洁,你是厉害,假的毕业证。

  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后边,你就等着通知吧。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中年男人看着就不是个省油的灯,一般还真没有人能骗到他的头上来。

  这张洁是真的出息呀。

  除了顾朝阳,几乎就没有哪个人进来京大是没有经过他的手的。

  他的审批也是比较严格的,会出现这样的错误,很明显,里边有点内幕。

  又是时候该抓一些滥用私权的人了。

  今天能瞒过他,明天就能撬了整个京大。

  这是他一直所有的,防范于未然的精神。

  张洁的心里咯噔一下,低下了头,这,算是彻底给她宣判了死刑!?

  ......

  离开校长办公室。

  几个人的心思都是不同的。

  张洁被直接带出了学校,顾朝阳则是继续自己的事。

  香雪兰那里则是接手了迎新的各项事宜,袁威也被拉在那边帮忙,顾朝阳每次过去看的时候都能看到在场一脸严肃的袁威。

  他还是一直和香雪兰那副你怼我、我怼你的相处模式。

  她(他)们自己没啥感觉,却不知道在场的学生被塞了多少莫名其妙的狗粮。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