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85章:香魂千里,三十三劫梦黄粱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呼呼呼呼!

  一缕幽风漫过平原,拂起丝丝涟漪,似要吹进那虚无深处的心灵战场,幻化万般艳景。

  昳丽的光影,勾人的芬芳,旖旎的乐声,那一幕幕仿佛梦幻繁花般的景象,随着目口鼻三感的沦落,倾刻间组合在一起,

  幻作一方朦胧虚界……

  牵引着、拖着……

  不过转瞬之间便令他改易了一方世界,出现在一座粉红色的宫殿之中,脚下踏着柔软而坚韧的棉毯,不远处便是一方红帐。

  轻歌曼影,婀娜娇躯,在红烛纱帐内若隐若现,演化出一幕幕令人口干舌燥的艳丽姿态。

  叶凝目光淡漠而平静的见着这一幕幕旖旎光景,再感应着自己身上那渐渐模糊、似要散去的衣物,忽而淡淡一笑。

  不管这闻香教圣女,究竟是为何要找上他,既然竹幼幽想玩,那他叶凝,也不介意陪她玩玩,顺便……祭炼一门道术!

  “洞房深,空悄悄,虚抱身心生寂廖。待来时,须祈求,休恋狂花年少。

  淡匀妆,周旋少,只为五陵正渺渺。胸上雪,从君咬,恐犯千金买笑。”

  “道兄,春宵一刻值千金……你我既是有缘相逢相识,何不于此以天为幕、地为床,共赴那巫山云雨?”

  妩媚动人的轻轻吟唱着一首小歌,这位当代闻香教圣女的声音显得愈发温柔多情,此时似是直接在叶凝的耳畔低声倾诉般,

  缕缕暗香浮动,如红鸾玉凤和鸣。

  这一刻,叶凝身上的衣物,终于被那股莫名的力量弄得冰消瓦解,全然无踪。

  “共赴云雨?”

  似笑非笑,心灵寂焉不动的叶凝,此刻冷眼见着对方如此开口,当下漠然言道,“既是如此……有何不可?!”

  话音未落,一朵黑白交杂,以阴阳逆化混沌的庆云便自他泥丸宫内冲出,裹挟着他的魂儿,顺便一视同仁的将竹幼幽卷入其中!

  只刹那间,原本春宵苦短,红烛轻燃的那一幕幕艳丽妩媚的场景,瞬息改天换地。

  当代闻香教圣女,竹幼幽此刻只感觉自己的神魂被一道莫名力量一刷,立时……喜,怒,哀,乐,厌倦、懈怠、寂寞、孤单……

  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纷纷涌上心头。

  与此同时,正在施展的香魂秘术与外界真实的天地万物,在这一刻,彻底与竹幼幽失去了联系……

  瞬间!

  心下微微一慌的她,再也感应不到自己布下得幻景与外界的任何事物,只感觉周遭一切幽幽暗暗,像是回归了最初,复返了无极!

  所谓:道之为物,惟恍惟忽。忽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忽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由阴阳逆反的混沌庆云幽暗深邃,无象无极,内里那早已修复好了大半的太上道至宝载沉载浮,映化出万般异相,

  予人一种——

  叶凝的周身仿佛被覆盖了一层能包容万事万物的混沌之幕,神秘而幽邃,难以理解!

  一重又一重的异相,勾连着竹幼幽所施展而出的香魂秘术,瞬息间层层叠叠的演化出三十三重幻境,层峦叠嶂,繁琐复杂,各不相同。

  竹幼幽的神魂,在这一刻便如佛祖证道之时来袭的大自在天魔,于此刻化作叶凝此劫之劫数,不断自那三十三重幻境中沉沉浮浮,

  心思、神意随着一重重劫数与经历,被不断改换。

  而与此相对的,则是叶凝的神魂虽同样在其间历劫,但他却仿佛是那沉睡在三十三天之上的至高神王,虽在红尘中轮转,

  然心念却是永恒,不断蜕变,不断超脱!

  一念诸天生,一念诸天灭,叶凝与竹幼幽在那混沌庆云之中,转瞬间便不知历了多少劫,经过多少光阴岁月……

  如果说起先的幻境、劫数尚有几分虚幻,并不能完全令精于此道的竹幼幽心神尽皆沉醉于其间,但随着一劫劫轮转,

  那幻景不断抽取天地间的无量元气、古往今来无数神魂修士留下的残魂烙印……再以叶凝的九劫元神为框架,却是使之愈发真实……

  “轰隆~~~”

  三十二劫悠悠而过,竹幼幽的神魂早已彻底沉沦于那壮大了许多的幻景世界之中。

  直至第三十三劫开启之时,本就不断壮大的幻境世界,与此时终于臻至极境,在那轰隆一声中——

  混沌庆云翻滚,猛然间向外膨胀开来,凝化出一方仿佛真实无虚的世界,眨眼间便辐射至十里,百里,千里,乃至覆压三千余里……

  惶惶无虚,恍若真实!

