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仙崖,东海之滨。

  它毗邻茫茫碧海,较之于太阳古皇一脉的圣皇山还要遥远,几乎是东部神州的最远端,是一个很有传奇色彩的地方。

  它矗立在东海岸,并没有多高,但在夜幕中却显得雄浑而巍峨,如一座太古的神岳耸立,上面怪石嶙峋,芝兰遍地,镇压着浩瀚东海。

  关于它的传说,早已经在紫薇星域不知流传了多少万年,而且大都与“仙”有关。

  “仙”,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无论是在其他星域,还是在这颗古星,始终是一段遗迷,被笼罩在层层迷雾之中若隐若现,难见真相。

  有人说,古之大帝在此羽化飞仙,离开了这个世界,故此没有了帝秘,没有了极道武器。

  还有人说,这是一处从仙界坠落下来的山壁,在太古时有人族大圣曾亲眼见到那一幕。

  更有人说仙无名,但这里的确是羽化之地,但凡有仙,必走此路。

  不管怎样说,确有古籍记载,太阴与太阳两位古皇都是从此消失的,虽然没有什么证据,但却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

  哗啦啦,哗啦啦……

  这是一个清静的夜晚,皎洁的月辉照耀在一望无际的水泽上,这里碧波亿万倾,潮起潮落,海浪翻涌,涛声如雷,浩瀚而悠远。

  随着时间推移,明月高挂,一轮银盘洒落下大片柔和的白辉,海上像是披上了一层轻纱,朦胧而洁白。

  羽化仙崖在这时显现出了它的不凡,如晶莹的一块仙台,勾动天地精华,与漫天繁星呼应,让人错以为站在上面,真的可以羽化飞升而去。

  在这个明月夜,万籁俱寂,连碧海都像是静止了,如一块巨大的镜子反射天上那轮玉盘的的光辉。

  “呼~~~”

  一阵清风拂过,刚从北海归来的玉清道人便随着那一缕微风,悄无声息地屹立于羽化仙崖之上。

  清淡而平静的双眸,轻轻扫了一眼四周,随即便不由自主的盯向大地,其一双瞳孔中,数枚玄妙的符文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光辉……

  在无数人来来去去、甚至多次在此寻过宝物的羽化仙崖中,玉清道人竟是自其中窥测到了丝丝缕缕、极为不凡的的“帝之残迹”!

  “大道碎片……有如此之势、这等威能……这应该是有人在很久之前于此残存下的,属于太阴与太阳大道的本源力量……”

  神色郑重的凝视着羽化仙崖中的那一缕缕残迹,玉清道人心神震动之际,不禁喃喃轻语,这种道则,绝对远在自身之上……

  那是一种无上大道,属于太古时代那两位人皇遗留下来的道痕!

  “看来传说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太阴、太阳人皇即便不是从这里离去的,也一定来过这里!”

  “太阴、太阳……

  虽说在漫漫时光的削弱下,那些道痕极浅、于世人无有大用,但对于玉清道人这种修阴阳之道者而言,这绝对属于无上珍宝!”

  轰隆!

  玉清道人大袖一振,各种符文闪烁着交织在一起,覆盖向大地。

  不过一时半刻间,一重重神秘而复杂的大阵勾连龙脉、汇聚灵气,彻底将羽化仙崖覆盖,化作玉清道人自身的闭关地。

  羽化仙崖,这里绝对是紫微古星上的一处修行宝地,地下孕有龙脉,喷薄瑞气,世间少有,堪为玉清化身闭关所用。

  ““前”字秘主修元神,洞彻天机,“者”之秘主修涅槃,肉身不坏,一念魂归;唔,先来看看传说中的者之秘的威力吧……”

  月华如水,云起雾涌,玉清道人静静的跏趺坐于羽化仙崖之上,双手各持半页鲜红如血的经书残片,此刻,猛的上中间一并……

  铮铮!

