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75章:宙极太宇,人有三宝神气精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太始山脉深处。

  头戴高冠,身披道袍,一面容普通的年轻男子,独坐于潺潺流水之侧,一尊青苔斑驳的古老道台之上,双眉紧蹙。

  一本幽玄晦涩的古卷,轻轻横披于道人盘坐的双膝之上。

  古卷间,数千余文字以一座弥塞天地的宝塔与一尊永恒不动的古钟为中心,如有灵性般,逐渐演化出无尽辰星,烨烨生辉。

  呼呼呼!

  一缕缕微风发于无名,起于四进道观之间,逐渐呈迅猛暴风之势,以眉羽间冷汗津津的道人为中心,化作一团龙形气流,直冲九霄。

  空荡荡的山门内,似有无数鬼神低语,冥冥之中又有道音仙光奔涌,光暗交接,将为大阵所笼罩的太上道山门映衬的色彩斑斓。

  而在这其间,年轻道人的气息也变得愈发晦涩莫名。

  突然。

  如神圣莅临,又如鬼神喻令,一点莫名之气度,渐渐自道台上年轻道人眉羽间向外逸散,止住了狂风,定住了空间,威势赫然!

  唰!

  紧蹙的眉头松开,冷汗干涩。

  道人平静的面容上交织着一丝既在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之外的神色,旋即,他刷的睁开双目,一点电光自其眸中一闪而逝。

  在知晓穿越世界之时,叶凝便已隐隐有所猜测,在阳神世界,自己之身份,十有八九可能与太上道有关,果不其然……

  此身之道号名为神机,目前堪为太上道之主!

  唯一出乎他之意料的,则是此身赫然处在阳神开篇数百年前,大周开国之际,太上道主梦神机第一世身初出道之时!

  “太上镜……太上道……太上……”

  年轻道人那亮若点漆的双眸间迅速掠过一抹晦涩,旋即,他轻轻呢喃着从此次穿越中所得之猜测,道人那白晳平凡的面容上,

  忽然泛起了一抹极淡的笑意。

  “太上,太上道,玄都,楼观道,太上镜……嘿嘿!太上!”

  自叶凝此世踏上穿越诸天世界之路以来,每到一方世界,他所得的收获及获得的传承,必然都与那位太清天尊有关……

  要说【太上镜】与那位有过太上之名的太清天尊毫无关系,莫说叶凝,恐怕三岁小孩不会相信!

  太上镜……太清天尊……

  虽然不知这期间究竟蕴含着那位大佬的何等谋划,可叶凝的心中,却是因此长松了一口气。

  毕竟,相较于他人又或者那位穿越者太上大天尊,叶凝私以为,还是那位天尊“无为”之“人品”,更值得让人相信……

  更何况。

  那位乃是大道之主宰,万教之宗元,万全万有,以他的身份,无论是何等谋划,对于叶凝这等小蚂蚁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

  ……

  定心回神,叶凝那清淡平静的眸光,再度落于这一身份之上,“太上道,神机道人……”

  说起来,阳神中梦神机自出道之后到大千之子与易子诞生之间的这三百年间,倒也可谓是气运鼎盛的一时之主角。

  就叶凝自自己先前所融合的记忆中得知,这神机道人原名赵玄,本是乱世年间一无名书生,约摸半年前,那赵玄本在家中读书。

  某日夜间,忽有邪魅进村,屠掉了赵玄全村老少亲朋,在那邪魅要诛杀赵玄之时,

  一道宛若鬼魅般的人形虚影裹挟着一座烨烨生辉的小型宫殿,自天外降落,恰巧将那邪魅砸得重伤遁逃后,落到了赵玄头顶。

  那人形虚影本是一名修行者重创后逃走的残魂,只是在其与那邪魅的碰撞间,残魂耗尽了余力,最终直接泯灭,

  而其身上的异宝则在将赵玄砸晕后,那伤口处流溢出的鲜血,在其昏迷过程中,渐渐与那无主之异宝结合,滴血认主。

  因此,第二日,

  赵玄自朦胧间醒来后,不但得到了一件已经认主的强大异宝,更是获得了那那修行者残魂溢散后的一团无意识的纯净能量……

  虽说那宫殿状的法宝并非是杀戮之宝,不能一蹴而就的增强赵玄之实力,可那团神魂能量,不但化作了赵玄修行之初的资源。

  顺便的,他还从中得到了那修行者的诸多记忆,其中,那修行者修炼功法之记忆,自然也在其间,为他所洞悉。

  这一下子,最上乘的修行之法、护道之宝两全,一代天骄的崛起之路,就此开始!

