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之道,可分三境。

  道曰:真、灵、天。

  真仙为天仙之初,其中之核心在于“真”,借假修真之“真”,修得此真仙之气,便可初步脱离生死束缚,寿元绵绵难尽。

  灵仙为天仙之次,其之核心在于“灵”,法有元灵之“灵”,参天之道,悟已之法,术生元灵。

  臻至此境,天仙的一道法术施展出去,便可自然诞生灵性,任何一个变化,无需法力推动,只要心念一动就可完成,通灵无比。

  在术生元灵之上,还有法有元灵——

  即天仙所创之功法,有独属于自身之道,会诞生灵性,他人依此修炼出来的力量,将会蕴有部分创法之人的初始意志在里面。

  这道意志或可说已经成了世界中的一道法则,修炼这功法必须遵循那创功之人的意志。

  从某方面而言,这个等级功法不是死物……而是活的!

  因此。

  若是练功之人符合功法条件,那一路修行起来,便会畅通无比、无有瓶颈,而若是不合条件,无论你如何天资横溢,都很难以入门!

  待得“真、灵”二意尽在掌握之中,更进一步者,便是此境界之集大成者——“天仙”,以无上道心掌天地之道,不为法拘,不为道泥。

  功成于三乘之中,

  迹超乎三乘之外!

  叶凝先前虽是借助那昊天之意志,开辟了仙界,登临了天仙,看似法力无边,实则如今之境界其实还仅仅只是天仙第一步。

  不过仙界乃是昊天意志假手于他所开,二者间天然呼应,倒也勉强算得上是仙界之主,掌握仙界,借助整个仙界之力,

  目前,他大致可位列于此方世界第一能级,明面上仅逊色于天帝伏羲与魔尊重楼。

  甚至若是在仙界作战,便是那些上古大神,也未必能拿得下他!

  ……

  晨光熹微,清风拂过,一尊身披紫色道袍之朦胧身影,蓦然自虚空之后,一步踏入人间世界,出现在了大宋帝都汴京之外。

  此地本是他祭天之所,只因先前仙界开辟之异象,已然被一众修行之士层层围困,不过拘泥于叶凝灭杀邪剑仙之威,

  众人始终不敢过于靠近,只得环绕于天坛之外,沸腾窥视……

  此刻,但见那空荡荡的黄泥台上,忽然间凭空浮现出了一抹紫衣道人之影,群雄顿时不由精神一震,复再睁眼细望之时。

  却只见——无穷威压自其而出,瞬间弥漫至整个天坛,便是汴京城中,在这一刻,也迅速充斥着那沉重至极的威压,

  令无数凡人修士匍匐在地,不敢妄动!

  几名地仙修士强顶着这可怖可敬的通天威压,瞪大了眼睛仔细望去之时,却只见——

  那道人身上所披之道衣,简直像是整阙天空所化一般,三百六十五颗大星乃至太阴、太阳这两颗古星皆列于其上,闪耀生威!

  至于那尊道人,形体隐于闪烁不休的周天星光之后,便是地仙亦难以洞彻,只能从中隐隐窥见一阙仙气腾腾,瑞彩蓬勃的璀璨世界。

  此外,又可见层层仙光在其身后交替展开,描绘出锦绣乾坤,仿佛神佛背后的光圈一般,神圣中透着尊贵威压……

  “这等气势,怎么会?”

  “天……天仙!”

  “玄都……真君,成就天仙之道了?”

  这一刻,或是立身于天坛之外,或是藏于背后,但凡施法窥视或推衍叶凝者,此刻见得天仙本相,紫青气运……

  顿时在惊呼出声之余,纷纷为气运反噬,有人口吐鲜血,有人双目开合间,自脸颊淌下两道血痕,更有人七窍流血,垂垂欲死!

  叶凝闻言,漫不经心的瞥了一眼狼狈不堪的众人,随即大袖一甩,此地所有太上道之弟子,便被他纷纷摄入了仙界之中。

  此外,那块曾助他登坛祭天的黄泥台,而今经过祭天仪式,沾染了几许昊天意志,而今也已蜕变为一桩特殊异宝。

  其上下共分三层,象征天地人之三才,上层方圆三尺六寸五分以象浑天之圆,以征万象周天之形。

  中层九尺九寸九分,以象九九归元之数。底座祭坛却是方圆一丈二尺九寸六分即,呈一元之数,以表一元之万象!

