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57章:翻掌如天倾,一手灭圣地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恨啊……”

  “叛徒!屠夫!”

  “复仇!”

  一道道残灵恶念口中喷吐而出的怨憎之语,此刻自玉清化身心中,自然演化而出。

  两百年前,一代于天地有大功,于人间有大德的太阴人皇所遗留下来的血脉,在此,几乎可以说是——彻底宣告覆灭!

  太多的悲剧在这里汇聚。

  无数的冤魂在这里时时刻刻无声的呐喊着,虽然他们早已逝去,但其之怨念与复仇意志,却仍在整个天地之中回荡!

  凡人的生命的确渺小得微不足道,来源于他们的念力也不强,甚至于距今早已逝去两百载,但是,数百万的数量叠加起来……

  再加之,在这其间还有着不少修士的存在,甚至于那位陨落圣人遗留下来的血与精华……

  这份怨念,再汇聚成一团后自然非同一般,难以磨灭!

  须知,他们都是一代人皇的后裔,因为血脉而死,被人成片的屠杀,这种怨气汇聚在了一起,深深的烙印在了此地,

  同时,也烙印在了那被提炼出的精血之中。

  虽说遮天世界并无死后的阴间轮回,也不讲功德,讲究的是一力破万法,万法不沾身。

  但昔日于这个古星、甚至这个世界有过大功的人皇血脉全部覆灭于此,仍是让这里的地势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仙土染秽!

  “怨恨魔念……人皇血脉……太阴人皇啊!”

  遥望着眼前的神土,那片被怨念、血煞与魔意浸染的污秽,做道人打扮的玉清化身——玉清道人微微一叹,话语间难免有些复杂。

  虽然岁月的冲刷早已淡化了关于那位人皇的一切,但仅仅只是通过古籍的记载,便能够让人感知到人皇时代的波澜壮阔——

  “他高坐九重天上,俯视人间,掌控法度,守护苍宇,君临天下,不容许有人危害苍生,于人族功莫大焉,故被万灵共奉为“人皇”!”

  如此一尊大仁至圣之皇,谁曾想到,几十上百万年后,竟连自己那无罪的后代都保不住,甚至连最后的血脉,都被背叛者……

  全部化作修行的资粮!

  如此悲哀之事.实在让人唏嘘,人族如此对待这位至圣人皇,然对方却在黑暗大劫来临之时,拼尽最后一丝残念护卫人族,护卫宇宙!

  若是一代人皇有知,不知会对此事,作何应对……

  ……

  “纵然实力通天、功德盖世,又能如何?一代至圣人皇,终究空留万古大憾,血脉传承彻底覆灭,甚至为背叛者所窃取……

  吾辈修士之所求,或许就当是那自身之驻世不朽,逍遥自在……”

  玉清道人的眸光,此刻格外的深邃,既有着些许复杂,又有着点点杀机酝酿……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

  “篡夺人皇道统、灭绝于天地与人族有大功的太阴人皇之血脉后裔……尔等,罪无可赦,当诛!”

  冰冷的话语,如神魔低鸣、龙吟虎啸,震动天地长空,自太阴神教之外、轰然传响于此地所有生灵之心灵深处。

  轰!

  天空碎裂,苍宇崩塌,万物死寂,琼霄震颤,似能令星域倒转的恐怖气机,此刻自九霄云外覆压而下,天地难当!

  一尊周身缭绕着玉清仙光与混沌气的道人,此刻屹立于天穹之上,身影朦胧而模糊,令人敬畏,见他便如直面大道。

  神秘的玉清道人,其道身似乎天然与天地大道相结合,融于道则间,成为了天地一极,那澎湃的圣威横扫天上地下,

  令其脚下这片大洲都不由急速震颤了起来,仿若要镇压一切!

  大圣级强者的威势只是流露丝丝,便令方圆万里之内的一切生灵都在向着这个地方叩首,那是生命本质上的差距,令人颤栗而向往。

  与此同时。

  在太阴神教之内,当那惊悚绝伦的威压扫来,无数的修士面色震恐,耳目流血,身子狂震,难以承受圣威,连元神都似乎要崩裂了!

  不仅是太阴神教,包括一些大教埋伏在这里的暗子,此刻,无数人皆是不敢置信的抬头仰望天穹……

  圣人!

  这是所有修士在感受到这股威压后,第一时间浮现在心灵深处的名词,此刻被不少修士脱口而出。

  “终究,还是来了!”

  太阴神教核心秘域。

  此刻,在那山水环绕,地势玄妙的净土中央,一个遍布裂纹的黑红色大茧中,突然传出了一道不无意外的磅礴话音。

  赫然——

  那黑红色大茧并非什么天地奇珍,而是——血!