  因此,时至于此刻被卷入其间的,已然远不止竹幼幽一人,而是,遍及中州各处!

  于是,这一日,中州黄梁镇附近三千余里的所有百姓、修士,尽皆做了一个同样的梦,醒来后……

  他们纷纷从中得到了一段近乎真实无虚的记忆,甚至于是……人生!

  在那记忆中,他们有悲有喜,有欢有泪,见识了前所未有的风景,开阔了心胸,甚至从中学习或是领悟到了诸多道术武功……

  以至于籍此改易命数,扬名立万,走上了人生巅峰。

  南州巡抚杨光因之曾派人明察暗访了很长时间,直至查到在那一日,太上道主赵玄曾于黄梁镇中经过后,最终不得不选择放弃,

  以一句“子不语怪力乱神”向朝廷搪塞了过去。

  ……

  以古今残存于天地间的神魂烙印为苍生百姓,以被卷入其间的中州百姓为一时之人杰,以闻香教圣女为推动劫运发展者……

  以自那三十二重幻梦劫中超脱而出的叶凝之元神意志,化为那亘古不动的大道,高居九天之上,维持世界运转、天地纲常……

  这一由叶凝刚刚凝练而出的、太上无极混沌庆云所开辟演化的幻梦世界,在永恒国度的支撑下,此时已然隐隐有了几分真实气象。

  在这方世界里,别说是竹幽幽这区区一二劫鬼仙了,便是中州大地上那几位三劫乃至武圣强者,亦不能看穿此方世界的虚实。

  甚至隐隐感觉为真!

  因此,他们的意志在这一刻被分化为无数份,彻底沉沦于苍生百态,滚滚红尘之间!

  …………

  永恒国度之幻梦劫中,北凉王府。

  一个身形高大,面容威严的中年男子,此时正在一间由大量带甲士兵守卫的厢房之前走来走去,时不时还面带焦急的抬头凝望厢房。

  在一片凝重与焦急中,片刻后,终于,一名面色红润、眉宇间带着几分喜色的稳婆,从那厢房之中走了出来。

  稳婆带着三分小心三分畏惧的、径直向着那中年男子行了一礼,随即恭声拜道:“恭喜王爷,母子平安!”

  闻得此言,中年男子顿时如释重负,并长舒了一口气,威严中难掩喜色的道:“赏!”

  在他身侧候着的管家,立刻便取出准备好的赏金,递给稳婆。

  而在此时,那中年男子早已快步踏入了厢房。

  ……

  “既然是个男孩,那……就叫徐凤年吧!”

  厢房里,中年男子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儿,面带宠溺的说道。

  这是他早就想好的名字。

  按他的话说,对于取名字这件事必须得有备无患,要真按那些神神叨叨的道士的说法,取名还得看生辰八字,那得多难听?

  轻搂着婴儿,柔情脉脉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中年男子大袖一挥,一场喜事由此而发,遍及北凉王府内外。

  这第三十三重幻梦劫数,于此刻,于那孩童诞世之际,方才真正的拉开了序幕!

  这个刚出生的孩子并不是竹幼幽,又或中州任何一个强者的意志所化,他是一个变数,也是一条线。

  这个世界没有主角,有的只是莽莽的红尘,无尽的众生,以及一个又一个或大或小的故事。

  而这个孩子,就是推动大势发展的一条线,他不是关键,也不是不可或缺,但有了他,这个世界才会更加明朗。

  “‘轮回’,开始了!”

  这一刻,九天之上,在红尘中超然而出的叶凝之意志,此时微微一动,竹幼幽乃至中州被卷入此界者早已转生。

  如今,随着这个孩子的诞生,‘剧情’,终于开始了!

  不过叶凝暂时并不准备干预这个世界的发展,在第三十三重劫数开启的那一刹那,他所凝练的那一秘术,便已然功成!

  无论竹幼幽最终能否从其间超脱、那些被卷入其中的中州生灵又能自其间获得多少好处,他,都必然是最大的获胜者!

