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86章:乾州山庄曰正气,夜尸爬棺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风硕硕,良辰美景空过。

  不知何时,恍若失了魂般兀自立于原地不动的竹幼幽,此刻蓦然回神,眸中再不见往昔的风流与轻薄。

  其一开口,便尽显那饱经世事的深邃与沧桑智慧。

  “竹幼幽,拜见道主!”

  话语干净利落,不存在催眠又或玩弄记忆,躬身长拜的竹幼幽,此刻显得非常的清醒,真挚,甚至是诚恳!

  幻梦轮回,三十三遍人生……

  即便叶凝之本义并非度化,竹幼幽也只是个添头。

  可此时的她,在亲身体会了叶凝之伟力后,在那一劫又一劫的轮回转换下,终究还是无法守住自我,在敬畏,在恐惧……

  在那幻梦人生的影响下,化成了如今这般彻底臣服的模样。

  即便她的记忆还在,心智未改,可在幻梦轮回之历练下,正如凡人之成长,而她也变成了过去的自己所不认识的模样……

  “红尘多变,世事无常,沧海桑田,唯道心常在!”

  似是因为竹幼幽的话语,叶凝亦带着些许感慨的张开了那双黑白分明,却又相生转换的眸子。

  那一双眸子间,一方古朴而深邃的太极图,此时微微旋转着,由深至浅,渐渐敛于常态之下。

  “道主之言自是在理。

  只不过,有时候,变化也未必不是一种成长、一种永恒,正如这煌煌大千世界,什么未曾变过?又有什么始终未变?”

  竹幼幽眸子低幽,话语间显得很是谦卑与平静,显然,她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的变化,在改变时,她曾是抗拒的,可在改变后……

  正如那红尘间的孩童,在成长之后,知道了天地之广大,他们终究承认了幼时的稚嫩,坦然于成长后的变化……

  “大道无凭,道心无依,罢了!”

  虽然在叶凝之道下,竹幼幽彻底改变了自我,但此时她对于自我变化的看法却与叶凝颇为不同,而叶凝,也懒得多言。

  一抹银光雀跃闪动。

  正如那如椽大笔之锋芒凭虚勾勒一般,只刹那间,在她那莹白纤细的手背之上,忽的便多出了一枚代表着太上道的太宇之塔纹章。

  有了这枚纹章,如今的竹幼幽便能算得上是太上道的人,亦能够自如前往太始山脉了!

  “多谢道主恩赐,幼幽感激不尽。”

  竹幼幽显然是一个极有眼色的人,无论是在那三十三重幻梦轮回前还是现在,待叶凝露出一抹去意后,无须叶凝驱逐,

  她便率先轻轻行了一个道礼,随即毫不犹豫的转身,径直向太始山脉而去。

  ……

  待竹幼幽去后,叶凝大袖一挥,此地之光景瞬间变换。

  原本平平无奇,坑坑洼洼的林间小地,此时瞬息间变得平整光滑无比,而后一个宛若刀削斧琢而成的太极八卦图案,

  猛然自平滑的山地之上浮现。

  随着这个图案的出现,天地之间的元气一阵动荡,就连大地与虚空中的脉络也开始不断变幻,

  紧接着,方圆无数里的元气都在那一道烙印于虚空间的太极神意下,开始向此地汇聚。

  随着无穷无尽的元气汇集而来,这方本质寻常的荒郊野外,此刻蓦然仿佛欲要化为一方仙境神域般,在那元气碰撞之际,

  震卦不断震颤,有道道雷霆自虚空中孕生,隐约间,这座神阵之内,似乎就要孕育出一座雷池……

  雷池是一尊神器之王的核心,可以自虚空之中抽取天雷以天雷为能量源泉,不过太上道的永恒国度之中却是没有雷池。

  永恒国度使用的力量,乃是那传说之中的永恒光芒!

