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38章:邪仙逞能原无恙,一朝浪翻船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轰轰轰~~~

  邪剑仙以力破法,爆裂无比的以七杀血碑即将来袭之剑气通通轰碎之后,仙气盎然的蜀山仍未恢复清静,反而一如暴风雨将临之前!

  因为——

  覆盖了满阙天穹,横截了一弯月光,刺破了漫天云层,照亮了蜀山大地的滔滔之剑河,已是在一柄无色长剑的主使下,巍然降临!

  哗啦啦、哗啦啦……

  做河流流淌之状的剑气长河,有剑气化波涛,掀起惊涛骇浪,破灭一切阻碍;有剑气凝秋雨,如那润物无声,悄然侵袭天地……

  “桀桀桀~~~”

  遥望着那横贯长空而来的滔天剑河,感应着那渗入骨髓、几可映照天地、分化万千、无所不包的剑气,邪剑仙咧开嘴,森然狂笑。

  “论底蕴之深,传承之久远,手段之丰富,昆仑远不如蜀山,然如今之人间,昆仑太上道却能一举压下蜀山——果然有非凡之手段!”

  “不过……很可惜,你的对手是我!邪念若剑,得道成仙,天心人意,苍生血涂!杀!杀!杀!杀!杀!杀!杀!”

  随着邪剑仙口中一个比一个杀机浓郁的“杀”字吐出,七杀石碑之上,隐约有流动的鲜血滴落而下,刺鼻的血腥味如瘟疫般疯狂蔓延。

  紧接着,七个杀字血光滔天,有森然而阴冷的杀意,自其间弥散至蜀山上下,冻结万物之精神,破灭大千之物质。

  通体腥红的石碑忽而迎风暴涨,转瞬千丈,此时随着邪剑仙之意志,直如一尊插天巨峰、倚天神剑,横贯而出,直击浩荡剑河!

  轰!!!

  邪剑仙持碑作剑,带着漫天腥红与杀伐,横空掷去,与漫漫剑河相撞,直似那瀚海狂涛撞磐石,卷起滔天骇浪,惊动漫天风云。

  以蜀山之前百丈为界,西方漫天剑河滔滔不绝,东极血光杀气铺遍天穹,二者交锋之处,一片幽邃,有声如暴雷炸响,连绵不绝。

  这一刻,钟灵毓秀的蜀山亦因之而震动连连、殿宇崩塌,有浩浩之狂风裹挟着丝丝杀气与剑光,在蜀山之上肆虐,摧林毁木,破殿坏楼!

  哗哗哗~~~

  漫天剑河之中剑光流转,变化万千,有正面硬撼者、有侧面袭击者、亦有春风吹来,无孔而不入者、更有点滴剑气滴水成线,不断叠加者……

  粗暴而血腥的恐怖杀碑与漫天剑河之碰撞,细可至点滴“剑雨”,大可至滔滔剑浪,持续而绵长,虽异象连连,却难以分辨胜负成败,

  最终只能各占一方天穹,血光剑气、前仆后继。

  雷声阵阵、时光漫漫,二者于天穹之上的交锋,整整持续了一炷香左右的功夫,夺尽了天下苍生之目光,为各大高人所瞩目。

  终于,在漫长的试探后,这一切的落幕之时,即将到来……

  身合于滔天剑河之中,化作一柄无色透明之巨剑的叶凝,不知何时,那剑河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一双无情而深邃的漠然双目,

  冰冷的目光淡淡的落于七杀血碑之上,眼底隐有无数流光与智慧闪动,但转瞬成空。

  下一刻。

  哗……

  剑河之中,数百抹剑光微微一变,顷刻间如流水洒玉盘之声忽然响起,但见点点流光刺破七杀血光,与石碑相撞。

  如润物无声……

  点点剑光徐徐没入七个“杀”字之中,而后不过须臾,剑光汇聚后一搅,万丈血碑便如被抽去了碑脊碑骨一般,瞬间土崩瓦解,四散流溢!