  当两页残缺的经书,自中间碰在一起之时,刹那间,神异的事情发生了——两页残片开始轻轻颤动,彼此共鸣着,

  而后,两页残经自那道裂痕处突然开始喷薄赤霞,如同鲜艳般的血液般,又像是绚烂的火焰。

  血色的烟霞蒸腾,璀璨无比,两块残片在火光中渐渐融合在一起,有凰鸣在发出,清冽而震耳。

  “凰血赤金的仙经奥义,涅槃重生!”

  凰血赤金,金如其名,拥有和传说之中真凤一脉相似的特性,可以自涅槃之中再生,恢复伤势。

  “唳!”

  片刻后,在那鲜红的火光中,两页残片在铿锵声中完全合一,而后,上方那些古朴的纹络流动,像是复活了,一只火鸟振翅而起,

  凰鸣动天!

  经书在铿锵声中合一,再次成为了完整的神灵古经,流动着古老而沧桑的气息。

  “唳!”

  一只仙凰鸟从鲜艳的霞光冲起,浴火重生,凰鸣动天!

  它绕崖而行,洒落漫天赤霞,映现出了各种绚烂而神异的异象,鲜红如钻,宛若要焚尽诸天!

  若非此地早已被玉清道人用阵纹封困,恐怕方圆百里都清晰可见,这种异象,太过惊人了。

  玉清道人神合于天地,眸光湛湛,宛若实质一般无微而不至的照耀在虚空中、那个不断飞舞的神鸟身上,开始不断摄取着它的秘密。

  神鸟完全是由道纹所化,蕴含有完整的者字秘,此时在玉清道人的眸中,正逐步显现而出。

  “无缺的者字秘!”

  在以双眸窥测神鸟中蕴含着的者字秘之时,原本在旁人眼中应当是鲜红如血的神凰鸟,在此刻却是被他不断分解,

  在他的眼中,那神凰鸟却是逐渐演化为了一段又一段有如法则神链一样的纹络,而后被他仔细地摹刻于玉清道人心间,铮铮而动。

  “唳!”

  神凰鸟轻鸣,飞扑了下来,围绕着凰血赤金不断起舞。

  “锵!”

  金属颤音发出,仙文中迸射出了更为亮丽的光,赤红如血,将整片石崖都染出一片梦幻的光彩,神秘而瑰丽。

  “刷!”

  玉清道人面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而后默默体悟着先前摹刻下的仙文,这是一个奇异而繁复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

  苍茫星空。

  浩瀚的天宇黑暗、冰冷无边,生命古星极其极少,百分之九十九的星辰都是一片死寂,就这样横渡下去,没有尽头……

  从一颗古星到另一颗古星,重复单调,叶凝至今还未遇到另一个人族,这种路途无比的孤独,没有人可以说话,远离了尘世浮华,

  只能一个人在寂寞中修行,修心,修性。

  横穿一方又一方的星域,不断向着人族古路靠近,此刻,那尊身披道衣,头戴太极冠的道人愈发强大了,其一步迈于虚空之上,

  便宛若追光逐电般,转瞬间便横穿了一方小星域。

  “人族试炼古路第一关,近了……”

  默默回忆起老子留下来的星图,叶凝于横穿星际之际,亦在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方向与速度,时不时的更是会主动出手。

  “轰!”

  某片荒凉而死寂的星域内,叶凝眉心正中之上,忽然隐约浮现出一面仙镜之影,下一刻,一道炽盛的神光自镜中划过,

  仙光纵横,一念崩裂了天地,某颗黑色的星辰在这道镜光之下,倾刻间便被贯穿破碎,化作无数碎石向着宇宙八荒射去。

  “嗷吼~~~”

  黑色的星辰深处,一尊高达数千丈的域外天兽,猛然自炸裂的星辰中飞出,为镜光所贯穿的躯体,

  此刻仍在不断的向外溢出千丝万缕的乌光,如同一个黑色的小太阳般,死亡的力量笼罩了一切,似要将众生拖入死亡归宿!

