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界之中,以神、人二界最为广袤繁荣,其次是魔界、鬼界,再次方为妖界,仙界。

  神界,与人界、鬼界虽是由神魔之井相通,修行者向上飞升便可升入神界,看似高悬于青天之上,为天地清气汇聚之所……

  实则,神界的位置,远远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一方远超人间的世界,看似就在天上,其实却是处于另一方空间之中,居于更高维度,既在此方世界之中,又隐隐超然于外。

  若是无有神界主宰认可,即便神魔之井号称通行六界,普通人也很难进入其中,登上神界!

  不过,一别千年,此次登入神界者……

  一为累世修行的徐长卿,二是前世身为神界大将军的景天,二者皆非凡人,有成仙之命,自是可于此通行无阻,直升神界!

  …………

  天池。

  神界天池,为世间至清至纯之力汇聚之所,自然不是凡地,不但外界有重重天兵把守,更是为天帝亲自设下阵法守护。

  无有天帝喻令,纵然是神界上古之大神,亦不能擅自入内!

  因此,刚升入神界不久的徐长卿,在两名天兵的护送下来到了天池之外后,那两名天兵便驻足于天池外,止步不前。

  此刻,其中一名天兵回过头来向着徐长卿道,“徐道长,天帝有令,神界之人不能进入天池,我们就只能护送到此了。”

  遥望着华表之后,杂物不生而清气氤氲的神界天池、澄澈之水,徐长卿略感振奋的道,“有劳诸位了,贫道感激不尽。”

  “那剩下的,就交给徐道长了。”

  两名天兵点了点头,随后各执手中之兵器,背对着天池,矗立于华表之外,静候徐长卿的归来。

  “在下一定竭尽所能,不负所托。“

  徐长卿见状,当下双手托着封魔盒,神色郑重的向着两名天兵一拜,旋即坦然向华表之后的天池,迈步行去。

  神界天池,六界至清至纯之气汇聚之所,还未行至池水边,徐长卿便敏锐的察觉到,前方有无尽清气升腾汇聚,浩瀚到不可思议……

  人间曾有洗仙池之说,相传天界有一池,池中有无尽仙水,凡人于洗仙池中沐浴此水,便可脱去凡胎,凝聚仙身,羽化而升仙。

  徐长卿昔日曾将之视为笑谈,毕竟修行之道,需点滴积累,岂能假借于外物?

  而今当他真正见到,这一池由天地纯清之气凝聚而成的纯清之水,“神界天池”四字在他心中一闪而过,紧接着浮现于心中的,

  便是——

  无风不起三尺浪,天界若真有那传说之中的洗仙池,或许,就是眼前这至精至纯、至清至圣的天池吧,若能饮用此水……

  纵然只是一口,徐长卿都相信,那一口天池之水,定能抵自身十年苦修!

  心下感叹之余,徐长卿一面缓步向前行,一面默然念经诵咒,“愿天池的至纯之水,可以洗净你身上的所有罪孽,还给六界一个清静……”

  “不,放我出去!”

  自升入神界后,便一直收敛威能,仿若凡物一般的封魔盒内……

  此刻,邪剑仙似是感应到了自己的处境,当下狂催邪能,令得封魔盒内外紫意升腾,更有无尽邪异、魅惑之音传出。

  “毁了我,你会后悔的!”

  “你不用再费唇舌了,这是五位师尊的严令。”

  历经磨难,行于此处的徐长卿早已坚定信念,此时恍若不闻不见般,正色道。

  “好你个徐长卿,你有自己的意志,你没有失去过的法力,你没有被人关起来过,为什么非要把我逼上绝路不可?”

  面对净化、覆灭之恶,封魔盒内的邪剑仙自然不愿放弃,此刻不断借助着自己的天赋本能,直接通过声音蛊惑徐长卿。

  徐长卿淡淡的道,“此中自有天机,长卿只需要遵从。”

  “那几个长老,恐怕没把我的来历告诉你吗?”

