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70章:帝主金乌,浩瀚劫光星空动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等威势的准帝劫?!”

  人族古路的尽头,终极天路第一关外……

  为一众追随者拱卫,已经于漫漫星空之中创下一番伟业的帝主,此时端坐在一辆辇车之上,侧目东望向宇宙八荒,心中一时惊愕。

  如此恐怖的准帝劫,此刻却还只是前奏,那待其发展到巅峰之时将会何等浩大?渡劫者是谁?天资又会何等妖孽?

  帝主座下,拉着辇车的九条老蛟龙,每一头都散发着极其恐怖的气息,此时似是感应得帝主心中震撼,开口咆哮之际,龙吟震天。

  “我主?”

  辇车外,帝主麾下的几位大统领眉头一皱,当下进言道,“不知渡劫者何人,可否纳入我神庭麾下?”

  帝主蹙眉,一座帝塔隐约于其顶上徐徐升起,似真似幻,“渡劫之人,应该是那个古路第二关、道之源主动相投的后来者……”

  “原是此人取了那与您有缘的道之源……我主,昔日时机未至,今日羽阳愿替您走一趟宇宙边荒,将那道之源取来献予我主!”

  几名大统领中,一名金发金甲的壮硕年轻男子闻言,当下立即上前一步,拱手向着帝主拜道。

  “可!”

  帝主收回眸光,先是看了一眼那寂静的雄关,城墙高大,没有光泽,像是很久都没有人出没,唯有数十根石柱一字并开,巍峨迫人……

  复又看着眼前雄姿英伟、快要踏入准帝二重天的金发大统领羽阳,帝主沉吟了片刻后,忽然取出一座禁器玉塔。

  此塔高三十三层,由九天蓝玉炼制而成,其每一层之中,都有丝丝缕缕的玄黄之气垂落而下,蓝的炫目,晶莹璀璨,刺人双目。

  “此塔乃是我以炼制永恒之塔的余料,再辅以九天神玉炼制而成,其中蕴有我一击之力,你要灵活运用,若是可以的话……

  可将此人纳入我神庭麾下,则我神庭,必将多一大将矣!”

  “羽阳明白。”羽阳准帝闻言,顿时肃然高应了一声,随后才以双手接过玉塔,将之收起,转身急速向着叶凝渡劫之所遁去。

  帝主微微含首,旋又睁目再向雄关望去之时,其眸子中忽然射出一抹冷冽的剑光,沉沉轰击在那缭绕着混沌气的雄关壁垒之上。

  “轰~~~”

  但听得一声闷响,紧闭的大门前忽然出现了一座巨碑。

  它无声无息的显化,透发出一股让所有人都颤栗的气机,隐约间有阵阵大帝的波动在扩散,顷刻间便化解了帝主的攻击,慑人心魄。

  石碑高耸入云,巍峨磅礴,正面如晶莹的镜体,光泽流动,可倒映出人的影子。至于四角以及侧背面,则很暗淡,

  非常古朴,与普通石质没有什么区别。

  “我主,这晶碑既是挡在门前,想来这条路应当还未开启。”

  帝主麾下一名熟知此地的老臣,详细的介绍了这座雄关的来历,以及这里所需要注意的一切。

  天路从不会过早开启,按以往的规则,它会等待这一世多数试炼者出现,给他们足够的时间。

  在此前,雄关紧闭,无法打开,那面晶碑会挡在城前,来到这里的修士只需刻上自己的名字,留下真身印记。

  日后,一旦雄关打开,无论你在哪里,都会有一座神门出现,让你选择,晶碑留名者只需一步迈出,就可直达这里。

  顿了顿,那名老臣又道,“除却可做传送之效外,晶壁对于修士来说,还有一种特别的意义,即,走到这里者,均可证明——

  其为本族最强的几人!

  晶壁题名时,也就意味了一位绝世强者的诞生,可以横行一域,于一族内将要成称尊了!”

  那名老臣话音刚落,帝主虽是还勉强保持着面色未变,但其麾下之一众追随者,却是纷纷露出了喜色,个个满目欣然。

  留名晶碑,这可是很多修士一生的梦想!不谈帝路,单只在此题名就足矣,这代表了一种认可,更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他们虽未能做到这一步,可他们所追随的帝主能够做到……倒也不负他们这一路的追随……那初成的神庭之未来,有着这么一位帝主……

  更将会,光明无限!

