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第231章:一剑破苍古,蜀山低头

小说:太上镜之映照诸天 作者:广白道年公子 更新时间:2020-10-18 07:0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偌大的镇妖塔底层,此时舍叶凝外空旷无人,唯残破皇冠、帝皇冕服、黑色大氅以及其间那灰白尘埃,或可证明……

  曾有一位强者,一位妖族之皇,就在不久前,无声无息、无人知晓的陨落于此,魂飞魄散!

  趁其之危,以一念身彻底葬灭了天妖皇的叶凝之化身,此刻右手握剑,将半入石台的照胆神剑,缓缓自那紫黑冕服之中抽出。

  旋即,右手提剑的叶凝之化身收起书中仙,又自那血红的化妖池中收取了几杯化妖水后,便纵身化作一道剑光,

  急速向着锁妖塔顶层飞纵而去!

  谈及这化妖水,此物亦非是凡物,乃是神界所赐,威能玄奇,无论妖魔又或者妖气、魔力,只要浸入了那化妖水中,

  便会迅速被直接转化为——纯净的灵力!

  正因有此异宝,蜀山才会乐于于天下降妖伏魔,将妖物、邪魔封入那镇妖塔中,而从不担忧反噬!

  ……

  外界。

  立身于锁妖塔顶的屋脊之上的叶凝,此时眉眼低垂,右手向下虚虚一引……

  一道为剑气长河所裹挟的神剑,便迅速自下方急速上升,恰逢其时的正好没入了叶凝之掌心!

  至于那滚滚之剑气长江,则如数汇入了叶凝之体内,未曾在外界引起半分波澜,便悄无声息的被叶凝所吸收、炼化。

  低眉垂首,默默注视着掌中神剑,此刻,这柄来自于神界的上古神剑正于他掌中迸发出幽幽剑鸣,鸣声清冽悠长,不知喜与怒。

  苍青色的剑柄,银色的剑刃,周遭缭绕着无形的虚空剑气……虽还未正式认主,但握有此剑,便自然而然的予人一种无物不斩、

  极其可怖的锋锐之感!

  相传,此物乃是天帝伏羲以神农九泉之一的照胆泉魂,再熔炼陨星神铁所铸,前前后后又历经数万载的蜕变,

  方才成功在神界大将军飞蓬的手上诞生了剑灵,可克制世间一切异类妖魔、魑魅魍魉,令心怀叵测者不敢过于接近。

  正因为此宝除却可怕的战斗力外,还有着可鉴别善恶、照人肝胆的异能,在数千年前,它于降世之时,才会被当代蜀山祖师奉为镇派之宝,又名之……

  镇妖剑!

  握着这柄上古神剑,叶凝之双眸似阖非阖,似闭微闭,此刻,于神念观照之下,但见蜀山派内亭台馆阁楼,尽在足下。

  山雾弥漫,云烟四合。

  于烟锁重楼之时,叶凝偶尔睁眸,再俯视整个古老的蜀山仙剑派道场,便发现它们,就如同一幅按比例缩小的黑白水墨画一般!

  “以道友之身份,竟亲自降临蜀山,犯下此等趁火打劫之举,难道不觉得过分吗?”

  不知何时,如鬼魅一般浮现于锁妖塔外的蜀山掌门清微,一举窥破叶凝之隐身术后,目光悠悠的望着他,声音冰冷无比的道。

  此时的清微步踏虚空,有淡金色的光芒将他笼罩在其中,道袍迎风鼓起,长袖飘飘之际,好似神仙中人一般。

  虽未见来者之身形,但感知其之气机,对于来人之身份,清微已然大致了然于胸,当下,他一翻手,身上光华一闪,

  一柄华丽长剑,便陡然出现在清微道人的右手之上,此剑长三尺三,整体呈现出深紫色,好似水晶雕琢而成。

  其剑柄之上更篆刻着五行大阵,那五行大阵之中心,则被放了一颗晶莹剔透的宝珠,里面隐隐镂刻有阴阳八卦之图。

  铮!

  长剑轻轻颤抖着,不断的发出轻鸣之声,好似在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一般,有淡淡的紫色涟漪、似水纹般朝着四面八方漾出。

  距清微不远处,一头自锁妖塔中出来的牛妖,此刻正不断向外奔跑,然而,于无意之间,它被这涟漪荡过,身子陡然一顿……

  一阵风吹过,竟是在“嘭”的一声中,那牛妖直接化作了灰尘!

  这一刻,周围的妖怪犹若疯癫般,不断向外奔跑,而来自于蜀山的一众弟子,则在徐长卿的带领下单手执手,齐声诵道:

  “拜见掌门真人!”

  “拜见师尊!”

  ……

  “过分?有何过分可言?!这锁妖塔可不是你蜀山之前人所建,那照胆神剑,更与你清微道人无有半分瓜葛!”

  叶凝似笑非笑的抬起头,显出身形,语调平淡的道:“既然飞蓬将军最终选择拜入我昆仑门下,那这柄镇妖神剑,自然也当归我昆仑所有!”

  “哼!胡言乱语……那镇妖剑自古以来便是我蜀山镇宗至宝,岂能轻易与人?”

