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74章:太始山脉,富僧贫道一黄冠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千世界,太始山脉。

  雄伟宏壮,位于中州太康行省地带,连绵数省,号称“太始”的一座庞然山脉贯穿了南北,仿佛无穷无尽般,蔓延到视线尽头极远处。

  片片金光从云层里垂落,映照在那条宛如巨龙般的山脉周遭,将山顶那一层层皑皑积雪照的闪闪发光,壮观至极。

  太始山脉,地处中州,绵延数省精华之地,可谓钟天地之灵秀,得山河之地气,

  天下六大圣地,位居首、次位的太上道、大禅寺,这两大太古时代阳神留下来的宗门地址,尽皆是位于连绵无尽的太始山内。

  浩日东升,一轮红日渐渐至太始山脉外极东之处缓缓升起,映照在一面颇为庞大的山壁之上,一时间,巍峨磅礴之感,铺面而来!

  那是连绵山脉内的一座侧峰,其似乎被一把无形的长刀力劈而下,随后精雕细琢,化为了一尊坐卧在人间的宏伟巨佛之像。

  随着韶光流逝。

  一轮红日自远方缓缓升至佛头之后,于近处望去,便仿佛那尊大佛脑后的一轮神环般,恢宏璀璨,极尽绚烂、普照大千!

  ……

  太始山脉,云层之上。

  此刻,四个气息不定,正四分而立,似在对视、又如同在沟通般,头上尽皆戴着皇冠的人物,遥遥望着那宏伟而神圣的一幕……

  望着那近乎山峰大小、沐浴在无尽金光中的巍峨大佛……

  纵然这四人之身份明显极度不凡,可此刻却也不由自心中大感震撼,将一整座山峰雕琢成一尊栩栩如生的大佛像,这是何等手笔?

  又需得耗费何等财力、人力?

  这里,果然不愧是有神州之称呼的中土,目前天下六大圣地之首的大禅寺!

  四人那带着震撼与惊叹的目光向下扫视,在浩大如巨灵神人的佛像脚下,还设有一尊宽广的平台,其内人群涌动,乍一看……

  绝不下成千上万之数!

  只是,在那佛像之前,

  纵然人群数量再多,可落在天空四人的眼中,却也不过是几群细小的蚂蚁,连那尊浩大佛像的脚趾都未能登到!

  “喝!哈!”

  佛像脚下的宽广平台上,那成千上万的武僧,此刻缓缓动了起来,在那广场之上纵横跳跃,演练武学,吼声直震云霄!

  “当今六大圣地之首的大禅寺,果然名不虚传。”

  云层上的四尊皇者中,一位头戴平天冠,串串珠帘垂落眼前,气息如有无穷无尽战争杀伐之意的男子,突然缓缓出声。

  他那冰冷的话语间,

  似乎带着一种浓烈的血色洪流,如同海啸扑面,滚滚而下,一看便知是饱经杀伐、刚结束战乱时代的开国太祖一流人物!

  因此,他身下的王座,也极为特殊——那尊王座跟历代朝廷皇宫之中的龙椅,论模样看似毫无二致,金碧辉煌,九龙盘绕……

  可,

  不同于尽显祥和之意的皇宫龙椅,这尊王座四周黑云滚滚,翻腾的黑云之中,显化出各种异象。

  时而凝聚出一尊尊披甲持剑的护卫,时而变成两军交战的厮杀景象,时而化作尸山血海……

  方圆百里的浓密黑云之中,千万战魂英灵,无尽厮杀景象,漫天尸山血海,一层一层,一叠一叠,一片一片,无穷无尽。

  整个天空之中,随着王座之上的皇者心意,于其开口之时,不断演变出一片又一片的凶残暴戾,厮杀不休的修罗炼狱景象。

  见得此状,云层中的另外三尊皇者不由眉头微皱,但终究未曾开口,反而似对那戴平天冠王者先前口中所言的话语颇为赞同。

  即便遥隔云层,可四人身上尽皆有高深修为,对于地上之事自然看得非常清晰……

  那巨大佛像脚下的人,皆是穿着僧衣短打,有些还赤着上身,在那宽广的平台之上,做着大禅寺每日必做的晨间功课。

  他们一拳一脚之间,还伴随着声若雷霆的呼喝,直震得九天之上的云层,都被搅成了一团碎片。

  这些武僧的修为,

  纵是最弱者也已将肌肉练透,达到了武生的层次,而稍强一点的都是武徒乃至武师,甚至还有几个练到脏腑的先天武师领头督促。

  他们动静有序,似乎还参照着一种玄妙的佛家阵法,仿佛个个都是能以一当十的精锐,可横扫八荒!

