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胤真人、百里屠苏、古剑奇谭……景天、李逍遥……仙剑奇侠传……”

  “这两部……居然成了一个世界,而且其中的时间之环,竟然还能够成功闭环……那些上古大神的手段,果然是惊天地、泣鬼神!”

  端坐于云床之上,接收了所有记忆的叶凝,此刻神思悠悠地遥望着远方天际,“虽然插手不多,每段剧情都被触发,可终究,

  一切还是走向了圆满……”

  古剑奇谭中的百里屠苏平平安安的摆脱了焚寂凶剑,同时也摆脱了那本该逝去的命运;还有重新建立蓬莱的欧阳少恭与巽芳……

  仙剑奇侠中景天与李逍遥这两代徒孙,不但得偿所愿,最终也同样也获得了幸福,和自己的亲人朋友阖家欢乐地升上了仙界……

  还有那天下,那苍生百姓,甚至是整个世界都在走向圆满……

  ……

  “看来那个谋划,应该是成功了……这一次穿越,倒是不差!”

  感应着洞天之中的那枚古镜。

  叶凝缓缓自云床之上立起,于咔嚓咔嚓的骨骼摩擦碰撞之声中、轻轻活动着自己的身体,感受着其中正汹涌的那股澎湃的汪洋神力……

  隐隐约约之间,叶凝能够感应得到——

  自己在那个世界所分出的一部分神念,至今仍然存在,只不过像是一粒沙掉入了海洋。目前的他还不能、也暂时无法寻找得到而已!

  不过,纵然那条退路还有着不小的瑕疵,可,对于他而言,目前能够保住性命,就很不错了!

  有了这条退路,在这方世界,他以后的路,或许可以……

  “不过,纵然退路已成,可那个世界中所发生的某些事情,还是必须得深思啊……上古三皇,女娲大神,还有他们口中的太上门徒……”

  夜色清幽,凉风徐徐,送来片片银辉洒落窗前,映照在叶凝那郑重而若有所思的漆黑眸子中,令他显得愈发深沉、神秘。

  “太上门徒……这个称号,这个身份……”

  正于沉思间,叶凝那漆黑的眸子,突然,向着东方天穹望去。

  此时此刻的那片天穹之上,有绵绵密密的紫气自远处袭来,纵横无尽,覆盖了一阙天穹,点点滴滴的道音,更自那紫气中隐约传出。

  “无……天地之始……有……万物之母……同出……异名……众妙之门……”

  侧耳倾听着夜空中那断断续续的道音,叶凝的眸子间尽是深邃与郑重,但他的面容上,却是掀起了一抹略显轻狂的笑容。

  “或许以后,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那四个字,带在身上了呢……”

  轰!

  浩瀚的神力涌入双臂,滔天的气血直冲九霄,抬手轻轻一撕间——

  虚空顿时爆裂无比的被一分为二,此刻,叶凝一步迈出,顿时金光一卷,一条大道便在他脚下蔓延,转瞬之间便没入了虚空深处!

  三十六天罡神通之纵地金光。

  不外如是!

  ……

  月华洒落,星辉如瀑,弥盖天穹的重重紫气垂落,无尽的道音轰鸣弥漫,令那位传说中强者留下来的传承之地——太清圣境,

  看起来神秘而宏大,渺茫难测,可谓冀近神灵之地。

  轰!

  自那道音渐渐由飘渺走向轰鸣之刻,一声巨响,忽然震动周围数座山脉,这一刻,天上地下尽皆是无穷紫气蒸腾,

  宏大的道音,宛若上古圣人现身说法,充斥着无尽的玄妙!

  “出现了,真的出现了!”

  “是天时地利人和、还是谁召唤出的吗?那座传说中的宫殿,竟这么快就出现了!”

  “八景宫,那绝对是当年那位骑牛老者留下来的八景宫!”

  太清圣境之外的数座山脉之上,此时此刻一片喧哗,所有的修士都兴奋无比的遥望着那阙天穹,口中不住地高呼。

  在那重重异象深处,若隐若现间,一座古阙巍然耸立,它不是多么的宏伟,但是却有一种镇压天地的气势。

  云涌雾起,紫瓦流光,迷迷蒙蒙,神圣的八景宫如一座不朽的神灵殿堂,有一种大道气息在其间流转,让人深感敬畏。

  轰!

  这样的状况实在太过明显,有出自高门大派的化龙修士,当即便探出一只神力大手,试图收取八景宫,然而,

  无论是他又或阻止他的别人……

  所有人打出的道纹、神光全都似乎是一一击在了空处般,紫色的宫阙如同梦幻空花,无人能够触到,在场的人都一无所获!

