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锁妖塔最后虽是落在了道人手中,但昔日建造却按的是佛门之规矩,内外宽敞,由下及上、层层递进,与其余之浮屠塔无异。

  不过相较于人间佛塔,锁妖塔之墙壁、地面均是由整块的金刚白玉石铸成坚固无比,上面雕刻着各种各样神秘的符文。

  有道家的、有佛家的……

  还有一些看不出来历,但却同样给人火一种古老而神秘的感觉!

  瞬间锁定了照胆神剑的位置后,叶凝犹有余力的顺着锁妖塔顶、那尚未被修复的裂缝,张目向下望去。

  锁妖塔第七层目前已经近乎彻底空旷,其中被封印的妖魔要么是因重楼破封而逃走,要么就是为一众蜀山弟子所擒住,却尚未被再次锁入其中。

  沿着金刚白玉石砌成的甬道,叶凝心念一动,再次演化出一道只能短暂维持一段时间的化身,代替他向下行去,进入了一件石室。

  此刻,石室内散乱的摆放着五块特殊的巨石,上面以五色雕刻着古朴的篆文,分别是水、火、土、风、雷。

  当进入石室内的叶凝遵循五灵之理,将那五块巨石摆好……

  刹那后,他瞬间便来到了第六层,这里与第七层如迷宫一般的甬道完全迥异,在第六层中没有一处墙壁,视野显得格外的空旷!

  整层空间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注满了化妖水的巨大水池子,里面有许多由金刚白玉石筑成的石台,石台有大有小。

  大的占地方圆数亩,小的不过一人立足,彼此之间由铁链连接……

  许多妖怪游荡在石台或是铁链之上,数量倒是不少,可以以千、百计。

  在那些妖怪中,叶凝同样看到了一位熟“鬼”——一只绿毛老鬼!

  听此鬼口中之喃喃细语,再观其立身于原地一动不动的身影……

  恍若鬼魅一般行至附近的叶凝很快便了然,原来这一切是因为某一日,那绿毛老鬼心中忽然浮起一念,不知先踏出左脚好、还是先踏出右脚好,

  因而立身于原地始终一步未动,并不得不于此、思考了四百多年的迈步问题!

  显然,这应该就是仙剑一里面的那个沉思鬼了,只是没想到他现在确实跑到锁妖塔第六层来了!

  见到这沉思鬼,叶凝忽然又想到这一层中,应当还有一个号称“参遍天地人三界无数经文”的书中仙。

  它对于仙剑世界的隐秘,确实了解极多,曾经还指点过仙剑一中的几位主角,此番在带走照胆神剑之时,或可顺手也将他也带走……

  仔细搜寻了片刻后。

  叶凝很快便发现一个白发白须、一直趴在一枚书简之上看书的胖老头,此人对于外界之动静,却是始终理也不理。

  显然,这位胖老头应该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书中仙了!

  思及此处,叶凝不禁稍稍上前几步准备开口招募,不曾想,那老者听见脚步声后,却是非常不耐烦的说道:“我在看书,别吵!”

  听着那老者非常不客气的话,叶凝却是丝毫不怒,反而微笑着开口道,“书中仙阁下,贫道今日前来,乃是请你出场……”

  “什么?你叫我什么?书中仙?”

  还没等叶凝开口道出原因,原先气度高冷的书中仙,此时却是一下子就从书卷中抬起了头,面上更是乐开了花:

  “哇哈哈,这话听着舒坦!你找老夫有什么事,说吧!老夫生平阅遍经史子集、拜读诸子百家著作,死后附灵于书简之中,

  这五百年来,参遍天地人三界无数经文,论学问之渊、知识之广,就连天界的神佛也不一定比得过我,你尊我一声书中之仙人,真是恰如其分!”

  讨封?

  望着果然如叶凝所料,耳根子极软、一句话便喊得它飘飘然不知所以的书中仙,叶凝忽的于吹捧之后,平静地开口问道。

  “关于这锁妖塔,不知书中仙你又知道多少?”

  “你说这锁妖塔啊,我当然清楚了。这锁妖塔乃是昔年南朝皇帝梁武帝、当初率兵攻打蜀山时建造的,共有十层!

  塔外层由铁链拴起,塔身上贴有无数符纸,通体由金刚白玉石建成,坚固无比……”

  书中仙显然很少有机会和旁人谈起这些东西,毕竟这些东西对于锁妖塔内的那些妖魔鬼怪而言,不但毫无用处,更是枯燥无味。

  此刻陡然见得一个听得津津有味的人,书中仙说起来更是洋洋洒洒、滔滔不绝,连修建锁妖塔时的一些逸闻趣事都说的头头是道。

  不过,叶凝想听的显然不是这些,当下,他直接开口打断了它的话语,“书中仙,我想问的不是这些。我想问的是——

  现在的锁妖塔你又知道多少,比如说天妖皇、邪剑仙?”

  “小辈就是没有耐性,我这不还没说到嘛……”

  此刻,说得正值兴起之时的书中仙在被叶凝打断了后,明显有些不开心,但最终还是在抱怨声中,继续说到:“天妖皇嘛,我当然知道!

