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

  在精元神庙教皇那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失去了主人的操纵,黑白两条大龙顿时一颤一抖,瞬间脱离了秩序锁链的束缚。

  这两条大龙没有再攻击他人,而是带着几分欢悦的吼叫着,又回到了那黑沉沉的乌云下,向着一道恍如实质真人的人影高声叫道。

  那人影正是刚刚只手覆灭精元神庙四大神灵,从九重雷劫圈降临而来的太上道现任道主——叶凝!

  此时,这位高冠薄带、衣诀飘飘,俊逸如神灵般的道人,

  先是淡淡的向着黑白双龙微一含首,那两条大龙便被他反手纳入了永恒国度内的世界之中。

  随即,其平淡如神灵一般的目光,冷冷的移向了脸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神秘面纱,手上拿着权杖的精元神庙教皇。

  只是,还不待他开口或出手,恍惚间被那森冷目光惊得回过神来的精元教皇,却是咬了咬牙,

  率先丢出了一个四四方方,形如囚牢,纯白颜色,如白金一般的法器!

  “祭!!!”

  精元教皇双手结印,在其开口冷喝之时,那四大神灵陨落后、残存下来的元气与信仰交杂之气团,此时轰然应声而动,

  恍如洪流一般,涌入了那正四方形“命运牢笼”的四个角落!

  刷!

  一道光芒闪过,待得秩序锁链飞入其中后,那命运囚笼立刻便被彻底激活,铺天盖地的开始迅速膨胀起来,

  最终化作了一座数十丈大小的牢笼,并以一个超乎想象的速度,将近乎一动不动的叶凝罩在其中。

  咔嚓!

  巨大的牢笼瞬间合拢,将叶凝彻底锁死在了里面!

  一瞬间,在叶凝的感觉中,他仿佛突然进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独立空间之中,就如被关进了小黑屋一样,与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

  紧接着,这数十丈大小的命运牢笼,突然急剧变小,刹那间便化作三丈大小,与那秩序锁链一起,将叶凝完全封锁起来。

  那手臂粗细的秩序锁链上面,金光大放,交织成一连串上古时期的神语铭文,不停的流转游动。

  三丈大小的命运囚笼,通体绽放白金色的光辉,也凝聚成一道道美妙的上古音符,进而传出一段古老的圣歌。

  “命运之力,无人能够抗衡……”

  “命运的囚笼,无人能够摆脱……”

  “被放逐在命运囚笼中的人啊,臣服是你唯一的选择……”

  “敢于反抗命运的人,都要永远堕落进轮回深渊之中,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古老的歌声,越来越嘹亮,其中带着一股迷惑人心的强大灵魂力量,令人忍不住想要沉沦,臣服。

  然而叶凝的神情却始终是淡漠而平静,仿佛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就好像被囚禁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区区一件囚笼,连本座手上的远古罗生门和你们元气神的三界元气池都不如,也想封印本座?”

  轰……

  轰隆隆!!!

  叶凝神色淡漠的立身于虚空之上,静默不动间,任那囚笼与锁链笼罩自身。

  此际,他所开口吐出的声音,简直便直似那天地间最为刚猛的雷霆一般,起于无声而蓦然殛爆。

  叶凝这一吐气开声,他那太极元神内的阴气与阳气,顿时急速震动、流转不休,其以特殊轨迹瞬间爆发出来的声音,

  简直比之三界元气炮,还要恐怖的多!

  这赫然便是他在这小半年间,将自身参悟元气神那三界元气炮的功夫,融入到了他先前所说的话语之中。

  这一吐息,一炸裂。

  恍惚间,就如远古星辰炸裂时所发出的声音一般,震撼人心!

  轰......轰隆.......轰隆隆!!!

  音波炸响,瞬间便将束缚在叶凝身上的秩序锁链震得粉碎,连带着外界的命运囚笼,都一同被化为最原始的元气升腾而起。

  滚滚音波纵横,震荡的天际之中的乌云翻滚、紫电腾腾,四周天地空空蒙蒙,如同日月塌陷。

  叶凝所吐出的那句话,此时层层叠叠的便如将近四十道暗流汇聚在一起,化作一道滔天洪流,横经一阙长空,冲击向精元教皇。

  “卑劣的人啊,怎么能冲得过荣耀的墙壁呢?”

  精元教皇在心下一片惊骇之中,他手持权杖,又迅速地吟唱了起来。

  无数信仰的力量,在此时蓦然在他身前树立起了一堵高达百丈的墙壁,仿佛要籍此将那洪流冲击的势头阻挡住!

  轰!

