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八景福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妙乐仙音,美味佳肴,终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宣告终结。

  宴席过后。

  诸位来自天下各处、五湖四海来的仙宾都慢慢散去,那原本显露在外的八景福地,也随之为迷雾所笼罩,再不显出踪影。

  不过众宾之中,有与太上道关系较好的少许修士,此刻却是驻足停留于八景福地内,欲要在这福地之中参观一番。

  更有一些小门小户的散修,先前得见仙门妙法,出于仰慕心理,也有不少人选择留了下来,想要加入太上道统……

  毕竟,虽说对于当今之世,但凡踏入地仙者,皆可自由选择是否登入仙界,甚至这五十年来前例种种,更不时有大能自如来往两界。

  但太上道身为仙界开辟之主所立身之传承,无论在人间又或是仙界,都是当之无愧的巨无霸势力,加入这一脉——

  未来无论是在人间又或仙界,相信都是许多散修目前最为正确的选择!

  出于此等心理,每每太上道设宴,总有许多散仙籍此来投,这数十年间,倒也成了一种惯例,以致乎如今盛宴虽过,

  八景福地中却仍是一片嘈杂。

  “轰隆隆……”

  毫无征兆——

  遮天蔽日,弥盖苍穹般的层层雷云,忽然自余杭镇高空之上,汹涌浮现,盖压满阙天穹。

  整座余杭镇,乃至这附近的一片水域,尽皆被其笼罩在内,黑夜之中电云朵朵,不时更有噼里啪啦的惊电闪电,划破长空!

  那恐怖的劫光,无比炽盛而夺目,带着仿佛只需淌下丝丝缕缕的一点雷电、便能彻底毁灭余杭小镇的恐怖气机,照耀八荒六合。

  压得苍生战栗,令人从头凉到脚、感到皮骨发寒之余,不禁匍匐在地,惶恐不安!

  那漫天雷云中,划破天穹者,绝不是简单的雷光,而是一道又一道的“劫”!

  “那是……”

  人间之中的各大势力,第一时间便发现了那炽烈无比的恐怖劫光,一道道庞大的神念,接二连三的不断向着余杭小镇探来。

  “这种程度的雷云,怎么可能?这样的平凡小镇之中,怎么会诞生如此炽盛的雷劫?”

  在不少人困惑之余,来自太上道景天的那道神念,却是第一时间锁定在了李逍遥的身上,继而才发现了对方所佩戴的那黄泥祭台。

  “原来,是他?!”

  景天带着些许若有所思之色的轻轻呢喃道,“李逍遥……他刚刚做了什么?是因为师祖当年祭天的黄泥祭坛吗?”

  思及此处,本就心有所动的景天,蓦然自那八景福地之中,化作一道纯青剑光,向着余杭小镇方向,贯彻长空而去。

  “希望……还来得及!”

  ……

  “轰隆!”

  一束又一束的恐怖劫光,于雷云之中翻滚穿梭,似是在不断积蓄那大破灭之劫能,使其真正被激发之刻,一雷便能击碎大山江河。

  余杭镇之内的凡人,笼罩于此地的团团神念,在这一刻全都不禁震撼莫名,难以平静!

  此时此刻,唯一能够、也敢在这漫天劫光之中站出来护佑满镇居民者,也就只有白日曾在此地取酒的蜀山酒剑仙了。

  除他之外,或许便只有正自八景福地化身剑光破空而来的景天。

  在这一刻,那原本半醉半醒的酒剑仙,早已自那毛骨悚然的雷光之中彻底醒来,此刻的他,立身于余杭镇某座泥屋房顶之上,

  那酒葫芦被他提在手中,额间胸前背后冷汗津津之余,其最为得意的酒神之咒,几乎顷刻即发!

  然而就在那劫光炽盛到极致,即将水满则溢的紧要时刻,忽然,一道庞大纯粹到可怖的恐怖意志,似是被这雷声打扰,

  渐渐自沉睡之中醒来……

  呼~~~

  一转浩大的功德金轮,如一轮大日起于东海般,冉冉自那劫云之中升起,温和、纯粹、夺目,令人心暖的功德金光,

  在这一刻,如照破山河大地的黎明之光驱散黑暗,将那漫天劫云,瞬息间,驱散得一干二净!

  紧接着,那耀眼夺目的功德金光之中,忽然生出种种异象,有层层紫气取代了漫天劫云,宛若铺天盖地般自东而来,遍染周遭天穹。

  此为——紫气东来!

  在那漫天紫气之间,随着那愈发清醒升腾的恐怖意识,有天花如雨,纷纷扬扬;有仙子天女吹大法锣,击大法鼓;更有,地涌金莲……

  在这漫漫异象之中,自那所有异象之正中心,一点淡淡的模糊人影,忽然自虚无中生出,那人影迅速籍这功德、异象之力充实自身,

  不过转瞬,便迅速由那一点浅浅淡淡的影子,膨胀并充实出人形,显现出一尊道冠紫袍、面目俊朗,气度潇洒的道门高人。

  那高人立身于云层之中,并不履及尘地,其周身上下更是充盈着一股超然于这人间之上的黑白仙光,神圣而威严。

  “大道乎,在太极之上而不为高;在六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夫有必始于无,故太极生两仪,二气交感,化生万物……”

  口中轻语着复杂而深奥难懂的道言,道人那仍有少许昏沉的目光,朦胧间,却是徐徐向下望去。

  这一望,他便见到了身下那来自于余杭、唤醒了他的少年。

  见到了他手中紧攥着的、那块粗糙的黄泥块,更见到了无数匍匐在地的余杭镇居民,与那来自于蜀山、震惊至极的携酒散仙!

  ……

  “余杭镇……李逍遥……蜀山……酒剑仙……嗯?”