  妖中王者,三百年前领着一众妖魔鬼怪入侵人界,结果被清微五个老家伙领着一众蜀山弟子给骗进了锁妖塔中。

  后来更是被蜀山的一个弟子拿着镇妖剑用命给镇压了,目前就在那锁妖塔底层。不过,你说的邪剑仙是什么东西?我怎么没听说过?”

  “邪剑仙目前就是一团邪气,约摸在近几年被蜀山五老藏在了这锁妖塔内!”

  “早说是那团邪气嘛!这我当然知道了。”书中仙先是洋洋得意说了一句,旋即似乎有些困惑,不禁挠着脑袋说道。

  “那团邪气也是古怪,非人非鬼非神非魔非妖,整日里在这锁妖塔到处晃荡来晃荡去,我都没能搞清楚,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倒是知道那邪气的来历。”

  叶凝忽然开口道:“蜀山至净法,你听说过吗?”

  “至净法?我当然知道,据说那是蜀山禁术,可以将体内的……”

  书中仙眼睛一亮,顿时大叫了起来:“你说这邪气就是至净法排出的邪念?有趣有趣,难怪那邪气这些年不断壮大,原来是被吸取了这锁妖塔里的邪念啊!

  养虎为患……那些臭道士还真是蠢,简直蠢到了极点!哇哈哈……”

  这书中仙虽说比较喜欢倚老卖老,但他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叶凝不再迟疑,当下拱手说道:“前辈果然见多识广,贫道佩服!

  贫道在昆仑之地内,也曾立下过一方道统,但底蕴尚浅,经义浅薄,是故想请前辈出山助我一臂之力,不知前辈你意下如何?”

  不管怎么说,这一切能好言相请自是最好不过,毕竟“信息”这种事情,若是强迫的话,双方都很难以如愿,甚至可能两败俱伤!

  叶凝可不想因为一点小事,令书中仙不满,介时若是书中仙在关键时刻坑他一把,用恐怕他立刻就会因之倒个大霉!

  “出山?”

  书中仙的笑声在这一刻戛然而止,他上下打量了叶凝两眼,随后皱着眉头道:“看这情况,你是新来的?在逗本仙人开心吗?

  锁妖塔若真是那么好破,那天妖皇就不会至今仍在塔底躺尸了!”

  “旁人自是不可以,但我却未必,特别是现如今魔尊重楼先前已经出手打破了索要塔外层封印。”

  叶凝淡然开口,右手向着那化妖水轻轻一点。

  顷刻间,这令锁妖塔内无数妖魔惧之如死神般的化妖水,瞬间应势飞起,化作一条水龙在他掌心之中翻滚、游动!

  “你、你……”

  书中仙眼睛在这一刻瞪得滚圆,满脸皆是震惊之色,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你能控制化妖水?这、这怎么可能!难道……

  你不是妖类,你……是人?!”

  “你猜对了。”

  叶凝目光深邃的望着眼前的苍髯老者,声音却非常平静,“我不是妖,是人!”

  书中仙噔噔的连退数步,

  满面皆是震惊、惶恐与担忧之色,还不待叶凝继续开口邀请,不知脑补了些什么东西的书中仙,便慌忙开口道:

  “好,我跟你走!”

  此言一出,吓得脸色惨白的书中仙,顿感大为轻松,世间没有哪个妖类不想离开锁妖塔的,这书中仙自然也是如此。

  更别提在他的自我脑补中,叶凝以人类之身,踏入蜀山严禁他人踏入的锁妖塔,这一举措中定然是有着大阴谋、大算计。

  如今他得知了叶凝之真实身份,唯恐被杀掉以除后患的书中仙,此刻为了生命计,自然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臣服。

  没有太多的犹豫,话音一落,他便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飞入了叶凝怀中。

  “主人,我的本体乃是一枚书简,在这锁妖塔中行动不便,还得麻烦您带我一程!不知主人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可以为您指引路途!”

  “我要去锁妖塔的最底层,你有何建议?”

  低头看了一眼古色古香的青色书简,叶凝一边满意地向那书简内供给法力喂养,一边开口询问。

  “此事简单!这锁妖塔我虽没全部逛过,但对那通行之法却也已了如指掌,这一层与下一层之间的机关,乃是由乾坤八卦阵构成的……”

  此刻,书中仙无需思索便直接开口,道出了通往下一层的方法。

  “主人您只需要按照乾、震、坎、艮、坤、巽、离、兑的顺序,将对应的这些机关一个个打开,就可以通往下一层……”

  ……

  一人一书一路向下走着,不过些许功夫,叶凝便成功踏入了锁妖塔最为隐秘的底层空间!

  纵目四望,相较于其他几层,这锁妖塔最底层予叶凝的感觉,唯有两个字——“空旷”!

  非常的空旷!

  放眼望去,金刚白玉石铺成的地面上满是森森的血迹,九条铁锁链连接着九柄巨剑,笔直的插在血红色的化妖池内。

  沿着铁锁链向前,最中央处是一块巨大的石台,上面两具尸骸一前一后倒躺在那里,其中一具是人之尸骸,

  另一具头上长角、明显是属于妖怪的,其胸口上还插着一柄宝剑,在黑暗中散发着湛蓝的光芒!

