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牌坊,踏着青石小径,两侧有奇花林立,仙禾嘉木,绿树琼英,交相辉映;亦有繁花锦簇,香光若海,莺啼雀鸣,间舞其间。

  更有春花,夏树,秋草,冬莲于此际缤纷开放,种类繁多,香气氤氲,与无数姹紫嫣红,琪花瑶草,同斗芳菲。

  此处看似阳春美景,又如深秋寒图。值此春秋并秀,独为宇内奇观。四周仙禾嘉木中,缕缕紫气缭绕其间,与那景色共成仙景无边。

  一路行来,瀚海沧溟、峦胜昆岳、钟华神秀……诸般美景交替争辉,夺尽了来往诸仙之目光,令来者一路贪看不休,左右环顾。

  直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束手束脚!

  漫步徐行了片刻,不远处一间大殿巍然耸立,此殿昔日另有妙名,但而今因其特殊之处,却被改头换面、唤做迎仙殿。

  顾名思义,今日此殿宇所迎候、所接待之人,自然皆是那散仙、地仙一流人物,非如此,外人不可入殿!

  当下,领头诸仙快步迈入那外表古拙而内部仙蕴腾腾的大殿,殿宇间一片清明,空间广阔,两侧被人安置有十数余个蒲团。

  那蒲团甚为宽广,每个皆有丈许方圆,显然都是为诸位散仙、地仙级数之宾客准备的。

  此刻,几位太上道安排好的三代弟子慌忙上前,向那些前来祝寿之宾客略略招呼了几句,当下便有那交好的散仙、地仙……

  三三两两的择几个如黄草织就的蒲团,各自飞身坐了上去。

  因为主人家还未正式到场,这些来自四野八荒的各位仙客,倒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兴致勃勃地谈天说地,赞颂八景之美。

  当然,除了歌功颂德、故友交谈之外,也有人在好奇的环顾着迎仙殿内景象,这尊大殿似是一件法宝,不但殿内浑然无一柱,更有妙用暗藏。

  此时但见诸仙周遭之空间,竟似逆反岁月一般回到了生机勃勃的春日,其脚下碧草盈盈,更有点点异花繁衍于其间。

  脚下是逝去之春日,顶上却是那晴空万里,时有白云飘渺而过,竟似无顶!诸仙进了殿中,简直仿佛进入另外一片世界一般!

  忽然,但闻一声清脆而悠扬的钟磬长鸣,天上忽然落下了六团青光,青光散去之后,却是从中显化出了六朵庞大的青莲。

  那六朵青莲于大殿之正中徐徐绽开,人间太上道、几位掌权长老并当代宗主之身影,便至其间缓缓浮现而出。

  此刻,当代太上道宗主“顾道人”立身于一朵最为庞大的青莲之上,向着诸位来宾高声说道,“贫道顾子复,目前添为太上道之掌教……

  诸位道友能于今日来我八景道宫,庆贺敞门开派八十周年,实乃一件大喜之事,贫道不胜荣幸……”

  立身于不断旋转的幽幽青莲之上,顾子复随意开口间,便是一篇谢词讲罢;待诸礼行毕,无需他人开口,诸位长老便笑呵呵的请诸宾入座。

  而后诸宾客各呈贺礼,纷纷高声礼赞当年镇魔降妖、开创太上道统的玄都真君。

  顺便又给顾子复这太上道当代掌教,呈上了几句吉祥之话语。

  诸宾之中。

  既有来自于四海八荒的散仙,也有出自各名山大岳之中的道门正统地仙,当然,其间最为瞩目的,还数蜀山门下的诸位弟子。

  以常胤为首,常记、常浩二人为次的一众蜀山弟子,不但功行深厚,更是基础雄厚,修有蜀山上乘道法,气息凌厉而锋锐!

  除这一行人外,甚至连人间皇朝、当代人皇赵煦,亦是钦派了几位皇室供奉,前来恭贺太上道立派八十周年!

  当下,以常胤为首的一众蜀山弟子,此时在献礼之时,联合奉上了一件法宝:

  “蜀山常胤,今特携蜀山法剑“清月剑”,贺太上道立派八十周年,福运绵长,道统繁盛!”

  见状,一位来自于大宋皇家供奉的鹤须老者,紧随于其后献上了一部道书,“赵无棣,奉仙经一部,且代吾皇陛下贺太上道立派八十周年,

  蒙祝太上道、顾真人福运绵长,道统繁盛!”

  听得那赵无棣唱礼,在场诸仙均不由大吃一惊,一部仙经,那代表着一部至少可直通地仙之法,这种妙法简直无以用价值来衡量……

  而今那大宋皇室,居然因太上道八十周年庆,奉上了一部仙经,这等手笔,令众人着实不由暗暗地大吃一惊!

  至于太上道内的诸位长老与那顾道人见状,虽是面不改色,心下却是颇为欢喜,每一部仙经都是一脉道统的底蕴。

  太上道能得此仙法,未来说不得便能因此而出上几位“仙人”!

  故此,那顾道人双手接过赵无棣所奉上的玉匣,略微打开一看,但见匣中一册金书玉页灿然生辉,霞光直冲天穹。

  对于此等大礼,顾道人自是相当满意,当下在将其翻手收起之后,更是向着那赵无棣微微点头,以示满意。

  “龙虎山,张志先、上官云,献百灵花,碧罗草,各一株,玉兰百斛。恭贺太上道讫今及未来福运绵长,节节高升!”