  见得徐长卿开口,似是有意与他交谈,邪剑仙顿时怪笑着,明知故问道。

  “长卿不需要知道你的来历,只需要按照师长们的嘱咐即可。”

  此刻,隐隐察觉到邪剑仙之恶意的徐长卿,当下直接住口,将那封魔盒放于眼前之地面上,而后端坐于原地,静坐念咒。

  不再与之交谈。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

  “你若知道我的来历,一定不想杀我!”

  封魔盒外紫雾腾腾,邪剑仙那一贯邪性的声音不断从中传出,然而徐长卿却闭目自持,始终状若未闻的自顾自念经诵咒。

  “仙道贵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灵美,悲歌朗太空;唯愿天道成,不欲人道穷……”

  “连景天都知道这个秘密,这对你实在太不公平,为什么那五个老头只告诉他,却偏偏要瞒着你?你仔细想一想。”

  邪剑仙呵呵冷笑着,时至此刻,他毫不犹豫的直接递出了杀手锏,以自己诞生之秘动摇徐长卿之心神,而后一身邪术,蓄势待发!

  “其实,他们不告诉你是因为太残忍,他们想借刀杀人,借你的手,去杀你最敬爱的人。你敬重了二十七年的五个人。”

  或是气数所钟,或是天意引导,或是此言直中本心……

  徐长卿心中此刻微微一震,身为蜀山最有天资且被直接定为下一代掌门的继承者,他自是极其聪明之辈,只是一向甚少显露于外。

  对于邪剑仙的话语,徐长卿谨慎之余自有判断,事实上此事于他心中早有疑惑,只是因为他一贯的性格和习惯,从未开口而已。

  而今邪剑仙的这记、几乎是他于玩弄人心之道上的巅峰一击,没有半分加工的坦然话语,便如一把利刃,正中徐长卿之命穴

  ——他对于蜀山五老,最为纯净的忠诚与尊敬!

  这尽显邪剑仙之智慧的话语,指向明确的那五个人,虽未彻底瓦解徐长卿之意志,却也令他产生了动摇,停止了念咒。

  “五个人哪,你知道是谁吗?”

  邪剑仙一面如朋友般毫无隐瞒的款款而言,另一面则是不停地催动邪术魔法,开始借助徐长卿意志动摇之机,影响他的心灵。

  “五个人,五条人命!”

  “你是说,杀了你,五位长老也会……”

  徐长卿颤抖着,不可自信的喃喃道出了自己的延伸推断。

  人总是对于别人的话语抱有一定的成见、怀疑,而更加相信通过自己所见、所闻、所得到的信息。

  邪剑仙此计,便是依此而来,缓缓瓦解徐长卿这位蜀山高徒之心灵,“没错,我要是死了,他们五个人也会一起死!

  景天早就知道了这些,可是他从来不告诉你,还要你亲手杀了你最敬爱的五个长老,你说,他算什么朋友?”

  在邪剑仙的蛊惑与双重肯定下,本就心灵失守的徐长卿,此刻听得邪剑仙那肯定的话语,甚至直指蜀山五老的名号……

  刹那间的不可思议、惊怒与被人背叛之感后……

  邪剑仙的邪术,在这一刻,顿时随之而悄无声息的侵入了徐长卿的心灵,引动了他的心魔,令他的思想,不断向着牛角尖偏进!

  修道须修心,修心之人自然精神强大,天有阴阳,人有善恶,修道人的恶念,不但本质强于凡人,容易走向极端。

  在心魔之状态下,更是会显化出真实不虚的力量!

  这,便是修道之人畏心魔如虎的一大重要原因!

