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67章:翻掌灭统领,闭关造化地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统领于瀚一声呵斥,传遍半个古城之际,不仅给叶凝扣下了一顶大帽子,更是锵的一声,自背后升起一杆圣旗,威势浩荡,

  吞天纳地,猎猎作响。

  显然,叶凝先前的手段令他生畏,故此祭出圣旗,守卫自身。

  “不过几只蝼蚁,因羞愧而死,与我无关,怎能算到我头上,说与人族星空古路为敌?”

  叶凝第一次将目光移向此人,冷然开口之际,自有一股凛冽之气势与无敌圣威震慑人心。

  “胡言乱语!城中的兵士为人族立功甚多,何其无辜?你这个狂徒竟敢无故杀戮城中的兵士,接引使不会容你,必会亲自出手镇杀!”

  大统领大喝,声音如一道雷电,划过长空,冲向城主府方向。

  显然,他要请动接引使,让他出来主持局面,因为他自己根本看不出叶凝之深浅,甚至隐隐有惊寂之感,故不愿亲自动手,

  而是一如既往的、要借助规则杀敌!

  “呵呵,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况且,就他们,也配称作保卫人族圣城的兵士?”

  叶凝冷笑一声,当下也懒得再与此等卑鄙、胆怯之小人废话,当即右手向前,不尽阴阳二气交织如龙蛇之际,轻轻向那大统领按下!

  “轰!”

  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以阴阳二气汲取无尽精气,于天地间凝成一只弥天大手,自高天向着大统领于瀚一掌抓去。

  此刻,在那弥天盖地的阴阳巨掌下,大统领神色一变,忽觉自身的视线乃至空间与时间都在不断的扭曲,

  逐渐深陷入那只弥天大手垂落的阴阳二气中……

  “请接引使出手,镇杀此獠。”

  一声急急暴喝震破长空,当大统领于瀚发觉自己被人摄入领域,即将拿捏在掌心之时,其先前所祭出的那杆黄金大旗,

  立时铺展而下,圣威滔天之际,旗面铺天盖地,内蕴日月星河,宛若一片真实的宇宙苍空压落。

  这是一杆黄金圣旗,所用材料让大圣都要羡慕,是以星河神砂炼制而成,极度的不凡。

  这种东西很难采集,宇宙星河虽然无尽,但是也不知要游历多少星域才能收集到一两神砂,这是星辉凝聚而成的顶尖宝物!

  黄金圣旗猎猎作响,并非都是此物铸成,还有其他物质,一缕缕气息溢出,重若亿万均,压的整座古城都像是要崩塌了。

  但在那弥天巨掌下的黑白领域中,却如深陷浆糊,一举一动,尽皆艰难、缓慢之极,任那圣威滔天却无法冲散阴阳二气!

  在这一刻,无论是入城者,还是城中原本的居民……

  此刻心中都充满了震撼,事情都演变到这一步了,无论是叶凝的实力还是接引使至今仍然没有露面,都令他们心中充满了震惊……

  首先,很显然。

  叶凝的修为远在号称可与圣人王征战的大统领之上。

  其次,那接引使似乎也对大统领等相当不满,不然不会坐视十几名兵士被人斩杀,连大统领于瀚,都陷入如此之绝境!

  “轰~~”

  巨掌继续下压,其垂下的阴阳二气之威能也愈发恐怖,那铺天盖地的星河之力根本不能与之抗衡,只能节节败退,勉励支撑……

  而阴阳气则愈发雄浑,在其之赫赫威势下,所有圣气都被冲散了,逆卷而回,倒冲向大旗内,那是一片广袤的星域,是一个无垠的世界。

  “杀!”

  大统领心中危机感大盛,此时他已被困在那绵绵不尽的阴阳二气之正中,根本看不见外界,只能一面向接引使大声呼救,

  一面狂催神力、猛烈摇动大旗。

  “轰!”

  在那黄金旗面中,一颗颗古星出现,而后冲了出来,缓缓旋转,凝结成一方场域,不断将那恐怖的阴阳二气分而化之,随后抵抗在外……

  众人骇然,就在这一瞬间,漫天古星磅礴,压满了天穹,强行隔开阴阳天地,为大统领创造了一方安全世界,却也离他们很近……

  不同于自身威能被完美收敛的叶凝,一股来自大统领的浩大威压出现在人们的心田,难以抗拒,这是黄金大旗冲出的古星之威!

