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之中,纵然有天命庇护,邪剑仙也并非真正的无敌。

  如浩浩之神界,虽是邪剑仙诞生之所,但他却根本不敢于此肆虐,神界之中上古大神无数,天帝伏羲,更是出自于盘古大神……

  此外,第二处便是六道轮回之所,此地看似寻常,实则是天地中枢之一,一入其中,便是上古大神也会被削去仙骨、转世重生。

  邪剑仙虽然强大,敢自称无敌,然这无敌最多也仅仅只局限于人间世界,甚至还不包括那些自闭于洞天福地之内的各处秘地!

  六道轮回之所,实是天地之禁忌,邪剑仙虽自称身在六界之外,然而却仍未超脱这方世界,天地若要灭他,即便他有一时大运……

  也必死无疑!

  因此,除却上述两种乃至类似之各处秘地外,还有一处所在,是邪剑仙不愿擅自闯入的,那便是——昆仑!

  对于昆仑的忌惮,邪剑仙继承于蜀山五老,更多次受《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所累,他深明此等妙经可谓是天生克制于他。

  因而极其忌惮传闻中创出此经并早在数年之外便算定天机、将之流传于天下的太上道玄都真人,对于这等能把握天机运转之人……

  纵然以邪剑仙之高傲,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也不敢擅入!

  ……

  “进不进入昆仑都无关紧要,看这情况,在这一劫之中,那玄都应该不会轻易干涉人间劫数,可若是进入其中,我恐怕会被他算计,

  很难从中走出……”

  化作一阵黑雾,呼啸澎湃于昆仑之外的邪剑仙,此刻遥望着那巍峨神圣的昆仑神山,感应着山中不断传出的《度人经》咒……

  邪剑仙的心中,忽然生出一种强烈的预感,此时此刻的他可谓是天地污秽之化身,虽然无法如同阶高手那般推衍天机,

  但占据天地大运的他之灵觉、却是格外的敏锐,纵然是命运飘渺,天机虚无,他也能从中隐有所感,随之而应!

  出自于心中的危机感,占据天地污秽之气度后,愈发显得谨慎狡诈的他,最终还是选择避开了昆仑,暂时不愿与之为敌。

  “景天,你是唯一一个在我出世之后打败我的人,所以,这一次,我一定要彻底打败你!”

  自昆仑离去后,吞尽了天地之邪秽的邪剑仙,忽然,以冥冥之中的灵觉把握到了自己的宿命,此时此刻的他,

  已经走了这方世界的,命运虽然缥缈虚无,纵然是他亦不能彻底掌握,但,却能不闻不见,心生感应!

  在这一层境界之中,邪剑仙所把握到的灵觉感应——

  便是彻底击败景天,击溃那个令自己首尝失败,夺取了这一劫中不少气运、令自己之邪恶意志至今无法彻底圆满的人!

  只要战胜了景天,让他真正的感到绝望,邪剑仙便能彻底吞噬景天这位前神界大将军,更能夺尽他之气数,用以臻至更高层次。

  到时候,纵然那昆仑之中有再多的隐秘与算计,在他邪剑仙之足下,亦不过一粒尘埃矣!

  此时此刻,既是天心引导,又似来自于人之本能,邪剑仙最终还是将最后一步的地点,放在了盘古之心所在之处——蜀山!

  …………

  蜀山。

  “邪剑仙,来了!”

  盘膝端坐于璇光殿外,位于蜀山五老之首的清虚道人,此刻忽然睁开双眸,眸中沧桑而深邃,亦隐藏着一丝难见的疲惫。

  “老头,怕什么?!”

  身后背着两把剑,一柄魔气血煞氤氲、一柄神圣锋锐辉煌,明显显得成熟了许多的景天,此刻却是故意以玩笑之姿道。

  “上次咱们只是轻轻动了一下神农鼎,再配合本大侠之妙计,便轻松将那邪剑仙吓走,这次咱们来个大的,三神器齐动……”

  景天坏笑着道,“再配合以当年师祖送给我的那柄镇妖剑,这一次,咱们要他竖着来、横着去!”

  当年,在叶凝自锁妖塔之中将镇妖剑取出后,于手中把玩了此剑数日的叶凝,最终还是令弟子将此剑带给了刚至安宁村的景天。

  自那时至如今,虽才刚过百十余日,但这一路走来,历经种种险境,迅速成长起来的景天,自是深明自家掌中神剑之厉害。

  若能有蜀山三神器相辅,便是那邪剑仙,他也敢有上去打一场的冲动与勇气!

  “景兄弟,那璇光殿内的三神器关系着蜀山的另一件隐秘,绝不可妄动!”

  此刻。

  净明长老闻言,不由目光微黯、苦笑着道,“先前不过小小的催发神农鼎之威,我等便不得不于此镇压数日,方才化解此厄,现在……”

  不只是净明长老,便是先前听得景天之语,抱有一线期望的其余三位长老,此刻也不由纷纷为之一声苦笑,随后大摇其头。

  世间的妖界无数,但最强的莫过于里蜀山。

  没错,谁也想不到,身为仙道之首、以守卫人间生灵降妖伏魔为己任的蜀山,竟然是由人间通往最强妖界的门户之所在!

