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64章:十丈血池,人祖人宗埋骨地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虽说有着第一城接引使者给予的地图,但此地仍非一帆风顺,反而是危机重重,莽荒大山之中不时有巨大的咆哮传出,

  那是属于精神的震荡,狂霸如海,沸腾如潮,从岛上的莽荒大山中传出,显然是有绝世蛮兽,足以与古之圣人搏杀!

  片刻后,当一切了然于心,叶凝便化作一道流光,深入了这座试炼之地。

  巍峨的古岳,高大的山岭,这是一片蛮荒世界,保留着最为原始的风貌,古药不少,数千年药龄的不足为奇,存活了几万年的也有。

  抬手摄来一只药香袅袅、恍若人形的紫金人参,轻轻细嗅并辨别着那株人参之中的药力,毫无疑问,这是一株小药王,

  而且药力充沛,称得上是同级之中的上品,绝对价值不菲!

  但放在这片试炼地,却似乎算不得什么,虽谈不上到处都是,却也不似紫微古星那般难以寻找。

  当然。

  天材地宝处自有异兽守护,只是守护那株小药王的圣兽,在感应到叶凝那深不可测的威压后,根本无力反抗它,只能无奈的选择逃之夭夭……

  随意的收起这株小药王,叶凝平静地行走在这座名为“殒圣”的巨岛上,对于此地所孕育出的资源,他表现的并不是很在意。

  更多的,他还是在默默的感应这座岛上所充斥着的法则痕迹。

  此地的道不同于他处,这里不仅有高人前辈留下来的封禁,更残存着昔日陨落于此的、人祖人宗中强者留下的烙印。

  一步步以脚步丈量着这座奇异的岛屿,叶凝很快便行到了他所立身的第一区之边缘。

  此地的规则大概是为了照顾弱者,四十九片区域相互之间存在着神秘的壁垒,很难打破,一旦选择一域,深入进去后就难以越界了,

  即便有人能打破壁垒,前往另一域,也会承受到百万斤镣铐的封印,以此类推,每行一外域都会再加上百万斤之镣铐……

  一但如叶凝这般,将整个陨圣岛四十九个区域一一踏足,那么,他所需要承受的镣铐之巨力,就会达到足足四千八百万斤之重!

  不过,每个区域之中都会存在不同的大道痕迹,这些都是往昔强者留下来的道痕,当然也有一些特殊的地势、亦或是一些神禽古兽遗留下来的痕迹。

  这些关于各种不同法则大道的痕迹,对于叶凝这个级数的强者而言,论价值远比这座巨岛内所孕育的资源要有价值得多!

  一一行遍此地,品尽整座陨圣岛内外所存在的各种道痕法则,再以黑白阴阳仙光化尽周身之镣铐,使仙光盈体,万法不侵。

  行至最后,

  纵然此岛内外的禁制、法则惊人,那百万斤镣铐更是沉重至极,可在叶凝身上,每每跨域,不过呼吸间便会被黑白仙光化尽。

  故此,叶凝每行一地,都仿佛自降临以来就一直于此一般,除却第一次跨越之时,为了体悟那镣铐之内的大道法则外,

  在他的身上,便再未见到那法则镣铐的痕迹!

  横行四十九域,除却自各地之烙印、道痕中有所得外,在打破另外四十八域之壁垒,并承受法则镣铐再将之化去的过程中……

  叶凝更是从中把握到了一缕缕自古长存的亘古道蕴,这缕道蕴非常的玄妙,其所代表的、大概便是约束与镇压一意……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行遍整个外域,正如叶凝先前以阴阳道镜、深入的剖析白发接引使者般,此刻他也在剖析自己自外域之所得,并将之分解、理解、重组。

  无数的大道法则之奥妙在叶凝的心中汇聚、交融,顺着叶凝的心意与他所立下的自身大道之框架,不断地向内填充道则。

  微眯着眼睛,沉醉于天地法则之奥妙中的叶凝,此时缓缓转步,向着号称最为危险的第五十域,整座陨圣岛的中心行去。

  在那里,有圣兽嘶吼,有冲天血光……那是地图上所严重标志与铭刻的禁地,历来都是各种强者的埋骨之处,但其间,也有无尽玄妙。

  即便是对于圣王而言,这里都具备有一定的危机,当然,这一切对于叶凝而言,却又不足为道了。

  叶凝徐徐向前迈进,一路横穿四十九域,在这其间,他从未遇到过什么危机,只有在靠近这里的时候,他才察觉到一种特别的煞气。

  黑云翻涌,前方巨山耸入苍宇,宛若捅入了宇宙中,可以看到如翼龙般的恐怖生物振翅。

  而那仅是一种凶禽,可撕裂不少试炼者,但却也不是食物链最顶端的存在,面对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它在颤栗。

  “铮铮铮……”

  在那黑云中,不断向陨圣岛中心行进的叶凝,突然遭到了攻击,黑云深处腾起阵阵剑光,这是圣级的力量,无坚不摧,破碎虚空。

  在其下,有昔日被斩碎的枯骨,此时仍未彻底朽尽!

