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朝阳依旧面带微笑,很快便到了舞台下方,那个女人的前边。

  “你?有事?”

  张洁上下打量了下女人,看到了她身后跟着的人,面色明显就变了。

  狭长的眼睛眯起,看着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人。

  顾朝阳笑笑,“你就是迎新的负责人?”

  女人手上拿着手机,自然垂地放在胸前,杏眸微闪,目光毫不避讳。

  张洁搞不清前边女人的来意。

  脸上的表情很臭,“对,我就是迎新的负责人,怎么?你带这个她(他)们来是什么意思?给她(他)们打抱不平?

  实话跟你说了吧,自己差就是自己差,谁来了都没用。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一分钟你都耽误不起。”

  女人抱着胸,傲慢地看着眼前的人。

  顾朝阳笑了,“这位大婶,你是不是进入更年期了?不要求你待人礼貌,但是起码的尊重你应该还是要有的吧?九年义务教务都喂了狗吗?

  还有,你这么大了,都不知道顾及一下自己的脸面?”

  之前还不能判断学生的话是不是主观性很大,现在,基本是可以确定了。

  突然被怼,女人的脸上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随即,脸上的颜色就变了,本来红润的脸蛋一下子变成了猪肝色,又青又紫,还有点暗沉的红。

  “你,你什么人?不知道要,要尊重师长的吗?还有没有没点脸了!我,我可是老师!你是哪个班的!?”

  女人一下子被刺激到了似的嘶吼了起来。

  可惜,即使如此,依旧没有达到她想要的效果。

  只见对面的女人挑了挑眉,笑了一下,邪魅又惑人,跟她那通身的温柔气质冲突,却又出其意料地融合在了一起。

  “学生?哪个班的?你是不是问错人了?”顾朝阳面带微笑。

  明明是一样的笑容,却不知道怎么,多了丝丝恐吓人的味道。

  张洁的眼睛猛地放大,“怎么?你还想对我做什么?

  我警告你哈,这里的人这么多,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你就完了!”

  不得不说,看到那眼神,张洁真的有点怕了。

  毕竟夜路走多了的人,还是会有点怕鬼的。

  之前一直没撞到。

  她也不是不看新闻的人。

  又不是没有那种疯子,即使粉身碎骨也要把得罪了她的人拉下水的那种。

  做了那么多事,谁知道她会不会遇到,这样看来,估计还真是遇到了。

  在她的视线里,前边的女人抬起了手,她一个激灵,紧闭住了眼睛。

  只是,半天,没有感觉到脸上本该有的火辣辣的痛。

  “张洁老师?你干嘛呢?闭着眼睛干什么呢?

  是想要让别人看看你的睡容?还是觉得这个世界,我们这些人污了你的眼?”

  刚睁眼,前边,就是顾朝阳那张放大了的脸。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她的前边,悄无声息的那种,一点脚步声她都没听到也没感受到。

  被吓得向后退了退,她立马抱住了胸口,防贼一般盯着前边的几个人。

  看到女人那个样子,后边的顾源已经不屑地移过了视线。

  这女人,还真是自恋,就她那一马平川,还不如人家小屁孩呢。

  下意识的动作,女人似是也觉得自己的反应过激了,立马放下护着胸的手臂,垂于身侧。

  双手半插于兜。

  看起来又是之前那副谁也不怕,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的样子了。

  只是,眼神,比起之前的凌冽不屑下降了不少幅度。

  稳住身形,女人笔直站好,“你们说了这么多,不就是觉得我不公平,没有让你们的节目通过吗?干嘛弄得这么麻烦。

  我不是也说了,你们要是真想上,重新排一个节目嘛……

  噢,对了。”女人拍掌,表现得无辜极了,“时间可能不够了豁?

  但不是还有另一个方法吗?跟别的节目一起上呀,给你们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把握?不知道我已经仁至义尽了吗?

  我这么忙,还操心你们的事,还给你们提出了方法。

  请注意啊,是你们自己不用,自己不愿意,自己不把握住机会,现在干嘛?

  来找我的麻烦?还带人来找我的麻烦?

  你们还真是出息哟!”顿了那么久。

  女人似是酝酿好了,一下子噼哩叭啦说了一大堆。

  说完的一瞬间吐了一口气,得意扬扬地看着前边的人,似是已经赢了。

  只是,这么经典的名场面,她本以为前边的人应该已经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定睛一看,却看到,前边那个女人压根就没有看她,而是在看手机!?

  女人显然气得想要发作,这时,顾朝阳抬起了头,随之举起的,还有她的手机。

  “这是这里的节目通过率,经济系的节目,不,应该说是你们班的节目,百分之百,全部通过。

  剩下进了的节目,其他班的其他系的,表演的效果怎么样,你很清楚,反正也没什么有竞争力的。

  有竞争力的全部被你毙掉了,不是?”

  看到前边的屏幕。

  没想到前边的人还能做一个分析图,扇形图,柱状图等等,各个数据齐齐列在上边,整齐地像是在做报表。

  更没想到,她还没有公布出去的节目单,就被眼前的人拿到了手。

  费了这么大功夫来找她,让她更觉得前边的人不像是临时起意,倒像是蓄谋已久。

  紧紧握住拳头,女人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紧张,“你到底是谁?你想怎么样!?”

  知道张洁看到了,顾朝阳缓缓放下手机,笑容还是那么炫目、耀眼。

  “我没什么名头,也不指望你会改正什么。

  也许,我就跟你一样,你看不顺眼别的班别的系,而我,看不顺眼你而已。”

  收起脸上的微笑。

  顾朝阳给人的感觉一下子就不一样了。

  张洁只觉得自己现在似是跟一座撬不动的冰山在讲话。

  而她,就是那个开船的人,这座冰山要是不移走,她就会触礁,船毁人亡。

  当然,这只是她的第六感罢了。

  即使第六感已经这么提醒她了。

  她还是不甘心,不就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吗?她还能搞不定吗?

  恶狠狠地抿着唇。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