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手一摘,将那团似乎迫不及待的就要跟他融在一起的光团收起,叶凝并没有选择那条与之融合的道路,而是将之封禁在自身苦海内。

  对于他来说,无论是机缘还是历练,纵然此身尚在青帝道法压制之下,可他要成道,所需者除时间之外,再无它物!

  相较之于叶凝虽欲借助其之异能修行,但却并不将之放在一种太过重视的地位,这片血色试炼场地内,其他因为这种绝世神物,

  驻足于此漫长岁月,却仍不肯离去的强者,此刻连眼睛都红了!

  道之源这种东西,

  虽然真真切切的存在,但相较之于他们而言,却与传说无异,以其能得天地认可之特性,再加之不少古之少年大帝都曾获得过此物……

  纵然此物别无他效,可单凭这两点,与大帝有所牵连,便足以令走上这条试炼古路的修行者,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

  大帝,一万年一出,一世一人,屹立于当世之巅峰,俯瞰古今未来,宇宙八荒……在这种诱惑之下,又有谁能够把持自我?

  纵然叶凝刚刚一道神通横扫一域,杀得万物彻底化作灰灰,可谓威势滔天,可在道之源面前,此刻却仍有不怕死的人在出手——

  “外来者,留下道之源,你不属于这个世界,将它交出来!”

  “咱们辛辛苦苦在这里等了这么久,这才等到道之源出世,此人有何资格占据那等异宝?道之源应该是我们的!”

  “大家一起上,先杀了此人,咱们再细分道之源!”

  此刻,一些人眸光炽热,在无尽贪婪下,不少人竟是敢正面与叶凝交锋,一脸大义凛然地借着群体之声势,想要杀人越货。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选择在黑暗中谋划,如一条条噬血的凶狼,一面费尽唇舌的鼓动群体,一面在黑暗中紧紧地盯着叶凝……

  一旦他露出虚弱一面,无法应付眼前的场景,他们便会一拥而上,群狼猎虎!

  “杀!”

  在道之源这等仙缘的诱惑与不少阴谋家的鼓动下,一场血腥的大战,瞬间即将席卷大地……

  一道血剑无声的划过长空,劈向叶凝的后脑海,这是要一击毙命,将他袭杀于此。

  同一时间,其他各种兵器也都闪烁神辉,从山脉中、从云端上打了过来,不少强者纷纷出手,其赫赫之声势,震动了整方试炼地!

  “一群跳梁小丑,坐井观天之辈,不知死活!”

  叶凝开口之际,字字轰鸣若雷霆,直将那些打向他的兵刃与道法通通震碎或弹飞,与此同时,一口黑白阴阳二气自其口中吐出,

  化作浩瀚狂涛洪流,让日月无光,天地失色,万物回归阴与阳……

  昔日的血色试炼地,

  原本灵气盎然,天材地宝遍地,可在这一刻,却仿佛是一张锦绣画卷上,被人用沾满了黑白二色的画笔,狠狠的抹了一道!

  山河大地,锦绣乾坤,一抹狰狞的空间大裂缝自此蔓延到了星空之中,其间之万物,此时彻底被阴阳二气所覆盖。

  天上地下都化为了一道无比简单的黑与白,所有立于此地的生灵、古药、神材……通通在那道阴阳仙光中,被彻底分解,灰飞烟灭。

  整方天地间,一切的一切,此时都仿佛要回归太极之记般,到处都是最为纯粹的阴与阳在涌动,除此之外,再不见他物!

  吐一口气,便是一道浩瀚洪流,覆盖一方大域,其间之万物尽皆在此中灰飞烟灭,而那澎湃汹涌的阴阳气,却至今未息……

  如此璀璨而辉煌的一击,将第一批盯向叶凝的修士彻底灰灰后,终于震慑住了所有人,令整个世界一时都因之而失声。

  无论暗中如何,至少在明面上,此地再无一个敢阻叶凝之人!

