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68章:帝路一堆骨,创经演法造化地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古路第二关内,所有老卒、修士,此刻看着接引使那威严而森冷的眸子,顿时不由浑身冰冷的打了个寒颤,口中立刻齐声高喝道:

  “明白~~”

  “很好,散了吧。”

  聆听着那震动天地的巨响,接引使顿时满意的轻轻含首,随即懒得搭理下方修士群体间的嘈杂,直接道了一句“将此地清理干净”后,

  便直接转身移步、跨越空间,回到了城主府内。

  ……

  “只手灭近乎圣人王境界的大统领……年纪轻轻修成大圣……这条古路恐怕又要不平静了……”

  “谁说不是呢,这位虽然霸道,可那位于瀚大统领背后,却也同样站着一位大圣人物,而且还是古路执法者、老牌大圣戚天大人!”

  “新生代年轻大圣与古路老牌执法者的大圣之战……可以想象,不久之后即将到来的那一战将会何等辉煌!这位玄都大圣若不陨落……

  必然将会成为我们这一辈、这个时代中的领军者甚至是象征!”

  被接引使遣散后的人群中,几位刚入城的年轻修士走到一起,一边游历古城美景,一边摇头晃脑啧啧赞叹,兴致勃勃。

  “踏上这条路才多久,同辈之中便已然有一尊大圣巍然临世,谁堪与敌?执法者?我们是否还有必要继续前行,成为他人的踏脚石?”

  持悲观说这句话的,是先前开口的几人不远处的一个苦修士,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便由英姿勃发变得无比沧桑,眸子不再犀利,

  甚至还有些暗淡,两鬓都染上了几缕白霜。

  一点清寒的微风萧萧而过,街道两旁的树木早已枯黄,乱叶飞舞,自有一种暮气与凄凉。

  “有这样的人在前头,成道何望?我决定了,就此退出……走上这条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突然有些思念,故乡安好否?”

  “真的……主动退出了吗?”旁边有人问道,带着同样的苦涩,显然亦是心有戚戚焉。

  “走了,留下来没什么意思,与我来自同一地的人都死了,只剩下了我。看不到一点希望,连我的弟弟都死了……”

  此时此刻,不只是他,便是其身侧一些听到他开口的修士,也不由有些默然,一种酸涩涌上心头,这是他们心中的不甘与悲凉……

  曾几何时,他们各自屹立于一域之巅,年少得志。可是自负的人们,在这里却尝到了败果,成为了另一批强者眼中的踏脚石……

  甚至,在刚刚那位眼里,他们恐怕连踏脚石都不配!

  落寞与凄清,在这一刹那,自那名苦修士开始,迅速向着这条街甚至更远处蔓延。

  在这条斑驳的古路上,走着走着,几人越走越慢,一座宏伟的酒阙,渐渐出现在前方。

  秋风起时,酒阙内,有女子在低唱。

  “我们是别人故事里的殇,如那凋落的叶,随风飘零,找不到方向。大帝路上,有我们的足迹,却不在天堂,

  只是那一抹凄艳的红,诉说着血的哀凉。马踏星空,伟岸的身,惊艳的战,射下神月,打破万古神话,筑一曲帝路辉煌,成为绝唱。

  那是别人的荣光,彷徨,迷惘,我们在何方,挣扎,寻访,帝路上一堆白骨注释了我们的凄凉。”

  歌声如泣,幽幽咽咽,随着秋风,伴着落叶,洒落古城。

  静静的聆听着那幽咽的凄语,酒阙外一个面目俊朗的紫衣年轻人突然大哭了起来,情绪失控,难以自抑,脸上带着不甘的泪水:

  “曾经的骄傲,一域无敌的辉煌,在这里算不了什么,被人无情的践踏。帝路争雄,那仅是少数几人的战场,对我们来说太过残酷,

  我们只是可悲的路人与死人。”

  此人此语一出,许多人都默然了,忆往昔岁月峥嵘,也曾自负,呼啸天地,气吞万里,可是走上这条路,许多人品味到了苦涩。

  “同行者、挚友、我的爱人,在这条路上,一个接一个的死在我的身前,可我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身体冰冷,失去最后一缕光彩……”

  又一人低语,充满了痛苦:“这里只有伤与痛,我再也不想忆起,今夜就走。”

  他此言一出,不仅是酒阙外的几人受其影响,便是酒阙中,亦一下子站起十几人,踉跄着下楼,去找此城的统领,

  要踏上回程,永远不再回头……

  才刚到第二关而已,就已看不到希望,因为一些修士清醒的认识到,仅这批人中就有一位他们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的大圣……

  纵观整个星空古路,胜过自己之人更不知凡凡,还谈什么未来争雄?

