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76章:鬼仙人仙驭龙魂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哒哒哒!

  跑马点香的喧嚣嘈杂之声,顺着袅袅青烟,飘过大禅寺东西南北一千多座厢房,飘过七十二座大殿,一尊尊佛像,最终……

  传进了一座位于所有房殿之正中心、无比辉煌繁华、隐隐为周遭一切建筑所拱卫与辉映的源头——大禅寺之主殿!

  铛!

  蕴有玄妙禅意的浑厚钟声响彻大禅寺之禅院、厢房,天际的金光落在那辉宏主殿之上的五色琉璃间,使之愈发肃穆神圣。

  呼呼~~~

  一缕微风吹拂,将殿宇前白石广场上、那尊大香炉内熊熊燃烧的檀香木之檀香,悄悄吹入殿宇深处,予人以心绪安宁的出世之感。

  丝丝香烛火焰雀跃,那琉璃殿宇间、入目所示者,

  便是高奉于主位之上的三尊以纯金铸制、个个神情姿态不同,但无论睁眼突额又或垂目内守,都栩栩如生与活人无异的九丈金佛!

  至于那庄严金佛之下,一块枯黄蒲团之上,则正坐着一个长眉灰白,但却精神奕奕的老僧。

  老僧身披大红袈裟,

  昭示着自己大禅寺方丈之身份,他默默凝视着面前代表过去、现在、未来之意的纵三世尊,背对着先前降临大禅寺的四位王者。

  “朕先前所言,关于围猎太上道之事,方丈以为如何?”

  于那禅香悠悠间,头戴平天冠的大周开国太祖、率先打破了几人间的静谧,声音干涩冰冷的望着眼前老僧,沉声言道。

  “我大千世界之传承,一向以大禅寺与太上道为魁首,二者争锋多年,其间仇怨无数,如今太上道衰微,方丈不趁早清除太上道传承,

  难道还要等到未来,太上道再度起复,威压于大禅寺传承之上?”

  “冕下所言极是!”

  脸上蒙着一层面纱,看不见面容的威严皇者开口间,轻轻一震手中权杖,无数低微的吟唱声伴着点点流动的暗光随之弥散殿中。

  “我奉神之喻令而来,助周皇讨伐神逆,那逆贼深藏于太始山脉之中不去向,若我等四人不顾一切的出手……恐会伤及此地无辜生灵……

  慧空方丈,还请阁下助我等一臂之力,此事之后,精元神庙与元气神必有厚报!”

  这位头戴白金皇冠、手持权杖的皇者,正是当代精元神庙的教皇至尊,整个西域百国,六七亿人口的最高精神领袖!

  居移气,养移体,此刻这位精元神庙教皇开口之际,论及气度之宏大,竟是丝毫不逊色于先前杀气腾腾的大周太祖!

  四大皇者间,论修为与地位最高的大周太祖与精元神庙教皇一开口,早已商量好的剩下两位头戴高冠的皇者立时随之道:

  “朕等皆愿尊神灵之旨意,慧空方丈,不知你意如何?

  还望你……

  莫要自误!”

  轰~~~

  四大皇者先后开口间,八道冷冰冰的沉重目光,恍若实质一般逐渐勾连,径直轰击在慧空方丈那浑雄挺直的后背上,

  饶是他早已修得雷劫鬼仙妙境,可在这一刻,其心下却仍是不由狠狠一颤!

  “菩萨布施,等念怨亲,不念旧恶,不憎恶人。”

  点滴细微的心境波动,在过去弥陀经的神效下,不过须臾便恢复如常,只是这位当代大禅寺之方丈,仍旧无有半分回头的意思。

  “精元神庙当代教皇,火罗国阿育王,云蒙帝国纳兰大帝,还有……周皇陛下……”

  沉默间,慧空默默面对着那神圣庄严的三世佛像,口中淡淡的道出宁和的话语,“当世四皇齐聚,良言相劝……老僧本不该拒绝,

  只是大禅寺虽有微末之能,可终究是出世之僧侣,又岂能妄动无名,肆意杀伐?还请四位陛下恕罪,老僧愿就此闭寺三月!”

  头戴赤金皇冠,面容好似刀削斧凿般线条刚硬、让人看不出年龄大小的阿育王眯了眯眼睛,“闭寺?想的倒是简单!