  叶凝此刻,观他在此界的他我化身之记忆之感,绝非虚妄。

  那残魂、异宝、功法记忆,本是当今修道界,六大圣地之首太上道道主与太上道镇门之宝,永恒国度,以及太上丹经。

  此世太上道之传承,最重要的莫过于一颗忘却一切情感的心。

  那无名书生赵玄,此时亲朋死尽,全村被屠,可谓是断绝了一切牵挂,彻彻底底的斩断红尘……

  在这世间,再没一个比他更适合修炼那等绝情忘情之法门之人!

  更别提暗中还有邪魅窥测,那赵玄急需修炼此等法门报仇……

  如此,以求生、报仇之心为动力,再加上充足的资源、法门与宝物,在修行、杀人报仇、寻找那邪魅背后黑手、以战养战的过程中,

  赵玄自可迅速蜕变、成长,最终成为横跨天下三百年,主宰世间兴衰的太上道主!

  有这等奇妙境遇。

  说他不是这一时代的天命之子,恐怕都没人敢信!就是此刻的叶凝,也不信!

  要知道,在叶凝刚刚回溯此身记忆之时,那太上道前一任道主的神魂,就那么恰如其分的在最后一刻间灰飞烟灭,

  化作一团能量流入赵玄之身,连一丝一毫的残余都没有留下!

  此外,那堂堂镇压太上道十数万年之气运的神器之王,永恒国度,在被赵玄血炼之时,几乎没有遇到半点困难……

  仿佛此物自前世就是他的宝贝、此世再度取出祭炼一般,在赵玄昏迷、血液融入其间不过刹那光景,便径直认了他为主!

  还有,那老者神魂最后遗留的部分记忆,就那么恰如其分的留下了所有关于修炼功法,以及当世之混乱局势的记忆……

  甚至是,赵玄这一小小书生在尝试修炼太上丹经之时,竟是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困难,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在武道和神魂之道有所成就!

  ……

  如斯种种,若仅有一次,那还可以说是巧合。

  可赵玄在碰到那太上道上一任道主之残魂后,气运勃发,接二连三的发生“巧合”,那就不是“巧合”这两个字能够解释得了的了!

  叶凝不以天眼观气运都知道,此身之气运必然已成华盖,通天彻地,于当今之世,绝对是气运最强最深最宏大之人!

  “大气运者,自有大灾劫……主角之路,仇家追杀、反杀仇家、收缴战利品,提升修为,如斯种种循环,可谓是家常便饭……”

  叶凝观此身之记忆,亦有如此之循环,且目前正处于收缴战利品,提升修为之环节……

  他不用想都知道。

  主角套餐第二次循环,十有八九已经成形,第二波敌人即便还没能找到太上道山门,恐怕也已经赶到太始山脉之外了!

  “数世修行,横渡五界,这气运之子,我倒还是第一次做……”

  叶凝眯了眯眼睛,面上似笑非笑,“虽说只有三百年气运,可对我而言,绝对已经够了……主角,这一世,我便来试试……做个主角!”

  那么……身为主角,目前应该做的是什么呢?

  大敌当前,修行并取得进步,想来应是此身此刻之第一要义!

  叶凝微眯着眼睛,低下头,看着双膝间铺开的太上丹经,其一字一句,跃然入魂。

  “太上之象,莫高乎道德;其次莫大乎神明;其次莫大乎太和;其次莫崇乎天地;其次莫著乎阴阳;其次莫明乎大圣……

  夫道德,所以可道而不可原也。神明,所以可存而不可伸也。太和,所以可体而不可化也。天地,所以可行而不可宣也……”

  先读罢太上丹经之总纲,紧接着太上道的武功道术,从最开始的炼肉、观想,一直到武圣开辟肉身穴窍、阴神渡过雷劫练成元神……

  一一出现在他眼前。

  灵龟吐息法、小天罡擒拿手、小天罡刀法、无骨柔拳、黄庭内景二十四神、日月十八尊神、丹田八十一种子神、太上元神……

  诸般法门,以叶凝此时之境界,再加之原身之记忆,可谓是过目即会,一看便懂,一想就精。

  依此世太上丹经之法门,叶凝直接忽略原身之修为,按照丹经图谱,先是观想出一尊古拙沧桑的铜钟,钟身之上铜锈斑驳,

  钟体沉重,浩大,厚实,洪钟一响,便是永不止息的时光长河在其下,也被生生定住!

  此后,叶凝又观想出一座九层宝塔,此塔为四方之形,象征着天地四方,其一出现,神光外显,便生生控制了天地四方之空间!

