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楼中到夕阳。云渺渺,水茫茫,山河动,红尘易,百载流光春秋尽。

  自那一日,叶凝降临余杭镇显圣之后,人间光景流转,皇朝起覆,再见已是百年后。

  此时天地间元气逐渐升腾,没入仙界,人间则渐渐归于寂静,仙凡两界虽同处一方大界,但二者之间的间隔愈发深厚……

  正如当年的神人二界,如今仙界与人间的距离虽从未变过,然二者之间的壁垒却是愈发难以打破,彻底形成了上下两界!

  如今之仙界,经过两百余载岁月的成长,又不断自人间吸血,早已是一片锦绣,富丽繁华。

  至于人间,虽是摆脱了类似于邪剑仙那般的恐怖大劫,但人间修行界随着灵机不断升上仙界,却是渐渐落寞了下来。

  绝大多数的道统宗门,早在两界壁垒彻底形成之前,便已然察觉到了这一点,开始大肆将自家之宗门势力迁移上仙界。

  至今仍在人间流传的。

  大多是各大宗门之旁脉再传,用以镇守各家宗门之祖地,真正在人间一枝独秀的,还是当年那位长老传下来的天墉城一脉!

  ……

  玉兔清辉散云净,当空碧天澄霁,更无纤云,点点流光、月华自太阴倾洒人间,使得人间大地之上霜华满地。

  这一日。

  随着地界幽都之中,那一道恢弘而神圣的女娲大神之气息,顷刻间贯穿岁月长河,而后隐没无踪,那愈发辉煌而繁华的仙界内——

  一道透着些许沧桑与复杂,带着浓浓道意的意志,逐渐自仙界核心深处徐徐醒来,那浩瀚而深沉的恐怖气息……

  瞬息间便就超越了仙界之中的所有存在,直逼上古三皇那一等级,掌握天地间的某一种法理,超乎于天地束缚之外!

  在无数仙界生灵被这道气息碾压的匍匐在地,在仙界第一至尊道统、太上道一尊尊高手喜不自禁的高呼祖师之时——

  在仙界星光摇曳间,某处包含有一座繁华洞天的星辰,忽然凝形聚影,胎意化形,化为一尊人形神魔,彻底消失于仙界!

  与此同时,仙界核心深处的那道浩瀚意志,忽然化生出一尊巨大的叶凝之面部投影,宛若星辰般的双目,炯炯有神的直视着人间。

  此刻。

  幽都之外,人间大地之上,一尊身着紫色天墉城之道衣的年轻道人,正徐徐向着那渐渐收敛的女娲大神之气息,躬身连拜三度。

  旋即纵身御剑,驾驭着那青霜剑,化作一道纯清剑光贯穿长空,向着人间昆仑山天墉城飞遁而去。

  此时此刻,观剑观人,此人不是那天墉城之大弟子、未来掌教陵端,又是何人?

  ……

  晨昏滚滚水流东,今古悠悠日西坠,在仙界内那浩瀚意志所化的面孔的注视下,如今的人间世界就像是被人按下了加速键一般——

  自那天墉城大弟子陵端回返天墉城之后,诸般杂事,依次来袭。

  先是寻回了美娇娘,收集好了聚形炼魄丹之材料,顺便还想请陵端炼制一枚延寿驻颜丹的欧阳少恭,在那昆仑脚下传讯请他帮忙。

  后又有青玉坛作乱,人间大妖袭击四方城池,在炼制好那两种丹药后,便是陵端,也不得不下山,亲自出手扫荡群妖。

  如此几番辛苦,待到三年之后,百里屠苏出关之时,欧阳少恭、紫胤真人乃至于一众天庸成长老,纷纷群聚于后山之上。

  时至此刻,陵端早已向他们坦言了欧阳少恭或者说太子长琴的身份以及目的。

  面对背后站着几尊上古大神的太子长琴,再加之双方间矛盾并不激烈,最终,一众长老乃至紫胤真人还是选择了和解。

  此刻,后山之上,便在众人那众目睽睽之下,做好准备后,欧阳少恭便开始施展巫法,自百里屠苏体内拉扯、取回了另一半仙灵。

  待到那一半仙灵被扯出百里屠苏体内后,紫胤真人当机立动,立刻出手,挥剑分开那一半仙灵与百里屠苏灵魂间的纠缠,及时止损。

  与此同时。

  一枚聚形炼魄丹,倾刻间便被陵端弹入百里屠苏的体内,仙药立即化作无穷药力,不断滋养元气大损的百里屠苏之灵魂。

  天墉城四位长老此时则在外界再度布下四象大阵,一面守护房内百里屠苏的修养,一面凝聚四灵之力,滋养百里屠苏的肉身及灵魂。

  如此整整耗费了三日,在第一枚聚形炼魄丹消耗殆尽后,再度吞服了第二枚聚形炼魄丹的百里屠苏,方才真正将灵魂修复完整。

  正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更何况神魂?