  而那名动天下的三神器,便是蜀山先辈乃至神界大能留下来封印两界通道、防止人类遭到妖怪侵害的镇压之物!

  当年,南朝皇帝梁武帝征讨蜀山,一半是因为崇佛灭道,一半也是为了那三神器之中,象征着天皇的伏羲剑。

  为了将伏羲剑取出,同时又避免妖类入侵,他更是耗费天下人力、物力修建了锁妖塔,想要代替伏羲剑的封印作用……

  只可惜,想法虽好,但他最终还是兵败身死,倾全国人力、物力之作,结果白白便宜了蜀山仙剑派。

  不过锁妖塔到底并非是上古神器,哪怕借助着化妖水的力量,也无法真正彻底封印住两界通道,是以后来蜀山又修建了璇光殿,

  以璇光殿为阵眼布置了封印阵法,将伏羲剑放在璇光殿中,轻易不得动用。

  当然,与它放在一起的,还有蜀山收集来的神农鼎与女娲血玉,此三者,又被合称为“三神器”。

  蜀山派位居人间第一大派千年之久,手中所搜集到了仙兵神器可不在少数,便是那镇妖剑与魔剑,之前也是落在了蜀山手中!

  只是许多神器各有各的特性,各有各的需求,纵然是蜀山也很难随意驱动,甚至更多的、还要如三神器一般镇压某些密地……

  因此,蜀山虽是底蕴深厚,先前更借助空城计以及神农鼎之威吓退了邪剑仙,但此刻,面对着邪剑仙那等人间大魔,

  蜀山,还是有所不足!

  因而,在景天之计被宣告失败之后,众人面面相觑之余,已然只剩下了最后的、以性命相拼之计。

  ……

  席卷了天下之邪秽,几乎相当于天底下邪秽力量之代表的邪剑仙,在决定进攻蜀山之后,

  纵然是名垂天下数个甲子之久的蜀山五老,也只能宣告以最终之失败!

  此时此刻,在这人间已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止邪剑仙的欲望了,因此,随着心灵的指引,在这一刻他回到了自己第一次失败的地方——

  锁妖塔!

  这是他曾经被关押了二十多年的监狱,也令是他第一次尝到失败滋味的地方,对于这里,他怎么也无法抹去那些失败与被囚禁的记忆。

  蜀山五老在这座山上创造了他,却又想毁灭了他……

  景天在这座山上,用一个最简单不过的空城计,让他明知可能是空城计,也不敢再进一步……

  这是赌博,也是阳谋之下,他的失败!

  所以,在击败了蜀山上包括景天在内的所有反抗者后,邪剑仙将蜀山五老锁在了锁妖塔上,他要让他们尝尝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切。

  随后。

  他又向天下召集了无数邪修、散修充作自己的手下,这些人中,有昔日曾在永安当之中与景天为友的有何必平,亦有唐家堡之人。

  这一崭新的势力,与人间皇朝和除魔修士之间产生了极大的矛盾,但最终,在气数之影响下……

  人间皇朝,终究还是没有彻底覆灭,仅仅只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此时此刻,吞掉了徐长卿、击败了蜀山上的所有对手后,邪剑仙基本上已无敌于人间,他目前要做的,便是开始自己的最后一步——

  战胜景天,拿回自己的失败,取回被掠夺的气运!

  出于这种心思,他开始玩弄景天,开始一次次的与景天进行对赌,却又用各种手段一次又一次的令景天失败。

  只是,虽然景天一次又一次的在这场游戏之中宣告失败,但无论如何,他都始终不愿意承认自己最终败给了邪剑仙!

  然而……

  随着游戏的进程,随着景天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属于人间的粮食,终究还是落到了邪剑仙的手上,被他那言出即法的手段、

  彻底收走!

  正所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到了这一刻,即便是《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也无法彻底压下人界众生诞生于存活之名的邪念了!

  在濒临末日、缺水断粮之后,为求活命、人心之邪念迅速沸腾,不过在这个时候的邪剑仙,已无需再离开蜀山,游走各地。

  纵然身在蜀山,他也能够轻易的吸收世间所有邪念了!

  这一刻,邪剑仙体内,无数腐臭、腐朽、腐败、腐烂……种种邪恶的力量,在这一刻汇聚于一体,化作这方世界内——

  目前最为有用的垃圾桶、各类污浊之力的完美集合体!

  天心、地势、人运、劫气……

  轰隆隆~~~

  天际乌云滚滚,有闪电雷蛇游走于其中,轰出震天之雷鸣,神威震震;人间黑暗缭绕,苍生百姓一片枯骨,旱天无雨而惊雷……

  此乃,黑猪过天河,大凶之兆!

  在这一刻,天心意志之垂怜、天地之气运在被催生至最巅峰、助邪剑仙更上一层楼之后,终究还是一如过往之历史……

  开始盛极转衰、阳极生阳、亢龙有悔!

  随着这一劫天运之子身份的远去,纵然邪剑仙的修为已经更上一层楼,但他的气运却是在不断的削减之中,

  甚至来自于人间众生最后的反噬……已然开始细微的、出现在了邪剑仙的身上!

  屋子打扫干净了,猪养肥了……

  抹布可以扔了,猪可以宰杀、做成一餐美味,吃了!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