  从无数人皇后裔之血液中所提取出来的血脉精华!

  既出乎人之意料又在意料之中的,是那方黑红大茧中,并没有什么属于血液原本的血腥味道,反而充斥着一种淡淡的芬芳。

  且,在那些血茧之上,那一道道裂纹演化着太阴大道,捕有着一种盖世绝伦的威压,令天地大道都在轰鸣,似乎在膜拜着什么。

  咔嚓、咔嚓……

  此刻。

  血色大茧寸寸崩裂,那一枚枚大茧的碎片,却是化作了黑灰色的血石,而从中走出的,则是一尊身姿雄伟而白发苍苍的修士!

  破茧而出的白发老者,此刻那无数黑灰色血石、纷纷汇聚在他右手所握住的那柄染血长矛上,使得其中的杀气愈发沸腾,直冲九霄!

  此刻,在白发老者那黑红色的双目之中,隐隐有着淡淡的圣威一闪而逝,原来,借助着提炼后的人皇血裔精血……

  花费了上百年功夫,此人虽未完全踏足圣道领域,却也向那一领域迈入了大半个身体,只是因精血中蕴含的、人皇后裔的无穷怨念,

  致使他无法将最后一足也彻底拉入那圣境之中!

  此刻,当他抬头仰望天穹中的模糊圣影之时,其血红的双眸之中充斥着无尽的阴郁与张狂,“我太阴神教有帝阵守护,何须慌张?

  何惧圣人?”

  血眸老者一步踏出秘域,转瞬便迈入了太阴神教护教大阵之正中心,随即,他那冰冷而诡秘的话音才在太阴神教之中传响。

  “按照之前的演练,诸弟子……”

  血眸老者满脸阴鸷的道,“布阵!”

  “谨遵老祖喻令!”

  此刻,无数太阴神教的修士于血眸老者的一喝之下、迅速回神,在高声应是的同时,无数弟子、长老按早已排好的阵势,列布八方。

  “轰!”

  一道璀璨到极点的光芒在这方天地中出现,整个太阴神教都随之出现了惊天的变化,天地间到处都流溢出丝丝缕缕的恐怖杀气!

  虚空中,无数纹络浮现,不少纹络不但与周围的天地大道无比的契合,更是随着天地的变化而时时刻刻都在变化!

  “大帝杀阵!”

  外界,在玉清道人出现后的瞬间,便有无数大教高人又或修为高深之辈,纷纷将目光投于此处,一个个顿时连连惊呼!

  在这方天地间,但凡是能够与“帝”字沾上关系的东西,都是极为恐怖的存在,更别提还有“杀阵”这个后缀的大帝杀阵了……

  “不对,未有天星、地龙相和……大阵不全!”

  在令人悚然的震惊过后,率先有一方大教的教主反应过来,此刻他目光炯炯的注视着那方大帝杀阵,语义含糊,若有所思的道,

  “太阴神教的大帝杀阵,早就在过往的岁月与动乱中破碎了……

  这不是完整的杀阵,是后人以自身之道化作道文勾连、串合起几角大帝杀阵化作的阵势!”

  此人话音刚落,被点破那层窗户纸后,无数向此地投来目光的大能、修士顿时纷纷恍然。

  当年人皇建立太阴神教,考虑了诸多的条件,最终选定在此处,便是因为这里是诸多龙脉的交织地,有着无数的造化。

  真正完整的太阴杀阵可远不仅目前所显露出来的威能,其勾连地下那诸多龙脉力量的那一部分,此刻根本就没有演化,也无法演化。

  因为那一部分早就已经彻底破碎了,远不是目前那区区圣道符文所能够勾连、弥合的!

  虽然这座“大帝杀阵”远不及巅峰,但那几角完整的大帝杀阵被人以相似的道则串联,仍是具备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轰隆!”

  无尽的杀光冲霄而上,至阴至柔的太阴力弥漫乾坤,一道苍老的人影出现于大阵中心,屹立在太阴神教所在的大地之上,杀气凛然。

  这老者,自然非是太阴人皇之投影,而是坐镇大阵中央、驱动大阵的那血眸老者!

  “道友,退去吧,你虽为圣,但我也不凡,有大帝杀阵护持退去,你是拿不下我太阴神教的!”

  “呵呵……坐井观天,可笑不自量!

  以圣级道纹串联帝阵,不但无法加持帝阵威能,反而会对其造成一定的拖累与影响,其唯一的功效,大概就是维持这几角帝阵不彻底消失在岁月中……”

  在玉清道人那大圣级数地眸光之下,这座看似恢宏、纵横无敌的大阵,几乎处处皆是破绽!

