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87章:圣女将出,黑白神火焚尸妖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福生无量天尊,多谢道长提醒。”

  与那年轻男子同行的三人中,另一名身着赤红劲服、腰悬紫铜战刀的男子单手合十,先是长诵了一声道号,随即方才缓缓言道:

  “我等四人虽然修为微末,但也已经跨入武道之门,区区魑魅魍魉,却是不在吾辈眼中……

  不过道长言此地闹鬼,还死了不少法师,想来也是所言非虚……不知,道长可否为我等讲解一二?

  若弄清前因后果,说不得我们还能在英叔的带领下,为这兰若镇除去此祸!”

  腰悬紫铜战刀的年轻男子柳源此言一出,不止是一直隐隐位于四人众之中心的那名清丽少女,

  便是那一直不停打量着这间大殿与叶凝的中年粗豪男子,此时亦是不由认真的移过目光。

  “……”

  “柳源你……”你什么意思?!

  叶凝还未开口,那自寻死路般坐在尸妖之棺上的儒衣男子、便仿佛被踩了尾巴般跳将起来,黑着脸一面暗暗看向那清丽女子,

  一面却是道:“这世间哪有什么鬼怪?有的不过是妖魔邪秽而已!柳源你是被吓破胆了么?

  堂堂天风刀客,居然也会问出这种大失水准的话……就算你要问,问这个鶸鸡小道士有什么用?还不如自己小心点、做好准备!”

  口中冷声喝斥之余,他转首又向那清丽少女露出自以为最完美的笑容,温和而不乏傲气的道,

  “婉儿你放心,为兄所修的乾阳神光,相传乃是出自圣人手下,无论是妖魔也好,鬼怪也罢……

  在我玄阳神光下,所有邪秽,都必将化为尘埃土灰!”

  “哦……”

  那清丽少女似是深知年轻男子之心性,因此只是含糊的应了一声后便懒得理他,反而带着三分好奇的悄悄看向叶凝——

  虽然同伴甚至是那“英叔”,其实都并未将眼前的小道士放在眼中,因此说起话来往往带着些许命令之意。

  可不知为何,那少女却模糊的觉得,眼前这小道士似乎并非是如同伴所言的那般‘潺弱’,反而隐隐令她有种高山仰止之感……

  模糊而朦胧的崇高与现实所表露出来的弱小……

  这令少女一时半会间不禁对眼前的道士起了几分兴趣,当即,她歪着头,兴致勃勃的撑起手,准备认真倾听对方的话语。

  “这里确实有些诡异,先勿论这殿中的八座横棺与诸多符咒……但观此处那邪秽之气阴寒迫人,便可知这正气山庄实非善土!”

  此刻。

  “英叔”狠狠的瞪了一眼那刚从石棺上跳起的年轻男子,随即沉声道,“只是不知此地之祸患究竟为何?还望道长能够不吝赐教!”

  “且观这正气山庄之中的诸多槐树,便可知此地必有有心之人布下过邪法,否则,又岂会有人在自家山庄之中遍植如此狰狞的槐林?”

  半倚靠于一根木柱之间,眼眸似闭微闭,全然不将身前几人之注视放在心上的叶凝淡淡道,“槐者,木鬼也,性属阴,

  通鬼气,自古便是阴邪极为喜爱的一种灵植……”

  话音未落,语调渐稀……

  叶凝已昏昏然顺应天时,渐渐陷入了酣睡。

  其一呼一吸之间,仿佛与天地的呼吸和而为一,与天地的脉动结合在了一起,颇有种合乎自然之妙感。

  庄园外,阴风阵阵;篝火旁,道士横睡。

  而在那英叔徐英带领下的三男一女五人组,此时随着叶凝的话语,却是不由狐疑的思索起了自己等人这一路行来的种种异状……

  阴森、寒气彻骨、恍如死地一般不见任何生命与声音……

  观这正气山庄……

  先前还不觉得什么,可此刻看来,似乎……还真有些不对!

  几人心中先后冒出这一想法之时,顿时在寒毛倒竖之余,不由面面相觑。

  隐约间,他们似乎能感应到、这附近的黑暗中就隐藏着一头头凶兽,此时正面目狰狞的看着他们,张大嘴巴,垂涎欲滴!

  “或许这正气山庄内确实有过什么邪修做法,但我绝不认为此地还会有什么危险——”

  就在殿内一片静默,几人背生寒气之时,先前端坐于那尸妖之棺上的儒衣修士,此刻却僵着脸、竭力反驳。

  “至少,连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道士敢在这里住,我们堂堂武者,还有英叔这位先天宗师在后,又有何惧?”