  摆脱了煞气侵蚀、顿觉身轻体亦轻的百里屠苏,此刻剩下来的就是继续借助丹药之力修行、修养,恢复全盛、甚至更进一步。

  此刻,面色惨淡的百里屠苏注视着对面那取回了另一半仙灵,手握焚寂之剑的欧阳少恭,二人相互对视间——

  眸中不禁同时流露出些许复杂,最终各自回头,闭目不望……

  百里屠苏继续在后山那清气鼎盛之地修养。

  至于欧阳少恭,在将另一半仙灵收入体内稍作磨合,修为迅速恢复至天仙之境后,便立刻带着那枚延寿驻颜丹,回了琴川。

  如此,人间一片清静。

  不过没过多久,欧阳少恭便遣人来信,却是他与寂桐二人已经收拾好了那早已化为废墟的蓬莱,欲要重建蓬莱,使其恢复往昔之景……

  韶光悠悠,春秋更易,人间的劫数依旧是来了,不过此刻却并非出自于太子长琴之手,而是一尊旧时封禁的妖魔出世,祸乱人间。

  昆仑山上,如今号称一枝独秀压天下的天墉城内,并未有老一辈高人下山,便是已经接过掌教之位的陵端也未曾出手。

  此时此刻——

  出手猎杀妖魔、降魔卫道;为了更好的守护蓬莱,欲要在人间打响自身之名号的,却是百里屠苏、风晴雪与欧阳少恭三人!

  三人中,一个手握焚寂凶剑,以焚寂煞气克敌;一个挥手间借助女娲灵力,施展秘咒、巫术;一个施展上古仙法,天琴仙音……

  几番辛苦后。

  三人最终还是合力斩杀了那拥有天仙之力的妖魔,在这基础上,三人之修为更进一步,百里屠苏与风晴雪也开始迈入了天仙境界……

  魔氛荡,劫气清,苍茫九州再度恢复了清静。

  此时又不知过去了多久。

  陵端功行圆满,传下玄天一脉法统,即将升入仙界后,遂将掌门之位传给了门下弟子,自身则于后山之上白日飞升。

  这一飞升,仙界、人间,便再不见此人之踪影!

  至于仙界核心那由意志所化作的浩大面孔,此时则是在感应到灵端消失后,瞬间凝形,化为了一尊手托古镜,面目俊朗的青年道人。

  这青年道人之面孔、气度,却正是那消失于仙界两百余年之久的玄都真人,其之面孔,也与刚刚消失不见的陵端,别无二样!

  相较之于两百余年前手托昊天镜的玄都真人,二者间唯二的差距,大概就是其身上的气息愈发深邃,以及其手中所托者——

  那更进一步,通体好似仙玉一般,镜背之后篆刻着昊天二字,在这方天地间,取代或者说代替了昆仑镜之位格的昊天仙镜!

  “原来,太上镜……也不过如此……”

  青年道人面上,忽然勾勒起一抹俊雅的笑容,旋即,在他转身消失之后,几缕七零八碎的话音,渐渐消逝于空中。

  “汝之力,我已明了,技止于此矣……并非无有针对之法……”

  “接下来,便看我的吧!”

  …………

  遮天大世界。

  无比璀璨的群星大界之中,一颗紫色的大星忽然绽放神霞,定在永恒的虚空尽头。

  那是——

  紫微古帝星!

  ……

  天地不息,韶光流转。

  界与界间的时间之流动各有差异,并不完全相同,至少,在叶凝那一念进入“古剑——仙界”世界修行近三百年后……

  此刻的遮天世界,却不过过去了短短的三个月,便有一抹通体晶莹的灵光,自那太上镜之投影中流转而出,没入了叶凝体内!

  缭绕于那晶莹流光之外,数之不尽的祈祷、祈愿之声、香火之力,瞬息间便被太上镜一扫而空。

  此外,还有叶凝化身陵端,在古剑世界那一段经历中,于世界内所造成的影响、所荡漾起的源力……

  此时为那太上镜一照,只刹那之间,便被吞噬得一干二净!

  不过叶凝在仙剑世界中所得的造化,不知是太上镜未曾发现、还是有其他因素影响,无论世界本源又或其他造化,都并未受其剥削。

  唯有在古剑世界中所获得的那无穷、无尽的香火祈愿之力,被太上镜封存在了镜内某一片隐秘空间之中积蓄沉淀。

  至于那源力……

  却是倾刻间便被它吞噬消化、融为己用,古镜之上光华流转,不少蔓延开来的裂纹,此时在那源力流转间,立刻便弥合如初!

  很快,待那源力被消化殆尽之后,太上镜便立刻停止了动作,恢复了先前三个月间的寂静。

  不过此刻仍旧停留在那山海宛之中的叶凝,此时随着那一道流光融入它的记忆海洋,无数记忆顷刻间喷涌而出。

  与此同时,更有一方小小的、完整的洞天世界,在他灵台之中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其中又封存着造化无尽,仙气盎然。

  其间最为夺目者,乃是一面极其黯淡,明显失了灵性的古镜。

  此镜之上,却是先天地所生有两个大道神文,并无数太乙玄纹缭绕镜身,用人类的语言观之,那两个大道神文名曰:昆仑!

  显然,这面古镜便是仙剑世界那十大神器之一的昆仑镜,在仙剑世界之中,拥有沟通天人两界,破开时间间隙……

  可穿梭时空的伟大神力!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