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刚刚还被吞得一干二净的虚空宇宙,此刻却像是天怒一般,突然化生出一片浩瀚的汪/洋,这是一片雷霆化成的神海!

  神海中的任何一滴雷劫水所蕴含着的劫罚之意,都要高于先前那片花哨繁杂的漫天雷霆!

  这更似天伐一般的雷霆,不予人任何准备,仅在一瞬间,就彻底将叶凝埋在劫海中,接受诸天大道的拷问与责罚,

  一道道如江海一样粗的巨大电芒,一道又一道的劈在他的身上。

  这是一幅恐怖而壮丽的画面,世间罕见,虽然论劫难只是仙三斩道,但其之恐怖威能,却还在半圣大劫之上。

  如果被人描摹下来,给世人看,那一定会震撼千古,让所有修道者胆寒——这种劫难太可怕了!

  开古今唯有之恐怖,任何一道劫光都远胜别人的一场大天劫,这成千上万劫光汇在一起才形成劈向叶凝的第一轮电芒。

  这是一种末日天罚,是一场大毁灭,没有人可以承受,浩大无边,只需一缕电光就足以毁掉一位天纵奇才。

  然而叶凝却不做任何对抗,巍然立身于此,几乎是视若无睹的沐浴在其中,以这漫天劫光雷电为水,洗礼自身的肉身与元神。

  他每一寸肌肤都很刺目,每一个毛孔都在吞吐电芒,炼化劫光。

  眉心灵台的元神化身,此刻一派悠扬的迈步而出,张口一吸便是一挂天河,无穷无尽的雷海全被纳入口中,恐怖无边。

  更有一面交织着阴阳二气的八卦古镜,完全由神纹构成,尚未填充神材宝料,此时,来自于仙剑世界的仙灵玉、阴阳神石,黄泉沙……

  甚至是那玄都真人开辟仙界所得的些许功德气与玄黄气,此刻都被一并填入其中,借无尽的劫光淬炼,炼就那唯一之器!

  “唰……”

  以来自于仙剑的世界,穷尽太阳、太阴大道,分别来自于太阳、太阴这两颗古星深处的太阳仙金,太阴神铜作为主料,再以一枚两仪神玉为辅……

  此刻,无数仙材宝料在漫天劫光的劈打与叶凝之道火的煅烧下,迅速在那神纹古镜中交融着,渐渐化作了一枚无上镜胚。

  这是一场大破灭,连宇宙虚空都被劈的崩开,出现了一条条恐怖的黑色深渊,唯有正中心一点光源不变,叶凝宝体无瑕,元神通透,宝镜渐渐成型……

  茫茫无际,无边无沿,成千上万年来的天劫似乎都集中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古今雷光合一,淬炼他的神魂、躯体与阴阳宝镜。

  在这一日,紫微古星上,于此之际,但凡是修士都感应到域外一定发生了什么,因为众人内心惶恐不安,像是大难临头,

  末日到来了一般,似利剑悬在头上,如大岳沉坠心间。

  这是一股灭世一样的气机,让同类者颤栗,只要修道,必然都能感应到,众人战战兢兢,惊骇的遥望域外。

  然而,却没有人能看到什么。

  因为,为了劫光不落在这颗生命古星上,叶凝离开的太过遥远了,他们全都不明情况,推断不出个所以然来。

  毕竟,这种劫罚古今仅见,他们不可能听说过,更是难以目睹。

  “轰!”

  在第一重茫茫劫海被消耗殆尽的最后时刻,叶凝神色郑重的打出无数的印诀,其间交织着自身所领悟的阴阳之道,落在宝镜之上。

  “嗡——”

  最终,在彻底将那片劫海榨干之后,叶凝所祭炼出的那件唯一古器,此刻真正的成型了,化作了一面无上宝镜,厚约三寸,面广三十六……

  其上交织着玄黄功德,闪耀着炽烈无比、永恒不朽的光辉,流转着神秘莫测的伟力。

  还不待叶凝细细查看这面宝镜之威能,虚空中那种种奇形怪状的闪电紧随着雷海的枯竭而出现,有伏羲龙碑,有女娲道石……

  一道又一道,神秘无比。

  一些闪电甚至与祖器相同,狂暴无边,降落下来后,接连劈碎了数颗生命枯竭的古星!

  这是天地间的大道痕迹,代表了上古天道,每一次立劈下来都是惊世的,可破灭一方世界。

  这便是叶凝的斩道之劫,他欲要自身超脱,跳出已有大道,不在五行中,自然便要承受古来各种圣道的冲击与碾压。

  “轰……”

  虚空宇宙中,炽盛电光灭世,在一道道人形闪电与祖器间,恍惚间有一颗颗上古星辰破灭,历史景象重现。

  无穷无量的闪电加身,然而此刻的叶凝却不再只身独抗,而是祭出一面仙镜,镜中仙光缭绕,生生化生出一方世界,

  将新化出的劫海雷光,通通吞没于其间,炼作最为本源之法则道印,铭刻在宝镜的背面,使其愈发超然而不凡。

  此刻,叶凝独自屹立于黑暗星空之中,身长玉立,道衣飘飘,肌肤缭绕的种种仙光、宝辉,显得无比的神圣,仿佛是那谪世的真仙。

  在他身前,虚悬于高空的元神化身恍若实质一般,身披黑白道袍,交织阴阳二气,睥睨天下!

