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88章:行九十九州,见阎浮大阵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悠悠轻语,平静淡漠,似自人之心底而生,回荡于天地之间,飘渺无尽,不可阻拦……

  “慧眼灵骨,道胎天成,你,很不错。”

  这声音初听只似一个少年人,但细听下去,却又能感受到其内所蕴含着的世事沧桑之变幻。

  因此,在这一刻,柳源、洪星二人心中瞬间狂跳,下意识的向着声音来源看去。

  与此同时,在他们心灵深处却已然不可置信地意识到——自己二人此番却是眼拙了,恐怕师妹先前所跪拜的,还真、就是一尊大神!

  相较之于大堂内四处升腾的沉沉阴气,那道衣乌发,身形修长的年轻道士所立足之所,却不染半分阴邪。

  年轻道士的目光既似一面天镜,又如一汪清澈见底的湖水,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唯一缕淡漠而细微的意志接天连地……

  那一瞬间,江婉儿、柳源以及洪星三人,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莫名之感——此时他们所仰望的,看似只是一个年轻道士,

  实则在其单薄的躯体背后,却蕴藏着一片亘古而存的浩瀚星空,古老且静谧。

  只是,群星虽璀璨,银河虽无疆,可漫天光影,却尽不及眼前那个道士的风姿绝世!

  此刻,道士的眸光,正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清丽少女,他的右手食指,则……随意一指那铜甲妖尸。

  砰!

  还未到一个呼吸的功夫,先前狰狞喧嚣、一巴掌拍飞一个先天武师、恐怖如魔神般的铜甲妖尸,

  此刻便已然被一道黑白光线所束缚,紧接着,甚至被其上那渐渐燃起的神焰、给倾刻间焚成了漫空飞扬的尘灰!

  无言,无语,却自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仿佛凝固了空间般,令得此地一片默然,甚至是……死寂!

  无论是那张着嘴,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柳源、洪星二人;还是那颤微微的、似乎要从那被轰穿的墙壁之中站起的徐叔……

  此刻皆如琥珀中的虫兽蝼蚁,欲语难言,欲行无力!

  “我……婉儿”

  额间隐现血迹,脸色惨白的江婉儿,在此刻却像是忽地想起了什么,随即勉力撑开叶凝故意露出的那一丝恐怖气势,

  咬牙道出了自己的谢意。

  “谢……前辈,救命大恩!”

  “天心人心,天意我意,我所救者,唯自救者而已。你无需谢我,救你的是你自己。”

  叶凝的声音很平淡,但他下一刻的举措,却绝不平淡!

  “试试这把剑。”

  叶凝向腰下一抹,一柄呈四方之形、剑身之上,有星纹罗列的古朴长剑,便突兀的划过空间、显现于少女眼前。

  仔细看上去,那柄长剑之上似乎有着无数的黑色洞口在流动,仿佛能吞噬一切。

  少女刚定神细看长剑,便听见了一声长剑出鞘之音。

  噌!

  拔剑之声清脆空灵,然此剑一出却好似冻结了时间一般,此时的这正气山庄内,徐叔三人虽不再被叶凝的气势所压迫,

  但却仿佛连每个念头的闪动,都在此剑下,被彻底停止了!

  “前……前,辈!”

  江婉儿一怔,此时的她同样受到了那柄剑所带来的压迫,虽不及徐叔三人所受之深,可却一样的……寸步难行!

  “握住它,你就是我太上道当代圣女。”

  年轻道士的声音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淡漠,他的眸光于此刻,更是渐渐染上了一层漠视一切、忘却一切的韵味。

  周遭的空气,霎时变得冰冷起来。

  呼呼呼!

  本来诡异森冷的阴风,此刻却渐渐荡漾起了重重肃杀之意,如秋刀横扫、激起彻骨深寒,令少女周身寒毛、根根倒竖!