  在这之前,还请方丈先指出山中太上道之所在,相信大禅寺与太上道同之山门与太始山脉,方丈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似乎极为年轻,又好像是从远古历史尘埃中踏出,周身笼罩着一股厚重气息的阿育王,此刻笔直的坐着,仿佛可以将整个社稷撑起。

  阿育王此时一言既出,便是其余三位心下并不大满意的皇者,也不由默默转过目光,略微带着几分凝重的看向慧空方丈……

  别的或许还有几分退让可言,可在这一方面,那慧空方丈若还这么继续模棱两可,那么,他便几乎等同于自己四人之敌人了!

  感应着浑身肌肤紧绷,目光凝重,赤裸裸的对此表示极为关心,

  一个不对、随时就要暴起打人的四大皇者,饶是慧空方丈之修为,甚至还在四尊皇者之上,可在这一刻,却仍不由沉默了。

  他慧空一个人或许能无视那四尊皇者言语间几乎是明示的威胁,可大禅寺上上下下、那万余修为浅薄的武僧却无法无视……

  这些人,

  一个不对,怕是连他与四大皇者间战斗的余波都承受不住!

  “我等此番只为共诛太上道,并不愿波及他人……”头戴平天冠的大周开国太祖声音铿锵有力,带着一种毋庸置疑、令人信服的力量。

  “还请慧空道友助我等一臂之力,取出地图,攘除奸凶,复兴盛世,如此,当功德无量,受万万人崇拜,信仰!”

  见着慧空在大周太祖这一番说词之下似乎有所松动,阿育王与其他三皇当下连道,“慧空道友放心,我等立誓,此行只为太上道而来,

  绝不会擅自侵犯大禅寺一瓦一土,还请方丈助我等寻找太上道!”

  “不错,我等愿……”

  ……

  此刻,在当世位于权力巅峰的四大皇者轮番开口消磨之下,沉默良久的慧空方丈终究还是选择了退让,“阿弥陀佛~~~”

  “太上道立派之地,我大禅寺自然有所了解,只是那里有阵法守护,外人不明要诀,纵是就在那山门之外,仅一墙之隔……

  却也难以发现太上道之所在!”

  “若四位愿与贫僧共同立下互不侵犯之天道誓言,我可命人将诸位引至太上道中人出没的山门之外,至于如何进去……

  那就要看四位之手段了!”

  “可……”

  …………

  太上道,青石道台之上。

  叶凝思绪起伏间,原著对于此方世界练体、炼魂这两种修炼体系的描述,缓缓自记忆中浮现而出。

  此方世界,修炼肉身者,搬运气血,练皮、练肉、练骨、练筋、练膜、练脏、练髓,凝炼穴窍,可成就“无漏”境界的人仙,

  而人仙之中的巅峰者,一窍通百窍,可拳意实质,做到滴血重生、千变万化,直至粉碎真空,自身成就唯一的“真”,唯一的“空”!

  至于神魂之道却是褪去皮囊,驱物显形,附体夺舍,成就超脱生死的鬼仙,其后再借助天地之威,以雷霆煅魂,横渡九重雷劫,

  褪去至阴,唯存至阳,与宇宙虚空同体的纯阳境界,即是“阳神”。

  因此,修炼肉身之法开篇就讲:

  “武学乃坚固肉身,脱生死之道,绝非为了杀戮逞强。世间如苦海,肉身如渡海之筏。若肉身坚强,则能载人直达苦海彼岸。”

  而修炼神魂之法则讲:

  “世间如苦海,人之肉身如渡海之筏,然苦海无边,筏终腐朽,唯有神魂坚固,则可舍弃舟筏,以自身之力,游至苦海彼岸。”

  无论修炼肉身的人仙之道,还是修炼神魂的鬼仙之道,这两者最终的目的其实都是为了超脱生死。

  世间是一片汪洋苦海。

  人活在世间,肉体就好像是渡海的船只,而神魂念头就是船只里面的人。

  武道是讲究修炼肉身,肉身坚固,可以载人安全渡过苦海。

  而道术则讲究是苦海无边,船只肉身终将腐朽,不如直接修炼神魂,就好像是让人精通水性一样,这样就算是船只毁灭了,

  人也不会淹死……

  仅谈理念,这二者自然是相当高明的,可深究二者的体系,无论肉身又或神魂,本自一体,然在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间,