  镜,为道家圣器之一,道士不仅在室内会悬挂铜镜,就连出行在外也要佩镜,对于道士而言,无论是修行或施法……

  一面合适的宝镜,都可谓是至关重要!

  因为,“道”虽无处不在,却不可言说,只能以修士内心的智慧与灵性来把握,在超越万物差别的混沌中方能求。

  于是,为方便广大修士修炼,聚形散形的宝镜,便广为道家所尊崇与运用了!

  此刻,在漫天劫海中,一面宝镜交织着玄黄功德气,闪耀着两仪阴阳神光,经千锤百炼而愈发神圣、古朴内敛。

  似可查探过去未来,映照诸天万界,上探九天,下摄幽冥!

  此际,外界的广袤劫海被通通摄入了宝镜之中,此时,龙碑被毁,道石四裂,大印破碎……

  一件件来自于古皇大帝,象征着某一大道极境的道器纷纷被毁,唯有其之道则像是一枚铭文般,被完整的烙印在了叶凝那面无上仙镜之背!

  随着最后一件道器被毁后……

  “轰~~~”

  天色阴沉,雷光再现,黑暗的星空大天地,一道炽盛的光射来,将一颗大星穿透,冒起一缕青烟,发出阵阵焦糊味道。

  那是一个威严的人影,难以看到真容,但他手中的那枚古镜却再清晰不过了,那是——虚空镜!

  “轰……”

  与此同时。

  漫天火焰倾泻,一座巨大的火炉从天而降,虽为闪电,但却像是以凰血赤金铸成,上方立有一道伟岸的身影,向他镇压而来。

  此外,西方有一座仙泪绿金塔出现,震塌万古时空,突然横撞向叶凝;与仙泪绿金塔相对的,则是一个手托龙碑、披头散发的男子。

  此刻,他大开大合出手,拥有无敌天下之雄姿。

  虚空镜——虚空大帝!

  恒宇炉——恒宇大帝!

  仙泪绿金塔——瑶池西皇!

  伏羲龙碑——伏羲大帝!

  此刻,烙印在这方天地间的四尊大帝之道则印记,为天道所摄取,以填充无穷雷电,化作四尊斩道级数的少年大帝之影破空袭来。

  若非那面无上仙境,在第一时间垂下万千仙光、道气,挡住了这轮攻伐,恐怕是叶凝,此刻也未必好过,甚至会形成恐怖大战!

  “轰!”

  四尊大帝之攻伐的余波未尽,宝镜仙光上,仍有道道涟漪残留。

  然而,远方的天空中,却迫不及待的有九日耀空,一瞬间的光芒照亮了漆黑的宇宙深处,斩道异象又现一景。

  而也就是在这时,雷海中又多出五个道人形闪电,此时,计有九位少年大帝出现,共同围杀叶凝!

  在九帝之正中,重新出现的劫海内,元神归窍后的叶凝之面色虽略显郑重,却并无畏惧,这并非是他小瞧了这九尊大帝。

  而是正如此世天骄,面对劫海中的大帝投影,虽然这投影并非大帝本尊,且被天道压制在度劫之人的同一境界。

  但那毕竟是大帝道则投影,在同一境界中,纵然只是一道投影,也绝对是最顶尖的战力,而当世天骄,虽然天资绝世,

  却也很难在同一境界中,将自身潜能发掘到巅峰,可与大帝道则投影媲美!

  故此,他们在渡劫之时,自然难以对抗,只能瞄准大帝道则投影的弱点,或是拖延时间,或是攻伐弱点,或是施展特殊妙法……

  总之在千劫万难中苦熬,熬过时间,自可劫过成道。

  而此时的叶凝……

  则像是与那些当世天骄反过来一般,他不但将自身潜能发挥到了巅峰,更是无论大道感悟又或战力都在自身所表现出来的境界之上。

  如此,想要面对大帝道则投影,自然便要轻松得多!

  “太上——八卦炉!”

  独立于茫茫雷海,头上顶着一面炽盛无比的无上仙镜,叶凝运转道德经上所记载的一桩无上秘术,

  倾刻间,满阙天穹无尽星力涌来,照破了茫茫黑暗……

  在那雷劫海洋之外,八颗古星迅速移动,依乾坤巽震,坎离艮兑之势,分别演化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形成一座庞然无比的巨大洪炉!

  此刻,八卦洪炉转动。

  刹那间倒卷天穹,将整片雷劫海洋与就尊大帝道影连带着叶凝通通卷入其中,炽烈的道火于其间,将一片虚空烧得坍塌!

  天地为炉兮,大道为工,天劫为炭兮,自身为铜!