  正值二八年华的少女,心里无端被这股冷冽的气息冲击,整个人的脑海中、霎时升腾起了一幕幕流光般的虚影。

  尸妖纵横,血肉模糊……

  此时在她的眼中,叶凝自一开始便不存在。

  因此,当尸妖自午夜醒来之时,狂性大发,第一个所吞食的自然是那儒衣男子。可紧随其后的,他们几个却同样也没能逃过!

  柳源、洪星拉着她,不过刚逃出正气山庄,在她回望之时,被打得血肉模煳的徐叔、便已然成了那狰狞的铜甲尸妖口中血食。

  很快,吞吃了徐叔后的尸妖再临,为了自己的生命计,最终,洪星放弃了她,一个人压榨生命、施展一门邪法舍命挣逃。

  反倒是平日小有摩擦斗气的柳源,在那一刻选择断后,为了她拖延时间……

  只是……

  死了,全都死了!

  她仿佛听到了徐叔死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让自己三人逃跑的吼叫,看到了柳源最后留给她的、那一抹温柔的目光……

  还有,还有在自己不远处,被铜甲妖尸一分为二的洪星身上传出的腐臭血腥之味,甚至是被一口吞食的自己……

  咔嚓咔嚓的骨骼爆裂之声,血肉殛爆之响……以及,无边无际的痛苦……

  痛、痛~痛……

  不……

  我不想死!

  顺着那冰寒刺骨、极速涌入周身五脏六腑、四梢七窍的气流,如失神一般愣在原地的江婉儿,猛然咬牙回神。

  品味着唇舌间隐隐泛起的铁锈腥味,不过二八年华的少女,眸中却蓦然一厉……

  “噌!”

  下一瞬间,她猛地踏前一步伸出手,死死的握向了那把代表着自己生机所在的‘天道封魔剑’!

  “我不甘心……”

  强烈的意念,在这一刻将她的一切敬畏、所有顾虑,全然打消。

  铜质的长剑,就这么被她彻底握在手中,并且似乎被其内的意志引动,开始涌现出那股沉寂了百年的恐怖力量。

  轰轰轰轰!

  如大江长河一般的浩瀚力量倒涌入体内,冲的少女周身骨骼、肌脉寸寸崩裂,甚至仿佛要生生将她撑爆于此……

  感受着一波又一波的力量与痛苦,少女咬着牙,忍着痛,清丽的面庞上逐渐浮起了一丝坚决。

  下一刻,她死死的抓着手中的长剑,悍然挥去!

  轰~~~

  无边的伟岸力量划破长空,原本被冻结的世界,此刻在那一剑之下又开始了运转,漫天的尘埃以及世界都逐渐变得鲜活了起来……

  轰!!!

  长剑所向,正气山庄左向之一切残砖破瓦,此刻通通灰飞烟灭,甚至连大地都露出了一道深不见底的狰狞伤疤!

  “很好!”

  注视着少女凌厉中仍然带着些许茫然无措的眸子,叶凝淡淡的如是道,“自即日开始,你,江婉儿,便为我太上道当代圣女……”

  …………

  待第一缕阳光划破长空,朝阳紫气驱散正气山庄内的阴邪,效仿第三世天墉城之传承,给江婉儿留了一道传承烙印后,

  仅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家宗门之历史以及驻地所在的、不负责任的新任‘老师’——叶凝,便再次踏上了道途。

  天州、地州、玄州、黄州、宇州、宙州……一个个大州被叶凝以肉脚丈量,而每过一州,他便会去寻当地的大派、强者论道。

  凭借着太上道的声势,以及他自身深不可测的修为、威势,一路走来,诸子百圣之传承,当代强者之道法,尽入叶凝之彀中矣!