  此物外老看似黄泥,实则不凡,下可入大地,上可通天意……

  故,对于此物,他自是极为看重,因而在那一袖之下,此物却是被他打入人间,借助人间红尘,万家香火,众生善念,继续淬炼!

  待诸事以毕,在众人那震惊而敬畏的目光中,叶凝身形一转,瞬间化作一道火焰般燃烧的灵光,聚散无形,刹那间消失于汴京之外。

  ……

  自仙界成型、六界体系鼎立之后,人间受其影响,一扫先前之沉寂,愈发蓬勃璀璨,似要逆反上古一般,恢复古时人杰地灵之环境。

  此刻,叶凝以化身行走于其间,得证天仙之道后,速度较之于昔日不知胜过了多少万万倍……

  不过短短几个刹那,九州大地便被他以双足一一履及,尚在人间的太上道之弟子,包括景天在内,此时通通被他带入了仙界之中。

  流光易逝,弹指间又是数日光阴如惊鸿掠影过。

  这一日,仙界真正开辟之消息已然传遍天下。

  而太上道玄都真君证就天仙道果,携带满门弟子共同飞升仙界之盛事,更是传遍了人间每一个角落,为世人所称道!

  这一日,原先在仙界开辟、大道外显之时,闭关参悟其间之大道至理、来自于各处洞天以及新飞升仙界的各色仙人……

  此时亦接连出关,整个仙界在这一刻,因之而,群声鼎沸!

  这一日,因仙界尚未圆满而被拘泥于仙界中枢空间之中,把握仙界运转的叶凝,此时终于可稍稍放松些许,分神外出。

  这一日,身合于仙界之道的叶凝,为了更好的掌握仙界,把握仙界之主的位格,终于准备开讲自身所悟的福地洞天之道!

  这一日……

  有雷鸣之道音起自仙界中枢,传于六合八荒,如钟鸣玉磬,深奥浩瀚,响彻于整方仙界大地之间,沁入众生心田,源源不绝。

  “吾名玄都,秉承天运,开辟仙界,当为此界主,今传《洞天福地秘章》一卷,授予众生,汝等修此妙法,可得天意眷顾,无上功德!”

  浩荡天音,像是神祗的祈祷,又像是天地道则的碰撞,不但震动了仙界大地,甚至传于仙界之外,流逸于神魔人三界之中。

  仙界之中,原本来源于各大封禁洞天之中的高人强者,此时得闻仙音浩瀚,欲主仙界之语,众人畏于叶凝开辟仙界之大神通,

  面上虽是淡然以对,但心下却是大为不服,不过出于某些心理,他们却是要籍此,再度称量一下叶凝之神通道法!

  因此,上至诸强,下至一众普通修士,此时却是屏息静心,纷纷凝神倾听。

  “虚空生元,太虚理气……无极太虚气中理,太极太虚理中气。乘气动静生阴阳,阴阳之分为天地,阴阳化生,含元抱一,一衍万象……”

  不仅是仙界众生在竖耳倾听,便是仙界之外,上至神界天帝伏羲,下至人间众生,此时亦在聆听叶凝说法。

  听着听着,那道行高深如天帝伏羲,不过略略听了几句,立时便品出此法之真义,在于开辟洞天福地镇压天地,以福地运转地脉,净化大地煞气。

  以洞天炼虚空元气,增加天地造化灵机,此法乃开源之法,以此法行之,不但能延缓大劫降临,甚至可徐徐增强天地,

  此乃一桩恒久不绝的大功德!

  便是天帝伏羲亦因之而动容,更何况天地众生乎?

  当下,自那一言半句间,明了此法之珍贵与强大的诸人,此刻纷纷动容,一面屏息凝气、静静聆听,一面随手推衍、验证真假。

  至于天帝伏羲,却是呼吸间于神界之中一面聆听叶凝传法,一面模拟运转,不过转瞬间,便有福地生成于其之指间!

  那指尘福地自生成之刻开始,便自然而然的楔入天地运转,呼吸吞吐虚空元气,每每于散入天地之刻,便会有丝丝功德降下……

  这功德粗看虽小,实则经久不衰,以天帝之寿元、眼界来看,千百年后,那无数丝功德汇聚,当能煅就功德金身,万邪不侵!

  “果真是神通妙法,奇谋巧智,难怪能入得太清天尊之眼!”