  喀嚓!

  一声声碎裂的声音不断传出,随着巨掌压下的势头越来越强,那一颗颗古星逐渐难以支撑,不但在虚空中炸裂,

  更令整面黄金大旗都抖动起来,像是要瓦解!

  大统领于瀚变色,他再度祭出了一件龙蛟剪,使之化成一片炽盛的仙光,一道真龙与一道蛟龙交叉在一起,向阴阳二气剪杀而至。

  激烈的大碰撞发生了,龙蛟剪一剪剪开阴阳气,逆天向着遮天巨掌刺去,黄金大旗则电闪雷鸣,垂落下万道星河,

  茫茫如瀑布,雄浑如太古九天,将大统领彻底覆盖,完美守护与中心,震得每一个人气血翻涌,简直要将这个地方淹没了。

  这是一种天地异象,骇人心神。

  然而,就是如此利器与圣旗也远远无法与那只大手抗衡,众人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巨掌落下之时,龙蛟剪第一时间被拍成了漫天齑粉!

  紧接着,一条条星河于巨掌下崩碎,化成璀璨的星辉,随后,哧的一声碎响发出,整面旗帜彻底炸裂,漫天异象都消失了,恢复了平静。

  玄天的手段太过精微玄妙,纵然是在这样灿烂的战斗中,圣城的大地上仍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大统领于瀚也未曾死去,只是被那巨掌的拇指与食指,轻轻捏在虚空之中,如捏着一只虫兽般,丑态毕露,简简单单。

  “你在人族圣城逞凶,就不怕古路上的执法者降临,将你斩杀吗?”

  大统领脸上阵青阵白,身上裹着一身紫铜战甲的他,此刻就好像一头紫色的虫子,在成人的两根指头间不断挣扎、尖叫,

  似乎想要从那两根手指间苟全性命,可无论其挣扎的何等剧烈、付出何等努力,终究都只是梦幻泡影,可望不可及。

  此刻,在外界的众人看来……

  这位昔日声名赫赫,于此城中威严甚深的大统领,此时在那两根手指间,却是显得那样的不堪、可笑,简直威风扫地!

  然而。

  身在局中、竭尽全力挣扎的大统领,却是根本无法察觉外界众人的想法,更不知他人对自己的目光,渐渐由尊敬变为了讽刺、不屑。

  “放过我!我这一脉与古路执法者戚天大圣相熟,放过我,我可请大圣恕你无罪,甚至,以你之天资,在我的引荐下,

  你一定能获得戚天大圣的庇护,在古路上获得天大的造化!”

  大统领体内神力沸腾,那狂暴的力量在震碎周遭虚空之间,自身的肌肤、毛孔也是寸寸崩裂,只可惜,即便如此……

  那两根巨大的手指,却仍然如神金仙铁一般,万劫不磨,任其手段通天,却始终无法逃出叶凝演化出的遮天巨掌。

  “大圣?戚天?庇护?人族古路已经肮脏如斯了吗?上下勾结、私相授受,施以阴谋篡夺试炼者的造化……人族古路,简直不堪入目!”

  叶凝冷笑一声,无畏无惧,亦不将大统领于瀚那半是威胁、半是诱惑的话语放在心上。

  那两根如神金仙铁般的手指,此刻微微用力一捏。

  顿时——

  “啊~~~”

  于瀚惨叫间,其苍白之神色迅速由狰狞、怨恨转为了坚定,“你不肯放过我,那就一起死吧!”

  刹那间,一仲形体不稳的兵器出现在他的掌中,被他催动,直接向着叶凝打来,这是一件禁器,有古圣巅峰的力量,

  足以毁灭一般的圣人,就此在星空之中炸开!

  “轰!”

  仿佛要灭世一般,毁灭性的波动传出,一场剧烈的大爆炸,除却那恍若神金铸就的手掌,依旧万劫不磨、不朽不坏外……

  方圆十万里的空间像是毁灭了,归回到了原点,无量的神光绽放,化成美丽的光雨,飞向四面八方,这是一场盛世烟花下的大毁灭!