  这一路走来,他见识了气血磅礴的一代武圣,也曾与精通风水大道、斩大龙夺天数以成鬼仙之道的诸圣后人论法……

  甚至还见识过修七情六欲的桃神道传承,乃至于诸多绝世妖王,还有,还有妙笔生花,以文字化蜉蝣天地的小说家高人……

  神道、医道、七情六欲道、自然道、天人道、符道、阵道……

  甚至在未来三百年鸿运的大气运下,一处处尘封已久的前人洞府,古代神藏,甚至是一株株大药,一种种神铜仙铁,道书玉录……

  尽皆有选择的,或是被叶凝收入囊中,或仅仅品阅欣赏一番,并不取走,而是继续留在有缘。

  种种大道,种种道理,种种神藏,一路走来,叶凝收获颇丰,精神与心灵在不断的缓慢蜕变。

  不过论修为却还是没有本质上的提升,毕竟,他的几世积蓄实在太过雄厚了,哪怕到了如今,也依旧未曾完全耗尽!

  于他而言,除非大境界的突破……仅小境界的蜕变,根本无法为他增长多少气血法力。

  旬月一州,转眼之间,九十九州已经快要被叶凝走完。

  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各处地势一一存于叶凝心间,他开始以自己那庞大的元神之力,用推演之法去分析,参详,领悟……

  推算那九十九州地形图与人体穴窍的奥秘!

  渐渐的,在无尽的推算之后,九十九州的形状的奥秘,一条一条的被演算了出来了,

  千丝万缕,种种猜测汇聚成了一条庞大的思维河流,在太极元神之中不变变幻着。

  一个又一个大窍的凝练之法开始被他一一了悟,而随着他不断的明悟,他自身与神州大地的联系也逐渐变得越发的深刻。

  他体内的那一千一百九十七窍在此时不断的颤抖律动,构成他肉身的每一个气血微粒也在不断的与神州大地交换着信息。

  这是真正的天人合一,以周身大窍,以身体的每一个微粒与天地律动,而随着最后一窍的明悟……他与神州大地的联系……

  渐渐的,也臻至了绝巅!

  若是落于大地之上,他甚至可以轻易的使得地龙翻身,神峰移位,沧海化桑田,而他本身却不耗半点力量。

  而在他的感应之中,在他的体外,如今那九十九个穴窍的雏形已然出现。

  这九十九窍是他那强悍无比的肉身气血之力、鬼仙神魂之力与九十九州的地脉之力碰撞而来,这是自碰撞之中诞生的造化!

  “难怪九十九窍必须同时凝练,精神若是不同时明悟这九十九窍,也无从炼起!”

  真正洞彻了九十九窍的奥秘后,对于此方世界武道的最后一步修行,叶凝已然彻底了然。

  能感应到那九十九窍,他破入粉碎真空的境界已经没有了任何困难。

  如果他现在愿意舍弃神魂,直接将神魂念头炼入肉身之中,转化为精气,他甚至可以直接达到粉碎真空的至境。

  只是……他好不容易才将神魂修行到九劫的程度,自然不会做出舍弃神魂的蠢事!

  “想要同时成就阳神与粉碎真空的至境,我还需要难以计量的天地精华!”

  感应着体内的空虚,叶凝低声呢喃。他现在欠缺的只是能量,只要能量足够,他甚至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瞬间成就两道。

  “若是自然积累,我至少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抽取天地精华,才能完成力量的积蓄!”

  “这有些慢了!”

  “仅仅苦修,必然进境缓慢,正如后世的易子吞天噬地,七年成道,想要减少这种时间上的积累,必然便须要借助外力。”

  一个又一个念头在他心中转过,他不断思考着解决之法。

  “神风国,恐怖神王?还有……”

  豁然抬头的叶凝,似笑非笑的凝视着眼前虚空,凭借着先前天人合一时的感应以及自己那强大的神魂心灵之力,

  隐隐锁定着那一道带着极寒之力的冲天龙气,嘴巴里则一字一句的吐出四个大字——“龙之墓地!”

