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阴神教,可耻的背叛者,竟然试图将远古人皇留下来的血裔,彻底抹杀、掩埋于岁月历史中……真是……劫数临头,合当满门应劫!”

  叶凝声音低沉,震荡诸天,虽并无太大的威势外显,却依旧令这片太阴山脉上下无数,修士震撼到近乎痴呆,浑身都是冷汗。

  ‘太阴神子、他的护道人,以及这次太阴神教的来人……竟然被人弹指间全灭了?而且还是一位新出世的圣人为了人皇后人出手?

  我不是做梦吧?!’

  无数人在震撼、恐惧之余,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等可怕的攻伐力,即便是圣人纵横的远古,也不曾多见。

  这实在太吓人了,无论是天纵奇才,还是各方教主、王者全都发自灵魂的颤栗!

  刚才那是何等的手段?没有一个人看清,只模糊见到一只巨手压下,随后混沌光淹没,各种禁忌招式齐出,刹那间便分出了胜负。

  太阴神教曾做下那般血债,至今却仍能屹立于各大圣地之中,由此便可见他们的手段何其不凡……

  先前那位太阴神子之护道者应对何其迅速,其所祭出的九棵冥竹又是何等强势与诡异?

  每一株都是黑雾滔天,有圣人的威压传透而上,来自于那位冤死的太阴老祖之尸气,更是几乎腐蚀了天空,可朽灭万法……

  还有那件不详的王者丧钟与之共鸣,二者合力叠加……

  然而在这位神秘的、新出世的圣人面前,却竟是如摧枯拉朽一般,被人轻易地将之挥飞烟灭,这是何等强大?

  至少,这绝非是新晋的圣者!

  而那位主持屠杀人皇后人,如今已经化作底蕴沉眠的太阴神教圣人老祖,纵然其在全盛之时,也从未显露过这般可怖之战力。

  太阴神教,有难了!

  平静了二百多年的紫微古星,恐怕又要大乱了!

  甚至于……

  这颗曾出过数位大帝古皇的生命古星的天,也要变了!

  这一刻,无论是散修还是各大圣地的圣子、圣女,除却广寒宫天女芈罗仙子外,尽皆深深的低下了自己的头颅。

  在叶凝出手前,未曾见过圣人之手段的他们,或许在心底对于叶凝之威势并不完全服气,甚至如那金鸟太子,或许还敢在心底抱怨、反抗。

  然而现在……

  当他们看到先前还与他们谈笑风生、屹立于同一个层次的太阴神子,而今居然被人一巴掌连带着所有太阴神教之弟子通通覆灭于此。

  饶是以各大圣子之骄傲,此刻虽谈不上噤若寒蝉,却也万万再不敢起冒犯之心!

  ……

  轰!

  忽然,太清圣境中万山摇动,虚空扭曲,紫雾氤霭,竟有仙乐声传出,音符欢快,像是仙域的真仙在奏鸣,传到了下界。

  玄都洞八景宫,周围虚空大裂缝成千上万缕,似真似幻的紫色宫殿上刻满了经文,如同一座不朽的神灵殿堂从三十三层天降落,

  带着仙道气息,非常磅礴!

  “出现了,这次是真的出现了……八景宫!”

  这一刻,随着八景宫隔着一片古界真正的莅临,重重灵气自古界之中喷涌而出,转瞬间便将这片荒郊野外化为灵山净土。

  便是早已深明圣人之威,不敢对此有过多纠缠的一众修士,此刻见得这般变化,一时亦不免有些骚动,难以恢复宁静。

  “待我出关……”

  缓缓回首,一面以昔日在大唐世界所得的那一门来自于老子的嫡系传承功法,炼精化气,练就那一抹先天紫气,勾动八景宫。

  一面口中低吟,话虽未尽,但那森然而冷冽的杀机,却是已然揭示了其下半句之意,彻底对如今这太阴圣教下了死亡宣告!

  此刻叶凝那冰冷而淡漠如天道般的目光,自太清山脉内外一扫……

  顿时,在无数修士,如遭雷殛,寒毛倒竖之时,他向着广寒宫天女芈罗微微含首,旋即大袖一拂,其凛冽之圣威,

  便直接将太清圣境外,无数修士通通一袖扫飞,便是那各大圣地之圣子,此刻也立身不住,差点被一袖扫到了十万八千里外!

  ……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默默的诵动这篇来自于原著之中的经引,再以此调配叶凝体内的那一缕先天紫气,使其向这个世界靠近,不过须臾光阴——

  叶凝便立刻敏锐地感应到了一条通往太清圣境古界的脉络!

  在那里,一缕缕先天紫气蒸腾,与虚幻的异象不同,这是实质化的,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其中蕴有道纹,更有大道天音响起。

  当下,叶凝继续诵动经文,以经引牵引,不过片刻后,只听得“轰隆”一声重鸣,旋即——

  这片山脉之中有大片炽盛的光华浮现,一方古界被打开了,有“太清圣境”四个古字出现于其中!

  半空中的那方紫色的宫殿幻景虚淡了下去……

  不过在其同时,又有一片古老的殿宇重新显化了出来,流淌着紫气,远没有异象那么璀璨,但自有一股古朴而自然的道韵。

  “正确的地点,正确的路……”

  叶凝眸中精光一闪,当下大步迈入太清圣境,无尽氤霭绕体,令人如沐仙气,通体舒泰。

  太清圣境之中,云雾缭动,一片迷蒙,到处都是老子当年留下的道痕与万千紫气。

  虽然两者威能不显,却也极其的神秘,叶凝没有贸然触动,而是继续顺着一条正确的、紫气氤霭的通道,迅速深入其中。

  不过片刻后,就在前方不远处,八景宫如一座不朽的紫色神灵殿堂,其上刻满了经文,自有一种至圣、至大、至远、至奥的威势。

  当叶凝来到近前,仔细分辨之时,使迅速发现——

  这尊紫气腾腾的八景宫殿堂,当是太清圣境之中最为神秘莫测的中心建筑,它如一个荒古的香炉一样,似供奉有神灵,迷迷蒙蒙。

  ……

  “八景宫!”