  此洪钟、宝塔,便是太上道中鼎鼎有名的宙极之钟,太宇之塔,也即是原身所观想的神灵。

  此二者,自是有非凡之神通,不过叶凝还有手段,能令其更进一步!

  叶凝借遮天之道,以自身自雷劫中所领悟出的的无始钟与虚空镜之奥义,填充于洪钟,宝塔之间,再参考无始钟与西皇塔之形状,

  深入而细致地摹刻、勾勒宙极之钟,太宇之塔……上下四方、古往今来,便这么交织一体,叶凝的神魂则籍此融入于其间,

  借二者之奥义,不断壮大、蜕变。

  以叶凝历数世之人生、境界,心性与积累早已足够,此时的他便相当于上古年间的书生,不修行则以,一修行便可直上雷劫七重天!

  因此,他在观想之时,甚至比当代天命之子的修行历程更加简单、完美,不但没有遇到任何瓶颈,更是没有留下一丝瑕疵。

  定神,出壳,夜游,日游,驱物,显形,附体等等境界,此时如水满则溢般,无有任何阻碍与外魔,尽皆一口气贯通。

  便是附体巅峰、鬼仙之前,困住了无数天才的生死屏障,在叶凝这里,却依旧是恍若无物般,被他直接踏破。

  “呯!”

  但听得一声只存在于有无之间的轻响,整个太上道山门之中,顷刻之间便吹起了一团带着丝丝缕缕光阴与空间奥义的阴风……

  这股阴风,虽然并未蕴有渡过雷劫后产生的阳和之气,可论其纯粹之“质”与远超凡俗的磅礴之“量”,纵是雷劫鬼仙在其面前,

  叶凝不用道术,仅用神魂一压,也能令之轻易崩溃为散乱的念头!

  如斯纯粹之阴气……

  此刻,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念头在剧烈波动,更有鬼哭神嚎之音响彻,甚至在强大的念头影响之下,虚空中浮现出无数异象……

  有一滔滔大河哗啦啦流淌,其卷起的浪花澎湃间,无数英雄、大世沉沉浮浮……

  一座九层方塔伴着一尊青铜古钟出现于那滔滔大河之上,方塔始一出现,便定住了空间,让那哗啦啦流淌的大河固定不动。

  “当、当、当……”

  洪钟之响,震动了古往今来,钟声一响,时间静止,钟声三明,那哗啦啦流淌的大河,竟是由下至上的开始逆行流淌!

  在那洪钟、方塔外,一颗颗星辰闪耀着不朽的光辉,围绕着二者盘旋缭绕,那些星辰,尽是太上丹经之中修炼出来的各种道术……

  此是化神能、守卫中央!

  渐渐的,一尊身披道袍的人影自其间走出,此人脚踏滔滔长河,头顶九层方塔,手上托着一尊洪钟,似乎超然与古往今来之上……

  那种感觉,

  就好像是从虚幻到真实,又仿佛是一个画像中的人、从画中走出来般,给人以无比的震撼,还有一种从无到有的造化生灭之感。

  玄之又玄,极度的非凡与神圣!

  “这个世界的修行,似乎有些特殊,不存在炼精化气这一环节……因此炼精、炼神之间的连接断开,只能化成两条不甚相通的路……”

  虽说此时并非春季,无有春雷令叶凝渡劫,化为雷劫鬼仙……可在成就鬼仙之后,叶凝数世之积蓄依旧在源源不断地转换为力量……

  只是,在成就鬼仙之后,

  肉身与神魂之间,由于无有炼气这一境界承上启下,二者越走越极端,越走越远,肉身、神魂于此刻,几乎完全割裂开来。

  如果说遮天世界的修行,修行到后来,可以滴血重生、一段神魂碎片重生……

  可到了这个世界。

  若是丢失了神魂,则肉身或许未必死亡,却无法重聚神魂;若是肉身遗失,则神魂可独立于外,不过却不能重塑肉身,只能行夺舍之事……

  此二界修行体系之间,相差的虽不过区区数字,可其间却有着天壤之别,以至于此界在神魂与肉身之修行上,虽有特殊心得。

  然一旦论及二界修行体系之优劣,遮天世界的以身为种法,绝对可完胜此界!

  “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

  叶凝凝视着太上丹经之上那一个个亮落星辰般的字体,眸中有着无限的凝重与深沉,“天之三宝日月星,地之三宝水火风……

  人之三宝神气精,三宝不全……”

  难怪此界难得超脱,便是此界纪元之子易子,在最后也只是无限接近于超脱而未证超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