  “恭贺我主,留名晶碑,日后定将仙途无量!”

  ……

  人族试炼古路。

  天兵古星,洪荒大山下,一座高台之上。

  那座高台极为浩大,宛若一块大陆漂浮在虚空中,璀璨夺目,有神火跳动,熊熊燃烧,其上竟还有强大的生命波动!

  高台上神火焚烧天穹,璀璨夺目,中心处有一枚晶莹剔透的金色神卵于其中沉浮,神卵之下,又有一尊大圣在此地沉睡、守护。

  此刻,似是听见了外界轰鸣数日,却依旧未曾断绝的浩大雷霆,金色的神卵中,隐隐染有一抹沾染了些许帝道威压的意念波动。

  下一刻。

  神卵之侧,那只如山岳般巨大无比、浑身黑羽闪烁乌光、流动仙辉、耸立在火焰中的火鸦,此时刷的一声,张开了一对可怕的眸子。

  巨大的仙台之上,那眸光如两道闪电,划破了天宇,震动八荒。

  只可惜,这头至少是大圣级数的火鸦实在沉睡的太久了,连身上都蒙尘了,纵使此刻神识复苏,眼眸如电,

  可一时半会想要做点什么,却非常的困难。

  …………

  宇宙边荒,死寂星域。

  “轰~~~”

  无比狂暴的天劫,

  在这方死寂星域中整整爆发了数日,纵是将此地所有的星辰都彻底劈做灰灰,却依旧未能攻破叶凝体外那层阴阳神域!

  无论是各种各样的雷霆劫光,阴阳、五行又或者混沌神雷……这一切皆不能阻挡叶凝前进之路,他的真身像是不朽不坏,

  他的阴阳神域更是万劫不磨,任那震动宇宙八荒、劈碎苍茫天地的盖世雷霆劈碎了一方又一方的星辰,却依旧不能伤他丝毫。

  反而是如泥牛入海一般,通通陷入那阴阳神域之中,无声的没入了他的躯体,被炼化成为精气,化为开拓轮海的一份力量。

  雷劫生灵。

  在这数日间也曾演化出九九八十一条青龙攻伐他,更存玄武、朱雀、白虎齐动,带着混沌雷霆演化的枷锁,要困锁住他的真身。

  只可惜,只待那阴阳一转……

  便有秩序神链从中飞出,绑在它们的躯体上,虽然是天劫演化出的,却仿佛是真实的血肉生灵,被神链束缚,随着阴阳转换,

  鳞甲破碎,血肉横飞。

  那些仙灵在咆哮,在挣扎,就像是真正的生灵,在恐惧着天劫中的那个人,然而没有用,待神链将它们锁困住后,

  那阴阳神域便仿佛化作了一口熔炉、将它们连皮带骨的炼化,化成本源的精华,而后被叶凝张口一吸,通通吞噬、

  并炼化为最纯粹的神力,继续淬炼第一秘境!

  这样平淡却又不凡的日子,直到某一日,终于迎来了尽头。

  “轰!!!”

  原本花样繁多却威力平平的雷劫之中,突然走出了一尊手握妖皇尺的绝代妖皇,其眼眸澄澈如银,杀气滔天,二话不说,一尺劈下!

  “妖皇雪月清!”

  此刻,纵然是叶凝也不敢大意了,虽然绝代妖皇只是天劫演化而出的存在,并不是那些可怕人物的真身,但,借其之道,

  以天劫之中数以万亿缕道痕交织,构筑虚幻的生灵,在这天劫演化的世界之中出现,每一个都有匹敌渡劫者的境界,

  有镇压古今未来之大气势!

  “斩!”

  黑白斑驳的古剑迅速自叶凝掌心以斗字秘凝聚成形,于虚空间画出一道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却又化神奇为腐朽的诡异弧线。

  下一刻,虚空寸寸破裂。

  漫漫劫海在剑下“哗啦”一声彻底崩溃,那玄妙的剑光带着连天地都难以承受的滔天杀气,直面向妖皇雪月清一尺劈来的银龙道痕。

  “轰~~~”

  似是远古的生命大星爆炸,无垠的诡秘虚空破灭,阴阳仙光漫卷,无尽清光迸射,黑白古剑与青金仙尺的交锋,震动了宇宙星空。

  无数的破碎的虚空与漫天碎片尘埃如琼霄洒落苍穹,似亿万道烟花齐放,仅绚烂夺目了刹那,便为一道如沸汤落雪的黑白剑光所覆盖。

  细密连绵的殛爆声中,一条银色的真龙道痕虽是鳞爪张扬,可却在那绵密的剑光中,不断被切割成一片片破裂的秩序神链,

  然后……彻底粉碎!

