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37章:玄都出昆仑,挥剑斩血碑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仙剑世界。

  曾经依附于人间的各处洞天福地,自纷纷封禁两界之门后,不染人间尘埃因果,此刻自是悠然无恙,默颂黄庭。

  而劫气肆虐最为严重之地的人间,则是一片凄凉,邪剑仙的统治至今不过十数余日,然而如今的人间却是自盛世再度化为末日!

  天灾、地害、人祸……

  一桩桩、一件件,随着邪剑仙所代表的邪秽压倒秩序,前仆后继接连出现在仙剑仙统治下的大地之上,令得如今这人间一片混乱,

  生灵百姓之象,更是惨绝人寰!

  即便是汇聚了人间各大道门之力的人间皇庭,如今拿出了皇族镇压气运之宝——轩辕剑仿制品,以数位地仙之力汇同大宋龙气共同激发……

  也不过勉强庇佑了汴京附近千百余里之地,割据一方,若非天下至今仍是一片大乱,大宋皇庭如今已然可以说是将要灭亡!

  不过好在随着时间的流逝,

  原本弥漫于六界各地、绵密之劫气黑雾,如今随着邪剑仙正式化人并吞尽天地间大半邪秽之力之后,已然达到了盛极而衰之刻……

  …………

  昆仑,两仪道宫。

  遥望着愁云惨淡的镜中天下之景,叶凝神色深邃而冷然。

  此时此刻。

  他独坐于高台之上,身前宝镜光滑流转,道意盎然,似贯通了存在于天地间某一冥冥之处的通道,可镜鉴乾坤、洞察气运!

  如今之人间……

  虽然邪剑仙的力量与邪祟之力更加强大了,但此刻他身上所缭绕的气运,随着天意之垂青散去后,此时却是在急速跌落之中!

  没有了天意垂青、紫青华盖之守护,仅凭邪剑仙如今身上的黄青之气,根本支撑不起他的位格和实力,再加之在他那暴虐的统治下、

  来自于人间众生之反噬,更是使得他的气运与命数迅速衰微!

  时至于此刻,为天意所放弃的邪剑仙,虽然还具备着他那超然于六界之外的实力。

  但此刻的他,却再也非是昔日的无人敢惹的盖世邪魔,而仅仅只是,如叶凝这般早有谋划之人眼中的,一枚猎物!

  当邪剑仙之情况,已被叶凝了然后,他的目光便回首落在了人间,昔日以邪剑仙为中心弥散至整个人间、浓密幽暗而深不可测的劫气黑雾……

  如今不但不再供养邪剑仙,反而开始由浓转淡、反向汲取邪剑仙之力,以他为支点、支起一张无法完全弥盖人间各地的劫运之网!

  显然,守得云出待月明。如今之大劫虽还谈不上过去,却也已然濒临末尾,只剩下了最为重要的最终之战,一战定乾坤!

  ……

  当~~~

  自邪剑仙出世以后,便渐渐归于沉寂的两仪道宫内,一尊青铜道钟忽然自无风自响,哟哟钟鸣,浑厚纯净而清正自然。

  青铜之色的声波自两仪道宫内迅速传至昆仑山上上下下,净除人心之杂念,恢复平静与纯正,同时更将昆仑山内各种禁制一同激发……

  点点白雾渐渐升腾于山间各处,待得那白雾由淡转浓直至席天盖地,忽又因风散去……巍峨之神圣昆仑,便随之而消隐无踪。

  铮~~~

  在那钟声将尽未尽之刻,叶凝依旧未曾言语,只是精气神混而为一,身形消失,转而在两仪道宫内与剑光合一,不断拉长,

  最终化作一道经天纬地的长虹,贯穿虚空,消失在昆仑山内。

  他的人,他的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终,只余下人剑相合,可以斩灭仙神的剑光。

  无比纯净的剑光,于掠过虚空之际,映照出天地之景,有大地干裂,有洪涝灾害,亦有众生泣血……

  叶凝在这一刻,忽然进入一个奇妙的境界。

  那是一种极其超凡的境界,至少在天仙之中,甚至可能在这一境界中也位格极高!

