茫茫太清山脉之外,在无数修士震惊无比的目光中,此时有金光大道浩浩殇殇,自遥远的虚空深处直铺而来,落入太清圣境深处。

  “咚……”

  在那天地尽头,辉煌而华丽的金光大道之上,一道道脚步声响与这个世界的脉动结合在一起,清晰的传入人们的心中。

  点点斑驳的朝阳金光,映照在那道正一步步走来的挺拔身影上,令其愈发显得紫衣凛然,英姿伟岸,转瞬间便来到了众人近前。

  点点圣光飞舞,无数道纹盘旋,在那金光大道之中,更有渺渺茫茫之道音响自莫名深处,深邃而直击人心,予人以悟道之感。

  纵然那铺天盖地的圣道威势并未完全绽放,可在金光大道外,人影所过之处,所有的生灵却全部都不受控制的躬身长拜!

  这便是圣人级的威压,远远超乎于王者之上,甚至与之已然并不在一个层次,即便是来到此地的一众修士中有大能、王者潜伏,

  可他们,却也根本承受不住、叶凝即便只是无意间流露出来的一丝威压,普通修士还好,只是在那圣道气机下躬身一拜。

  但那些自予强者,在外界纵横一方,称王称霸的大能、王者,此时强顶着那圣道气机不愿下拜,然而在转瞬之后,叶凝迅速踏入太清山脉之时——

  倾刻间,众人便被更加强大而酷烈的圣道气息,生生压得“噗通噗通”几声,跪倒在了地上。

  圣人之威不可抗!

  即便这样不是叶凝有意为之,但他自身如今尚处于蜕变之中,无法完美地收拢自身之气息,因此,这般倒是显得他在有意立威了。

  故而,在被那无上的圣人气息压下后,原本喧哗一片,纵然是各脉道统的年轻俊才降临,也无法平静下来的太清山脉,

  此时仅倾刻间,便不由自动为之一清!

  纵然紫微古星距今近百余年都无有圣人出世,但那等不可抗衡、足以立下一方圣地之传承的气息,却是让他们瞬间回到了数百年前。

  几名来自大教之传承的年轻俊杰,此时纷纷祭起自家长辈赐下来的护法圣兵,一面隔绝外界,一面镇压己身……

  在那万千神华缭绕间,一件件圣兵绽放出各自之圣光,虽无法完全隔绝那无上圣威,但却也可令他们稍稍自在些许。

  太阴神子,正德道人,金乌太子,还有那来自于广寒宫的芈仙子等几位圣子圣女,此刻微微抬头,强行压下自身之复杂思绪,向那来人望去。

  在碎金色的阳光中,只见一道紫衣人影正一步步向着太清圣境深处走去,斑驳的霞光,淡淡的紫气倾洒在他的身上,

  为他染上了一层神圣的光彩,令其欲发超凡脱俗。

  柔和而并不耀眼的圣光,落在几位声名卓著的圣子、圣女眼中,纵然他们有护法圣兵护卫己身,可此刻却也难免双眼一红,有泪水涌下。

  圣者!

  这是一位真正的圣者,甚至在这一境界中走得极远的人族圣者!

  几大圣子圣女泪眼朦胧的迅速低头,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眨眼间便在对方的身上同样得出了那令他们惊寂无比的一大判断。

  来者绝对是一位圣人,属于人族,他,英气迫人,风华绝代!

  他,与天地相融在一起,一身紫色道衣不染一丝尘埃,气机深邃莫测,英俊的面容,坚毅的脸庞,飘渺而自然的风姿,如仙人降生。

  ‘近百余年都无有成圣之劫,而这位圣人身上的气息与面貌,在这之前从未在紫微古星上出现过,莫非此人是来自域外?’

  就在几大圣地传承的圣子低头之际,那来自广寒宫的芈仙子心下思忖之余,再观来圣之气机明显中正清和、恢宏大道……

  显然,绝非是屈居人下之辈,为恶之徒!