  ……

  此刻。

  叶凝目光冰冷,如阴阳之瞳烛照整片血色试炼地,其眸子中的深邃与神秘,直令无数被其洞见地修士毛骨悚然,再不敢有半分对抗之心!

  待那血色试炼地被他一一扫过,确定此次的道之源并未分裂为数股,而仅有这一团后,叶凝顶上庆云之中,“三生万物”之景,

  终于逐渐由万物回归于三,而后三才演阴阳、阴阳合太极,元神自与天地相合的天人道境中解放出来,回归凡俗。

  一身道衣,神色如常,而双目隐有疲惫之色的叶凝,轻轻一抖道袖,拂过此方虚空,顿时,那漫漫如潮的阴阳二气,被其一袖收回!

  随后,叶凝并不急着太过迅速的离开此地,而是根据自己先前神合此方天地,洞观须弥芥子之时所窥见的造化,去寻找合适的机缘。

  此地为血色试炼地,历经万古之杀戮,征战,终究会留有一些造化,某些隐藏得极深的大机缘,纵是这里的本土人士,也难以追寻。

  但在叶凝先前那种居高临下的视觉洞察之下,却无一能够瞒过他那与天地相合的心神!

  费了数日光景,当叶凝一一寻过那些与自己有“缘”的造化,终于在某处绝地之中得了一门大机缘,一份有所残缺的九秘——

  斗字秘!

  此诀疑似这方血色试炼地之创建者留存于此地的机缘,被铭刻在一面惨白骨碑之上,碑体坚不可摧,疑为一尊巅峰准帝之骸骨铸就……

  “斗字秘……”

  此刻,随着叶凝以心印心,

  将神识映照于那惨白骨碑之上,碑体中央、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字体渐渐解化开来,逐渐演化出一个个奇怪而玄妙的姿势……

  通过那简陋的形体,叶凝从中感悟到了一种道境,与此同时,一段有所残缺的口诀自然而然的于他心中显现,艰涩与深奥无比。

  紧盯着那面骨碑,叶凝细细的感悟其中精义,在这一刻,在他的心中,不由自主的生起了一股强大的战意,似要将天穹打穿!

  这种战意——

  随着这种无上秘术的显现而自然升起,非常的玄妙,若战神附体,让人的气质都随之转变,一股强大的战力一下子汹涌澎湃而出。

  此刻,叶凝充盈着一种舍我其谁、天上地下惟我独尊的气概,那种战天斗地的战意让人颤栗,简直就是斗战圣者的化身。

  这是一种极其恐怖的攻击法门,威力奇大。不限于拳指,不限于腿法,全身处处皆可攻击,每寸肌肤甚至发丝都可以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斗字秘,极其繁复,攻伐之术变化无尽,整具身体、每寸血肉都是最强大的武器。

  最终,

  随着骨碑中心“斗”字的演化,那玄妙的姿势越来越慢,繁复的变化,一下子简单了,千变万化归一,大道至简,攻伐集于一术!

  化繁为简,如大道生一,亘古不变,凝在了那里。

  良久,叶凝沉浸其中……

  以身体结印,不单单是结手印,每一寸血肉都是道印的一部分,整个人如太虚、似道貌,将无形大道表现出有形之势。

  最终,他于心中演化出一尊亘古不变的身影,千变万化归一,结出唯一体势,一种体势概括了这一秘术的全部,这是斗战圣法。

  所有变化,都是手段,最后归一,才是本源!

  这就是斗字秘!

  初得此秘,

  对其有所感悟,渐渐登堂入室参悟核心神髓的叶凝回过神来,目中不由露出了一抹遗憾——或是因漫漫时光的消磨,或是天地之不许……

  这面骨碑所记载的斗字秘之口诀,有一部分相当的模糊。

  即便叶凝借道之源去感应,以他本就修炼的前字秘和者字秘互相促进、同时运转,却也只能大致弥补,而无法使之圆满。

  不过幸而先前这面古碑演化斗字秘之精义时,叶凝将之烙印在了心间,此后若以自身之道去填充,再花费一些功夫,

  未必不能将之修复,甚至可使叶凝对其掌握的更加圆满!

