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19章 福叔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看着男人拿起笔随手在摊开的本子上写了啥,司暮满意地点了点头。

  “喽,给你吧,你们看吧。”电话挂掉,中年男子将本子一转,手背回了身后。

  看着迟迟不走还盯着他看的两人,男人慌张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你们干啥?还这样盯着我干啥?还不走?啥意思?”男人不得不承认,他有点慌了。

  司暮撇了撇嘴,“你先到一边去,电脑借我们用用,应该行的吧?校长?”

  男子示意般地挥手让他让开,他呆愣愣地看了眼自己桌子边不远处的电脑。

  这两个家伙!居然敢对他的电脑虎视眈眈!?

  当然,不管他是怎么想的,身子还是乖乖地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要都坦诚有多坦诚。

  忍得顾朝阳也不免多打量了他几眼。

  果然,这校长老头很听司暮的话。

  虽然她并不清楚原因。

  “教授姐姐,你坐这里。”司暮示意了下电脑前边,也就是中年男子刚刚坐着的老板椅。

  她抬起眸子,再次看了那边站着的校长一眼,还是坐到了椅子上边。

  司暮则乖乖地站在她的旁边,手指灵活地在电脑的前边操作着。

  一点也不像她之前看到的蠢萌蠢萌的小奶狗的样子了。

  登入论坛。

  男子点开了那条置顶的消息。

  先取消了置顶。

  “这真是太过分了。”中年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司暮和顾朝阳的后边。

  肯定也是看到了电脑上的这个内容。

  标题“某大学女教授,靠着年轻,花样百出!”

  上边虽然没有什么证据确凿的图片,也没有那种特别直接的言语说她干了什么。

  但是却就是有一种可以误导别人觉得她是干了什么很严重很严重的事情的感觉。

  这文字功底,不得不说,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将这种犀利的话用在她的身上,那背后的那些人还真是错了。

  “等会,先别急着撤掉。”顾朝阳眯了眯眼睛。

  操作着电脑的男子看了眼顾朝阳,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

  “那你想怎么做?”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毕竟,他最在乎的,最尊重的,还是她的感受。

  女人咧起了嘴角,“当然是……”她的眼神在前边的屏幕上转了转,“这里可不能说。”

  司暮:“……”

  他的脑袋转了转,好吧,校长老头还在这里呢。

  不说就不说吧。

  “行,那有什么要我帮忙的跟我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边说着,视线还边跟着后边的中年男子对视着。

  分明就是在提醒他,不准插手这件事,也不准拿这件事做文章,因为,这件事,他管定了。

  ……

  虽然没有直接把东西删掉,但是取消了置顶,热度肯定还是没有那么高的。

  起码不是那种一进论坛就会看到这条消息的状态了。

  关掉电脑,也不算是没有收获吧。

  ……

  “对了,校长。”女人站起身。

  “嗯?”这回倒是换中年男子疑惑了。

  “季白芷,她应该已经来找过你了吧。

  有件事,我不得不说,如果她再做点什么剧烈运动,可能真的会出事。

  如果你想这个学校好好的,不想惹上什么事情,那就对她好点吧。”

  女人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暗芒,很快消失不见。

  但是,中年男人绝对还是看到了。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威胁他了!

  偏偏,看到女人旁边的司暮,人家要护着她,他就算是想呵斥,也没有胆子了。

  “好了,校长,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走了啊。”司暮拉住了顾朝阳的手腕。

  在中年男人还没有想好怎样不动声色地威胁回去的时候,司暮就已经拉着女人离开并带上了门。

  “砰”的一声,男人的手砸到桌子上,“嘿,小样,还知道威胁我了!?我tmd,我是被威胁长大的嘛!?”

  还在抱怨,听到外边似是开门的声音,男人一个激灵,立马停止了自言自语。

  同时把砸到桌子上疼得不行的手拿起来,“哎呦哎呦”地叫了几句,表情扭曲得不行。

  ……

  才到顾朝阳所属校区,不远处,似是车里,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小姐。”

  女人一个回头,“福叔?你怎么来了?”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那边算是个保姆车,它的车窗还是开着的,里边的男人眯了下眼睛,“要不小姐您还是先进来吧,还有那位小少爷,您要是愿意的话。”男人始终毕恭毕敬。

  顾朝阳点了点头。

  两个人都进了车内。

  “小姐,顾二爷找您的麻烦了是吗?”

  福叔坐在前边的驾驶位上。

  车子已经在缓缓行驶了。

  顾朝阳愣了一下,她没想到,福叔竟然会这么快就知道了。

  她敛了敛眸子,声音有点低,“福叔您怎么知道了?”

  车里的空间本来就大,顾朝阳的话说完,还寂静了好一会儿,越发显得空旷,冷清。

  “小姐,您还记得老爷生前说过的话吗?”

  半响,男人的声音响起。

  似是还带着回声。

  顾朝阳点点头,“记得,当然记得,爷爷的话,我怎么会忘掉。”她自嘲地笑了笑。

  前边的男人点点头,“所以,小姐,您想好了吗?”

  男人的话音落下。

  顾朝阳还坐在后边,没有说话。

  她其实并不想做什么,但是,顾二爷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她。

  她只是脾气好,又不是蠢,也不是没用。

  一次又一次地避让,一次又一次地忍受。

  说她懦弱也好,说她傻也罢,她现在并不想毁了自己的舒适圈,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始终抱着这种想法。

  “福叔,您说的我懂,但是,现在,我觉得还没有那个必要。

  二叔那里,我知道,我会把握好那个度的。”

  顾朝阳转过头,看向外边,车窗外的风景。

  伴着“呼啸”的风声,周围的景象形成一道道缩影,迅速向后退去。

  “噢,对了,这位小少爷,我们家小姐在京大承蒙您的照顾了。”驾驶座上的人没有转过头,但是在前视镜的倒映下,还是能看到男人脸上带着的微笑。

  礼貌又不失亲切。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