  随着一道又一道远去的凄影,这批试炼者中,只剩下不足五十人。

  余下的四十多人里,有人相信自己的潜力,认为只是境界不够,可以慢慢成长,最终成为神话。

  也有人只是为了磨砺,他们的目标仅仅是成圣、圣人王,尔后荣归故乡。

  人的志向与抱负各不相同。

  有人失落,有人露锋芒,性格不同,命运不同。在这个夜晚,留下的修士有人弹剑高歌,铮铮剑鸣动天地,热血斗志昂扬万里!

  …………

  这是一片苍茫大地,浩瀚壮阔,许多外界绝迹的太古异种在嘶吼,震破长空;一些药龄过万年的古药遍地皆是,药香芬芳。

  穿过那扇空间之门后,叶凝一如既往的没有注意任何外在俗物,无论是药王还是天才地宝、灵兽异种,都早已无法打动他。

  此刻,他微微合上双眸,以心印心,一步一步的用脚去称量这方太古道场,用心去感受那种磅礴大气,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在汹涌。

  这是一处非凡的妙土,烙印了诸般大道,其昔年的开辟者定然功参造化,对于诸多领域都有涉猎,若是能够悟尽其中的造化,

  定能够省却他很多的时间。

  力之道、时间、空间、天地阴阳……诸多法门,万般道统,尽皆内蕴其中,以一力贯之。

  “传说,这方太古道场是由一片混沌仙土演化而成的造化之地,非同凡响,而今看来,那混沌仙土演化之说,倒也不是没有道理!”

  叶凝徒步行走于其间,丈量过每一寸土地时,不由轻轻感慨。

  行走在这方道场内,不用费神,他便能轻易寻到许多道则,自身只微一参悟,便能迅速与天地交感,连万道都在与他共鸣……

  那无尽的法则随着他的移动,渐渐交织成一条条恐怖的秩序神链,击穿了山河。

  那璀璨的神链与他肉身相邻,让他看起来炫目无比,就像是一只仙凰,在仙域内振翅高飞。

  这个世界内,诸多凶禽猛兽都因他而颤栗,即便有圣兽出没,也都远远的对他避开了。

  叶凝此番进入这方太古道场修行,本就只有一人,后来那位接引使也一直未曾开放造化地。

  因此,纵然他于数月间便踏遍了这方太古道场内的每一块土地,心中积蓄了无数感悟,可却也一直未曾遇到第二个来自外界的修士。

  踏遍此方太古道场,悟山悟水悟大道,叶凝的脚步,最后出现在了山脉深处的一座高耸入云、足有万丈之高的巨峰下。

  此刻,在那巨峰之山根处有一道道仙光冲起,那赫然是一口古洞,洞中充斥着元磁仙光。

  在山脉前,那雪白色的骨粉积了很厚,让这里成为一片名副其实的死亡绝地,可是那洞中的仙光却仍是这般引人。

  叶凝于此巨峰下浑然如无物般逐步深入,最后轻轻松松地穿过元磁仙光,甚至将其视做清风拂面过般,轻而易举的进入到了古洞内。

  数日后,做好一切准备的他,先将那元磁仙光弥散的尽头,化为了他的闭关修行之地,而后缓缓定了下来,由定生静、静生慧……

  修自己的法,走自己的路,不问世事,只是体内时不时的传出诵经之声,几大秘境一同发光。

  自踏上这条古路以来,数方造化地的所得以及几世的积累,早已令他沉淀的无比雄浑,而今就剩下最后一步,开创自己的路了!

  而对于自己未来将要行的路,叶凝其实很早以前便有所思索,因此在仙剑世界合道之时,他便已然摸索出了路的方向与大致的步骤。

  ……

  端坐于曾有过“仙洞”之称呼的古洞尽头,几株古藤,枝叶稀疏,但每一片都剔透闪烁,仙光蒸腾。

  在那千丝万缕的仙光下,随着时间的流逝,叶凝显得愈发超然,整个人像升华了般,愈发平和,无数的经文、秘术渐渐于心中流转。

  若说昔日他以太上八卦炉练的是“体”,那么现在,他便是要以法则为火、百家经典为引,阴阳为药,炼独属于叶凝自身的天经!