  徐长卿作为蜀山最有天资的修道者,从小又被严格约束管教,在善念高于常人的同时,他的恶念也会随之更加的隐晦、强大。

  一旦心灵失守,他所显化的心魔,无论是纯度还是力量,都会远超常人,再加上此刻他的身边又有又有邪剑仙出手,无限制放大他心中的魔念……

  不过片刻的踌躇。

  徐长卿的双眸便迅速染上了一抹猩红,此时他身上之道意,亦被强行放大的心魔所压下,渐渐充斥着怨恨与惊怒、恐惧等负面情绪。

  或是出自气数影响,或是出于徐长卿对于蜀山五老的尊敬,以及差点杀死他们的愧疚……

  此刻,封魔盒不受控制的从他手中跌落、开启。

  紫意腾腾的邪念瞬间从中遁出,没入了徐长卿体内,开始不断的吸收他体内的邪念、心魔……

  在徐长卿的心魔以及怨与恨等诸般阴邪杂念的滋养下,原本只剩下一捧紫雾之邪念的邪剑仙,此时迅速聚拢、壮大!

  韶光流转,当景天赶到此处后,一切,都迟了!

  对此一无所觉。

  或者说邪剑仙的邪念力量已经覆盖了其之本性的徐长卿,再通过来自景天于的第三重肯定后,恨与怒,终于在这一刻,

  质变到了巅峰!

  这一刻,在吸收了景天这位前神界大将军身上,那丝丝惊怒与愧疚等复杂的邪念后,得到天地诸界阴秽之气所钟的邪剑仙……

  终于,正式成形!

  ……

  “轰隆隆!”

  这一刻,劫数酝酿到极致后,随着邪剑仙的诞生,彻底开启……

  在邪剑仙出世之时,原本风和日丽的神界,此刻顿时电闪雷鸣,无数至刚至阳的雷电劈打在邪剑仙的身上,却没有伤及到他半分!

  那恐怖的雷霆与渐渐席转至人间的黑气,既像是整个世界都在因邪剑仙的出世而发怒,又像是大劫彻底开启的征兆!

  人间、鬼界、神界乃至其余诸界,在这一刻,沉淀、积蓄了漫漫岁月的阴秽、邪恶之力……随着邪剑仙的诞生,正式,有了“代言人”!

  而邪剑仙,在他出世的刹那,便在漫天至刚至阳的雷霆之宣告下,获得了天地的承认,成为了世间负面力量的代言人。

  原本纯净而神圣的天界,风和日丽的人间……

  因着他的出现,因着无数负面力量对他这位“代言人”出现的欢呼,通通转变为了乌云漫天、黑气丛生、恶念沸腾的末日之景!

  弥盖天地的黑暗,以及随之而来、早已遍布于六界之间的劫气,令这方世界里的所有生灵,在这一刻,都有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

  ……

  “天机定数……”

  神界天庭之上,天帝伏羲与一众大神遥望着昏沉沉的天空,目中八相轮转,天机、未来……尽在其中闪现,最终化为一幅瑰丽之景。

  “天命之人引劫,邪剑仙开之……然,大劫之果,却终为天外之人所摘,用于此界之身……”

  天帝伏羲无悲无喜地观测着此劫未来之景,待得一切落幕,八相消失之后,他大袖一挥,神界之天穹,顿时为之一清!

  诸神尽皆随之回神,神色淡定而习惯的恢复先前之言语。

  ……

  “果然是天数啊,邪剑仙还是出来了!”

  人间,蜀山之中。

  几乎仅在神界之后,与邪剑仙一体同源的蜀山五老,在其成型的刹那,便纷纷心有感应,知晓对方不但脱离封禁,更是凝聚了形体!

  “罢了,准备了这么多,该来的终究会来……”

  ……

  神农九泉之中,来自于地皇神农之九念,此时分别坐镇于九泉外的茅屋之内,在这一刻,随着邪剑仙的出世,神农之九念,

  此时纷纷踏出各自之茅草屋,仰天轻叹,世人多艰。

  ……

  昆仑山上。

  道蕴弥漫之际,有道人以食指轻敲铜镜,自镜内演化出诸般仙灵图腾,周天万象……邪剑仙出世之景,亦于镜内一闪而逝。

  道人的食指,此刻轻轻落在那一闪而逝、却分毫必现的镜中邪剑仙之景上,“开劫之人么?可惜,终究一为王前驱之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