  却是割裂太过,非天骄又或机缘巧合,其实很难在修得肉身之道最高成就“粉碎真空”同时,兼具神魂之道最高成就——“阳神”。

  天地人,日月星,精气神……

  修“精”“神”二极而无“气”,本身又割裂过甚,或许,这便是这个世界的修炼之道,在臻至最后的彼岸之时,需要借助众生愿力的原因……

  在叶凝看来,修行之根本,在各人,在自己,在肉身心灵神魂,若是修到最后,

  不但自己无法臻至彼岸,甚至还必须借宏愿之力,背上此界众生,若不能完成宏愿,便无法超脱,甚至还会被困在红尘间……

  这种修行法,绝对有问题!

  “神魂、肉身……”

  道台之上,叶凝微微沉吟片刻,把握着冥冥中那一丝愈发接近的危机,最终还是放弃了深思其中究竟的想法。

  “时间不对,危机将近,还是先提升修为为好……”

  嗡嗡嗡!

  叶凝徐徐伸出手掌,掌指间光华交织之际,

  耳边忽然凭空掀起了阵阵清脆幽玄的铃音,那铃音既似徜徉在天河深处聆听到的河水咆哮,又似是穹顶之巅的大道低语。

  紧接着。

  叶凝掌上交织之光华间,忽地浮现出了一个通体绽放光芒的器物,幽幽暗暗,精雕细琢,辉煌神圣,如有众生万物在其内浮沉。

  太上道神器之王,永恒国度!

  刷刷刷!

  上一任太上道道主储存于永恒国度之中的丹药,此时一连掉出几枚,落于叶凝之手掌间,被他看也不看,便一口吞入腹中。

  此世肉身修行之道,在人仙练窍之前,都相当的简单,只要有足够的资源,吃的好、刻苦修炼,便是下愚资质之人,

  也能强行堆到先天宗师!

  昔日堂堂大千世界六大圣地之首,太上道道主所储存的丹药,自然非是凡物,此时那数枚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一道道药力洪流。

  自入腹之时始,便迅速开始扩散、滋润叶凝的身体。

  “呼~吸~呼~吸~”

  自太上丹经之中所得的灵龟吐息之法,此时与自大禅寺之中流传出来的牛魔大力法,一同被叶凝使出。

  初时那两大法门还略显生涩,但不过须臾光景,叶凝便自登堂入室,迅速窥见了法门中的神髓。

  呼~呼~呼!

  跃下道台,行至河畔,叶凝猛地向前一踏步,双拳如牛魔之角,一“角”顶出,同时气随拳吐,发出了一声声牛魔怒吼。

  一拳接一拳,从牛魔大力法到虎魔练骨拳,再到小天罡擒拿手……

  太上道所收集到的武道初期之修行法门,此时被叶凝一一使出、不断体会其中之神髄与奥妙所在,再结合自身不足,

  对这些法门进行微调……

  从普通人开始,一点一滴循序渐进,放在叶凝身上,不过约摸小半个时辰,他举手投足间,便于将诸多法门练入骨髓。

  此时的他,

  再不复先前那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而像是一尊真正的魔神,气血炽烈,拳动山河,练肉、练筋、练皮、练骨、练脏、练髓……

  此刻在他手上一同齐修!

  在足够资源的滋养下,叶凝全身的皮膜、筋肉、骨骼、内脏甚至是血液、骨髓都被他直接调动起来,随着他出拳而震颤。

  牛魔顶角、虎魔运脊、双龙抱柱……

  一种又一种法门在叶凝的手上逐渐走向融合,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完美的贴合自身,再配合太上道独门吐纳之法……

  叶凝的气血渐渐浑雄、炽盛起来,就如一轮初升的大日,逐渐自海平面升至中天!

  与此同时,拳头挥动,嘴中呼喝,练肉、练筋、练骨时,一道又一道的声响,此时齐齐爆发而出,混着炽盛的血气,

  一扫山中之冷清、落寞!

  一趟一趟又一趟。

  纵然是上一任太上道道主留下来的精品丹药,可在叶凝倾尽心力练拳间,甚至未能支撑过三个时辰,便被迅速消化殆尽!

  原本清静安宁的道观,此刻充满了炽盛的气血与浑雄如神魔怒吼办的声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