  那高大的白金墙壁着实不凡。

  叶凝的修为强大至极,他所吼出的声浪洪流第一波,更是无比的浩大、阳刚,可在轰击到那白金墙壁之上之时……

  那白金墙壁虽然被冲击的寸寸崩裂,甚至尘埃飞扬,但终究,那声势浩大的洪流,还是被它给阻挡了下来。

  只是,还不待那精元教皇松一口气,紧随着第一波洪流而来的将近四十道暗流,便轰然将那不堪重负的白金墙壁,

  于轰隆一声中,彻底粉碎!

  甚至连矗立在半空之上、神色大变的精元教皇,都毫无还手之力的,给数十道暗流生生轰击成了漫天血色元气流光!

  精元教皇死!

  法神、冥神、血神、精元神,亦死!

  似乎,精元神庙的这一波敌人,都已经全军覆没了。

  眼下……可以轻松了?

  就在常人在此时、会升起些许松懈之心之时,太始山脉外围某一片虚空中,浑身缭绕着混沌气的元气神,缓缓显现出身形。

  只见其上半身乃是一个壮硕大汉的形象,而下半身则似龙似蛇,远远望去,其仿佛是一尊古老而强大的无上魔神。

  即便他此刻在竭尽全力的压抑自己,可那无穷无尽的浑厚法力,仍然从他身上席卷而出,贯穿到了无限虚空之中。

  这尊强大而奸诈狡猾的西域至高神,赫然是——“人首龙身”!

  此时,其悄然隐遁于虚空之中,毫无疑问,他这是在打算寻找良机、偷袭叶凝!

  ……

  元气神默默地藏身于虚空之中,冷酷无比的看着自家四大神灵与教皇的陨落,却始终一动不动。

  直至在所有敌手尽皆死亡,又过了片刻光景,叶凝开始松懈下来,露出破绽之时……

  这尊元气神便如侍机而动的毒蛇,无穷无尽的元气自它体内开始酝酿,升腾。

  旋即,一触待发!

  ……

  “三界寂灭!”

  丝毫不给叶凝以反应的时间,一道带着精神冲击、充满冰冷杀气的声音,瞬间震荡虚空。

  无穷无尽的元气,真气,法力,罡气混合起来,与天地之间的无穷元气一起,汇聚成了一股磅礴的浪潮。

  轰然间,爆发出更甚于上次的那一记三界元气炮的恐怖威能,向叶凝直射而去。

  “死!”

  带着上一次远古罗生门失落的仇恨、此番被叶凝学走三界元气炮的惊怒,元气神那暴喝之声,甚至响彻了整个太始山脉。

  便是修为高达九劫的叶凝之神魂,那怒吼声虽无法冲破它的防御,却也在此时受到了一阵强烈的冲击。

  轰隆隆!!

  元气神的滚滚元气洪流在怒吼声响起的瞬间,陡然速度暴涨,将仿佛已经松懈下来的叶凝,彻底笼罩在其中。

  轰.......轰!!!

  无尽元气爆裂,无时无刻都有无数道好似雷霆一般的元气炮弹在他周身炸裂。

  四周的气流,空间,甚至时间,一切一切有形无形的物质,统统暴走。

  太始山脉高空,方圆百里面的空间,简直彻底变成了一堆糨糊,全都是元气爆裂的恐怖撕裂之力。

  就算是四五次雷劫的高手处在中央,也要一下被撕扯成粉碎。

  但叶凝那始终处于易与不易之间的太极元神,在这如同海浪一般的元气洪流之中,却是纹丝不动,直如亘古屹立不倒的神山一般!

  即使这无尽的元气洪流,无尽的元气炮弹,也伤不到他一丝一毫。

  “不自量力!”

  叶凝淡漠的垂下冰冷平静如神灵般的眸子,冷然开口,“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古老的道经,一个字一个字的在他口中响彻起来的同时,一柄宛如光阴流转的璀璨神刀,从他眉心之中骤然飞出。

  “光阴如刀,斩!”

  这一把蕴含着光阴之力的神刀看起来有些虚幻,仿佛天地寰宇中找不到刀的实体,但其间却蕴含着一种岁月消逝之意。

  在其一刀斩下的时候,时间的流逝似乎放缓变慢了十倍百倍,空间更似是彻底凝固静止住了,一种至高无上的天道意志,

  在那把刀斩出的同时,瞬间向敌人宣告死亡喻令,不可违抗,不可抵挡!

  斩!!

  刀光如龙,纵横长空,再加上刀身那一泓岁月长河般的波光,在其斩过虚空之时,整个天地都仿佛被其彻底席、卷淹没了。

  一切颜色、光线、气味、声音等等,在这一刻尽皆失去了色彩,甚至,连元气神鼓荡的元气洪流都一下子被镇压起来。

  原本翻滚炸裂的元气之海,在这一刻,竟然变成了一潭波澜不惊的死水!

