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35章 迷之自信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能有什么方法?

  不仅如此,我还要告诉你,你们那个节目,就是我故意毙掉的。

  就算你们的节目效果再好又有什么用?

  决定权不还是在我的手上吗?我想要干嘛就要干嘛!还没有人能阻止我!”

  竟然撕破脸了,她也就不怕了。

  她可是背后有关系的人。

  还能怕两个学生和一个甚至不认识的女人?

  女人抱着胸,她要是没什么地位能够有这么大的权利?

  也不想想,她是谁?她可不是普通人比得了的。

  似是想到了这些,定位到了自己的地位,张洁立马眯起了眼睛,挺了挺胸,一副高冠鸡遇到了展示自己地位的时机。

  她的目光从顾源的身上跳过,滑到赤羽的身上,最后才落在了顾朝阳的身上。

  顾朝阳笑了笑。

  果然,狐狸还是藏不住自己的尾巴。

  不过没想到能这么坦诚地说出这些,也确实是有点勇气,不是傻的,就是后台足够强硬。

  女人把玩着手机,按了一下什么,里边传出了声音。

  就是刚刚女人说的话,一字不漏,全部录了下来。

  “张洁老师,谢谢你提供的证据。”

  顾朝阳笑笑,脸抬着,盯着前边的女人,手则是灵活地在屏幕上操作着什么。

  张洁脸上一僵,“你以为你拿了我的录音就有用吗?天真!”

  咧起嘴,女人的眸子里满是讽刺,说话更是带着不屑。

  顾朝阳依旧保持微笑,“有没有用,试了不就知道?嗯?”

  顾朝阳挥了挥手上的手机,将屏幕对着张洁,当着她的面,点了下右上角处的发送。

  邮件“咻”的一声,消失在了手机页面。

  左上角几个大字,“校长”!

  张洁拽着自己貂皮大袄的手惊了下。

  直接找校长?她也没听说过校长和哪个老师关系好啊。

  唯一走得近点的就是那个袁威,但是人家是男的。

  还有一个,就是季白芷,她也是听说的,不知道季白芷和校长到底是什么关系。

  但是季白芷跑校长办公室的几率确实是挺高的,她们经济系都传遍了。

  所以她特别看不起那个季白芷,不就是长得好看了一点,文艺了一点吗?

  那又怎么样,根本不能说明她到底有多厉害。

  顶多就是会哄人,还是会哄老人。

  没有什么值得让人尊敬和尊重的地方。

  难不成前边的人就是季白芷?她也没见过季白芷,只是听说她很漂亮。

  这么想想,她的心里似是有点谱了。

  这种最见不得人的关系,她还敢明面的来?不怕死得很惨吗?

  本来还有点担心的张洁瞬间就没有任何担忧了。

  就这样的,随便找几个把柄就能把她堵住了。

  她竟然愿意出丑,那她当然也愿意奉陪呀。

  跟别的人比,她还得小心,但是,跟前边这个绯闻满天飞的人,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让她败得无地自容。

  两个人相互看着对方。

  但是内心的想法却似大大的不同。

  唯一相同的点,就是留在这里,等着人来。

  ......

  张洁和顾朝阳几人坐在下边的某排位置上。

  张洁没空,但是舞台还是照常进行着彩排表演。

  只是张洁不知道的是,没有她,彩排顺利了不少。

  “还没来,你怕是吓唬我吧。”

  本就不相信对面的人能翻出什么大名堂,在等了那么久还没有等到人的情况下,张洁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才起身,就听到了外边传来的脚步声,似是还蛮多的。

  除了在台上表演无法分心的,其他人皆是抬起头,齐刷刷地望向出入口的方向。

  一个身板笔直,看着就严肃不已的人后边跟着一群穿着安保制服的人一起齐齐走了过来。

  就是走向她们的方向。

  眯了眯眼睛,顾朝阳只是看了眼,倒也不是很震惊,但是张洁显然是被吓到了。

  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阵仗?一个那种女人也能让校长派出这样的队伍来?

  这不是开玩笑吗?

  这么久来她还没有见过这幅阵仗呢。

  “顾教授,又见面了。

  听说这里有人滥用职权,我过来看看。”

  来者正是袁威,最令人闻风丧胆的主任没有之一。

  说完话,男人就转过了视线。

  张洁知道,他是在看自己。

  努力保持淡定。

  不就是一个主任吗!

  虽然她也听说过这个主任,但是,她就不信,他敢对她怎么样了!

  再次看了看手机。

  她已经把消息发过去了,马上,等人来了,她就不信,那些人还敢对她怎么样了!

  “你就是张洁?”男人看了看手机,半响,再次抬起头,还是打量了好一会,“怎么不像?整过容?”

  “......”

  本来还没有什么的张洁,似是一下被撕起了伤疤。

  表情由尴尬变得羞愧,很快,脸越来越红,越来越红,瞬间就恼羞成怒了。

  “你什么意思!?这是我的隐私!你凭什么过问!”

  咬着牙,女人的声音还是控制着的,可以想象到,是不想让别人听到。

  只是,女人显然低估了自己的嗓门,本来也就隔得不远,又不聋,怎么可能不会有人听到。

  她这就是在自欺欺人。

  袁威被怼,摸了摸鼻子。

  如果他的脸上有弹幕,上边一定是,【还真是个不怕死的。】

  虽然不知道前边的女人到底是什么迷之自信,都证据确凿了,既然还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似是笃定了学校没有办法抓她,处罚她。

  “咳咳”了声,袁威再看了手机上的图片一眼。

  果然,还是不一样,就是整容了。

  这个张洁,在学术上的成就不高,混了几年了,还是一个助教,甚至连助教的工作都没有做好。

  她的那个教授都跟上边反应了好几次了,想要换掉她。

  但是她似是还真有点背景,竟然能让那个教授撤回了这种申请。

  即使后边苦逼地自己处理所有的事情也不没有再提过要换掉她的申请。

  她倒是好,不用帮那个教授之后更加轻松了。

  本来也就没有什么课上的她越加变本加厉地抢其他老师组织的活动。

  毕竟那些专注学业的老师们都不会太计较这个东西。

  这也算是一个漏洞吧,就这么被她钻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