  紧在赵氏皇族之后,那位来自于龙虎山的道人,此时慌忙向前奉礼,顺便在自家原先准备的贺礼上再添了一株极为珍贵的碧罗草。

  在那龙虎山道士献礼之后,其余诸仙亦纷纷回过神来、献上贺礼,有送法宝的,有送宝材的,有送灵药的,有送灵丹的……

  如斯种种,数不胜数。

  这顾道人一边谢着礼,一边将贺礼收下,不过此番却是直接递给了身边的弟子。

  随一众弟子唱礼,对于此番诸仙之礼物,顾道人也是相当惊喜,譬如那神霄派的九霄神雷珠、瀚海一脉的一元重水乃至驻颜仙丹……

  具是当今人间极为难得的上乘宝物,此番能得见一二,当真是太上道气运鼎盛!

  譬如那驻颜仙丹……

  此丹所需几种灵材,大都已因昔日之先辈的涸泽而渔,以至乎如今从人间彻底消失,现在是吞一粒、少一粒,再难补充。

  此仙丹看似无用,实则却令殿宇内不少女仙眼热无比。

  对于不少美貌的散修散仙、功力不深的女修而言,莫说是驻颜仙丹啦,便是弱化版的朱颜丹,也是他们渴望而不可及的世间灵丹!

  要知道,哪怕是踏上修途的修士,也不是谁都能够真正长生驻世的,不到散仙境界就不能长生,至多不过二百余年的寿元。

  哪怕修成散仙境界,修士的容颜也会缓慢变老……

  这与修为无关,而是心态问题,修士经历时光岁月久了,心境难免苍老,体现在容颜上,便是容颜变化。

  除非在心态年轻之时便修成地仙境界,才能保住容颜不老。

  这迎仙殿内的女仙,重视自身之容颜者,虽不敢说全部,但至少也在百分之九十之上!

  故此,面对着驻颜仙丹这等异宝,纵然是掏空她们的百宝囊,恐怕也大有人在,愿意与之交换!

  ……

  默听韶光流逝,随众人献罢贺礼,顾道人便命众位弟子在大殿中设下宴席,款待诸位仙宾。

  此时,但见迎仙殿内无数紫气忽然开始沸腾,紧接着,不断有云气幻化而成的天女,一个接一个的自其中飞出。

  这些天女身姿曼妙,手中各托着一个矮几,飞到诸位修士面前放下后,便自然而然地又散作云气,消散于虚空之间。

  此际,众人身边每个矮几上都摆着一件玉壶,两只玉杯。

  玉杯旁又放着五个玉盘,四个玉盘上各自拜访了些许仙果,灵药;至于最当中的玉盘上,则被盛放有一些灵丹。

  这些出自于太上道的灵药、灵果,具是相当珍惜之灵物,有不少甚至还是来自仙界,形态、功能各异而灵力充足。

  此刻,便有一位修士好奇地拈起一枚宛若冰晶一般的水蓝色果子,好奇地向着身侧一位太上道弟子问道:“这是什么果子?”

  那弟子看了一眼,便彬彬有礼的道:“那是玄冥之果,本性奇寒,吞服时如吞寒冰,可借之修行玄冰道法,更可增益、淬炼修为!”

  又有人从玉盘中挑出了一枚朱红色的灵果,此物看起来倒似与朱果有些类似,那人便将之当做朱果,当下直接丢入嘴中。

  这果子不过鸡蛋大小,通体缭绕着淡淡的清香、念人神清气爽。那人将红果子丢入口中后,略微嚼破,立刻便化成汁水。

  “好辣!”那位散仙顿时呛得涕泪齐流,脸都变成了紫红色。辣到极处,整个嘴巴都似乎突然没了感觉,只剩下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

  便在这时,突然,一股浓郁的芬芳从心底里散发出来……

  细细品味,似乎先是从嗅觉开始,一阵阵极好闻的香气不断地变幻,接着是淡淡的苦涩在嘴里弥漫,渐渐地化成甘甜。

  这种奇妙而古怪的对比,令人不禁感觉舒适非常!

  最后,一道清流顺喉而下,化入体内后,那名散仙便顿觉神清气爽、耳聪目明,当下不由高声赞道:“妙、妙、妙!好果、好果!

  此果莫非便是来自于仙界不曾?”

  顾道人身侧,那名为玉阳的长老拈起一枚灵果服下后,淡然道:“此果名为红尘,虽非出自仙界,却也是昔日昆仑洞天之灵株。

  它虽不能增长修士之修为,但吞服其果,待到辣味过后,便是诸般滋味齐齐涌来,变幻莫测,修士正可籍此增益修士之精神境界!”

  法力好求、精神难修!

  听得那玉阳长老之话语,许多人不由好奇的取出那红尘果,一个接一个吞服了下去。

  刹那间,大殿中忽然多出了许多面色涨红,几乎涕泪齐流的人!

  待到那股子辣味过后——

  众人便渐渐品出了其中妙处,若是能够及早体会这种百味纷杂、红尘变换之妙,日后便是遇到了五蕴阴魔,也能多几分抵抗力。

  这玉盘中灵果极多,还有一些是其他的灵果,有补充元气的,有增益修为的,甚至还有不少是用来疗伤的灵果。

  另外的灵药也是这般,有的能够直接服用,有的是能炼成灵丹的……

  此刻,不少散仙纷纷出手将那些灵药、灵果悄悄收入囊中,却是打算回去籍此炼制灵丹,而不是粗糙、浪费的选择当众吞食。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