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56章:人皇绝嗣,天地余悲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斗转星移,空间之力汹涌。

  转瞬间,一道清微玄奥的清气破碎空间,横跨半方星域,直抵紫微古星、太清圣境。

  “咔嚓……”

  一方虚空于悄无声息间不断扭曲、撕裂,混乱灵潮汹涌,发出“隆隆”之音,旋又被一道自然而原始的清气镇压了下去。

  一片古老的紫色宫殿前,一方虚空如若门户般开启,有清气绕身的道者自其中踏出,其戴如意冠,穿淡黄八卦衣,手执玉如意……

  来人……

  正是叶凝先前以一气化三清妙法,所演化而出的玉清化身无疑!

  层层破碎空间自然弥合如初,玉清化身屹立于此,口中默默礼赞道德天尊之时,更是向着八景仙宫稽首长拜。

  片刻后,礼赞既闭。

  叶凝挥手将《道德经》送入八景仙宫石柜内,随即翻手随意取了一件、由“锟钢”锻造而成的圣人法器——金刚琢。

  金刚琢锃亮,其外在如一轮月环般银光闪闪,神辉灿灿,炫人双眼,入手则温润晶莹,神妙非常。

  这是一件非常少见的圣物,未来有着极大的进化空间,当是八景宫主老子亲自锻造而成,留以镇压仙府、护卫传承者的镇府之宝!

  取了可代表嫡传弟子之身份的此物后,叶凝便不再动八景宫内老子留下的其余几宝,而是转身向着圣境之外迈步而去。

  太清圣境,这里绝对是一方世间罕有的圣境神土,内有林木幽幽,仙阙古朴;灵气汹涌,仙光蒙蒙,甚至化为了液态。

  泉水叮咚,一条又一条由灵气汇聚而成的涓涓细流,流过大半仙境圣土。一方又一方药田,有序的坐落于其间。

  数之不尽的古药,被种植在河流两侧的药田上,光华缭绕,甚至有不少大药乃至药王散发着芬芳药香,让人禁不住心惊。

  平日里。

  这一株株在紫微古星上、便是教主王者都不可多见的大药,但放在沉寂了千年的太清圣境,却被随意的种植于药田之中,无人打理。

  漫步过药田,药香弥散,芬芳十里,单单闻着就让人禁不住心旷神怡,仿佛连寿数都增长了几载。

  随意采摘了几株药效特殊的大药、药王,连带着黑白两色神土一同封于金刚琢内后,叶凝便迅速行过药田,来到了太清圣境最外层。

  大袖一拂,在叶凝一步踏出太清圣境瞬间,传承自老子的太清气,此刻迅速席卷圣境,将此地由开启转向关闭。

  随即,屹立在天穹之上的叶凝略略辨别了一下方向后,便神寄虚空,锁定方位,行走于天地间。

  其一步便是数十上百万里,快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诸天万象在他眼中都仿佛化作了流光,一切的景在他的眸内都急速的倒退。

  在这样的状态之下,他甚至有了几分追赶时光的韵味——

  如缩地成寸般一步步迈出,转瞬间便行走了千百万里,然而天上大日的方位却恰好与之相反,在不断后退,当他快要抵达目的地时——

  天上的大日,已然由原先之天穹正中,变成了朝阳初升的胜景!

  修行的玄妙,至此可见一斑!

  ……

  岁至清晨,当他停下脚步后……

  矗立在其面前的是一座黑色的巨大古城,古城上下,全都是以墨色晶石铸成,乌光闪烁,如同一座宏伟的天城,降落在凡间。

  此时——

  紫气朦胧,旭日东升,朝阳洒辉,将整个城池都染上了一层炫目的光彩,走在这里,便能够让人感觉到一种威严,身心都好像受到了冲击。

  步入其内,一层薄薄的太阴黑雾不知由何而始,弥漫在城内各处,予人一种冰冻人心,封锁时空、探查一切的特殊感觉。

  玉清化身徐徐行于其中,来自蜕变后的本尊神体之异相——太极净土,无需演化,便自然而然地横断周身之虚空,隔绝一切的探查。

  这是太阴神教统治下的城池,为几处重地之一,这里有修士行走,更有凡人居住。

  默默行走于其间,虽然时隔百载光阴,但叶凝仍可自那看似寻常的大街小巷之中,嗅到浓郁的血腥之味与尸气。

  时隔百余年,此处仍有如此浓郁的血腥味,可见当年在这座城中不知死了多少太阴神教的传承者,甚至恐怕会有顶尖强者葬身于此……

  这才导致了古城中血腥味、尸气乃至怨念,缠绵不绝!