  “好一个大禅寺!”

  如九幽魔域般的黑云,层层翻滚,逐渐收敛无常,戴平天冠王者掩尽眸中的冰冷与杀意,徐徐吐出一口浊气,而后冷然道。

  另外三尊王者闻言,彼此相视之间,眸中不由掠过了一抹笑意。

  当今之神州中土,虽大乱已定,可在眼下这三位王者眼中,大周之天下,恐怕远远不如大周太祖口中所说的那么安稳呢……

  至少,就如这大禅寺,便养了一只数以万计的武者精锐,可以一挡十,甚至挡百,只要这些和尚不愿意,恐怕改朝换代都是轻的!

  窥一斑而知全貌,这大禅寺已是如此之明目张胆的嚣张,怕是中土神州其余各地各大宗门、家族的情况,未必比大禅寺好得了多少!

  ……

  当下,四尊心思各异的王者,目光穿过那尊巨大佛像的背后,逐渐向那一重重占地百里之巨的山峦中部望去。

  在大佛的背后,几十座巍峨大殿依次耸立于山峦之间,尽皆金碧辉煌,一级级台阶将这些大殿错落分开,予人以连绵无止境的观感。

  此地之后,还有一眼看不到头的山林,乃至数十上百之数的九层佛塔,其内时不时流淌着金光,肃穆至极。

  东西南北处,每一方都建有三百六十间房舍。

  而那一座座巍峨殿堂,划分金刚殿、菩萨殿、香火殿……足足达到了七十二座之多!

  这一瞬间。

  那名立身西向,手持权杖、头戴白金皇冠的王者,恍惚间,只觉这大禅寺的恢弘气势,即便是有西域百国供养的自家神庙,

  都难以与之比拟!

  咚!

  咚!

  咚!

  就在此时,一道道晨钟巨响,忽地悠扬而升,传遍方圆百里。

  哒哒哒!

  那山内广场里,开始传来一声声马蹄奔袭之声,一个个小和尚驾着快马、提着灯火,朝着七十二座大殿外的巨大香炉奔去。

  钟声一响,声传百里。

  跑马点灯,燃香礼佛。

  这一幕幕,直看得四尊王者的面色,都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大禅寺……闻名不如见面,所言非虚啊……这等繁华,这般势力……”

  一尊头戴赤金色皇冠的伟岸男子森然道,“即便是身在火罗的朕,都有种毛骨悚然之感……冕下,是可忍孰不可忍……你可要小心哪!”

  平天冠王者面色愈发冷沉,声音如冰,“此事朕心里有数,冕下不必多言,朕觉得相较之于大禅寺,目前更值得注意的,还是太上道!”

  “此言在理。”

  最后方一人终于沉沉应答,声音铿锵有力的道,“下去吧。”

  四大王者略微沉寂了刹那,最终还是以头戴平天冠王者为首,依次降下云头,缓缓落到那山峦大佛前,巨大的武僧广场之上。

  四大王者脚下的青石岩板,坑洼至极,似是常年累日被无数武僧练功践踏,不成样子。

  而他们这一落地,那近乎上万之众的武僧,便同时看了过来。

  “阿弥陀佛,来者何人?”

  “有一个好像是周太祖,另外三个我便不知道了……”

  “周太祖?唔~~~与他同行者,莫非也是雷劫鬼仙?”

  “收声,且看首座怎么说便是!”

  此刻,一万多武僧目露惊异的齐齐看向四大王者,连手上的晨练功课都不由逐渐慢了下来,一个个交头接耳,好奇地互相询问。

  他们一边细声出语,一边盯着四大王者打量。

  便在此时,大周太祖眉头一皱,淡淡的喝道,“慧空方丈可在?故人至此,还望一见!”

  慧、觉、印、性、精,这是这一代里,以大禅寺方丈为首,向下排出的僧人辈分。

  呼呼呼!