  按经验而言,他此话倒也非虚,毕竟观叶凝之周身,手上无茧,体格不壮,双眸无神,说话无力,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修士……

  反观他们一行五人,英叔徐英乃是先天宗师,而他们五个也早已练骨有成,既然那叶凝既清楚这里的诡秘,又敢住在这里,

  那么想来——此处即便是有危险,应该也不会太大……

  按“常理”而言确实是如此,只可惜,似叶凝这般大修士,却是远在寻常人所谓的常理与经验之外!

  “小炎这话确实有理,不过——该谨慎、该防备的,你们却是万万不能大意。”

  粗豪男子徐英再次扫了几眼大堂中心的八座横棺、堂外那长相狰狞的几株槐树,见这一切并无异状后方才微松了一口气,

  随即,他却仍旧细细嘱咐那四名年轻男女,今夜需小心谨慎,万不可轻忽大意。

  四人——包括那心高气傲的儒衣男子在内,自然轰然应是。

  那英叔见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让几人各自寻个位置休息,

  其自身则是寻了一根柱子,半倚半立,双眸似眯微眯,右手则紧紧的握住腰上悬挂着的那三尺青锋之剑柄……

  …………

  韶光流淌,阴风阵阵吹拂,待到子时将尽,万籁无声之时,

  一直小心翼翼地有所戒备的几人,此刻在那无声无息间随着夜幕降临而来、一缕缕如雾如粒子般的黑雾下,却仍是不由沉沉睡去……

  其余诸人自有祸福,且先不谈,先言那最终选择坐在石棺前打坐的儒衣男子。

  此时随着夜色深沉,天气垂落一点杀破狼三星之凶光,引动此间因随叶凝之到来而被镇压的尸气。

  只刹那间,自那尸妖之棺内狂涌而出的尸气,简直便如水起云涌一般迅速缠绕于那儒衣男子之身上,叫他神智昏庸,四肢无力……

  与此同时,那愈发高炽的心魔、更是令他失声惊叫了一声后,浑浑噩噩的首个自昏睡中醒来!

  “嗡嗡~~~”

  在昏昏然将要醒来的刹那,其后方之石棺瞬间自然分裂,下一刻,一头裹挟着滚滚阴秽与尸气的尸妖,此刻豁然出世!

  将醒未醒的儒衣男子在这一刻、在他的梦中,隐约见到了一幕幕无比诡异的景象——

  死云如墨,尸山延绵。

  阴风中仿佛有如潮如海的鬼魂恸哭,森寒灭绝的死息滚滚扩散开来,将其席卷于正中,不断吞噬他的生命、精力……

  “这……这是什么?”

  在无尽的阴森、惊骇与恐惧下,那满头大汗的儒衣男子豁然睁开眼眸,自梦中醒来,第一眼便将那狰狞可怖的尸妖映入眸中!

  五官平整如镜,四肢粗大,骨骼狰狞,遍身尸毒,其体表恍若有金铜覆盖,隐泛黄光……

  此时自其从石棺中出来不过短短数个呼吸间,那高大的尸妖,直似被吹涨的浮肿气球一般,只眨眼间,其之身形便暴涨到三米有余……

  不过,似乎是因为许久都没有得到充足的血食补充,因此,相较之余其高大的骨架与被吹涨的皮肤,这尸妖体表,隐现嶙峋!

  “啊……”

  一声惊呼尚未停止,那尸妖便迅猛如风的向前一扑,不过刹那光景,石棺前便只剩下了几滴残血——

  那儒衣男子,却是已经被那尸妖彻底吞食!

  其最后残存下来的,大概便是那如猛兽咀嚼骨肉般“咔咔咔”的闷响,以那那狰狞的獠牙间,交织于残白之上的猩红!

  在嚼食了一个气血浑厚的炼骨武者后,稍微补充了一点精血的尸妖立时仰天闷哮,其周身竟是根根生出寸寸骨刺、肉鳞……

  直似浑身披甲!

  “铜甲尸?”

  尸妖出棺后的浓郁尸气与那儒衣男子死时的惨叫声,直如一柄利刃划破夜空,很快便惊醒了大堂内的所有人。

  从石棺中出世、首度饮血的尸妖仰天咆哮,庞大的气势震慑八方,从睡梦中惊醒的四人骇然发现自己心神震动,

  一种难言的威压差点无声无息的碾碎了自己等人的灵魂!