  相较之巨城的宏伟,此地修士的数量却不是很多,且显得有些萧条,街道上更有一列列身披铁甲、手执战戈的兵士行走,弹压一切。

  显然,叶凝数年前在太清山脉外留下的那句话,给太阴神教留下了极其不利的影响,甚至导致他们至今仍在警惕!

  旁若无人、太阴神教之修士也视若无物的、任叶凝行走于大街小巷间,无需探查……

  他所需要的消息,便自前方不远处酒楼内的几位散修口中道出。

  包厢内。

  一名年轻修士饮了一杯酒,胀红了的脸上带着深深的兴奋与解恨意味,“听说了吗?几大圣地全都正式与之断交,太阴神教要完了!”

  “与太阴神教交好的几方势力虽然强大,但圣级绝对就是它们压箱底的力量……”年轻修士对面的另一人也笑着随之举起了酒杯,笑道。

  “如今天外的劫光消失了,那位神秘圣人成功蜕变,携度过那方覆盖天穹的恐怖雷劫之威归来,谁敢招惹?太阴神教确实要完了!”

  “是啊,该完了!这帮孙子,早就该完了!”

  有人咬牙切齿的如是道,“遥想当年,太阴人皇开创了极度辉煌的盛世,九天十地独尊,上击神明,下镇九幽,横杀圣灵,镇封一切动乱。

  但凡危及苍生者,都难挡人皇一击,于天地有不朽大功,谁曾想到,他留下来的传承,居然会败坏在一群卑鄙的背叛者手里!”

  “没错,谁能想到,原本有圣人出世、四方朝拜的太阴神教,居然会在百余年前那么突然的崩溃,连道统都被篡夺!”

  得益于叶凝当年在太清山脉流下来的话语,一百多年前,太阴神教的血与殇,迅速被无数修士从落寞的记忆中翻出,传响紫微。

  原本被太阴神教极力掩盖的血腥过往,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彻底掀开,遍传古星,而被一尊圣人明晃晃威胁的太阴神教……

  却根本没有时间与精力去掩盖这件事,以至乎五年后的现在,几乎人人都能对此谈上一两句。

  “要我说他太阴神教的那些家伙也是活该,谁叫他们的手段如此过分,连有着人皇血脉的凡人都不放过,已至于如今人皇绝嗣!”

  另一间包厢内的一名中年男子叹道,“若非这番血案被翻开,甚至被公开讨伐,我都不知道自己死后,有什么资格去觐见先祖与人皇!”

  “看到了外面那些兵士中的将领了吗?”

  有人以目光示意了下,“就是他们主导了对凡人的诛杀,传言之中整个紫薇古星,有着千百万的人皇血脉之凡人死于非命!”

  “太阴人皇真的绝嗣了?”

  有一些消息不太畅通的修士更大的眼睛,感到不可思议,“那可是人皇!而且凡人对修是士本没有任何的威胁,他们怎么下得去手?

  别的圣地也不阻止?”

  “别的圣地?”

  一个胖乎乎的修士冷笑,“看他们现在那么急匆匆的和太阴神教断绝关系的样子,恐怕他们在这件事中所扮演的角色,也不太光彩吧!”

  “至于屠杀凡人,毕竟是人皇的血脉,谁知道未来又会出现怎样的强者,看既然已经选择了背叛,那自然是全部杀了,一了百了!”

  “你说的只是其一,还有其二,这件事情,可远不止表面上的斩草除根、忌惮未来可能出现的强者那么简单!”

  “哦?!”周围的几个修士八卦的劲头就上来了,在低声的撺掇着,“李兄的消息一响最是灵通,你知道什么,快说来听听!”

  先前开口的那个身形显得有点猥琐的修士左右看了看,确定没有兵士走过,遂低声道,“太阴神教那一脉昔日是什么货色,大家谁不知道?”