  不过此刻,既是在那机缘巧合之下,有一座雷池将要凝聚而出,叶凝自不会放过,当即便将之收入了那日月乾坤炉内。

  再自那永恒国度之中,抽出一缕永恒光芒,打入太极雷池的核心,将其化为太极双鱼之上分割阴阳的那一条玄妙曲线。

  这条曲线,划分阴阳,其中蕴藏着一种造化乾坤的永恒之力,如今,叶凝以此雷池之中孕生出的阴阳道韵孕养日月乾坤炉,

  顿时便令得那日月乾坤炉上,凭空多出了几分阴阳道韵!

  在日月乾坤炉的威能得到提升之时,叶凝的身上,此刻同样也多了一分圆润之感。

  三十三劫幻梦轮转,这一切虽然只是虚幻,可对于叶凝所领悟到的道与感悟而言,那三十三段人生历程,却又真实无虚!

  大道如圆,圆润无滞,这种圆润之感,正是一种圆满的表现。

  “以我目前这境界,只要愿意舍弃肉身,辅以“精元上胎之法”,将肉身的精气全部灌入神魂之中,而后将肉身与神魂炼化为一……

  只怕不过旬月光景,我便可轻证就阳神!”

  感应着体内愈发澎湃的力量,叶凝心内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自从遮天降临此界,迄今亦不过短短一年,纵然他的境界要远高于如今的实力,可局限于资源与对自身的淬炼……

  即便是他,在肉身修行的拖累下,哪怕境界已到,目前也暂时无法直接成就阳神。

  毕竟,神强体弱,那会撕裂他的神魂与肉身之间的联系,使得他无法同时成就粉碎真空的至境。

  “炼‘精’之路上,我还有最后的九十九个大窍未能开启,这是我肉身成就粉碎真空的最大阻碍,

  只要最后九十九窍明了,再吞吐足够的资源,我的力量应该就能提升到一个无限接近彼岸的程度!”

  叶凝沉吟着默默思虑,在高深的境界与眼光下,自身现在的情况与他而言,一切皆如反观掌纹,没有半分晦涩之处。

  “一州一窍,这段路,也是时候继续走下去了!”

  叶凝悠悠转身,眸光深邃。

  想要体悟九十九州中所蕴藏的那九十九个大窍的秘密,此行必须以肉身去感应,神魂无用。

  若不然,早在许久之前,他神游天地之时,就窥尽最后九十九个大窍的秘密了。

  最后这九十九个大窍,必须要以肉身运转天地造化,感应九十九州,然后再辅以无上的精神力量计算……

  如此,才能从天地之中近乎无穷无尽的信息之中,找到最后九十九窍的凝练之法。

  这是所有千变万化境强者都必须面对的一个坎,也是粉碎真空难成的原因之一!

  不过,相对于明悟九十九窍的艰难,踏入粉碎真空之时,粉碎内外虚空,使得大小宇宙浑然一体所带来的劫数却是更为恐怖。

  在粉碎真空的过程中,以内宇宙破碎带动大宇宙粉碎,使得内外混元合一……

  在这一过程之中,即便是如叶凝这般的大气运者,若一个不慎,也会被大宇宙同化,消逝于天地之间。

  这是远比鬼仙九劫还要凶险千万倍的大劫,自古以来的千变万化的强者,九成九都栽在了这一步。

  阳神易成,粉碎真空难得!

  …………

  自中州向南,又一月光景,横穿东南古道,脚踏大地,遍行山河,以一双肉脚丈量大千世界之土地的叶凝,

  这一日,却是来到了乾州大地!

  “乾州……乾,上出也,达于上者谓之乾。凡上达者莫若气,天为积气,故乾为天。”

  “与乾州相对应的窍穴,应当如乾阳之天,有一种浩然的正气!”

  “按太上道内记载,若能开得此窍,纵是凡人身上,亦可诞生出一种驱万邪、避鬼神的乾阳正气!”