  ‘无论是来自域外还是这颗古星上过去的圣人强者,都应该不会与那一脉扯上关系,既是如此……’

  “八德宝轮!”

  默默思及此处,芈仙子当即便毫不犹豫的便将一身之神力,倾刻间灌注在了自身之护法神兵内!

  轰隆隆~~~

  神华一闪,天空中忽然出现了第二轮皓月,那其实是一面圆盘状的银色宝轮状法器,其上蓦刻有八卦道纹,正滴溜溜地旋转。

  此物之名为八德宝轮,乃广寒宫圣地的镇教之宝,一件半圣兵!

  其上之八道神符,可显化八道神祇,皆有绝代圣主之战力。

  更妙的是,八道神祇即便被打碎,只要圣兵本体还在,就可源源不断地再度孕育而出,杀之不尽。

  传闻,如今的八德宝轮并非是完全体,此宝在上古年间曾被打碎过,品阶跌落。

  后来,广寒宫上下历代虽搜尽紫微古星之神材,费尽心血地修复,也只能勉强将之恢复至半圣兵一阶,至今引以为憾。

  相传,其全盛之际,甚至可以显化八尊王者级的神祇。

  先前,这件无上圣兵一直掌握在广寒宫历代宫主手中。

  只是如今八景宫传承出世,定有一番争夺,为保护自家弟子,爱徒心切的现任宫主便将八德宝轮赐下,作护法圣兵,护卫爱徒。

  此刻,八德宝轮一出,便如神月般绽放万千神华。

  其每一缕璀璨神华都比神兵利刃还要锋利,足以斩杀当世高手,灭杀教主,然而此刻却是在当代广寒天女体外……

  无孔不入地凝聚出了一层浅浅的光罩,用以隔绝圣威。

  与此同时,天空中,八德宝轮滴溜溜地转动,镌刻于其上的八道符文冲霄,忽然化作八尊绝代圣主落地,共同结印施法,隔绝内外。

  “前,前辈……”

  来自广寒宫的芈仙子忽然抬头,虽有内外两层法术隔绝那浩大的圣人威压,但她开口之际,却依旧是如负千万斤巨石。

  短短的两个字,模糊的话语,便已然令这位隐隐有紫薇第一美人之称的广寒天女,额间流汗,气喘吁吁。

  不过那带着磁性如天籁般的话音倒是非常动听,不减半分魅力。

  只是此刻,无论是散修还是各圣地之人,却是无人去倾听,反而于倾刻间,一面慌忙向后暴退,以免触犯圣威;

  一面打起精神,特别是几位出自圣地的圣子,都在暗搓搓的关注二人。

  刷——

  正渐行渐远的紫衣道人回首,其一向平淡的双目之中忽然射出两道骇人的光芒,非常的璀璨,犹如两盏神灯一般,落在芈仙子身上。

  轰!

  便是圣兵八德宝轮在这一刻,都不由重重一沉,连带着芈仙子一同半跪在地上,其所立足的石山,在她跪下之同时……

  顷刻间崩倒坍塌,尘埃飞舞,石块滚落,方圆也不知道多少里,这座石山所连带的数十座大峰都倒在了尘埃中,永远被抹除。

  “噗~~”

  在场的众人几乎都有修为在身,可在这一刻,却都不由手忙脚乱的慌忙御虹飞空,甚至连带的有人大口咳血,当场栽倒在血泥中!