  “那一脉不少好手自灭掉人皇后裔后,便一齐在圣地之中闭关了数年,然后一出关就个个功力大增,身上怨气浓郁……”

  “呵呵……哪家修士修为是这么增长的?还相约好了一起突破,甚至至今怨气不息?!”

  这个化龙修士冷声道。

  “我虽然不清楚他们到底干了什么,但想来无非就是借助人皇后裔体内的血脉之力,用以炼丹,或是直接炼化……增长修为!”

  “嗤……”

  有修士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毛骨悚然的道,“吃人?!!”

  在一片震动人心的大恐怖与令人惊骇的寂静中,那个猥琐的修士冷冷的开口,如是说道:“呵呵……

  相传大成圣体之血液药效不逊色于药王,可生死人、肉白骨,这人皇后人之血脉,若是提炼一番,恐怕也不会逊色大药吧!”

  …………

  “从无数人皇的血脉后裔之中,强行的提炼那一点神性精华,由后天返本归源,化为皇血?”

  天下没有不朽的神朝,更没有长存不灭的传承,什么都有走向终点的一天。

  因修士之间争伐所导致的灭门血案,在这方实力为尊的天地间从不少见……

  只是,太阴神掌那一脉叛徒所犯下的罪过,实在太大——灭绝人皇后裔、屠杀了近千万凡人、更是以之提炼血精炼化,如若食人……

  玉清化身微闭上眼睛,一面聆听着酒楼内众人的谈话,一面默默推演天机,森寒的杀意如一层淡淡的迷雾,一种刺骨的寒意……

  渐渐将整座古城笼罩!

  那恐怖的寒意——或者说是杀意,实在太过强盛、恐怖,在其之笼罩下,古城内,无数修士的元神都似乎要炸开了!

  难怪会如此凶残的屠绝凡人,虽然经过一代代的血脉传承,早已不知道衰减到了什么程度,但在积少成多之下,还是极为可观的。

  再说了,这可是太阴人皇的后裔,自然有着一丝太阴体的本质在其中,对于修行太阴圣力的修士而言,那可是一场天大的机缘。

  若能练出皇血,或许便能够助那些背叛者冲破关卡!

  “太阴神教……”

  轰隆隆!

  冰冷而狂暴的杀意,如实质的利剑一般,不断轰击在那由墨色晶石铸就的巨大古城上,使之渐渐弥漫开了一道又一道狰狞的裂纹!

  无数修士在其间受到杀气无意的冲击,虽未元神受伤,却也一个个头昏闹胀,几乎就要如推金山倒玉柱般,通通应声而倒!

  “哧啦……”

  空间被狂暴的杀意强行撕裂,玉清化身一闪而没,旋即强行踏入其中,快速自古城中消失,进入了寂静的虚无中,什么也见不到。

  过了盏茶光阴,他才强行锁定目标,穿行而出,重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此刻,在他的身前,地平线上,有一座巍峨的城池耸立着,只是看到第一眼,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缠绕了过来,

  引得他的心灵,无声无息的一阵阵悸动。一种大悲在他的心中涌现着,说不出为什么,但是他就是感到了一种悲凉,

  耳中似乎出现了一阵阵的幻听,有强者的怒吼、有凡人的哀求……

  这一切似乎都是在与他的心灵与意志共鸣,通过一种玄妙到了极点的方式在他的心中浮现,识海之中更是有一幅幅的零散的画面出现:

  血与火在交织、杀戮与背叛在演绎,老人与孩童被钉死在长枪之上、强行炼化皇血……

  纵是有着一颗无暇道心,叶凝也不由得被心中那骤然出现的信息冲击得心神悸动,难以自持。

  抬起头张开天眼,遥望太阴神教之核心圣地,眼前倾刻间便出现了一道直通天际的血色光柱,这是因杀戮太过,而出现的异状。

  最起码有千万凡人被集中到了面前太阴神教的祖地之中,被一起诛杀,他们的血、他们的骨、他们的魂,都被秘法熔炼在了一起!

  显然,这便是太阴神教那一脉叛徒满紫微古星追杀、甚至要彻底灭绝人皇后裔的最重要原因——

  自人皇后裔体内提炼皇血,用以增益修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