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32章:风光月霁,是吾心太虚真境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昆仑山上。

  但见——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千株老柏,万节修篁。千株老柏,带雨满山青染染;万节修篁,含烟一径色苍苍。

  门外奇花布锦,桥边瑶草生香。仙鹤唳时,声振九皋霄汉远;瑞鸾翔处,毛辉五色彩云光。

  白鹿玄猿时隐现,青狮白象任行藏。重重谷壑芝兰绕,处处巉崖灵根生。

  正是百川会处擎天柱,万劫无移祖龙根!

  ……

  “道既无生,自然之本,不可名宣,乃知自然者,道之父母,气之根本也。夫自然本一,大道本一,元气本一。

  一者,真正至元,纯阳一气,与太无合体,与大道同心,与自然同性,则可以无始无终,无形无象,清浊一体,混沌之未质,故莫可纪其穷极。”

  道音初起之时……

  传自昆仑山下已渺不可及。然而随后却字字递进、渐渐浩大,及至最后,已然如洪钟敲响,大吕奏鸣;似海崩渊裂,响彻昆仑间。

  大道天音,如渊似海,深奥浩瀚,每一个字响起,都似自那远古洪荒划破时空传荡而来,源源不绝缓缓流入昆仑山上下生灵心田。

  昆仑山上上下下,上至神兽灵禽,下至蝼蚁鸟兽,于道音悄然奏响于山门内外之时,便已尽皆拱浮于地,垂首侧耳聆听道音……

  这一日,正值宫门大开,太上道主玄都真人开坛讲法,但见昆仑洞天内外,重重弟子层层绕绕遍布于昆仑山顶。

  来自于原先昆仑六派之各大掌门长老,此时更是与先前天墉城诸长老云集于两仪道宫之中,端坐于蒲团之上,静心聆听道言。

  太上道左右长老、一众弟子共同拱伏之处,两仪道宫之主殿高台上,愈发显得朦胧而模糊,悠远飘渺的叶凝,

  此时独坐于此,目光悠悠,气息浩浩。

  朱唇轻启间,晶莹的玉齿紫气缭绕,隐隐郁成莲花,“元气无号,化生有名;元气同包,化生异类。同包无象,乃一气而称元。”

  “天气归,地气藏,木气生,风气动,火气长,水气育,山气止,金气杀……归育造物,藏育化物;长育违道,生杀相克!”

  人之生机,禀承于天地之元气,为神为形。受元一之气,为液为精。元气减耗,神将散,形将病,命将竭。

  所谓上乘练气之法,就是以蕴含在天地之中的高等元气溯流百脉,上补元神,下壮元精。

  修为越高,就越是在意平日里汲取的元气。

  特别是修为到了“地仙、天仙”这一个级别的顶尖强者,那些普通的、弥散于天地之间的灵气,已经无法满足于他们的需求。

  唯有炼化更高等级的元气,才能够令原本就已经臻至世间极限的修为更进一步,而这,也是许多高人隐于福地洞天之中不出的首要原因之一……

  像这种凝练高等元气的服气之法,于各高门大派之内皆有隐秘之传承,只传核心,不传于外,乃是仅次于各派镇派天功的不传之秘!

  就如蜀山之中,便有一门“大方天地服神明气法”,其所汲取者,乃是凭借着蜀山那昆仑之心的本质,丝丝缕缕的提取些许近神之气……

  神界高悬于六界之首,其内之“神明气”自是不凡,因而蜀山修士修成服气法后,所提取的近神之气虽还比不上神界“神明气”,

  但却远胜于人间其他各派吞纳天地之灵气!

  至于太上道,如今也有了一门“周天诸宫服日月星辰法”,其中之精义,便是汲取并调配日月星辰之精华的高等服气之法。

  当然了,所谓的服气法,亦是一门极其厉害的杀伐秘术,将天地间高等元气极度凝练之后,通过各种手段转化为破灭气芒,

  一击之下,便如吐气成剑一般,诡秘而迅捷,威力极大,几可冠绝同阶!

  不过,像“大方天地服神明气法”被创出来的初始意图,毕竟只是为了提取更高等级的元气精华,而非用于战斗。

  只是后世弟子中,有天资卓越之辈,于灵机一动之下,才据此创造或者说凝练、转化出了吐气杀法。

  “夫气者,神明之器,清浊之宗。处玄则天清,在人则身存。夫死生亏盈,盖顺乎摄御之间也。”

  “太明育精,内练丹心,光晖体合,神真来寻。一月之中四度,如上便人开明聪察,百关解通,万神洞彻。”

  道音悠悠,似那来自于远古的禅唱,神明的祈祷,源源不绝间,如那传说之中的圣人传道,有天地灵气汇集,地脉元泉喷涌。

  两仪道宫之中,绵绵密密的灵雾渐渐汇聚于其中,将宫内的诸多长老淹没,直似在神界仙宫,仙气氤氲,云海生波,霞光明灭。

  太上道十数余位长老在水波烟雾之中,好似天外仙人,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而端坐于一众长老首位,闭关多年不出的紫胤真人,此刻也已然出山,默然端坐于此听道,周身剑鸣隐隐,剑气缭绕。