  因此,叶凝的意志很快便再次恢复了沉寂。

  九天之上,他心念永恒,不动不摇,寂焉若道,而与之相对的,人间却在不断的变化,有人生,有人死,有人喜,有人悲……

  生死轮回之间,悲喜变换便是红尘,此刻正值龙蛇并起之际,一位位天骄人杰在红尘之中谱写下属于自己的不朽诗篇。

  微山上,大雪泙,有一剑圣历经情变,一声剑来,引得万剑朝拜。

  武帝城前,有剑客一剑开天门,创剑道先河。

  武帝城内,有一老者枯坐几十载,只为绝天人之路,使得天仙不入人间。

  武当山上,一道士倒骑青牛,牛角挂书,修那茫茫天道。

  天门之外,有人悬空而停,横臂且横剑,笑问道:“试问天上仙人,谁敢来此人间?!”

  ……

  一息生,一息灭,一个个人物,一段段故事,一种种坚持,红尘如渊海,爱恨情仇、悲欢离合、生老病死、苦集灭道……

  滚滚红尘,虽能磨灭人心,但人间总有真英雄,亦有大丈夫能本心不变,虽未必能超脱红尘,却也能与其间书写下属于自己的辉煌。

  于是,天香三卷,无极道术,两袖青蛇,剑开天门……

  一篇篇功法,一段段历程,甚至于一种种感悟,于此刻尽皆化作叶凝修行之食粮,推动着那秘术不断完善、他不断前进!

  于是,在这一行前,本就借助大周太祖乃至昔日攻上太始山脉那几位皇帝之收藏,早已修复了大半的永恒国度,

  在这一刻,在那一锦绣世界内无尽众生的信念、一位位豪杰英雄的芸芸智慧下,永恒国度从中汲取最为纯粹的信念与智慧火花。

  不但迅速自我修复,甚至还开始了那看似细微、实则无比深刻的蜕变!就如那至纯至净,至真至圣的永恒光辉,

  在这场蜕变间,正在逐渐的升华,慢慢的诞生了一点性光,使之更为深邃,更富有灵机……

  ……

  幻梦三十三劫,生灭百年,而外界却不过短短一日。

  起初,幽幽暗暗,如同天地未开,混沌未分的混沌庆云,

  在这一日间无极生太极,阴阳演化,五行诞生,万物万象并显,世界于其间鼎力成形,煌煌大世,人间红尘,自此而现……

  一日之后,那辉煌而繁荣的世界忽然臻至尽头,被摄入其间的中州生灵纷纷化作流光,带着满腹知识与一点灵光,各归各位。

  与此同时,那不断汲取智慧火花与信念自我修复的永恒国度,此时似是吃饱了似的,瞬间消失在那庆云之内。

  失去了支撑之物,霎那之间,混沌庆云天地破灭,宇宙归元,重归混沌,一切自混沌而始,又自混沌而终,忽兮恍兮,惟恍惟忽!

  山峦之间,那一团浑浑沌沌的庆云,此时不再分解为阴阳二气,而是直接敛入了叶凝之元神,至此消失不见。

  片刻后,仿佛一直静立于此默默对恃、再无其他举措的二人,此刻一前一后地缓缓睁开了眼眸……

  腰配天道封魔剑,一身道衣愈显俊秀潇洒,叶凝那缓缓睁开的眼眸之间,隐隐约约有着一方黑白分明的阴阳鱼,缓缓转动。

  白的无瑕,黑的深邃,二者相生相克间,一如叶凝所修出的元神,构筑并演化为了一方玄妙莫测的太极图录!

  于修为上虽无太大的进益,然在道行上,叶凝的心间却渐渐弥漫有一种玄之又玄、难以用言语描述却又道气盎然的妙感。

  此刻,仅修有此方世界炼魂与炼体两大体系的他,无须催动元神与体魄,只心念一转,他的指尖便渐渐出现了一抹阴阳二气。

  此阴阳二气非同元神法力与武道血气,其于流转间自然变化万千,时而演化满天星河,熠熠生辉,时而可见月毁星沉,天穹枯寂。

  繁盛与衰败,诞生和毁灭,周而复始,不断地交替轮回。

  这不是“精”,也不是“神”。

  这是——

  “气”!

  无极生太极,阴阳大道循。

  此气非一气化万物之气,而是阴阳气,此气之间,阴阳相生,生死相随,有与无交替,玄妙莫测!

  阳神世界也有气,但此“气”却往往只在于天地之间,为天地造化,而人身难见,故从无修“气”之法。

  便是叶凝此身修出此气,行的亦非正途,而是以高深之境界与玄妙道术由深至浅的逆转而得。

  是故,此法可谓由难至易。

  若非叶凝这等早已修过炼气法之人,境界高深,纵是大贤大德,集大智慧,大毅力,大机缘于一体,只怕也难以入得门户!

  因此,想要补全这一世界之修行体系,或可以此为基础,但却仍需仔细斟酌,重新修订由简至深、徐徐而进的修行法门及体系……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