  岁月逐渐荡漾起了波光,不断向外围辐射,当其笼罩了整个太始山脉后,哪怕是修为高达七劫的元气神,

  甚至于仅仅以神念在外围围观的许多鬼仙,在这一刻,恍惚间……都仿佛有一种时间凝固,甚至于错乱倒退之感!

  铮!!

  如粼粼波光般的清静刀鸣声,回荡在太始山脉间的任何一处所在。

  此时此刻,唯有不受刀光影响的叶凝能够看到,在那岁月神刀前进之路途中,一切存在,尽数灭绝,波纹掠过,

  一切物质都在无声无息间被切割断裂分崩离析,化作混沌虚空!

  砰!

  哗啦啦!

  铮!!

  元气神的三界寂灭之浪潮,在与岁月神刀交锋时,出奇的没有诞生出任何其他杂音,只有清脆简单的三声脆响,响彻虚空。

  第一声,乃是浪潮与神刀交锋时,一缕轻微的碰撞之声。

  第二声,则是浪潮连带着空间都被彻底撕裂,滚滚元气潮流倒灌入破碎空间之时响起的声音。

  第三声,却是那浪潮之间,元气神所蕴含的所有念头,被那一记岁月神刀尽数斩灭后,岁月神刀的鸣叫之声!

  “元气舍利,爆之为气,九宫破碎,遁入太虚!”

  在元气浪潮被斩开,甚至被引入虚空的瞬间,神色大变的元气神猛然爆吼一声,周身上下顿时传出了一连串雷鸣般的炸响。

  嗡嗡嗡~~~

  九枚足足有方圆十亩大小的混沌球体飞腾了出来,这便是元气神的九大化身,性命交修的东西——“混天元气舍利”。

  在这混沌球体之中,球中有球,层层包裹,有千百来层,层层叠叠的、先是震荡着撕裂了虚空。

  随即,其又组成了一个九宫龟壳图形,将他自己紧紧的包裹在其中,向那无垠虚空极速遁去!

  以叶凝人仙巅峰之境界,他的意志精神何其浩大?

  那一泓岁月神刀,早已将元气神牢牢锁定住,任它能够上天入地,也绝无可能躲得过它的攻击。

  咔嚓!

  一声脆响。

  紧随于元气神之后,追向那九宫龟壳的岁月神刀,很快便迅速靠近,并一刀劈在了那龟壳之上。

  轰!!

  “啊~~~赵玄!!!”

  此刻,元气神仅剩的那恐惧至极的惊叫声,简直更甚于万雷震爆,惊天动地。

  将其包裹于正中、好似九宫龟壳一般护住他的九枚混天元气舍利,于此刻,竟是被那一弘岁月神刀,一刀,生生斩碎!

  精纯的元气瞬间呼啸而起,被叶凝伸手掐诀,通通收入袖中。

  咔咔咔~~~

  在那九枚混天元气舍利爆射的刹那,元气神的身影陡然一僵。

  “啊!”

  一道响谒行云的惨叫声瞬间传遍八荒,旋即,一股强烈而不甘的意念猛地爆发出来,即便是远在太始山脉之外的诸多鬼仙,

  都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元气神那浓郁的不甘心。

  只是,莫说是震惊得张大了嘴巴,却无能为力的那些路人了,便是此刻的元气神,也早已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听“天”由命。

  轰隆隆!!

  元气神那千锤百炼的肉身,在那九枚混天元气舍利被斩开后,猛然间迅速膨胀起来,最后如同一枚巨大的烟花一般炸开。

  刹那之间,肢体横飞,元气与信仰杂念弥漫!

  无数碎片爆射之中,一枚枚明亮如皓月的念头疯狂的顶着叶凝那强横的意志,四相逃窜着。

  “想跑?想得倒美!”

  叶凝身形不动,念头一转间,登时化作了一只遮天大手,瞬间将那将四相逃窜的念头一把掐灭!

  “啊!啊!啊……”

  元气神凄厉的惨叫一声,他所逃出的所有念头,此番尽皆被叶凝一把掐灭!

  不过,身为香火神明,此刻的元气神借着信仰不灭,神即不灭的香火神灵之异能,此时仍未彻底陨落,但在叶凝那一刀一抓之下……

  莫说是十年二十年,便是上百年苦修,也很难恢复元气!

  如此凶残而恐怖之行径,脚踩着元气神在这方土地上、积蓄千年的声名,此时此刻……

  太上道、赵玄之名气,彻底臻至巅峰、震动了天上地下、八荒六合!

  所有关注此地的鬼仙、无人能想到,堂堂元气神,居然连这位年轻的太上道道主,一刀都接不下……

  不可思议,不可想象!

  这位年轻的太上道道主,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具备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一时间,此地的所有鬼仙,尽皆为之心惊胆颤,自胸中升起一种不可与之为敌的恐惧之感!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