  如同昔日地皇神农操纵自身之权柄,便可以微末于天地之中,明了前因后果般,此时的道人,也迅速借自身仙界之主之位格,

  心合与天地大道,明了近五十余年间所发生之大小诸事,此外,眼前二人之身份,在他眸中,更是尽显无遗!

  “紫萱还是殉情了么,这么说来……”

  道人,或者说叶凝的目光,不由向着余杭镇海口西南方向的仙灵岛望去,果不其然,当代女娲后人赵灵儿,便生存于其上。

  当年,大劫肆虐之时……

  叶凝借着邪剑仙之狂妄,以紫薇帝气束缚其身形,后来于献祭之时,更是将他连着那柄紫微帝剑都一同献祭给了昊天。

  二者灰灰了去之后,先前被邪剑仙吞入腹中的徐长卿,自然也随之魂飞魄散,这一次,被献祭给昊天之后,便是天帝出手也无用!

  因为徐长卿的魂飞魄散,待大劫止息之后,紫萱与极度悲伤之下最终还是选择回了南诏,伴着岁月与青儿的成长,老死于南诏之中……

  “紫萱,徐长卿……”

  思及此处,叶凝微微一叹,旋即,他屈指一点,顶上那浩大的功德金轮之中,便迅速分离出一大团功德金光。

  那团功德金光在他的意志之下,瞬间划破长空而去,落入了仙灵岛中,赵灵儿的顶上三寸之处,凝聚出了另一枚小功德金轮!

  此刻,当那枚功德金轮沉入赵灵儿头顶,丝丝缕缕紫青之色的气运随之渐渐衍生于赵灵儿的气运之中后,其命中注定的那一场大劫……

  便慢慢因这浩大的功德金光而大事化小,待到那金光暗淡,紫青气运退化为青紫,最终更是小事化了,彻底消散于无形!

  化去对方一场大劫后,叶凝便收起自身之功德、异象,旋即大袖一拂,原先被那浩荡劫光压迫在地的一众余杭镇居民,瞬间自动起身。

  得了这场天花、灵雨,地涌金莲之造化,镇中居民此刻虽是颇为狼狈,实则却是在天地灵机的冲洗下,包括李大娘在内——

  通通病痛尽去,体质、寿元,大有增益!

  感受着自己身上的变化,更见得眼前之仙人明显并无恶意。

  当下,一众余杭镇居民,顿时如推金山倒玉柱般纷纷俯首下拜,齐声颂赞。

  或是高呼神明仙人,或是赞他神通广大,或是谢他化难成祥……

  如斯种种,到时让叶凝不由有些好笑,那一场劫光本就起自于他,或者说起自于有李逍遥所激发的那祭坛之上的一丝昊天意志……

  若非是他被那昊天意志,自那与天地相合的奇妙道境中惊醒,这一场劫也不会来,或许他会在与此界道与理的交织间,

  执掌此方世界权柄,化身为地皇神农这般的存在!

  不过如今一遭醒来,前番种种可能,自然烟消云散。

  叶凝摇了摇头,目光渐渐落于李逍遥身上,若非是此人恰巧于此时引动了那黄泥祭坛中的昊天意志,今后,他恐怕还真就有些麻烦了!

  思及此桩缘分,叶凝淡淡的望向正化身纯青剑光而来的景天,当下,心念一动,一缕道言便渐渐流入了景天之心中。

  “景天,余杭镇中有一名为李逍遥者,与你有缘,你可将之收入门下,带回八景福地细细教导,此子,当为我大教,四代首席弟子!”

  正于高速前行间忽闻此言,景天顿时不由神色大动,剑光放缓之际,口中立刻高呼出声,“师祖?是您?您回来啦?”

  复又连连呼唤,却始终无有回复之后,景天只好无奈的回道,“是,弟子谨遵师祖之命!”

  余杭镇,闻得此言后,叶凝淡然一笑间,屈指一点,一篇灵光璀璨的灵诀,便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李逍遥的心中。

  随后,正如来时般,在酒剑仙瞪大了眼睛的注视下,叶凝的身影复又如被针刺破的气球般,无数灵气迅速喷涌而出。

  原先那高大而威严的身影,此刻迅速缩小、变淡,最终更是如水墨一般,渐渐自空中消失于无形!

  开辟仙界,消失或者说合道了五十年之久的仙界之主、玄都道君,再度于人间显化……

  这一消息经在场众人并酒剑仙之口向外传出后,顿时迅速轰传并惊动了天地,不只是人间,便是仙界也因之而发生了一场大地震!

  在各派高人亲临余杭镇,证实了先前显化神迹者,乃是仙界之主、太上道上一任道主玄都真君后,无数势力忆起当年对方斩杀邪剑仙,开辟仙界之景……

  顿时一改近二十余年来的嚣张,如缩了头的乌龟般,再不敢发出任何声响,以免招来这位名为玄都真君的煞星的手段!

  人间太上道,仙界太上道,在这一刻无不闻风而动,虽然并未寻到自家祖师的踪影,但这些年来略微有所变化的局势,

  在这一刻,在听闻有叶凝出世的消息后,却是迅速回到了当年,甚至更胜于当年!

  见此,两界太上道之道统在大感痛快之余,毫不犹豫地便迅速吃下了各方势力所吐出的那一部分利益,顺便私下派人寻找、迎接自家祖师归来。

  只是这一找,又是漫漫岁月,叶凝却始终不见踪影。

  不过那仙界之中,属于叶凝的那一道气息,却始终是处在不断壮大,不断成长之中,有着这道气息压阵,在颇显混乱的仙界之中,

  太上道,倒也丝毫不显弱势,甚至在出了几代实力手段县都颇为不俗的掌门后,太上道之道统,甚至还在仙界之中有所膨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