  于其方圆的额头灵台之上,似有着一方世界孕育,天地山川,日月星辰,风雨雷电尽皆如剑,且随着清浊二气的分化,不断的成形。

  这一刻,一众长老之精神,尽皆被拉入了一方虚无缥缈的混沌空间,那空间在在一柄大斧的不断劈斩之下,渐渐被分开……

  就像是那虚无间,有开天辟地的神明在驾驭着这件神器,劈开了天地清浊。

  “太上玄一,九皇吐精,三五七变,洞观幽冥。”

  一个仿佛与天地同寿,万物共生的神明出现在清浊天地之间,悠悠然吟唱出大道经文。

  其挥手之间……蕴含太极之道无上道韵的两仪太极图,此刻悄然降临,定住了似乎要再次闭合的天地与地火风水。

  “日月垂光,下彻神庭;使照六合,太一黄宁。”

  道音再现时,那神明已渐渐虚幻并消融于天地之间,其之发髭镶嵌在天穹之上,如同繁星点点。

  而其左右双目则渐渐化作太阴之月,太阳之日,普照上下四方。

  “帝君命图,金印不倾,五老奉符,天地同诚。”

  沉醉于其间之意,并且精神不堕的紫胤真人突然身躯一震,那渐渐演化的天地也不由为之一顿,此时此刻,在他的心中……

  突然,曾经在门派典籍之中看到过的隐秘,渐渐于灵台之间浮现,若是没记错的话,神话中开天地开辟的场景,似乎便是如此吧!

  就在这个时候,太极图分解,化作一方同时具备白,青,黑,红,黄五色、五灵的浩然印玺,有五色仙光自其下突然释放。

  在这五道横贯虚空的仙光之包裹下,带着穿云裂石的浩瀚气势,那枚浩然印玺洞穿了大地,仿佛直达九幽最深处。

  而在印玺进入幽冥之后,原本还在不断颤抖开裂的苍茫大地,终于开始缓缓的愈合,生发万物。

  “使我不死,以致真灵;却遏万邪,祸害灭平;上朝日月,还老反婴;乾坤有制,百神敬听。”

  道音轻悠,仿佛是世上最完美的天籁,蕴含了大道精义!

  ……

  不知过去了多久……

  以紫胤真人为首的太上道诸长老忽然回过神来,却又发现,自己等人已然不知何时离开了那一方清浊天地,回到了两仪道宫。

  此刻,众人面前的,只是一位身着紫色道袍,手托灵镜的年轻道人而已,连道人昔日那双璀璨如星辰般的双眸,

  此时都像是失去了精气一眼,平淡而黯然。

  道人身上,上上下下,一切尽皆回归了平凡,回归了朴素。

  如果说昔日的他,众人观气即可见证不凡,那么此时此刻,他便已然返璞归真,整个人就像是一块石头,一缕空气,一丝云雾。

  无处不在,却又处处不在!

  “老友……道主,你突破了?”

  沉默了片刻,最终还是与叶凝关系最好的紫胤真人,带着些许不敢置信的开口问道。

  “天仙之路,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宇宙在乎心,万化生乎身。尽矣……我虽对天仙之道、福地化洞天之法,已有所悟,但距离天仙……”

  愈发显得平淡而朴素的叶凝此时微微摇首,口中轻声道,“还是差了一步,这一步虽然仅有一纸之隔,但却隔开了天与地!”

  便在他开口之间,叶凝身后渐渐演化出了一幅清浊分明的道图……

  丝丝缕缕逸散出来的道韵,便令包括紫胤真人在内的一众太上道长老,隐隐感觉自身的元神一阵模糊,忍不住想要脱体而出。

  这种可怕而恐怖的感觉,在两仪道宫内许多长老互相交换眼神,发现对方也是如此之时,顿时便由感觉化作了心灵深处的惊寂!

  可怕,着实可怕!

  诸人之中,并不乏有地仙之级数存在,然而同为地仙,他们与叶凝之间的差距,却着实大于天地,愧煞诸人!

  “即便是如此……也很可怕啊……如此之进境,老友,你已然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紫胤真人深吸了一口气,一柄利刃自灵台心湖内浮现,顷刻间便将心中渐渐浮现的些许杂念与尘埃,通通剥离、斩落。

  叶凝淡笑着摇了摇头,自家这位老友之修为虽然是人间一流,但纵观仙剑世界之古往今来,他的见识,还是差了一筹。

  他自己的本事自己心知肚明,称天才或可,但受紫胤真人如此之礼赞,却是,过了……

  不说那些上古仙妖魔神,便是自家那徒孙景天修行之速,纵然是自己,也未必能及。

  当然,景天的修行相当于是在找回自己的修为,实属开挂……

  不过他自己,却同样也是个开挂党,二人老大莫说老二,倒也没什么可比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