  清微还未开口,自他之后第二个赶来的蜀山长老,此时便自远方愤然怒吼一声,身后随之便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虽看不清面貌,但众人却都能感觉到,有无尽的剑气自他身上喷涌而出,锋芒毕露的长剑之上,此时更是光芒大作,

  幻化出十数剑影直达天地,那巨剑更足有十数丈之长,将半片天空都染成了青紫之色!

  “孽障,蜀山可不是尔等蝼蚁可以放肆的地方!”

  此刻,但见那巨大身影一把抓在光剑之上,随即倒过来强行向着叶凝当头斩落,青色的仙剑之上,有剑气凌厉至极,

  所过之处、一切都被劈做两半!

  这一刻,连天空仿佛都在不断的颤抖着、竞逐渐裂出了一道漆黑的裂缝,连光,都似乎是已经被那一剑斩开!

  此式名为——剑神!

  亦是——蜀山最强御剑术!

  ……

  “呵呵,以实力较高低、论镇妖剑之归属,自是最好!”

  叶凝口中呵呵一笑间,掌内古朴的镇妖神剑,便第一次自他掌间带着一抹剑气轻轻挥出,灵秘不杂,甚微而易,精纯无比……

  剑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可以说,叶凝的这一剑,已然是深得剑道之精髓了!

  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

  这一剑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滕兔,追形逐影,光若佛彷。

  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

  在苍古看起来,这就是一道普普通通的剑气,甚至有些简单得有些粗陋。

  但同样的一剑落在蜀山掌门清微道人眼里,他的神色却是瞬间变得极其谨慎,掌中之紫晶长剑,甚至隐隐浮动!

  简单而粗犷的剑气,悠悠荡荡而来,其间那微小处随时移世易而不停的变化,令眼高如一代蜀山掌门,都不禁自觉惊心动魄……

  当剑气与苍古那声势浩大的剑神碰撞在一起之时,那本是普普通通的一道剑气,此刻却瞬间因之而产生了崭新的变化……

  仅瞬息之间,如发生了化学反应般,那一道普普通通的电器逐渐蜕变得美丽至极。

  这一剑,仿佛夺走了天地间的所有光采,自然里的无数造化,显得无比灿烂,光彩而夺目,灿烂而令人难以置信直视!

  轰!

  看上去庞大而无敌的剑神,在这突然变得美丽而璀璨的一剑之下,不过稍作抵抗,便迅速被那无孔而不入的美丽剑气所穿透。

  紧接着,嘶啦……

  剑光纵横间愈发璀璨,不过须臾光阴,那剑神虚影及大剑,便已然如败革般、被渐渐撕开!

  “好厉害的剑术……不好……师弟危险了!”

  于不远之处,默默观看着这一战的清微,此刻心下震撼之余,身前的长剑顺着心意飞出,但见一道紫光如惊天长虹般从天际划过,

  那璀璨的光芒,令天上的太阳都黯然失色,然而此刻却正面向着就要将苍古斩落的瑰丽剑气,如针尖对麦芒一般刺出。

  轰!

  斩碎剑神后,依旧不减威能的瑰丽剑气,此刻与另一道深紫色的剑气碰撞于虚空间,顿时向着周遭迸发出阵阵心悸的巨响。

  剑气之余波此刻逐渐向着四面八方漾出,那毁灭性的力量让天地都为之变色,仅溅射出的剑芒,便将周围的山峰都削掉了半截!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这一战。

  无论是周围残余的妖怪还是蜀山的修士都受到了可怕的波及,不少都是耳鼻溢血,离得稍近一些的直接站立不稳,摔倒在了地上……

  甚至承受能力弱的,连胸口都已经为鲜血所染红,显然是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内脏、骨骼都已经开始逐渐破裂!

  很自觉地,本来围在锁妖塔外准备布阵擒下“叶凝”所有的人和妖,此刻尽皆向着远处逃去,不敢停留,直到一直跑数百米之远,

  方才敢渐渐停了下来。

  蜀山主峰之上,目前已然只剩下叶凝与清微之身影,便是先前口气大破天,被斩破剑神后人惊得冷汗津津的苍古……

  于此刻,却也只能驻足于原地,心惊胆颤之余,却也再不敢有分毫跨越!

  “玄都道友,十数年不见……这一次,还是你赢了……”

  良久,感应着对方体内那愈发锋锐的恐怖剑气,近乎于天仙的可怖道果,清微苦涩的轻叹一声,带着些许无奈的开口道:

  “既是飞蓬将军自愿拜入昆仑门下,那这镇妖剑,吾等自是应当还壁归赵,归于正主!”

  ……

  渝州城,永安当。

  看着眼前修为浅薄的景天,再思及当年惊天动地的一战,重楼沉默了好半晌,方才艰涩的开口说道,“想不到,你……你竟然沦落至此!”

  “什……什么……什么沦落?兄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惬意的端坐于永安当掌柜之位上,刚下昆仑山不久的景天,此刻满脸不解的望着眼前奇装异服,显得格外古怪的怪人……

  但思及顾客是上帝之语,他还是快步上前迎去,“在下永安当掌柜之子景天,目前暂代掌柜之职,不知客人欲要当些什么?”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重楼深深的盯着眼前之人,待对方始终是一片茫然后,他不禁冷哼一声,魔剑随之“当”的一声被他插在了地面之上,“当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