  紧接着,即便是那青金色的仙尺与白衣绝代妖皇,也不得不被那阴阳仙光破灭,并且向那雷海深处不断蔓延,势不可挡!

  一剑破灭了妖皇之投影后,还不待叶凝喘息片刻,雷劫海中,趁此机会,那一条条道纹所排列组成的大帝虚影,在这一刻……

  不是一两尊,不是三四个,而是一群一群的出现,每一个气吞山河,傲视苍茫宇宙,并立在那里,各个都是神威盖世!

  “轰隆!”

  在这一刻,整整十几尊大帝之虚影一齐动手动了,太阴、太阳、恒宇、虚空、阿弥陀佛……

  诸帝合力,一击之下,本就被毁的差不多的这片死寂星域,此刻连带着附近的数个星域,都被彻底打得崩溃成灰,震动了整个星空!

  “杀!”

  身缠着阴阳神域,手握着黑白古剑,此刻的叶凝没有丝毫的畏惧,先是避开这一波合击后,转顺便斩出一记十方大虚空。

  先是一道剑气直冲霄汉,紧接着,剑气吞吐,一化为十,十化为百,百化为千,千化为万……

  虚空之中,遍布着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剑气,按阴阳两仪生三才,再演化四象、五行、八卦等的不同组合汇聚成一座座小型剑阵……

  剑阵彼此交互,层层嵌套,无穷无尽,勾连天地之力,将那诸多大帝虚影围绕在正中心,旋即无量剑气腾空,如一条又一条大蛟,

  粉碎了苍穹,那凶煞的气息,刺入人的心魄中,杀意弥漫天地间,十方皆动。

  天地失色,风云变换!

  那通天剑气让天宇都在摇动,绝世杀伐之气机勾动了天地大道,从每一寸虚空、每一个角落,甚至每一个缝隙之中——

  同时攻杀向剑阵之中的十数位大帝虚影!

  “轰!!!”

  一声震破天地的巨响,仿佛是世界毁灭的号角,双方的交手在这一刻撼动了整方星空,即便只是一缕诸色混杂的余波溢出,也轻易……

  破灭了一方又一方死寂星系!

  连一缕余波都有如此恐怖之威,在那碰撞最核心处的剑阵,此时之状况,自是更加可怕!

  在那道巨响中,彻底粉碎的虚空,此时根本无以承载双方那可怕的攻击,这方死寂的星域内,此刻有无穷的混沌风暴起自于虚无,

  旋又充塞于天地,磅礴澎湃,摇曳虚空……

  “哧啦~~~”

  混沌风暴被撕裂,在三位分别托着古钟、仙鼎,魔罐,显得格外强大的大帝的带领下,诸帝撕开混沌,再度向叶凝杀去……

  漫天雷海之中之中,渐渐光芒四射,压盖人世间,无穷法则交织,雷电如海,汹涌澎湃,更有一声声嘶吼,恐怖滔天。

  一日一日又一日。

  即便是叶凝新蜕变而成的不朽道身,都被那些大帝古皇的攻击彻底打残了,白骨飞溅,黑白血闪烁着无尽的天地道纹,

  破灭了大片的雷海,洒满了整片星域!

  端坐在灵台之中的元神,此刻也主动顶着阴阳道镜杀出,曾创下过辉煌战绩,也曾被无始大帝的虚影一钟震碎。

  若非先得了者字秘,他的肉身、元神、证道之器在雷劫中可迅速恢复,并且籍此千锤百炼,越来越强,恐怕即便是他,

  也很难在这种劫难中,讨得到好处!

  不过,天劫之中的大帝身影虽然强大,但终究是有限制的。

  其最大的限制在于时间,其次便是天劫之中的大帝虚影只是具备那种战力,没有真正的智慧存在,只有最简单的死板智能!

  明了这两大限制,在最开始的硬碰硬、试试自身之战力后,叶凝很快便转换战斗方式,或是以智慧或是拖延时间……

  雷劫中的九日搏杀,总算艰难的过去,一尊又一尊的大帝虚影或是消失或是被斩灭,恐怖的准帝却,在那空荡荡的黑暗星空中,

  终于迎来了末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