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10章 奇葩“塑料”姐妹花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顾朝阳,你,呼,刚刚,说的话,可,可得算数哈!”

  香雪兰气喘吁吁地叉着腰到了顾朝阳的前边。

  这话,更是印证了刚刚那些个裁判的假设。

  没想到,还真真就是这个原因。

  简直是要惊掉她(他)们的大牙呀!

  为一百块钱,可以拼成这个样子!真心佩服!

  要是她(他)们能有这种朋友,两百块钱她(他)们也愿意出呀!

  可惜,顾朝阳可不是那些人。

  只见她悠悠看了前边的人一眼。

  “你刚刚前边跑得那么慢,还想要一百块钱?五十,不能再多了。”

  她抱着胸,微笑面对眼前的人。

  香雪兰乐呵呵的脸上一愣,“你!太过分了吧!”她嘟起嘴,像极了一只炸了毛的猫。

  “诶,别这样啦,你看看你自己,再这样鱼尾纹都出来了,总之,最多五十,爱要不要。”

  顾朝阳再次挑了挑眉。

  要是再讨价还价,她可就真一分也不给了。

  “哼”的一声,香雪兰再次特地叉腰给她看,“五十就五十,我可记住了,你可不能赖账,这儿大家可是都听到了!”

  女人的视线放到了顾朝阳旁边的那些个裁判身上。

  盯得她(他)们心慌慌。

  这对“塑料”姐妹花,她(他)们真的不知道该站在哪一方呀!

  看到香雪兰求助似的看过来,她(他)们只能立马把头低下,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香雪兰看到这场景,整个人都不好了,但是顾朝阳则乐笑了。

  看吧看吧,就连裁判都不帮她。

  接受到顾朝阳的嘲笑,香雪兰撇撇嘴,“哼哼”一声,瞬间委屈了。

  “行了行了,现在就转你。

  收到了吧?”顾朝阳放下手机,再次看向香雪兰,“诶,对了,你不是还有决赛嘛?

  要是决赛表现得好,两百。”她做了个手势比划。

  香雪兰眯了眯眼,“真的?”怀疑的语气,绝对的怀疑。

  这两百,她要是能拿到一百都不错了。

  但是,蚂蚁再小也是肉嘛。

  从顾朝阳那里坑钱,她那叫一个志在必得!

  顾朝阳点头,“当然。”

  至于……

  她到时候会不会挑出什么毛病,那可不好说。

  “好,一言为定!”香雪兰打了个响指。

  那钱,她还就非得不可了呢!

  毫无疑问,这次的初赛,香雪兰就是第一名。

  另一边,顾朝阳还是被司暮拉回了铅球比赛的地方。

  “都说了决赛是改天的嘛,那么着急干嘛?”

  两个人回到沙池一问,初赛比完了,人都走了,亏得司暮还担心,会不会干脆连决赛一起比了。

  直到看到一个走过来的裁判,那裁判,看到顾朝阳,连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

  “咦,那不是?”

  刚出了沙场,快到跑道的地方。

  跑道显然已经是不让人过了。

  上边正在跑八百米。

  而顾朝阳就看到了一个熟人。

  没想到看起来那么文质彬彬,诗书气息的季白芷竟然会去参加八百米。

  只是,可以看出,她的速度很慢,显然是在整个队伍行列的最后。

  四百米长的跑道,她大概才跑了一圈,整个人看起来已经累到了极致。

  “不好!”顾朝阳神色一变,立马向前跨了一步,扶住了差点倒在地上的季白芷。

  “脱虚了,你的体质怎么这么差?”顾朝阳把住了季白芷手上的脉,眯了眯眼。

  季白芷的眼睛半睁半眯的,整个人都是一副使不上劲的样子。

  很快,周围围上来了一群人,将季白芷抬到了医务室。

  人群离去,只留下了顾朝阳和司暮。

  司暮始终是跟着顾朝阳的。

  狭小的病床侧放了一张椅子,顾朝阳就坐在那边,司暮则是站在了顾朝阳的旁边。

  病床上的人脸色苍白得不行,浑身还在冒冷汗。

  即使刚刚已经吃过药了,但是看起来状态还是很不对。

  顾朝阳撑着下巴,看着病床上的人,似是在想些什么。

  “小暮儿,你去我办公室,帮我拿一下我右手边第二个抽地里的黑色小包呗,大概这么大。”

  顾朝阳比划了一下,眼睛老圆老圆,盯着司暮。

  “……”

  他这哪有选择的权利呀……

  点点头,人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医务室里。

  顾朝阳转回头,依旧撑着下巴看向病床上的人。

  季白芷这个,可不是一般的虚脱呢。

  肯定是有什么身体上的缺陷了,不然不会是这样一副样子。

  但是,她肯定知道自己有这种毛病呀,这个这么严重。

  那为什么她还是要参加呢?

  她眯了下眼,想起了第一次和她见面的场景。

  季白芷一个普普通通的助教,按道理是不会和校长有很多接触的,但是,为什么,那天她会在她之前在校长那里呢?

  顾朝阳摸了摸脑袋,撇了撇嘴,有点复杂呀。

  ——

  “教授姐姐,给,你的包。”

  没有多久,司暮就拿了一个黑色的小包回来,立马递给顾朝阳。

  顾朝阳惊了一下,“这么快的嘛?”而且还一点都不喘,这家伙,身体还蛮好的嘛。

  淡定地接过包包。

  她看了眼男子。

  司暮:“嗯?”

  顾朝阳:“你出去呀……

  我给她上点药,要……”她动作示意了一下。

  男子脸上一红,二话不说,立马退出了房间。

  顾朝阳拉上帘子,打开她的黑色小盒子。

  里边瓶瓶罐罐一堆。

  只见她拿出一个白色小广口瓶,又拿出一个绿色小圆瓶,接着拿出一个黑色小瓷瓶,纷纷摆好在前边的小桌子上。

  把盒子往旁边一放。

  她先是打开了白色瓶子,里边似是有凝膏,抹在了女子的太阳穴上。

  而后便打开绿色瓶子,里边是些粉末,倒在了一个小被子里。

  最后,就是小黑瓶了,小黑瓶高高瘦瘦,里边是液体,也倒进了小杯子。

  不知道哪来的银针,一搅拌,粉末很快化开。

  接着又是一个针管,很快将搅好的液体倒入针管里。

  她微微拉开了女子的衣袖,将药品注射了进去。

  ——

  天色渐暗

  外边的黄昏已经出来了。

  顾朝阳再看了眼病床上的女人,女人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