  此时此刻,似乎只要他心念一动,天地间的灵气就能转化出万千剑气,霎时间绞碎前面一切敌人。

  这种可怕的力量,绝对远超地仙,随意一道剑气,就可翻江倒海!

  在这股力量主导下,在灵台眉心一枚铜镜的映照下,叶凝心中没有任何因为骤然拔高的实力,生出暴躁、凶蛮的情绪,

  更不会因蜀山之中那尊邪魔的可怕实力而心有畏惧,此刻,无论胜负,在一切即将落幕之刻,他的心灵忽然一片宁静,没有任何念头泛起。

  他忘了邪剑仙,也忘了自己,忘了自己的算计……

  此时此刻,宝镜悠悠,在那沧桑的镜光下,他的念头已经融入了这天、这地、这山河大海的念头,一念之间,就是沧海桑田!

  这是天地的意志中所蕴含的时间之威能,这是天地自然里造化的威力、无敌的力量。

  为生命的诞生而感动,为沧海桑田的壮伟而讴歌!

  于刹那间,前世今生的点点滴滴,每一个画面,都在心中闪过。

  生命中每一次感动,自然界的每一处风景,每一点感动,都在那静止的时光中,不断撞击着巍然不动的念头。

  天若有情天亦老,那些感动,连这片天、这片地、这片山河大海,也为之动容,并随之反映出无穷无尽的浩瀚力量。

  前世今生,此生此世,叶凝的道与力,均已提升到了前莫有之的至强巅峰!

  ……

  蜀山上。

  正志得意满的邪剑仙,忽然福至心灵,感受到一抹滔天之剑意自西方灌骨而入,彻入心髄,令人之毛骨都不由为之悚然!

  “桀桀桀……昆仑山,太上道的玄都老道……”

  吓了一跳的邪剑仙,那暗红的目光径直转向西方,森冷而邪恶,周身滚滚黑红之秽雾,直如一尊天地之毒瘤,

  不断向外辐射出腐朽、污秽、邪恶的毁灭气息……

  虽然他曾于天地有功,至今仍有天眷尚未彻底散去,不会为天意所恶,却也不再得天意垂青,无有天地助力,甚至还处处受限!

  “本来我还不急着去摧毁昆仑,但你既然自己过来领死……那,我便做个好事,送你一程!”

  随着邪剑仙心中杀意沸腾,便是那苍冥之上的澄澈玉盘,此时都忍不住染上了一抹猩红,微红的月光自天际徐徐映射而下,

  却是渐渐凝聚于邪剑仙身前、一块由他与人间众生胸中之杀意汇集而成的石碑之上!

  古老而沧桑、猩红斑驳的石碑上,七个‘杀’字一顺而下,直似孤峰绝壁,铁画银钩,森然无尽的杀意散布出来,令人心胆俱丧,

  不敢侧目!

  七个‘杀’字,字字带血,凝而不散,那月光落在上面,就散成了血色光晕,令人一见之下,心寒胆颤、恶心欲吐。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可报天!”

  冰冷而邪恶的话语出自于头戴兜帽,身着黑衣的邪剑仙之口,此时遥望着即将此来的剑光,他立身于蜀山之巅,魔气氤氲。

  其身前悬于半空的石碑之上——杀!杀!杀!杀!杀!杀!杀!

  七个血淋淋的‘杀’字,仿佛突然化成了七片血海,有无尽的冤魂在咆哮,直将整阙夜空,都蒙上了一层血煞!

  ……

  汴京。

  原本于藏经殿内参法悟道的顾子复,此时随着大劫之来临,亦不得不几番出手,或是绞杀因邪剑仙之盛而带来的妖魔狂潮、或是施法抗旱、止水、救人……

  前前后后不过短短十数余日。

  一路行来,顾子复于藏经殿内所参之道、法、理,此时再经几番考验、搏杀考验,顿时进境如飞、一日三变。

  此刻,原本闭目于汴京城墙之后打坐的顾子复,此时忽觉一道熟悉而浩然之滔天剑河,自西而来,席卷天地,向蜀山而去,顿时双目大亮!