  “当……”

  便在叶凝尝试着掌控并修复斗字秘之时,古钟悠悠,催促一众试炼者上路,一座巨大的祭坛浮现虚空中,洒落下璀璨的光芒。

  它横空而过,分别出现在各个古战场,试炼者纷纷飞起,准备上路,前往第二关。

  被其打断修行后,叶凝在无数试炼者敬畏的目光中,平静地走进了第二座古城。

  “这就是那位新来的强者吗?修阴阳之道,翻手间便令天地回归太极阴阳的逆天妖孽,能令此间修士尽皆如此畏惧,此人果真不凡!”

  “我听说……他在血色战场中吹出一口阴阳气,便轻而易举地横杀了数位圣人,不知道是真是假,若这是真的的话,

  那这位妖孽,恐怕已经成长了起来,谁能是他的对手?”

  “据说他在血色战场中,那万古难寻的道之源居然主动来投,如此之资质,便是古代的少年大帝也未有过……此人,简直逆天的犯规!”

  随着叶凝进城,整个古城不少人都露出了惊容,无不议论纷纷。

  不只是此城,在叶凝参悟斗字秘的这段时间内,关于他的消息,早就被人通过特殊的渠道,传到了星空古路前方的某些圣城……

  寂静了数千年的人族古路,随着道之源的再现,渐渐开始暗流涌动,前路雾霭重重,很多处所在、许多修士,都因之有所异动!

  ……

  “小友,你天资卓绝,这道之源令修士脱胎换骨之效,对你未必有甚大用,我为本城大统领,想问一下,不知付出怎样的条件,

  你才肯交换道之源?”

  窥视道之源者无数,谁也没有想到,第一个开口的居然是本城大统领——于瀚,他身穿紫铜战衣,周身缭绕着蒙蒙紫气。

  其一身修为功参造化,早在数年前,便步入一种神秘境地,修为深不可测。

  大统领此言一出,叶凝所立足之地,顿时引来了无数人的瞩目,许多人都神色郑重,在认真倾听,这是很多人都想洞悉的答案。

  毕竟,叶凝修为之深,手段之强,可谓众所周知,在场几乎无人可看透他,此番若能通过和平手段获得道之源……

  那自然最好不过!

  只是,虽众望所归,但叶凝却浑然不将之放在心上,无论是那位大统领,还是睽睽之众目,他尽皆不顾一屑,兀自前行。

  “大胆,此乃人族圣城,大统领有问,还不快快上前回答!”

  见叶凝浑不将自己放在心上,大统领于瀚虽面色未变,但眸中冷冽寒光闪烁,他嘴巴一努,其身侧一名老兵当即上前一步,怒声喝道。

  随后,又有几名老卒上前,或持青铜战戈,或以长剑相抵,遥指叶凝,面上尽皆露出一股丝毫不加掩饰的杀意。

  “咔!”

  就在几名老卒露出杀意之际,叶凝豁然停步,一双氤氲着阴阳二气的眸子中,此刻阴阳相和,无形而横霸天地的气势,自然绽放。

  “咔嚓、咔嚓~~~”

  几名杀意外显的老卒,此时不过瞬息间,其脸色便在一股滔天威势的压迫下、涨得通红,体内骨骼咔嚓咔嚓碰撞、磨响……

  不过须臾,在外人刚刚感应到不对劲、尚来不及反应之际。

  这几名老卒,便于其间,生生被无穷压力挤做了一团红白交杂的肉泥,连一块碎骨都见不到!

  “啪!”

  当叶凝转动眸光,威势不再坐落于这几滩血泥之上时,受无尽挤压而成的血泥,此刻轰然炸裂,鲜血四溅,骨粉乱飞。

  几滴鲜红的血液溅射在那大统领的面容上,令他顷刻间回过神来,煞气凛然地道:“反了!小子,你好大的胆子,敢在城中杀人……

  竟不服星空古路上的约束,自此,你将被视为人族叛徒,杀你者有功无过,若敢反抗,便是与整条星空古路上的人族为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