  邪剑仙终究成道太易,功力未曾经历过细心打磨,道行太浅,他引以为杀招的七杀血碑,在叶凝那忘情道境之下……

  就像是错落百出的筛子,处处漏洞,尽是斧凿痕迹!

  颇有削减的剑河,此时顺势淌过虚空,不断地将七杀血碑崩塌之后残留的杀气斩灭、破碎,原本被血气、杀机弥漫充塞的寰宇苍穹,

  很快便再次恢复了清明,在那滔天剑河之下,如同碧玉湖泊,晴空万里。

  ……

  “哼!太上道道主之手段,果然非凡,这一招,是我输了!”

  邪剑仙目光阴郁的感应着自己这些时日以来,特意凝练出来对付那些上古大神的七杀血碑,不过短短一柱香左右的功夫,

  便被那浩浩之剑河所碾灭,顿时面色难看至极。

  神色阴沉,毫无畏惧的俯视着身前那通天之剑河,此刻,心下暗怒的邪剑仙却是张开双臂,竟是毫无阻拦的、任那剑河冲向自己!

  “太上玄都,你能以地仙之境破了我天仙级数的七杀血碑,倒也不负人间传颂之名。不过……我生于人心邪念,超然于六界之外。

  论神通手段,你的确强于我之血碑,只是,不知你这剑河,可否与我这超然之躯上留下一丝痕迹?”

  言至最后,似是想到了什么可笑之处,邪剑仙竟是有如癫狂一般戏虐的怪笑了起来,此时此刻,他张开着的双臂、挺上前的胸膛……

  竟完全不像是面对一记惊动了人间的大杀招,而是伸手向前,拥抱清风、明月!

  呲呲呲~~~

  浩浩剑河,横空淌下,在履及邪剑仙周身之时,但见邪剑仙之身影,竟是蓦然由人形,化作了一团颜色混杂、污浊腐臭的黑雾!

  黑雾自有无形间相互转化,以剑河之浩浩,连那盘古之心所化的蜀山也近乎被一分为二,然那黑雾却依旧是不生不灭,不增不减……

  那,竟似是完全无有消耗、不受其影响!

  轰隆隆~~~

  穿过黑雾的剑气与蜀山相碰撞,蜀山仙剑派千百年来留于蜀山之上的剑阵,只刹那间便被一斩而破,随后深入山体。

  饶是以蜀山盘古心脏位格之高,本质之强,可在这一刻,在这近乎以人心合天意自然之剑下,也差点被一分为二!

  幸而蜀山有灵,三皇禁器于漩光殿内光华流转,使得这座大山自动合拢,随之更是弥散出三皇之光,护佑这座神山。

  否则,在邪剑仙与叶凝之交锋下,一时三刻之后,恐怕这座人间第一福地、就将崩溃于叶凝所合身的剑河之中!

  “哈哈哈哈……”

  腐浊的黑雾之中,此时忽然凝聚出了邪剑仙头颅之形,但见他光着头颅、张着嘴,一面似笑非笑地望向剑河,一面传出喋喋怪笑之音。

  “玄都,作为人类,你很了不起!自我出世以来,唯有景天以空城计赢了我一次,而今天,你所斩出的这一道剑河,是第二次!”

  任那滔滔剑河横贯入自己那似虚非虚,似实非实的朦胧黑雾之体,邪剑仙张狂无比的道,“邪念若剑,得道成仙,我为邪剑仙!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玄都,我不杀你,臣服于我,以你之智慧神通,再结合诸界恶力,我带你超越六界、成为天地最强!”

  “保真者少,迷惑者多,仙道难固,鬼道易邪,人道者心……玄都,顺从于我,你能获得一切!”

  ……

  眼见对方完全伤及不了自身,邪剑仙很快便放松了下来,再次施展出平生最为拿手的手段,魅惑魔音连连不绝,

  欲要如引徐长卿入魔一般,引叶凝入魔!

  “你真以为,我动不了你?”