  这一刻,四人中年纪最大、功夫最高的唯一一个先天宗师“徐英”,眸底亦不自觉地流露出深深的骇然与忌惮,甚至是……恐惧!

  如此恐怖的滔天尸气,恍若铜甲一般的皮肤……

  这必然是一头铜甲妖尸,此尸妖的实力之强,只怕还要胜过当初他在圜城外惊鸿一瞥的那名炼髓大宗师!

  轰~~~

  刚出棺,暂时还未诞生出灵智的铜甲尸,在嚼食了先前那儒衣男子后,紧接着,又盯上了隐隐与其相对峙的那“英叔”,徐英!

  轰隆隆~~~

  此刻,那铜甲尸大步向前。

  其每一步踏下都如地龙翻身般,四处一阵地煞翻涌,阴气晃荡,整个山头因之而晃动不止,轰隆隆地呼啸之声、滚滚如雷!

  这片养尸地的庞大阴气却已犹如怒海翻江一般,围绕着铜甲尸汇成一个巨大漩涡,又一波又一波朝着四面喷涌激荡!

  “柳源、洪星,快带婉儿走!”

  青筋毕露,五指‘咔嚓、咔嚓’做响的紧紧握着青锋剑柄,面色凝重如铁的徐英,此刻无声无息的将其自鞘中抽出,

  随即方才聚音成线,厉声向着身后仿佛被吓呆的三人喝道。

  这样的气势,这样的敌人……纵然他乃是一尊先天宗师,可在这头尸妖面前,却也没有半分胜算。

  甚至,若不立刻逃走,

  只怕他们都将会成为那头尸妖的一顿饱餐!

  “乾阳,乾阳!天下大光!”

  徐英深吸了一口气,彻底摒除心中的恐惧、担忧之类的负面情绪,其一双虎眸于此刻,竟隐隐泛起淡淡金光!

  轰~~~

  劲服鼓荡,猎猎生风,周身骨骼并着浑身气血,于此刻更是齐齐震荡,由嫣红凝练为金红,通通被贯彻于那三尺青锋之上。

  斩!!!

  一声无言怒喝,自徐英胸中不断回荡,却含而不发,唯有一柄带着无尽锋芒的剑,此刻蓦然绽放出无穷神光。

  似朝阳初升之霞光,又仿佛日当正午之时的大日金芒。

  在这一刻,在这间黑暗下满是阴秽尸气大堂内,如朝阳初升,一点霞光照破万古阴冥,强行驱散无尽阴秽邪气。

  一切颜色、气味、声音等在这一刻齐齐失去了色彩,唯有一道炫目的辉光刺得人两眼通红,却也荡去了无边森冥。

  “走!!”

  伴着金光长剑一路前行的,是徐辉留给那柳源三人那最后的坚毅面容与一声怒吼。

  “婉儿……”

  “婉儿……快走!”

  仿佛如梦初醒一般,

  面色发白的三人终于回过神来,当即,柳源、洪星二人毫不犹豫的一人伸出一只手,拉着那“婉儿”,便要疾速向外奔逃。

  “等一下。”

  柳、洪二人拉着那名为婉儿的少女刚要奔逃,

  少女便突然挣开了他们的手,迅速跃至另一边倚着柱子、仿佛还在沉睡的年轻道人身旁。

  “醒醒、醒醒……出大事了!闹鬼了!快起来、快逃!”

  眼皮微颤……

  旋即,站在叶凝正前方的少女,面对面的,恍惚间似乎看清了对方的眼神……

  那是一种何其平淡的眼神啊,如冰似雪、漠然如神明,却决然不似凡间生灵!

  在那双眼睛里面,少女几乎看不到半分色彩,也找不到丝毫身为人类应有的感情。

  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在此人的眼中,无论是妖魔还是人类,不分贵贱,不论亲疏,在他眼中都如刍狗、草芥一般……

  没有任何区别!

  那样的眼神,那样的心境,少女于心胆俱寒之余,忽然明了,自己先前的感应非虚,眼前这看似羸弱不堪的俊朗小道士,

  实则,却切切实实的是一尊过江猛龙!

  “婉儿,快过来!”

  傻了眼似的看着清丽少女、将那名小道士从沉睡中摇醒,柳源、洪星二人于心下微微酸涩之余,口中却是焦急的连连呼唤。

  “再不走,真的就来不及了!”

  “过来!”