  如游山玩水一般,遍踏乾州。

  此间,叶凝又神魂出窍,寻了此州最大世家、长居于圜城的乾圣后人论道,时至于今日,他终于参悟出了几分乾州的奥妙。

  大千世界自有无尽玄妙,此间九十九州的地形,并非是上古圣皇划分,而是自古以来就有的。

  在太古时代,九十九州就已经存在了,谁也不知道是谁划分的。

  曾经有许多古老的儒学大家都曾考证过这个问题,但却各有说法,至今没有一个定论。

  不过,自古以来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

  统治了九十九州的王朝,就是大千世界乾坤之主宰,天地之正统,至高无上的九五至尊!

  历代王朝,就算是上古圣皇,也仅仅只是守住九十九州,随后便不再开疆扩土。

  只因为——九十九州之外,全部都是化外蛮夷!

  九十九州,九十九窍,甚至是中古时代的诸子百圣——一州一圣,恰好分尽神州气运。

  (之所以圣贤有百位,那是因为其中有两位圣贤,乃是一对心意相通的双生子,可以算作一人,也可以算是两人……)

  这其间之玄妙,后人着实难以揣测。

  “乾阳之窍……我已有所领悟,只可惜那最后的九十九个大窍,虽分为九十九窍,其实却是一体的,必须同时凝练!”

  虽然又获取了一个大窍的秘密,但叶凝却暂时无法炼窍。

  只因那最后九十九个大窍并不在体内,而是在体外,对应着这神州之上的九十九州,因此,这九十九窍,必须同时开启!

  “若我没猜错的话……这最后九十九窍应该关系着人仙武道的终极秘密,是粉碎一线真空,使得内外虚空一体的关键!”

  一个接着一个念头在心中划过,遥望着天际昏黄的日光,叶凝渐渐停下了脚步,踏入了不远处山上一座荒废庄园。

  距离阳神开篇,迄今尚有三百年光景,而叶凝,亦尚有三百年煌煌大运。

  因此,叶凝此行并不焦急,而是如游山玩水一般遍行神州大地。

  日升月落,朝起夕眠,这亦是一种修行,修为臻至叶凝这般境界,作息随心,现在想要修息,就自然要去修息……

  这,也是一种知行合一。

  ……

  “正气山庄?”

  踏着焚烬天穹的黄昏之光,徐徐行至山顶的叶凝,轻轻一推那破败山庄的大门,立时,只听得“吱呀”一声轻响。

  那腐朽的庄门倾刻倒地,就连高悬在上的红木匾额也随之掉了下来,匾额上金色的字体,此时已经非常浅淡了。

  只依稀能看到“正气山庄”,四个篆字。

  感应着其间那隐晦而森然的滔天尸气,叶凝若无其事的悠悠入内,随意驾驭清风驱走尘埃,再取来几块破木,燃作一团篝火。

  似浑然不将那星罗棋布的横列于大堂之内的八口棺材放在眼中……

  而今正值黄昏,落日将沉未沉,然在这山庄之内却只觉阴风缭缭,凄冷阴森,更兼一股教人窒息的发霉气味,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不过入庄的乃是叶凝,道行高深,修为醇厚,自是不会将那点尸气放在眼中。

  似有意又似随意的席地端坐于篝火之侧,叶凝眸光一扫,便发现这庄子四周各处,尽皆贴着一些枯黄的符咒符篆。

  在大堂四角,还悬挂着一些幡旗、经幢等物,只是这些东西早已在岁月的风沙下残破不堪,没有任何效用。

  以叶凝之道行,一眼扫去,这正气山庄内的情况便被他看得清清楚楚——大堂内存在着大量浓稠到呈现半液态的黑气淤积其中,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漆黑无底的池塘,也不知道酝酿沉淀了多少岁月,以至于其间地煞阴气几乎达到了凝实地步。

  若叶凝所观无差的话,这里本因是一块极品养尸宝地,得天独厚的地脉阴气汇聚点,曾被人布下过巫鬼手段,可炼就飞尸。

  甚至若是道行够高,尸体之资质命格够好,依此地之气数,便是成就尸王,只怕也不在话下!