  随着叶凝迈入其中,那条正确的通道在他的脚下,一步步淡化至虚无,最终彻底消隐于其间,这一刻,紫气腾腾,雾霭沉沉……

  还不待外界之周遭众人迅速蜂拥而至,那重重紫雾便迅速将这片太清山脉彻底覆盖、笼罩,令人再也难以确定那方古界所在之处!

  嗖!

  嗖!

  嗖!

  一道道被叶凝一袖扇飞的人影,此时迅速向着太清山脉接近,驻足于重重紫雾之外,瞪大了眼睛凝视着这片——

  连他们的神识都无法洞穿着的雾气!

  这一刻,在心下沉重与苦涩交织之余。

  众人的目光全都炽盛了起来,隐隐约约间,在古界开启的刹那,所有人都似乎听到了一种宏大的天音,震动心海。

  在紫薇古星流传了数千年的八景宫,这一刻,真真正正的显化而出了,这次不再是幻景,而是真实的古界降临!

  传说中那位骑牛老者的传承,一方不逊色于紫微古星内各大圣地之驻地的古界,还有其中各种天材地宝、古经秘术……

  在这一刻,随着古界的降临……

  在令他们心潮澎湃的同时,却与他们毫无干系!

  因为,那位前去收取传承者并非是昔日那种、可任各大圣地拿捏之人,而是一尊真真正正的、在这片古星上,数百年未见的,圣者!

  即便无有那份传承,依旧可以只手覆灭一方圣地的,圣者!

  “诸位,此次太清圣境出世,有圣人莅临……想来师长们应该能够体谅我们,况且……接下来的事,恐怕也不是我们能够做主的……”

  在其他修士瞪大了眼睛,仍是心怀不甘之时,广寒宫天女芈罗却是率先回过神来,回到了神月辇内,清冷的向外递出话音。

  “我于广寒宫内尚有师长吩咐的要事处理,此番便先行一步了,诸位,告辞!”

  神月辇内,芈罗天女向着几位圣子微微含首,旋即,那辆神辇便横空飞去,缭绕着漫天花瓣,带着无尽的清馨,留下一片神秘的流光。

  “哼!”

  几位大教圣子之中,金乌太子冷视着神月辇飞去的方向,口中极其不爽的怒哼一声,“装什么装,此番太阴神教来人全军覆没之功,

  除那位之外,舍你芈罗其谁?”

  “区区太阴神子,本就不当与吾等并列,死了也是活该……”

  来自于冥岭上古道观的正德道人阴沉着脸,缓缓道:“只是太阴神教若是倒下了,恐怕整个紫薇古星都要陷入一场大风暴了!”

  人王殿的英武青年男子神色郑重的点了点头,“此事毕竟是太阴神教那一脉做得过了,即便芈罗仙子不说,那位人族圣人以后也会知道的……”

  想了想,人王殿的当代传人又道,“诸位,圣人出世之事,不是我们能够处理的,正如芈罗仙子之言,我们还是快点回去禀告各家师长吧!”

  说吧,他率先向着众人一礼,旋即转身运转人王殿妙法,化作一道黄光,横贯长空而去。

  自他走后,剩下来的几位圣子面面相觑之余,只廖廖聊了几句,便也迅速或是施法,或是借助神兵之力,消失于太清山脉之中。

  各大圣地的圣子、圣女走了。

  此时太清山脉外剩下来的便是一众散修,他们本身获得传承的希望便不大,此时自然也没有一众圣子那般的沉重心情。

  在略略沉寂了片刻后,当有人转而言向叶凝这位新出世的圣人之时,太清山脉外的一众散修之中,倾刻间便喧哗再起,人声鼎沸。

  “相传,远古年间,圣人对决不出手则已,一旦性命相搏,很有可能一息间就分出生死,胜就是胜,败就是败,难以拖延……”

  一位灰发老人炯炯有神的遥望着紫雾深处的太阴山脉,口中激动的道:“今日老夫终于见到了,这竟然是真的!”

  此言一出,仍是不甘散去的一众散修之中,不少对此感兴趣的修士与于震惊之余,难免议论纷纷。

  “挥手覆灭王者之器,传说恐怕是真的,远古圣人一根头发就可以斩杀千军万马,一滴精血就能毙掉一位圣主……此言,绝非虚妄!”

  “若非那位圣者仁慈,并无连坐之心思,控制好了自身之神力,在先前那一掌之下,恐怕咱们如今连点滴都剩不下了!”

  “这位圣人绝对不简单,虽说他也承认了是咱们紫微古星之人,但恐怕不是当世,而是久远之前闭关修行的古圣!”

  “不,你错了!”

  有人如此反驳。

  “我观圣人气血浩瀚如海,却有一种清澈的生命道韵,看这岁数,屈指数来,多半还未满百岁,就有了这样的成就,实在了不得!”

  “未满百岁的圣人?这怎么可能?若这是真的,那他……确实了不起。”

  ……

  一众散修心中悸动难掩,无论他们如此议论之初心为何,最终都转化为了满心的惊悚与震撼。

  一尊未满百岁的圣人,无论是来自哪个时代、哪颗古星,都绝对是一尊妖孽!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