  “主公,这就是那天妖皇,他胸口的那柄剑便是镇妖剑!”

  书中仙显然有些畏惧,他躲在叶凝身后偷偷探出脑袋,小声道:

  “旁边的尸体就是那个蜀山弟子,当年他一个人杀进来,和天妖皇打了三天三夜,最后以性命为代价,将镇妖剑刺进了天妖皇身体里。”

  镇妖剑便是照胆神剑,照胆神剑是镇妖剑最初之名字,只是上古天界飞蓬大将军,以此剑镇杀过太多的妖族和魔族……

  因而此剑才会有镇妖之号!

  眯着眼睛,叶凝远远望去,即便彼此相隔极远,他亦能清楚的感觉到,那柄照胆神剑之上闪烁着的凌冽寒芒!

  中果真是一柄神剑,在照胆神剑剑压范围内,纵然是一代妖族皇者,此刻也纹丝不能动弹,只能于此无力躺尸……

  哒、哒、哒!

  似是为那上古神剑之威能与名头所摄,叶凝大步向前走去。

  书中仙看得心中一急,顿时大叫道:“主人,你要小……”

  还不待他继续开口,叶凝淡淡的一目扫来,目中尽是清醒之色,顿时令他了然的闭上了眼睛,任叶凝继续前行。

  不过五六余步,叶凝很快便来到了那具枯骨前,此刻,照胆神剑的剑柄此时就在他的眼前,似乎只要轻轻探出手握在剑上……

  这柄上古神剑就能为他所有,认他为主!

  望着身前的上古神剑,剑上锋芒毕露、神威凛冽,叶凝的手掌,似是不由使自主地、轻轻握在了剑柄之上。

  眼见叶凝就要将镇妖剑缓缓拔出,可是突然,他的面上却是忽然露出了一丝嘲讽,紧接着,他手中的镇妖剑上突然光芒大放,

  无数雷光暴涌……

  “天妖皇,还要在这里装死吗?再装下去,你可就要真的死了!”

  话音未落……

  噼里啪啦!

  滚滚之雷音,茫茫之电蛇,瞬间蔓延、席卷至下方尸骸各处,似欲将其彻底抹灭,噼里啪啦的电芒不断在每一块骨骼间拍打、侵蚀……

  “啊啊啊啊……”

  被狂暴的雷霆之力劈打得骨质疏松、骸骨焦黑的天妖皇,此刻仰天一阵厉吼,身上妖气亦瞬息间弥漫而出,横绝天地。

  这一刻,化身为骸骨的天妖皇瞬间恢复原形,再不复先前那般枯骨之形,此刻的他青面赤眼,头带王冠,一身紫黑相间的帝皇冕服,

  身后披着黑色的大氅,眼中满是怨恨之色,有强悍无比的妖气自他周身各处推出,似是要强行将体外缭绕的雷光,自他身上推出!

  “卑鄙无耻的人类……”

  还不待他继续开口,早就知道那天妖皇并没有彻底陨落,仅仅只是被照胆神剑镇压住了形体的叶凝,此刻手段频出……

  “卑鄙无耻?你不也在算计我,不过技高一筹耳!”

  叶凝轻笑着。

  用力将掌中之照胆神剑狠狠地刺入骸骨深处,使之死死地钉死在石台之上,顺便还催动了剑中所蕴含的、凌厉无比的镇妖剑气……

  无尽之剑气与冲霄之剑意,犹如汪洋巨海不断汇入小小池塘,在快速充满之后,紧接着便开始爆裂无比的在天妖皇体内横冲直撞。

  不过片刻功夫,其体内如脏器、经脉……

  便尽皆,寸寸炸裂!

  “该死啊,我不服……”

  眦目欲裂的天妖皇,眼睁睁的看着在自己体外纵横的雷光与体内肆虐的剑气,看着不断逼来的死兆,不禁仰天嘶吼,妖气狂催。

  他的修为何其之高?

  实是妖族一代皇者!

  曾率妖界众妖进犯人间,合人间、蜀山数千弟子之力也难以抵挡,只能凭借「唤神」古法迷惑、以上古神剑克制!

  可啊,如今却死的太简单了!

  他先是为人所骗,被那有着镇妖剑之称呼的照胆神剑,钉死在那石台之上数十上百年之久,法力早已开始干枯,远不及全盛之时。

  而今又为叶凝这位将近人仙的大能趁乱出手,怼着其之死穴疯狂输入镇妖剑气,以剑气坏肉身,以剑意毁神魂,欲要将之彻底诛灭……

  纵然那天妖皇不是常人,功力高深,修为通神,仅是摧毁脏器乃至重创肉身并不会立刻令他死亡。

  可那镇妖剑下不断输入的、近乎无穷无尽、凌厉无比,杀机冲霄的剑气与剑意,却不仅身体,就连他的灵魂、元神……

  都被那无穷无尽的剑气所分裂、切割、破灭了!onclick="hui"