  “是真的!果然和传说中一模一样,无法收取。”

  有了解那段古史的人,此刻瞪大了眼睛,仔细观摩了片刻后,手抚白须间,不由微微开口轻叹。

  太清圣境内,天上地下,八景宫外,一缕缕道痕交织成神秘莫测的阵势,其间蕴含有无穷神能,护佑着八景宫不受外界干扰。

  令它像是从道家第三十六天大罗天降落的一般,若隐若现,神秘而莫测,却又蕴含有无尽神能。

  这里的动静实在太过惊人,先有紫气冲霄传万里,又有道音轰鸣震九天,加之如今那传说之中的八景宫更是亲自莅临……

  八景宫传承出世的消息,几乎不可能瞒的住,纵然四方山脉之上立满了修士,可在此刻,那远空天穹之上却仍有一批批人接连出现。

  这些修士似是来自各方,并不同一,但黑压压的数量之众多,简直就像是夜幕下大片的乌云,全都是为玄都洞而来。

  在此时此刻的那东方天穹之上,有片片金光闪烁,照亮了满阙天穹,灿如神阳,令此地的温度一时间都迅速飘涨了数十度。

  而在北方天空,漫天芬芳花瓣飞舞,铺展数十里,在灿烂的朝霞中片片晶莹,馨香扑鼻,让人浑身毛孔都舒张。

  在璀璨的神虹中,一辆神月辇横空而来,被晶莹的花雨缭绕,灿灿生辉,如同一座广寒仙阙,出尘而瑰丽。

  “啧啧,广寒宫的这一代天女也因之出世了么?那位骑牛老者留下来的传承,还真是天大的诱惑啊……”

  某座矮山上,一名珠圆玉润的修士此刻瞪大了眼睛,遥望着那神月撵,似乎是想以自己的目光洞彻那神月撵上的禁制,

  窥见广寒宫当代天女之真正面容!

  “这不是废话吗?那可疑是传说中大圣之上强者留下来的传承啊,不论被谁得到,都可以支撑起一方不朽的圣地!”

  其身侧的一人撇了他一眼,于不屑之余,他的目光却同样在那神月撵上流连忘返。

  “确实,不过我以为来的应该是广寒宫主,而非是这一代还未彻底成长起来的天女……”

  那珠圆玉润的修士深感认同的点了点头,转瞬又不禁与周围他人八卦起了其他关于广寒宫的逸事。

  广寒宫。

  其为紫薇古星内的一大道统,派内以女性弟子为主,主修广寒之道,这样的宗派,教内自然不乏天姿国色、百花争艳的绝色女冠。

  正如其他宗派之中的圣女,在这一脉之中,同样也有一位天女,这位天女不但会具备有为强大的修为,论及容貌,也会冠绝当代!

  这不但是广寒宫流传已久的规矩,更是这一脉功法的特性。

  广寒宫当代天女,虽然才刚出世不久,但关于她之美貌艳冠群芳的小道消息,却早已经流传得整个紫微古星上下,满地皆是!

  也正是因此,在广寒宫一脉出现的刹那,太清圣境外,几乎倾刻间为之一静。

  无数修士满是好奇地打量着那代表着当代天女身份的神月撵,简直恨不得出手破开禁制,打烂那帘阻碍他们与美人相见的帷幕!

  “芈仙子,近来可好。”

  西方天穹之上,层层太阴黑雾起伏不定,一名面色阴霭的青年从中走出,其一双眼眸冰冷无比,简直有如一尊来自地狱的邪灵!

  “承蒙太阴神子关心,八景宫传承出世,我亦想一观。”

  神辇内,一缕令人心迷神醉的天籁之音,缓缓从中传出,隐约可见的是,那位芈仙子应该是一位身材颇为高挑的美人。

  “即使如此,不如合力一试,芈仙子觉得如何?!”

  在太阴神子自黑雾中走出的同时,当代金乌太子同样也离开了金乌族来者立足之地,声音炽热的向着当代广寒天女道出了自己的心思。

  “金乌一族的金乌太子也来了!”

  有人惊呼一声,这位金乌太子可不同刚出世不久的广寒天女,他如今已然是名动天下的英杰,出世十载有余,其性格一向霸道酷烈。

  便是在金乌一脉中,也少有人敢惹,自然,其一举一动,都颇为受人关注。

  在羋仙子开口打招呼的同时。

  南方另一位大教圣子也现身了,其黑发间插有一根竹簪,身穿八卦道袍,足凳麻鞋,眼神空明,一步一步向那芈仙子走来。

  这是一个很年轻的道士,但其身上却有一种得道高人的气韵,看起来超尘脱俗,非常不一般!

  “冥岭上古道观的正德道人也出现了,这次可真的是热闹了,有这样的俊杰在,无论收获如何,此行都不算亏了。”

  “是啊,金乌族、广寒宫、太阴神教、冥岭上古道观等大教都派了当代圣子、圣女前来,这样的天骄聚首的场面可不多见啊。”

  “嘿嘿,这一次八景宫出世,那位骑牛老人留下来的传承之战,看来确实有的看了!”

  “嘘,小声点,想死啊?”

  …….

  随着一位又一位当代紫微古星上声名卓著的年轻俊杰前来,在场的一众散修顿时议论纷纷。

  虽也有一心关注于夺取传承的,此时在仔细商讨夺取八景宫之法,可绝大多数人,却是在聊那些大派或圣子圣女之传承间的八卦。

  “轰!”

  突然,一道金色的长虹由极遥远之处蔓延而来,于轰鸣间贯穿前方一切,自天穹之上铺开大道,镇压下了此地所有的气机。

  紧接着,来自于圣人境界的气息惊动当世,覆压八荒,周遭成片的山川大河都因之摇动不已!

  “这等气势,来者何人?”

  便在此地无数散修、包括大教传承都自心中震动不已之时,一抹淡淡的身影自那金光大道远处浮起而出,迅速行来。

  自那金光大道上,来人一步迈出便是数十万里,转瞬便由一点影子行到了众人身前,真正的如要追光逐电一般,快到不可思议!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