  天帝伏羲轻叹间,晶莹无瑕的指尖微微一颤,那福地便自然而然的崩解,散作元气融入神界之中。

  “既是天尊开口,许你于本界试炼,我自不会阻止……罢罢罢,这新仙界,便予你吧!”

  伏羲金口玉言,一语之下,自有天威运转,那本虚悬于神界隐秘之处,只有重楼、飞蓬等寥寥几位大能知晓的新仙界……

  此时便在悄无声息间消失于神界,无声无息地融入了叶凝所开辟的仙界大地之中!

  ……

  仙界,叶凝徐徐将这一地仙法门深入浅出的仔细讲解,从最初借助山河大地,牵引天地灵机塑造灵地开始,娓娓道来。

  灵地乃是灵脉汇聚,地气汇聚而成,有天然形成的,亦可人为塑造,此番,叶凝便详细讲述了如何施法运转地气,汇聚地脉,塑造灵地乃至升华为宝地的方法。

  毕竟人为汇聚的地脉与地气终究会消散,若要维持宝地,还需灵物助力,若是能有法宝、灵药镇压宝地,自能使得宝地演化加快。

  宝地不过福地洞天之法的基础,真正走上这条路,还需要开辟法域,借假修真、徐徐行来,先施以观想等法,再开辟法域于阴界。

  那法域乃是虚幻所在,只能驻留元神,不能停驻肉身,因此在这法域之后,就要经营法域着手晋升道场,将法域化虚为实。

  或是与阳世的宝地合一,或是注入元气演化,使得法域化虚为实,晋升为道场。修士于道场中演化法理,运转元气造化,就能使得道场晋升为福地。

  运转福地造化,积攒灵气,完善福地法理,便可将福地晋升为洞天,而在那洞天之上,若能历经千劫万难,甚至还可继续升维……

  成就小千世界,甚至于更甚于外界大天地的大千世界!

  此法由弱至强,层层递进,可谓是完全不在于此方世界的炼气之道下!

  因此,在讲完福地洞天升级之法后,一面侧耳倾听着天帝伏羲之言语,一面感应着那方“新仙界”彻底融入仙界之后的变故……

  叶凝缓缓开口,说起了扎根于世界的地仙之道以及自身之感悟。

  这一讲,便是九日。

  “新仙界”与仙界的融合,在这一日彻底完成,自此,仙界彻底巩固自身“六界之一”之位格,叶凝之修为,亦是随之突飞猛进!

  得益于位格的稳固与那“新仙界”的融入,自第三日开始,仙界之中,便有异象纷呈。

  那异象起初是一阵不知来源于何处的仙香,似麝似兰,变换无定。众仙一闻此香,便觉思维开阔,大脑清明。

  待到第四日,异象更加明显,仙界之元气如潮汐涨落,叶凝之道音似圣人传道,振聋发聩,又如佛陀说法,令人智慧开悟。

  第五日间,叶凝所传之道愈发深奥复杂,时至此刻,底蕴浅薄之众仙虽也在认真倾听,可却越听越糊涂,这便是智慧、境界的差别!

  叶凝所发之音,所传之道……

  在他们心中,自然演化为一种飘飘渺渺的仙音,明明能听懂每一个字,可连在一起就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而且眨眼间就会遗忘!

  到了第六日,已有不少人开始放弃听道,转而吐纳练气,此时仙界天地中有紫霞飘来,初起之时极淡,及至后来,霞光愈发浓郁,横贯苍宇。

  第七日,道音愈发微妙,深奥古朴,此时便是地仙也只能勉强记忆,真正能深入的也唯有紫胤真人那般的老牌地仙,

  能既听,且记,可思……

  至于第八日间,氤氲于天地间的灵气,已然自那大地之上升起了朵朵金莲,莲香幽幽,尽是由无尽灵气汇聚而成,引人入胜。

  此时叶凝之道音已然飘渺至极,如天官奏乐,仙人演法,便是地仙,此时都感觉晦涩难言,只能放弃继续听道,开始采摘金莲。

  及到第九日,仙界天穹之上,忽然绽放出朵朵天花,有无名神圣吹大法螺,去大法鼓,天花如雨,纷纷扬扬,大道晦涩,仙音袅袅。

  直至日沉影斜,天机运转,叶凝方才缓缓停止,那诸天异象亦随之而渐渐消散。

  此时仙界听道之人,虽无人开口,却已承叶凝之德,明了其之智慧,此刻大都心服,不再抗拒。

  仙界之主之位格,至此方才真正稳固!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