  这头根本没有诞生出灵智的狼行圣兽仰天怒吼一声,恐怖的死亡力量便随之汇聚于口中,化作一把死气森森的镰刀,

  其上有乌光亿万缕,交织成黑灰色的秩序神链,穿透虚空,径直向着叶凝从头到脚、一镰刀割下!

  因为某些事物的影响导致此星发生了诡异变化,以至于死者转活,令一尊亡者的体内诞生生机?

  叶凝心绪浮动间,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慢,一只晶莹如玉的修长大手,此刻轻轻向前按下——

  刹那间,一只手掌的虚影弥盖了万古苍穹,掌心之中更是有着浩瀚星海在其中沉浮,一掌按下,便仿佛是万星坠落,

  化作一座恐怖无比的万星之山,横空镇压向那尊狼形圣兽!

  轰~~~

  那镇压星河的巨大威势,倾刻间定住了空间,生生向着那尊高达千百丈的狼形圣兽迎头压下。

  “嗷吼!”

  那种威势太过强盛,纵然狼形圣兽并无灵智,可也本能的察觉到了一种恐怖的危机降临,当下,其自口中强行吐出一轮灿烂的弯月,

  随即强势无比的杀进了星海,击向了那座万星神山!

  轰隆、轰隆隆~~~

  无上的圣道法则在这里碰撞,一片片大道神痕交织,方圆数千里之内的虚空都在崩碎成为虚无。

  可无论声势何等浩大,那战场上的局势,却始终是呈一边倒之姿势,浩大的遮天巨掌持续压下,仅神力一震,

  那阴气深深的死亡镰刀便被强行崩碎,随即,沉重无比的万星神山带着镇压万法之势横空压下,生生将那轮弯月镇压、研磨至虚无!

  死亡镰刀、弯月……

  二者为那狼形圣兽所拖延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数个呼吸,那遮天巨掌便随之迅速将临,笼罩住了黑色的太阳,覆压一切,

  由无数星辰堆彻而成的神山之上,有千百万枚符文在不停地游走着,此刻自行组合成合适的阵势,直接镇压在了对手身上!

  “吼!”

  那轮黑色的小太阳炸开,一尊拥有两条尾巴的狼形圣兽奋力挣扎着,那高达数千丈的躯体,即便是随意一动,

  其体内也会冲出无比可怕的死亡气息,震的六合八方都要崩塌了,天地万物都因之腐朽。

  可惜,无论他怎样挣扎,结果都是一样

  万星神山镇压了它,至强的大道法则摧枯拉朽的打进了它的体内,连带着神识与肉身一并封禁,几乎只是瞬间,

  先前强势无比的狼形圣兽,就变得毫无反抗之力!

  “死吧!”

  叶凝淡淡的垂下眸子。

  那巨大的手掌虚影当即轻轻一捏,万星神山便如流水般汇入其中,而后,那只狼形圣兽则“砰”的一声,被强行捏成了一片黑雾……

  吱嘎吱嗄……

  尖锐的摩擦声,自那合紧的巨掌虚影之中传出,随着黑雾渐渐烟消云散,在这一捏之下,那尊狼形圣兽当场尸骨无存,元神消亡!

  抬手一吸。

  先前被镜光刺碎的那颗星辰之星核,此刻迅速在黑暗的星空之中倒转而回,落入叶凝的掌握之中。

  这是一块非常沉重的黑色仙金,约有丈许方圆之大,其上天然生有真龙纹,蕴育着一种非常神秘的力量,隐约可见真龙绕体……

  此物疑似来那头狼形圣兽生前所有。

  当然,也有可能就是先前那颗被轰碎的死星上所凝聚出的珍宝——古之大帝祭炼极道帝兵的专属圣物、世间最顶级的炼器材料——

  龙纹黑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