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007章 全校总动员

小说:朝阳姐姐你又掉马了 作者:尘小棠 更新时间:2021-01-13 23:42: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既然打了赌,那就要重视,顾朝阳倒是好,直接将赌约告诉了她的学生。

  搞得那些学生一下子感觉压力就上来了。

  他们既沉浸在自己能够参加大赛,见见世面的好事上。

  又不免担心自己现在这副模样,怎么能够真的取得什么奖项。

  只是,看到顾朝阳那么相信他们的样子,他们也只好加把劲,按着她给的规划,开始筹划比赛。

  ——

  秋渐入骨,很快便到了一年一度的运动会。

  这可不仅仅是学生的运动会,更是全校总动员。

  无论是校长、主任、教授、讲师还是助教等等,全部都会参加。

  顾朝阳也不例外。

  教室外边,顾朝阳刚刚上完一节课,就有一堆人围了过来。

  纷纷朝阳姐姐、朝阳姐姐地叫着。

  明显看得出来,在这么多天的教学下,她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起码,在别人的眼里,她始终都是那个最温柔的老师。

  “朝阳姐姐,你真的也会参加校运会嘛?”一个女生堵在她的前边,眸子亮闪闪地,睁得大大的。

  顾朝阳眨了眨眼,笑着耸耸肩,道:“所有的老师都得参加。”

  “那,朝阳姐姐你参加的啥?我们去给你加油助威呀!”

  几道声音同时响起,一看就是商量好了的。

  顾朝阳抿了抿唇,这个,她还真有点不好意思说,看着前边的人儿好奇地看着她的模样。

  她还是笑了笑,“铅球。”

  果不其然,她刚刚说完,前边的人便都露出了惊诧的表情,眼皮似是也跳了跳,不敢相信得不得了。

  “emmm……

  朝阳姐姐为什么会参加铅球呀……”

  如果此时有表情包,应该就是那个捂着脸尴尬笑的表情包了。

  只见女人的眸子看向上方,似是在想原因,而后又是将视线移下,到了前边的人儿们身上。

  “我可以说我是被分配的嘛?”

  “嗯?

  噢~

  原来是这样,就说嘛,朝阳姐姐这么温柔一个人,怎么可能能扔得动铅球嘛!

  这样就是了,随机分配的那就没办法了。”

  看着前边的学生们那副释然的样子,顾朝阳摸了摸鼻子。

  没错,就是分配的,只是,差不多,是她分配的而已……

  ……

  “教授姐姐?”

  被堆在人群之间的顾朝阳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

  看来是司暮。

  每次她下课,司暮都会来接她,从她第一节课开始,他就一直是这么做的。

  只是之前他一直是在外边等的,这回可能是她出去的晚了,所以他就进来叫了。

  “好了,同学们,我现在要回去了,给我让条路好嘛?”女人微笑,包已经挂到了肩膀上。

  那些个学生们点点头,懵懵的,但是还是乖乖地让开了道。

  女人拉起针织裙摆从高脚椅站到了地面,微微敞开的毛衣散发着丝丝温暖的气息。

  顾朝阳刚出了教室,教室里边还站在原处一脸懵逼的人们纷纷看向了对方。

  “教授姐姐?刚刚是谁叫的?”

  “那个声音好好听啊,好像是一道男声?”

  “难道朝阳姐姐背着我们脱单了?”

  “不是吧?是不是她早就结婚了?”

  ……

  两人倒是走得快,不知道教室里边,关于他们的事情传成了什么样子。

  ——那边

  顾朝阳和司暮走到路上。

  现在司暮已经知道自觉帮顾朝阳提包了,之前还要顾朝阳强迫似的给他。

  现在,他倒是上道了。

  “小暮儿,刚刚怎么突然进来了?之前不是怎么都不愿意进去嘛?”

  顾朝阳说话的语气让司暮觉得自己被冒犯到了,分明就是在调侃。

  男子“咳咳”了声,“实在是在外边等得太久了,就进去看看……”

  他的视线转到顾朝阳身上,两个人的目光正好对上,他又立马转开视线。

  顾朝阳的嘴角一勾,调侃的心思瞬间就起来了。

  “小暮儿?小暮儿?你躲啥呀躲?”顾朝阳背过身,到了司暮的旁边,伸出脑袋去看人家。

  两个人的距离极近。

  男子的耳垂似是红了,“教授姐姐,好了!

  我没有躲,只是,只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我不想给教授姐姐添麻烦。”

  男子别过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顾朝阳默默咬了咬唇,站回了原来的位置。

  看到司暮这个样子,她都不太好意思继续逗他了。

  “咳咳”,“小暮儿,你,那个,额,不用想那么多啊,哪有给我添什么麻烦。”

  女子摸了摸鼻子。

  司暮,作为一个助教,其实自己也是有课的,只是,主要还是作为顾朝阳的助教。

  不过,他这助教确实还是做得尽职尽责,起码,其他的助教,还真没有这种还会去接教授的。

  当然,顾朝阳并不知道,她也是刚刚开始当的教授,之前也没啥经验。

  顾朝阳拉着司暮,两个人还是慢悠悠地回到了办公室。

  ……

  “朝阳朝阳朝阳!”两人才到门口,里边就传来了一道声音,越来越近。

  香雪兰飞跑过来,看到顾朝阳拉着司暮似是顿了下,然后立马将两人的手分开,拉住了顾朝阳。

  “怎么了啊,老阿姨?慌里慌张?”

  顾朝阳无奈笑笑,司暮则乖巧地站到了后边,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默默背到了身后。

  香雪兰拉着顾朝阳向她的座位处去。

  其实香雪兰和顾朝阳并不是同一个办公室,毕竟所教院系不同。

  但是她还是时常会到顾朝阳这里,只是,这几天她似是有点忙,这还是这几天她第一次过来。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会欢迎她,毕竟,她这一过来绝对是有什么事。

  “诶呀,朝阳,看到我过来你难道不应该高兴一下嘛?我这几天可一直都没有过来呢?你就不想我?

  我可是想念你想念得紧呢!”

  两人坐下后,香雪兰才看到顾朝阳那生无可恋的表情,只见她眨巴眨巴了眼睛,露出一副很真诚的表情。

  顾朝阳:“……”

  信她就有鬼了,这个家伙,说话倒是很会说,可惜,就是几乎不可信。

  “咳咳,直接说吧,找我什么事?”

  顾朝阳歪了歪脑袋,笑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