  此刻,大周太祖那冰冷而森然的话语,裹挟着一股饱经征伐而来的滔天杀气,倾刻间顺着广场上逐渐兴起的微风,弥散至四野八荒。

  轰轰轰!

  瞬息之间,广场上数以万计的僧人在这一道杀气下,只觉毛骨悚然,浑身冰凉,就是眼前的视线也在这一刻从他们眸中消失!

  偌大的广场,巨大的大佛神像,每日共同习武的僧友……

  尽皆在这一刻,在那一刹那间化作虚无,天上地下连带着他们周身,通通变得空空荡荡!

  无尽残暴,凶残暴戾如同修罗炼狱般的气息,便逐渐自这空空荡荡的寂静中弥漫开来,令天地震荡。

  “不好~~~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怎么回事?!”

  此刻,上万武僧惊恐得瞪大了眼睛,额头上尽皆冒出了冷汗,浑身肌肉筋骨都拿捏不住,连气血都开始紊乱了起来。

  哗啦!

  如见着未明之大恐怖,在巨佛神像脚下的广场之上,喧嚣声、惊慌语,霎时间接连而起……

  铛!

  铛!

  铛!

  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一声声宏大神圣的晨钟再次腾起,上万僧人只觉眼前霎时一闪,周遭一切景象便恢复了原状。

  入目所见,哪里还有什么万物成灰,自身被放逐于永恒黑暗,血刃临头?

  “咕咚!”

  一时间,上万僧人只觉得唇干舌燥,当其再看上大周太祖之时,眸中不由掠过了些许恐惧……

  即便他再未动手,可仅仅只是看着对方,他们便忽觉背脊生出津津冷汗,一股惧恐至极的寒意,从脚底涌上头顶。

  互相对视时,众人皆是看到了各自眼里的惊惧与恐惧。

  “陛下,以你之身份修为,何苦为难我大禅寺的几个小小武僧?唉……四位,过来吧。”

  苍老干涩,却又令人心生安宁的话语,顺着袅袅青烟逐渐自大禅寺主殿向外飘出,其音温和平静,又充斥着大圆满大智慧大安定。

  铛!

  那一缕禅音飘散,便如天穹上的莹润圆月垂下月华,似能唤醒世间迷离失路之人,将其从茫茫苦海里救起,接引到西方极乐之境。

  随着禅音飘至神像脚下的广袤广场,那一个个满身大汗的武僧心中先前升起的诸多魔念,便如被一把拂尘扫尽尘埃般,灵心通透。

  “方丈。”

  万余武僧于此刻同声合十,霎时间只觉得脑海里忽地一空,浑身暖洋洋的,一切繁杂、惊恐之魔念,尽皆于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

  太始山脉核心深处,碧郁葱葱,灵机浓郁。

  哗啦啦~~~

  清风徐徐,泉水流淌。

  一泓清泉自太始山脉深处缓缓流出,百汇成河,弯弯曲曲的由莽荒原始区域经过一座古朴道台、四进道观,流入一处长青松林。

  松林内,十数来间静庐、精舍此起彼伏,位于松林各处,与外在自然环境完美结合,恍若一体。

  一缕缕引地气、连天机,凝练至极致的白光,以四进四出之简朴道观为中心,将其方圆八百余丈尽皆囊括、庇护在内。

  天上地下,无所不包,无所不纳,处处隐晦,玄妙,自然到了极致,令人难以琢磨,分不清这是后天造就还是先天生成的……

  太上道——

  护宗大阵!

  方今之大千世界,有六大圣地,除此处外,诸圣地虽未必皆如大禅寺一般辉煌气派,却也各有锦绣繁华之处。

  唯,名冠天下的太上道,可谓是简单朴素到了极致,仅一处四进四出的道观,以及十来个依山傍水建的简单精舍……

  这般场景,莫说与同为圣地且同位于太始山脉之中的大禅寺相比了,便是相较于太康行省一般的富户人家,也颇有差距!

  更别说如今的太上道内,除了一位端坐于河畔道台之上闭目修行、头戴高冠的年轻道士外,十几间松林精舍内尽皆空无一人!

  便是寻常人家也会有几件的摆设,只要能搬走、拿起的,整个太上道内外,而今尽皆无一幸免……

  昔日堂堂六大圣地之首,如今看上去,着实有些……破败!

  甚至,像个……破落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