  所谓莫道龙王无宝,就和凤凰不落无宝之地一样,龙族多宝也是出了名的,连刚出道的孙猴子都知道,其名声之大可想而知。

  龙墓,顾名思义就是龙族最后的埋骨之地,和象冢一样。

  生死之间,自有大恐怖。

  所以,对于生死之事,不论哪个种族都很是看重。

  陪葬风俗就因此而生。有的甚至用生灵来陪葬,极为血腥邪恶。

  龙族倒不至于如此,但是他们身前爱宝,死后,自然也二笔与宝长眠。

  因此,龙墓之中除了龙族的尸体之外,还有诸多陪葬的至宝。

  若是能将之纳入囊中,必然可大大削减叶凝的积累时间!

  ……

  和九渊神域一样,太古龙墓也潜藏在虚空乱流之中。

  这虚空乱流其实就是一个放大版的刹那迷宫,只是没有那么危险,没有那么变化迅速罢了。当然,这些都是相对而言的。

  凭借着与大千世界合一时所带来的隐约感应与对龙气的了解,叶凝仅心里大致的锁定了一下方向,便径直向着虚空乱流飞去。

  这虚空乱流,比起大千世界的海外莽荒都要大得多,完全没有尽头。

  一会儿是变幻莫测的陨石群,一会儿是星光之力凝聚成的光山雾海,一会儿是大型黑洞隧道,散发出强大的吸引之力,

  谁也不知道隧道的另一头又是什么模样。

  一会儿又是悬浮在太空之中的巨大汪洋,还有足足方圆几十里,上百里的巨大土地。不过上面极为荒凉,没有植物,更没有动物……

  这虚空乱流无边无际,有无数世界隐藏在其中,因此,相较之而言,整个虚空乱流就是一个巨大的藏宝库!

  大周太祖曾留神藏于其中,九渊神域在这里,太古龙墓同样也在这里!

  而在虚空乱流的尽头,就是神秘莫测的天外天。不过很少有人知道在哪里,便是一般的造物主都不知道。

  委实是这虚空乱流虽然不像刹那迷宫那样,但是进入其中,兜兜转转,也很容易迷失方向,就更不用说找到尽头了。

  叶凝毕竟不知准确方位,因此他率先去探索了一下大周太祖留下来的、或者说是太古天空道留下来的神藏。

  再以此为原点,向自己锁定之处四下探索,足足花费了将近一年的功夫,他才远远的看到那片太古龙墓外围的混乱星海。

  那星海之中有一团团极其厚重的鳞片状云团,云团中央,则是一个个足足有百里方圆,好像海中漩涡一般的漆黑隧道,

  在不停地旋转着……

  “吞噬、旋转、转化、阴阳、风雷、九宫……好一方大阵,难怪能用来镇守龙墓,不差,不差!”

  立身于星海之外,叶凝静静的看着那一个个漩涡黑洞旋转,闪动时所爆发出的让人如临大敌的动静,气息,口中不由啧啧称赞。

  那遍及大阵每一处所在的呜呜风声,简直要将人的灵魂念头从身体之中强行抽出来,

  绝不亚于魔道,妖道高手的摄魂魔音之类的神通术法!

  这是一方上古神阵,唤做阎浮大阵,是龙族的一门看家阵法。

  此阵法笼罩内的方圆百里,哪怕无人主持,可就算是六次雷劫的高手也难以进入中心,甚至可以灭杀造物主级的存在!

  在太古之时,这门阵法曾大放异彩——当年,盘皇要统一天州,建立皇朝,成就九九至尊,这自然就触及到了其他种族的利益。

  于是有龙一族,奋起反抗,诸多高手联手布置下阎浮大阵,抗拒盘皇大军。

  一战之下,却是让盘皇损兵折将,便是手下的三大元帅都被斩杀!

  此阵之凶残由此可见一斑。

  只可惜,神通不敌天数。

  龙族看不清大势,做出头蛇打盘皇的脸,盘皇虽然仁义,但在这种时候自然不会空谈慈悲。

  因此,他亲自出手破开大阵,杀鸡儆猴,便是龙族始祖都被他擒拿,抽筋扒皮,炼制成了皇天始龙铠,其余龙族更是不用多说。

  自此之后,龙族算是彻底的一蹶不振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