  “哒哒哒……”

  听着渐渐行近的脚步,叶凝靠着一根满是裂纹的柱子,恍若无事一般平静的闭上了眼眸,暗中跳出元神,默运天机。

  不过须臾光景,当叶凝借助那中央石棺推算出三十年前之旧事时,一行老少皆备的五人,顺着他上山的小径,

  一路行至此地,前后迈入了这座山庄正中的大堂。

  “这位道长,我等乃远行之路人,恰好逢经此地,见天色将尽,是故欲寻一落脚之地,还请道长首肯。”

  先入此间的乃是一个满脸虬须的中年武师,这武师虽貌不惊人,但却是一个老江湖,其前后举措尽皆彬彬有礼,无一冒犯。

  “无需如此,贫道亦不过一路人尔,不过,好叫诸位知晓,这正气山庄自三十年前始便已荒废,近些年来更是时常听闻此间闹鬼,

  死了不少法师……”

  叶凝淡淡的稽首一礼,只先前片刻光景,此地尸气之前因后果,便已然为他所洞悉。

  约摸三十年前,

  此地正是南方绿林中赫赫有名的正气山庄,那庄主性格颇为豪爽,一身修为更是先天武师,甚至将要迈入炼髓换血的境界。

  其一生之行事手段倒也能应上“正气”两个字,在那个满地饥荒的战乱年代,经常广设粥滩周济穷人。

  只因当时天下大乱,南方诸州之军阀相互攻伐,礼乐废弛。

  其间,某一小军阀为功法、粮食之故,盯上了这家正气山庄,再有庄主的仇人作崇,里应外合之下,他全家八口人尽皆死于非命。

  那庄主被拷打的奄奄一息,眼睁睁看着自己一家被杀,看着自己儿女妻子被人开腹破肚,如生猪活羊般下锅烹煮……

  心中自是怨愤难言,最终怒极而亡,连尸体都无能收捡,被丢弃于那残破的正气山庄内。

  数年之后,因这一家子人枉死于此,怨气之深可谓冲天彻地,后又被草草埋葬,连个法事都没有……

  在无尽阴气、怨气的侵蚀下,这正气山庄便渐渐沦为了鬼庄。

  为平息此地之鬼患,当地大户曾请过许多法师高人来做法,虽未能尽除鬼患,可在符咒的镇压下,倒是令此地安享了数年安宁。

  只是,在当年那位符咒镇压鬼患的高人去后,又曾有一修炼邪门术法的巫鬼道修士来到此地。

  此人修为高深,手段莫测,其在当年那位高人的符咒基础上,又布下了属于自己的炼尸法阵,生生将那石棺内的庄主练成了尸傀,

  不但令此地近些年间又兴起了鬼患,一路杀人无数,更将其他七口棺材内拼凑好的亲属尸骸,吃得干干净净,欲证铜甲尸王……

  那粗豪中年武师尚未开口,其身后三男一女中,一名明显爱慕那女子的青年男子刚好走过来,听到这些话,当即不由嘲笑道:

  “什么鬼怪?多半是以讹传讹,妖言惑众而已!而且,就算闹鬼,我等也都是习武之人,血气方刚,岂会有怕鬼的道理?!”

  他也不和这一看就是个文弱书生的道士一般见识,认定叶凝估计也就是个普通的江湖术士。

  因此,在高高在上的嘲讽了一句后,他便径直转身看向着那女子,柔声道,“婉儿你放心,无论是否会出现什么鬼怪,

  我与英叔都一定会第一时间护住你的!”

  被称作“婉儿”的女子还未有什么反应,说着,那男子却是好死不死的、一屁股恰好坐在了孕有尸妖的那个石棺之上……

  望着那年轻男子眉心隐现的煞气,再看着他恍若失了心智般坐在那尸妖之棺上……

  叶凝微微摇了摇头,旋即直接闭上了眼睛,懒得再看。

  那年轻男子倒霉到这种程度,显然是劫数临头,在自找死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