  神秘而古朴的八卦炉,隔绝天地内外,断开九尊大帝道影与天地的联系,甚至以天地风雷水火山泽之力对九帝进行一定的牵制。

  轰~~~

  在仙剑世界悟道两百年而成,尚未动用过的阴阳大道在叶凝身上流转,此刻他的左手黑沉无光,太阴之道含而未发,化神奇为腐朽。

  将那一尊尊破空而来的大帝虚影之攻击,生生化解。

  紧随其后,他的右手在这一刻几乎快要融化了,在与大道合一,太阳大道在他右手之上流转着最为暴烈的光辉……

  一拳挥动间,近乎燃烧了空间,干预诸天万道!

  轰!

  恢宏而酷烈的太阳神拳,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化作一条长龙,在破碎映照而来的虚空镜光后,第一时间轰在了一尊大帝眉心!

  砰……

  咔嚓……

  手握铜镜的大帝虚影骤然一僵,其眉心仙台之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洞,炽热的仙光几乎燃烧了一切,将他的头颅乃至神识,

  彻底化作岩浆!

  唯有其自身之道被保存了,完整的化作道源,没入八卦炉某处。

  然而就在虚空大地瓦解之时,其余几尊帝影仍未停止动手,一尊仙泪绿金塔,带着无与伦比的镇压之力,自叶凝上方镇下!

  一座洪炉连带着漫天火光,则自叶凝斜后方轰然砸来;还有伏羲大帝御使着伏羲龙碑,带着崩天之势,上来就是一掌砸破虚空……

  八尊大帝的攻击,震动了茫茫苍穹,便是叶凝只手衍化太阴,化作茫茫黑雾连消带打,也很难将所有攻击化尽。

  幸而无上仙镜再度垂下道道仙光,一面守卫叶凝真身,一面以镜光连攻八帝!

  同时叶凝自身也紧接着迅速出手,一面快速闪避,一面演化太阳,主动对轰某御使火炉的大帝。

  大帝虚影虽然可以自如施展各种妙术,崩毁天地,但终究只是闪电所化,有所不足,在这场最为激烈的战斗中……

  那点不足被迅速放大,为叶凝所称,并迅速扩大优势!

  此刻,叶凝左右臂交叉,两头大龙自其中涌出,左阴而右阳,二者交织为一件杀气凛然的“阴阳龙剪”,一剪天裂!

  一个蓝色长发的男子在征伐,其身后有一只麒麟的虚影,生有祖龙头,身上布满蓝紫鳞片,闪烁着冷冰冰的金属光泽。

  他手持一柄蓝金神杖,通体璀璨,一个人像是能够镇压宇宙八荒,然而在此刻,在那阴阳龙剪下,却倾刻间——

  连带着那蓝金神杖,一同被一剪为二!

  不仅是他。

  还有一口有九条神凰交织的晶莹璀璨的火炉率先被一分为二,紧接着,那阴阳龙剪向下一刺,下方的一个伟岸的身影,

  即便动用了至强秘术,恒宇之道焚尽苍穹,也不过与之一同覆灭!

  九帝杀其三,还有六尊帝影!

  “太清一气混元斩!”

  叶凝身化虚无,倒退而去,避开了自后方袭来的龙碑,但天上却降下一道太清气,诞生出混沌,化为一道长达数千丈的混沌天罡,

  立时将龙碑连带着伏羲大帝一同劈作齑粉!

  ……

  洪炉之中。

  在仙剑世界极少动手的叶凝,此刻却是大杀特杀,时不时便有一枚枚大帝投影所化作的道源,被封入洪炉深处淬炼。

  此刻,他龙行虎步,纵横所向,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他一丝一毫,整个人都流动着一种炫目的光彩,足踏着诸皇的尸体,

  此方世界之中,成道路上所必万带的那一种唯我独尊的信念,也渐渐在他身上演化!

  他在天劫之中纵横,所向披靡,睥睨诸雄,纵然有对手在天劫之中迈进神禁领域,也只是让他多用了几招。

  阴阳之道在他手上达到了一种极其玄妙的至境,分可破灭一切,合可衍生万法,当真有种无敌的风采在他身上绽放!

  若非这种天劫源至天道劫罚,实在是玄妙莫测,连八卦炉也无法封隔,有一个被杀就有另一个补上,恐怕早就被渡完了!

  ……

  “轰!”

  数日之后,九尊大帝虚影被连续换了数次,最终,一齐出现的,便是早在叶凝预料之中,却始终未曾出现的九大天尊了。

  此刻九天尊驾驭着九秘,九秘共鸣,九大天尊合力化作一道璀璨无比的仙光,洞穿了古今,立劈了这片宇宙,令天地大道都在颤抖……

  九秘共鸣,合力一击,何其之强?几乎已然屹立在大帝级秘法之上,怪不得受天所嫉,难以齐全!

  叶凝深吸了一口气,早已演化出太极神形的他,此刻阴阳相合,可面对那道仙光,却也不由有种毛骨悚然的刺魂之感。

  面对着这惊天一击,他在阴阳与太极之道上的感悟明显不够,是故难以抗衡。

  不过幸而,他还有妙法未曾演化——阴阳相生,演化混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