  “师尊终于出手了,这一劫、要结束了!”

  深吸了一口气,眯着眼睛。

  遥望着远空之澄澈剑气,胸中思绪起伏之际,几经考验而底蕴雄厚的顾子复,却是忽然自那道滔天剑河之中,见到了浩然之道。

  “妙极生知,睿哲惟宰。精理为文,秀气成采。鉴悬日月,辞富山海。百圣影徂,千载心在。原来如此……”

  顾子复紧紧盯着自家师尊那几可映照天地的纯净剑理,以自身之剑路为引导,他忽然自那澄澈剑光之中,隐约聆听到了浩荡颂歌!

  更有日月山河,锦绣华章,人道诸圣……

  渐渐的,顾子复那明亮的眼眸中泛起了一丝了然,在轻轻念了一句剑语后,他面上已是欣喜之极,腰下之长剑更是跃跃欲试。

  “吾之剑道,当一以贯之!”

  顾子复的三尺剑在铿锵剑鸣中,借助无穷正念,大道明心,开始召唤流转于青天苍冥、山川河岳、日月星辰中的浩然正气。

  似是天河洒落,万流急涌,至刚至正的浩然正气,如沧海倒灌而入般、涌入他掌中之三尺剑内,催发他的剑念剑意不断高涨。

  哗啦啦、哗啦啦~~~

  此时此刻、挥剑斩出的并不止他一人,人间各地,几乎所有太上道之弟子,在见得天穹之上的那一道澄澈得映照天地的剑光后,

  都不禁纷纷若有所悟地斩出一剑,带着哗啦啦流水之音,如万川归海一般,汇入了天际的澄澈剑河!

  ……

  “是师祖!师祖出手了!”

  正与众人思考对付邪剑仙之法的景天,忽然起身立于窗前,遥望着远空天际的剑河,景天顿时目中精光流转,喜不自禁。

  “如此浩浩之剑河,更携带着一股映照天地之意……难怪此人出世不过短短百十余年,便能合昆仑、立道太上,与昔日之蜀山两分天下!”

  紧随于景天之后、起身观望远空剑河的女娲后人紫萱,纵是因徐长卿之事神色疲惫,此时亦难掩震惊与讶异,“玄都真人这一剑……

  或许真能,斩了那邪剑仙!”

  ……

  远空.天际。

  浩浩之剑河,出昆仑,履虚空,直达蜀山……

  这一路行来。

  叶凝不但无有半分之损耗,反而因为汇集门下弟子之剑道剑气,令得这一剑蜕变得愈发强大,昭昭若日月之明,离离如星辰之行!

  剑光澄澈明亮、纯正浩然,虽是百川归海,但其本身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杂糅,叶凝在这一刻,再登太上忘情之境,

  眼眸中纯净的像是一个圣人,那一双眸光内再无任何算计,似乎已经彻底融入了这一记映照天地、无坚不摧之剑。

  一剑出,象天地,效鬼神,参物序,制人纪,洞万灵之玄奥,极天道之神髓。

  来自于门下修为不等的各个弟子之剑气,此时游动于这浩荡剑河之最外围,便好似雨打芭蕉一般,轰击在那七杀石碑之上,

  绵密而各异,又能组合为一阵的剑气,虽然引得石碑震颤连连,但却连一道裂纹、一点剑痕都无法留在那七杀石碑之上。

  直至被这蚊虫叮咬般的剑气烦不胜烦的邪剑仙,蓦然立身于蜀山之上怒吼一声,“杀!”

  七杀石碑之上,此际血焰滔滔,带起无尽喝杀之声轰然向前,瞬息间,便生生将那颜色各异之绵密剑气,通通震碎!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