  “太古恒一,混沌寂寥,阴阳相衍,道化无穷。”

  道无形、无体,包罗诸天,不可真正具体的描述出,宏大而又无处不在,不可捉摸,人之参悟便如盲人摸象,仅是“道”的部分演绎。

  自踏入修行之路开始,百数余年,叶凝对道的认知与演绎谓谁?

  唯属阴阳!

  何谓阴阳?天地、日月、雷电、风雨、四时,以及雄雌、刚柔、动静、显敛,万事万物,皆分阴阳,属其演绎。

  道宏大而不可知。

  人之所谓的诸般大道有相生相克,相反相成,亦是一种阴阳的表现。若如此,时间为阴,则空间为阳;力之道为阳,则太虚为阴……

  叶凝所以寻求的阴阳绝非常人眼里所谓的太阴太阳,当然,从起步而言,这是他的第一步,可就总纲而言……

  他所修的阴阳,却是一种形而上的概念,将天地万道都归于阴阳统领,万物归于二,而二生万物,成就自己的道!

  此刻,有风渐渐呼啸,仙洞元磁波动,天地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但这种变化本身却是永恒不变的,变与不变,亦是阴阳!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叶凝端坐在灵根之下,此时默默提炼着自身对于阴阳的阐述,再借鉴百家经典之精华,以道德经为参考,深刻的与天地万物融合,

  超越了物我两忘,渐渐臻至忘我两在的境界,一篇天经逐渐在他心中渐渐绘出雏型。

  一篇篇经义,一个个古字,随着叶凝的悟道而跳脱而出,围绕着他旋转,将这里化为了一片道土。

  远远望去,那一个又一个道字密布于虚空中,像是金属铸成的,灿灿生辉,充满了繁复的奥义,将他衬托的超然如仙。

  一道太清气忽然自他顶上囱门生出,演化为一方玄妙自在的太清庆云,庆云中,穷尽叶凝之智慧与天地之法理的文字逐渐浮现,

  叶凝所知、所修过的古经,于此时都在轰鸣,像是一又有一个道身在诵经,将其浓缩为一枚枚文字,逐渐升入庆云之中。

  此刻,所有的经义于庆云中不断的交融,不断的融汇,排列、重组……最终,所有经文奥义糅合在一起,演化出终极道统。

  属于他的路,属于他的道,他所开创的古经,在一步一步的成型,书写就一篇锦绣文章,与众不同,于此时化作一柄盘古开天斧,

  随着叶凝天与地合,人与心合,道与念合,法与理合,形与意合,力与身合……

  由无数经义汇成的大斧蓦然劈下,于轰然震动间,生生将那庆云一分为二,阴与阳相互转化,易与不易具在。

  轰~~~

  天空低沉,古界无光。

  无穷天地精气倒卷,形成了巨大的风暴,那元磁仙洞便仿佛神魔鲸吞天地之口,一口将外界造化地的精气与元磁仙洞之中的精粹、

  通通吞噬、炼化得一干二净!

  一面鲸吞天地,一面演化道土……

  叶凝的每一个秘境都在发光,传出阵阵道鸣,磅礴大气,璀璨夺目,其所立足之地,更逐渐向外衍生出无穷阴阳二气。

  循自身之道,演天地之法理,那深微玄妙的阴阳仙光,生生将元磁仙洞转化为太极阴阳交汇之处,以叶凝为中心,天与地完美分割。

  霎时间,

  随着随着锦绣文章的破而后立、太极阴阳之道土的成形,天地间风雷大作,电闪雷鸣,异象纷呈、频出,上苍像是有感,

  因此而震动!

  整个太古道场之中,有诸般的异象随之出现,无量道音震世,似乎有三千神魔诵经,其音超越一切,最终汇成一股大道洪涛,

  席卷古今,甚为罕见!

  什么黄钟大吕,什么佛门禅唱,什么古神念经,什么谪仙祈祷,什么众生祭祀,什么鬼哭神嚎……各种古音齐鸣,

  交织在过去、现在、未来,跨越了宇宙洪荒,凝练在一起!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