  圣人的轻轻一回眸,便是大能与王者都承受不住,不得不向后暴退,以削弱那沉重的威势。

  芈仙子不再开口,一时间也很难开口,她打出一道神念,便将自身之言语通过神念传递给了叶凝。

  “我自是生于这颗古星,成道于斯,为人族圣人……”

  两盏神灯黯淡,可怖的圣威也随之消失,最终出现在太清圣境之外的是一个看起来既很英武又很年轻的道人。

  只是道人那眸子中不时掠过的沧桑,却预示着他似乎饱经人间红尘苦难历练,早已不再年轻。

  “太阴神教……”

  口中冰冷的玩味着这四个字,叶凝的目光自那芈仙子身上一闪而过,旋即落在了西方太阴神教之驻地,“你倒是胆子不小,

  也不怕我……站他们那一方……”

  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他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所有人都未看清。

  只见到一只遮天巨手压向西方,旋即山脉之上天地崩裂,乾坤剧震,混沌翻腾,开天辟地的气息吞吐,将一切都淹没了。

  立身于西方天穹上空的太阴神教那一脉传人显得很谨慎,早在叶凝目光落向他们之时,便已然做好了一切准备。

  毕竟,这一脉在两百余年前曾做过一件极恶之事——

  他们趁主弱仆强之际,不但悍然夺取太阴人皇之传承,甚至将那位曾经于人族、于天地有过大功的人皇之后人,杀了个干净……

  自己一族取而代之,窃宝经为己用后,更以人皇之血脉后人练法,甚至至今还在满古星追杀人皇后人,誓要将那一脉彻底埋葬!

  如此穷凶极恶之辈,鹰视狼顾之徒,若非是本身实力极强,有圣人底蕴隐藏,更交好外族,又与某些圣地达成了合作关系……

  这一脉恐怕早就被无数景仰人皇之辈彻底驱逐斩杀!

  距那一族行谋逆之事,至今不过两百余年,人皇后人的恩德,自是还未在这颗古星上散去。

  广寒宫一脉与太阴人皇留下来的神教传承,二者同修太阴之道,彼此关系自是不差,那位来自广寒宫地芈罗天女,

  便是心向人皇后人,却又无力与太阴神教翻脸相抗者之一,此时见一似乎从未见过的人族圣人降临,再观其身上之气息中正平和……

  正如这一脉昔日拉拢其他散修一般,她籍着先前那一道神念道出了紫微古星百余年来的局势,暗地里隐晦的指向太阴神教之余,

  也是想要顺便拉拢一下叶凝。

  ……

  噗!

  太阴神子张口吐出一口黑色的古钟,那不知是何材料打造,似可吸收一切光线,悠悠而鸣,充满了不祥。

  压抑、死亡、冰冷、森寒、枯灭等各种负面情绪爆发开来,这绝对是一口让人生出不好感的魔钟。

  王者丧钟!

  这是昔日无敌的王炼化出的兵器,此时运转出了各种怪异的负面的力量,影响人的心神。

  同时,九棵传说中的冥竹被其身后一位护道人打出,根根如黑金铸成,并不是多么高大,相伴其身前,如人墙一样将他护在后面。

  相传,此竹生于冥土,需以太阴圣力滋养,才可以不断成长,进化为修士梦寐以求的大杀器,今日一下子现出了九棵。

  再与那件王者丧**鸣,魔能滔天之际,竟是让他们有了想要一扛圣人攻击的虎胆!

  咔嚓、咔嚓……

  如天地翻覆一般的巨掌压下——

  倾刻间,那看似诡异不详的王者丧钟,便被叶凝自掌心之处,用神力强行震碎,在其手中被碾成了黑色的碎屑,晶莹闪烁。

  与此同时,那九株冥竹甚至还不如王者丧钟,转瞬间便直接被那滔天阳刚神力,给蒸发成了缕缕黑雾,升腾于那护道人之掌间!

  虚空在崩坏,混沌光隐现,但一切都归于平淡,最终于“噗”的轻轻一声泡沫碎响后,这片新冠以太清之名的西方山脉上方天穹……

  太阴神教之来人,伴着整片虚空,顷刻间灰飞烟灭!

  最终,此地残留下来的,只是片片碎裂的虚空与先前“啊”的几声惨叫。

  随着清风徐来,空间自然弥合之后,此地恢复如初,然而关于太阴神教的一切都被彻底抹除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