  这里如琴弦跳动般,交织出一片秩序神链,要将敢于深入此地的叶凝彻底绞杀,于圣威冲击之际,有法则的力量在弥漫。

  “轰~~~”

  叶凝苦海间突然光芒大盛,爆发出阵阵迷蒙的道音,向外冲出无尽神辉,金灿灿一片,神光万道,绚烂如虹。

  几缕阴阳气交织间……

  突然,苦海神桥自叶凝苦海之中向外投射而出,在无尽光辉中,一座神圣、庄严、肃穆、宏伟的金桥渐渐凝结成型。

  那金桥长达千里万里,犹如长虹经天一般气象万千,包罗万象!

  金桥向外绽放出亿万缕豪光,照得黑暗散尽,一道道秩序神链、一阵阵锋锐剑光,此时在那直达彼岸,渡尽苍生的宏大力量意境中……

  生生被冲散,通通镇作虚无!

  此刻,这座金桥,于璀璨的光辉间看不清具体形状,但其一头近在叶凝脚下,一头则是蔓延至陨圣岛的最中心深处……

  “诸圣的道纹……事实上,在殒圣岛之中,只有这里才是应对圣人的悟道之地,尤其是核心之地。”

  一眼窥破那黑云与此地之本质后,叶凝一步踏上彼岸金桥,下一刻,便如瞬移一般,待那金桥消散后,他直接便出现在了陨圣岛核心。

  此刻,他的前方是一片血湖,其直径约有十里,鲜红的刺目。

  血气冲霄,剑光铮铮,血云澎湃,雾气蒸腾,隔着很远就能感受到那种击穿万古的杀意,一道道血芒冲天而上,让人灵魂悸动。

  “十丈血池,人祖人宗埋骨地。”

  在血池之畔,有一面石碑,在岁月的侵蚀下,早已烂掉了半截,勉强辨清上面的太古神文后,其中讲明了此地的特殊之处。

  更有一段精神烙印,点明创立此地的根本目的,可为后来者提供与自己一战的条件,能让试炼者更加认清自己,不断蜕变。

  叶凝眸光深邃,他并未急着进入其中,与另一个生死搏杀,检验自己真身的极限,尝试着更进一步,突破自我。

  抬手先将阴阳道镜祭入高天,待那阴阳二气如雨丝般垂落,将方圆百里尽皆守护在其中,任何圣兽都休想闯入后……

  叶凝方才一步进入了血湖之中,开始自己的试炼。

  一入血湖,一方血红色的空旷世界使自他眼前逐渐展现开来,紧接着,一尊与他一模一样的人影,在他眼前凝聚成形。

  此刻,来者五官端正,英姿雄伟,他黑发浓密,披散在胸前背后,一身道衣飘动,有黑白分明的阴阳二气在周身缭绕。

  其之神情平静而祥和,眼眸深邃如黑白太极图,整个人自有一种大势冲击而出,强大而超然。

  来人给叶凝的感觉,隐隐有昔日他所度过的天劫中、那种类似于古之大帝之投影的感觉,真实而不虚假,不像是简单的道则演化……

  便是较之天尊禁术,一气化三清,都另有奥妙之处!

  “太清一气混元斩!”

  血湖身的手掌轻轻一拍后脑勺,一缕袅袅如烟的太清之气使自天灵盖冲出,演化出一道锋锐无匹的混沌刀罡,纵横劈下。

  自混沌中诞生,长达数千丈,形似弯月,可怕的刀罡尚未抵达,血色空间便已寸寸割裂,虚空中崩塌出一条漫长的狰狞沟壑,

  血色飞扬,之令人的元神都隐隐有种被割裂的错感!

  唰~~~

  一面黑白分明的太极图自叶凝掌心流淌而出,阴阳相易,黑白转换,巨大的混沌刀罡,在陷入太极图之上时,

  不过须臾间,便被流动的阴阳二气消磨得寸寸崩裂,最终化解成灰!

  轰!

  这方血湖并不简单,疑似有巅峰高手在此地布置,道纹密布,无比的可怕,但是这个时候,随着那点滴碰撞余波传出,

  瞬息间,便于此湖中掀起了惊天骇浪,里面的对决太过激烈,纵然只是点点余波传出,却也已经撼动了此地的根本!