  不知何时,待到那剑河几乎将邪剑仙彻底裹入其中后,剑河之内,忽然传出了悠悠剑鸣,清脆而高昂,冰冷而凛冽。

  “哦,那你要如何动我?玄都……你知道的。”

  邪剑仙心下暗动之余,留下一分心神充作警惕,其余九分则是通通化作引人入魔的魅惑魔音,“我曾经在赌上,输给了你的徒孙景天。

  不如咱们今天再来赌一赌,就赌你能否破除我这虚幻魔身,若能,后果不言而喻;若不能,你便臣服于我,如何?”

  “我从不爱赌,即便我信心在握,有百分之百的成功几率,我也不会去赌。”

  剑河之中,依旧是那道凛冽之剑鸣此刻再度传出,“但这一次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你必输无疑!”

  话音未落。

  贯穿了邪剑仙之体的那道澄澈剑河,突然由无色晶莹转化为璀璨,华丽,尊贵而淡漠的一道高高在上的紫微帝气!

  “昂!”

  紫微帝气之间,此刻忽有紫色小龙啸动寰宇,昂然垂首,天际紫微帝星亦为之响应,传来一股辉煌而浓郁无比的神圣帝气,

  二者交汇,生生熔炼了虚空,强制令邪剑仙之身影,再度由黑雾转化为人形。

  更有一柄遍布着朱文符篆、紫微秘咒的紫色游龙神剑,不断游走于邪剑仙之周身,裹挟着尊贵而神圣阳刚的帝气,

  将之束缚于原地,难以妄动!

  “若你还只是当年的那一团纯粹的邪念,没有选择化形为人,邪剑仙,我确实奈何不了你。但当你吞遍天下邪气,

  并借助徐长卿之身体化为人形真身之后,我再要对付你,便没那么困难了……毕竟,人身虽强,却也极其脆弱!”

  望着瞪大了眼睛,被紫微帝气所束缚,满面皆是不可思议之色的邪剑仙,叶凝缓缓自剑河之中凝聚出模糊的光人之形,开口言道。

  “邪剑仙,真正超然于六界之外的,不是你个人,而是你体内、由天地赋予的邪念之本质!”

  “很好,你很好!”

  时至此刻,听得叶凝之话语,邪剑仙终于狂怒了起来,层层黑雾与无尽污秽之力,此时自他体内暴涌,不断向外腐蚀而去。

  然而束缚住他的紫微剑与紫微帝气,却是上承存在于天地之间亘古不变的紫微古星,那紫微帝气不但至刚至阳,更是绵绵不绝。

  此时此刻,邪剑仙所御使、暴动的邪气,便如油锅之中滚入的几滴冷水,虽与紫微帝气剧烈交锋,炸裂不断,却不能撼动束缚分毫!

  黑雾滚滚,污秽缭绕,不过刹那光阴,即便向外传出的污秽之气已然经过了紫微帝气的碰撞化解,可原本钟灵毓秀的蜀山,

  为这污秽之气一笼罩,只倾刻间便灵气衰减,花草枯萎,土地荒芜!

  蜀山虽因之受创颇重,然而化作剑河的叶凝与那紫微帝剑、紫微帝气,虽与之剧烈交锋,却是分毫不因之所动!

  邪剑仙以此试探了许久,见终究是一无所获后,不禁缓缓停下了御使污秽之气,虽未再度将之收入体内,却也不再肆意排放。

  良久。

  感受着那紫薇帝剑与帝气,如烤红的火柱般深深的贯穿入他之体内,不断灼烧、蒸烤他的力量,邪剑仙阴沉着脸,最终还是率先开口道。

  “玄都道人,你想干什么?这应该就是那大名鼎鼎的紫微帝气吧?!想不到你在这人间名气那么大,居然也是一窃国大盗!

  呵呵……你这手段阻得了我一时,可阻不了我一世!别忘了,我是不灭的,你最多也就能坏了我这一具肉身!”

  “唰”的一声收起那通天剑河,随之出现在邪剑仙身前的,则是一尊头顶铜镜,手捏浮沉,身着紫色道袍的年轻道人。

  道人周身气机沸腾,正于不断蜕变、拔升之际,渐渐迈入了一种深邃无垠的浩瀚境地,以一人之身,几可比拟洞天世界,可长存世间……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