  ......

  轰~~~

  刚破棺而出的金甲尸虽然实力同样非浅,但却不够灵活,至少,在面对徐英的攻击中,他便无力闪避,只能硬生生的扛下了那一击!

  乾阳金光,阴秽尸气,三尺长剑之锋芒,恍若铜甲般的皮肤与铁铸骨骼……

  诸般力量汇聚交锋之处,正位于那铜甲尸之眉心正中!

  起先,光芒最盛的当属于徐英所斩出的那恍若大日金光般的一剑,但当那一剑落在铜甲尸眉心之时,光芒立时收敛。

  那青黑色的尸气简直便如污泥一般,物大日金光极度相克,使得二者在此刻、简直便如岩浆一般噼里啪啦的炸个不停!

  只是,无论怎么炸,徐英所挥出的那一道金光长剑,都始终无法钉入金甲尸之额骨,只能为其带来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疤。

  重伤,倒不至于。

  但那本就灵智不全的铜甲尸,却显然是因之大怒!

  呼~~~

  那不断膨胀的青黑色手掌,带着蜿蜒而出、好似匕首一般的指甲,此刻于其一巴掌拍下之时,却是浑然不见先前的僵硬与缓慢。

  反而显得极度的迅猛与快捷!

  轰~~~

  毫无疑问。

  那先天宗师徐英连人带剑的,被那铜甲尸的一巴掌、给深深拍入了某座石棺深处!

  “英叔~~~”

  已经逃出大堂,此刻正在堂外焦急呼唤清丽少女“婉儿”的柳源、洪星二人见此一幕,瞬息间声音一哑,周身汗如雨下。

  英叔,就这么输了???

  连身为先天宗师的英叔都不是那铜甲尸的一合之敌,那他们几个,岂不是就要成为那铜甲尸一口一个的食粮?

  ……

  “金华府江婉儿拜见前辈!”

  名为江婉儿的少女,强忍着被那双淡漠如天道般的眸光所盯着的不适之感,她“扑通”一声,便果断无比的径直跪伏在地。

  “前辈,妖尸为祸,残害苍生,求您救我等一命,我四人生当衔草、死亦结环,必报前辈救命大恩!”

  叶凝眸光清淡的看着她,似乎……完全不为所动。

  感应着那股渐渐逼近而来、却仿佛并为看到叶凝,而仅仅只是盯向她的阴尸之气,少女面色一白,“咚、咚、咚……”

  虽还未弄明白叶凝究竟能否从那金甲尸手中救她,但那江婉儿见到了一丝希望,便丝毫不愿放弃,

  当即,她竟是毫不犹豫的向着叶凝连连叩首!

  咚,咚,咚……

  一下又一下,声声入耳,显然叩的极重!

  “婉、婉儿,你在做什么?”

  堂外的柳源、洪星刚自对金甲尸的恐惧中醒来,便又看到自家一向最疼爱的是师妹跪伏在地上,重重的向着那年轻道士连连叩首。

  二人一懵,此刻简直有些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紧接着,当他们回过神来之时,倾刻便又是大怒。

  “求前辈救命!”

  江婉儿、柳源、洪星三人本就相识甚深、彼此颇为了解。

  是故,还不待柳洪二人开口,她便抢先一步开口,既向叶凝求救,又像疑神疑鬼的柳、洪二人直示自身之意。

  “慧眼灵骨,道胎天成,你,很不错。”

  叶凝平静的看着眼前不断的叩首的清丽少女,其一向清淡的目光中,此时竟是少见的泛起了一丝波澜。

  能在他有意收敛之时,还能隐约察觉到他的不凡……

  这少女无论毅力、灵觉还是资质、气运,俱是上上之选,倒是有资格拜入他太上道之门下……

  思及此处,叶凝随手一指。

  一点幽邃黑光与一缕澄净白芒如龙蛇弯延一般,

  不断盘旋交缠而上,化作一根遁破长空的“捆仙绳”,只倾刻间,便将那体态壮硕的铜甲尸,紧紧束缚于原地。

  下一刻,焰光一闪。

  一朵黑白神焰便渐渐自那“捆仙绳”之上燃起。

  此火之温度本并不算高,但落在那铜甲尸之上,却直似落在汽油之上般,于呼吸间不断蔓延、迅猛狂烧……

  只一时三刻之后,那刚刚还狰狞如魔神一般的金甲尸,此时却已然在那黑白神焰之下,彻底被焚为灰烬尘埃!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