  肆虐的神能,似乎阻挡住了叶凝的目光,而那位大统领于瀚,则趁此机会燃烧精血,化作一道血光,疯狂无比的向宇宙之中飞遁。

  “心机不错,可惜……实力太差!”

  叶凝淡然开口,这位名为于瀚的心智倒还算是不凡,先是故意激怒他,以那些兵士的生命、想借助此城之规则来对付他。

  后被擒下,发现本城接引使对他很不感冒后,他没有试图用这件圣级禁器来攻击他,而是直接引爆禁器、借机向着宇宙外飞遁……

  如此几番施为,虽说让他的活命之机变大了不少,可,在这个实力至上的世界,纵然他奇谋通天,也不过是叶凝一巴掌之事罢了!

  “轰隆隆!”

  一只弥塞虚空的巨大手掌,此刻极速划破长空,后发先至的将那一缕血光擒拿在掌中,强行搜索其记忆,而后,掌心阴阳二气一绞……

  根本不待他再挣扎,再以种种手段取笑他人,便连带着肉身与元神一同被阴阳气绞碎,于那巨掌之中彻底魂飞魄散,冰消瓦解!

  “本城接引使贺鸣见过阁下,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时至此刻,伴随着一道苍老的声音,本城接引使终于出现于广场上,其脚下是一片血迹。

  大统领与几位兵士最后残存下来的血泥都流淌在此,四溅的血迹触目惊心,接引使这个时候才出现,显然说明了一些问题。

  接引使身为圣人王巅峰之境,绝对可以俯瞰全城,没有人会质疑他的威严,不管怎样说他的意志都不可违逆。

  然而在这一刻,他在面对叶凝之时,却俨然恭敬之极,用的是修为浅薄者拜见高深者之礼仪。

  当这一幕落入在场的一众试炼者眼中,顿时便有人嘀咕了起来。

  “这人是谁?居然连接引使都对他这么恭敬,难道此人是来自某个横跨星空的大势力?”

  “看这位刚刚一巴掌捏死了号称即将跨入圣人王境界的大统领,连圣器自爆都无法撼动其神通……很显然,这恐怕是一位还在接引使之上的强者!”

  “我听闻数月之前,古路第一关有大圣扣门,难道此人便是那位大圣,而今来了第二关?”

  “道友此言……还真有可能!”

  下方一众修士面面相觑之际,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望向叶凝,其目中有震惊、有困惑也有询问。

  一尊大圣,这在人族古路上都是最巅峰的强者,许多执法者都不过圣人王修为,只有那最巅峰的一批大能才具备有大圣修为……

  要知道,他们这些试炼者,绝大多数的都还在仙三斩道,只有极少部分才跨入了圣人境界。

  而今,一尊年轻的大圣叩关,这岂不是说,今后这条人族古路将任由对方纵横,所向无敌?

  ……

  “你可以称呼我为,玄都。”

  叶凝默默翻阅大统领于瀚脑海中记忆之际,一面随意回了一句。

  这位大统领不过圣人九层天修为,其霸占人族古路一大重要节点,机缘倒是不浅,记忆中甚至保存有一部完整的准帝古经……

  “原来是玄都大圣,大圣可是要去太古试炼场寻找机缘?若是如此的话,我可为你提前开启造化。”

  接引使僵硬一笑,其开口之际,倒是为下方一众试炼者解开了心中的困惑,当然,此刻他们心中只会更加难受。

  “唔……那就多谢了。”

  叶凝抬头,向着那一脸微笑的接云使微微颔首。

  “无妨,小事罢了!”

  接引使一笑,当下以秘法催动烙印在虚空之中的空间阵纹,开启了一道门户,那门户神光朦胧,其内部仿佛是一方仙域……

  这,便是那处太古的道场!

  叶凝于双眸中再度凝结出太极之图,向其间射出道道黑白神光,直至洞悉了此地的空间轨迹,把握了坐标之后,方才一步迈入其中。

  “当~~~”

  接引使屈指一弹,巨大的光门微微合拢,随后便有大钟轰鸣之音传遍古城。

  “于瀚,平素倚仗势力、作恶多端,罪大恶极,难当本城大统领之职,至即日起解除其所有权职,其生死与本城再无干系!”

  “尔等,可明白?”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