  帝阵的奥秘,即便在当年人皇的真正后裔之中,都是当代嫡系代代口口相传,一代也就二三人,即便这一脉如今成功反骨,

  鸠占鹊巢……可他们又怎么可能懂得帝阵的真正奥秘!

  最多也就照猫画虎、开启大阵罢了,就如玉清道人眼前所见,血眸老者的操纵手段无比呆板,以至于很多的玄奥深藏的阵纹,

  都只是摆设而已,根本没办法全面开启大阵,对外界进行攻伐!

  “轰隆~~~”

  在此处无数修士震撼至极的目光下,面对那浩浩荡荡、宛若天威般令无数人为之色变的杀阵,手托如意的道人,却似是毫无畏惧!

  左手托如意,玉清道人的右手,于此刻却是自九霄云外不断膨胀壮大,而后……翻手压下!

  轰隆隆!

  霎时间,整方天穹都被一片黑暗所覆盖,直如九天坠落,携带着无限星辰,一个覆盖了整座太阴神教的大手印,便从天而降……

  “那是什么?我的天啊,难道天塌了、天上的星河坠落下来了吗?太恐怖了!”

  “看那丘陵起伏出的纹路,好像、似乎是……一个人的手掌!可怕、太可怕了!现实中居然有能能够一掌遮天,这还是人吗?”

  太阴神教内外,此刻,那一道道令人震撼难言的话语,彻底打破了僵持的寂静,此地附近,无数修士于此时纷纷陷入了恐慌之中!

  便是那一尊尊大教教主、盖世王者,在这遮天一掌下,都不由哑口难言,神色震怖!

  于万众瞩目之下,在无数震撼的目光之中,仿佛一方大陆般、玉清仙光交织的巨掌轰隆隆压下……

  顿时,在一连串的破碎之声中,来自于太古人皇遗留下来的杀阵,经后世圣者串联,此刻在那遮天一掌下,

  竟如摧枯拉朽般,那圣级串联之道纹只稍作抵抗便一触即溃,紧接着,那一角角帝阵也随着那一道道道纹的瓦解而开始寸寸崩裂!

  轰轰轰……

  随着遮天巨掌的继续下沉,那太阴神教的护教杀阵在血眸老者的主持下,便如泡沫般迅速走向崩毁,最后通通化作一道道“道纹”,

  彻底化入了天地间!

  紧接着。

  这座大洲之上的无数修士,在感到脚下的大地开始嗡嗡震动之时,昔日也曾名噪一时的窃取传承者,如今随着那遮天巨掌覆压而下……

  整个太阴神教连带着其中的无数修士,乃至于那个血眸老者,都通通在这一掌之下彻底破碎,化作满地乱石、尘埃与血泥!

  便是老者手中所握住的那件圣级巅峰的血色长矛,在这一掌间,却连玉清气都未刺破,便被一巴掌拍成了铁饼!

  “天呐!那可是太阴神教的大帝杀阵啊!昔日连圣人落入其中都是有死无生,那位八景圣人究竟是何人?其神通手段竟然如此恐怖?!”

  “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巴掌,却不但打碎了太阴神教护教千年的惊世杀阵,甚至连带着太阴神教都在这一巴掌下,彻底灰灰……”

  “这也……太恐怖了吧!

  刚刚在那方掌印之中,我仿佛感应到了一种必死的杀机,似乎只要对方愿意,一巴掌之下,咱们脚下这座大州都要随之彻底灰灰!”

  便是身具大教传承的王者,在这一刻都不由纷纷色变,这位强势获得八景宫传承的神秘圣人究竟是谁?为何会拥有这这般惊天神通?

  此人的年龄绝对不大,如今也并非是修行的黄金盛世,为何此人如此妖孽,而我们却连王者与圣境之间的壁垒都无法打破?!

  无数修士于颤栗与哀嚎间,皆以仰视的目光,仰视着天穹上的那位年轻圣者,目光中尽是敬畏与难以置信之色。

  这是一尊怎样恐怖的存在啊……

  他仅仅只是静静的立着,给人的感觉便仿佛是一挂天穹,遮住了一切,又流溢出崭新的世界,令与之为敌者感到压抑、窒息!

  此时此刻,随着名镇一颗古星的顶尖圣地——太阴神教的覆灭,天地间一片寂静。

  众生尽皆不敢出声,心下惶恐之余,无人敢动,万物静谧。

  然而,就在所有人感到此事已然结束时,于众目睽睽之下,已经打灭了太阴神教的玉清道人,此刻却并未停下手来,

  而是继续选择了动手,向着某处主动出击,誓要令太阴神教,彻底覆灭,包括其在这些年间率先转移出去的一些种子!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