  外界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说其中的战场了,战斗在一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激烈到了极点!

  “一气化三清!”

  血湖身再拍天灵盖,三道清气冲霄而起,演化三朵祥云,又蜕变成三道仙光,从中走出三位形象不一的道者。

  分别是——青年道人、魁梧壮汉与枯瘦老道。

  无论是战力,境界还是修为,都与本体完全相同。

  一气化三清!

  此术化出之身并非简单的身外化身,乃无法识别真伪的大道法身,源自于先天元神,战力与本尊完全相同,且心神相连,

  可发挥出数倍之上的战力!

  “紫气东来,浩荡三万里!”

  叶凝不急不徐的再度紧随其后施展秘法,如海一样的紫气自东而来,瞬息充斥天上地下,贵不可言,慑人心魂。

  此时,宛若海啸一样的声音逆发而出,紫气自叶凝的身后冲霄而起,如十万古星沉坠,所有星光聚在了一起,肆虐十方,

  每一寸都是紫华,每一寸都是紫焰,在这等神通的冲击下,血湖身那三道化身不过刚刚凝聚,便又被那通天紫气给生生冲爆!

  ……

  两个一模一样的存在,在这一方没有任何人能够见证的血色试炼世界之中,自最新的试探开始,迅速便爆发了最为巅峰的征战。

  没有谁比自己更了解自己,这样的战斗太惊人,若硬要说二者有区别,那大概就是叶凝身上某些来自于其他世界的法,

  在这个世界相应的会有一定的增幅与削减,这个程度是不断变化的,因此,若是叶凝施展本土化的其他世界法时,

  便往往能够占到一定的上风!

  也正是因此,起先的三招,叶凝只守不攻,便是为了称量这血湖身所能够复制的范围,果然,一切如他所料,这方血湖……

  只能复制本世界的法与理!

  当了解到此地的局限后,叶凝主动不再施展其他世界的法与术,而是开始针对于秘境法,展开最为惨烈的征伐!

  “轰隆隆!”

  在两个人的交锋之处,

  天地茫茫,一道道巨大的裂缝蔓延,无数的阴阳气汹涌如汪洋,破碎了虚空,更似乎在分断天地,割开永恒,破碎时间的禁锢。

  叶凝本尊身上披着由苦海秘境显化出来的、古老而深邃的太极图之异象,无穷无尽的阴阳二气如汪洋一般澎湃而出,肆虐天地间!

  血湖身则英姿雄伟,其脚下踩着一条可通达八荒六合、世间各地的彼岸金桥,

  左手演化太阴,一弯弦月于拳锋垂下万千寒煞;右手演化太阳,一轮浩日自掌心照落无尽光辉……

  太阴拳与太阳掌宛若一大一小两面***),轮转诸天,一次又一次的揪住本尊稍微露出的点滴破绽,疯狂攻击。

  这一场对决,整整持续了九天九夜!

  在这其间,叶凝从来没有感觉到时间会过的这样缓慢,一场看似平凡的战斗、又怎会如此漫长而艰难,仿佛永远没有尽头。

  幸好,这一切在九天九夜之后,肉身血气几乎已经干涸的两人身上,终于迎来了终结!

  高悬于血湖之上的阴阳道镜,突如其来地垂下一缕晶莹的镜光,瞬息间突兀地定住血湖身的身形!

  在这一刹那,几乎走向了生命终点的叶凝之本尊,瞬间把握机会,纵身化作一座高大的太上八卦炉,将对方吞入其中。

  此时的太上八卦炉,虽无有焚天之烈焰,却也隔绝了天地。

  随着炉内的阴阳二气强行冲进了对手的体内后,顿时令演化出的那个血湖身身影一僵,体内的道则顿时陷入了一种混乱的状态!

  这一场混乱,就此彻底宣告了对手的终结。

  原先仅显现了阴柔一面的阴阳二气,此刻迅速转换身形,化作一方粗糙而古朴的阴阳石磨,令那血湖身位于中央。

  “吱哑吱哑~~~”

  粗糙而古朴的石磨,渐渐开始转动起来并越磨越快。

  在这阴阳二气的强力磨动间,血湖身的肉身被磨成血泥、元神化成齑粉,随后,二者在阴阳二气下同时崩溃、

  化作一团纯粹的血色本源,化入了石磨之内,迅速被叶凝炼化,填补到了近乎干涸的苦海之中,不仅补足了本源,甚至还有所超出。

  “咔!”

  血色裂缝打开。

  太上八卦炉自动消散,浑身流动着阴阳二气、神色疲惫至极的叶凝自那裂缝之中弹了出来,踉踉跄跄的盘坐在石碑旁边。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